简体正體
上海新興醫藥公司的免疫球蛋白測出艾滋抗體陽性 AP
上海新興醫藥公司的免疫球蛋白測出艾滋抗體陽性 AP

中國上萬血液藥品測出艾滋抗體陽性 官方如何在一夜間顛倒“陰陽”?

【希望之聲2019年2月8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2019年新年剛開始,一家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上海製藥廠就給所有中國人來了一次談“藥”色變。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的上萬隻免疫球蛋白被測出艾滋抗體陽性。但一夜之間,官方通報檢測結果又改爲“陰性”。

最初發現的免疫球蛋白被測出艾滋抗體陽性情況,是在一位剛剛做過手術的新生兒身上發現的,新生兒因身體不適去做體檢,發現艾滋病病毒抗體檢測呈弱陽性。這一醫療領域的重大事故引發了整個大陸社交媒體的恐慌,網民與網警在搜索信息和審查中互相較勁。中共當局則將其維穩至上的原則再次發揮到極致,不僅刪除了數篇熱議的報導,找到“磚家”洗地,最後還發佈該批免疫球蛋白陰性的報告。去年長生生物25萬支問題疫苗之殤還在痛。當局再喊“狼來了”還會有人信嗎?

2019大年初一,中共國家衛健委的一份《關於暫停使用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相關批號靜注人免疫球蛋白的通知》刷爆網絡,文件稱,衛健委接到江西省衛生健康委報告,江西省衛健委疾控中心檢測到上海新興醫藥的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艾滋抗體陽性。該通知還要求,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立即通知轄區內醫療機構暫停使用該批靜注人免疫球蛋白

據上海新興醫藥官網,該事件所涉及的批號爲20180610Z的靜注人免疫球蛋白,共批簽發12226瓶,規格是5% 2.5g/50ml/瓶,有效期至2021年6月8日,由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簽發。

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是一種用於靜脈注射的血液製品,提取於獻血者所捐獻的血漿,主要用於治療重症病毒和細菌感染、重症免疫疾病等。如果排除檢驗誤差,檢測出艾滋病抗體說明製作過程中混入了感染者的血液成分,這暴露出採血或者生產、運輸過程存在問題。

免疫球蛋白陷艾滋疑雲 新生兒中招

該批免疫球蛋白是如何被髮現艾滋抗體陽性的呢?大陸《經濟觀察網》披露,這次事件是由一位新生兒的檢查引起的。

報導稱,江西一位新生兒近期因身體不適,在醫院檢查時發現了艾滋病病毒抗體檢測呈弱陽性。但是之後再度檢測時又未出現這一艾滋病弱陽性。

據瞭解,目前醫學界還沒有發現天生就攜帶有艾滋病病毒(HIV)抗體卻沒有感染病毒的情況,但檢測假陽率可以有1.5%左右。按照報導所稱追溯體系推斷,該新生兒應是使用了上海新興的免疫球蛋白後,懷疑感染了艾滋病毒。隨後,江西省疾控中心檢測到上海新興生產的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艾滋抗體陽性

免疫球蛋白是一種用於靜脈注射的血液製品,多用於手術後免疫力低下病人,也是兒童川崎病(又稱皮膚粘膜淋巴結綜合徵,是與免疫系統有關的疾病)必用藥。

一夜之間“陰陽”顛倒

2月6日晚間,中共國家藥監局公佈對新興醫藥相關產品的初步調查情況,稱上海方面對涉事批次靜注人免疫球蛋白進行的艾滋病、乙肝、丙肝三種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爲陰性;江西方面對患者的艾滋病病毒核酸檢測,結果爲陰性。

這份官方最新的迴應從病毒核酸入手,卻隻字未提艾滋抗體陽性過程中問題以及“新生兒注射後艾滋病毒檢測呈弱陽性”等公衆關注的話題。只是告訴公衆目前免疫球蛋白中沒有艾滋病毒,但會不會感染艾滋病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在這份聲明之前,由中共衛健委和山西衛健委發的兩份通知要求查封這批艾滋抗體陽性的藥品。該通知最先是由網上流出的,但衛健委當時卻對媒體表示需覈查該文件的真實性。同時,相關話題遭到迅速、大量刪帖。

上海新興及國家衛健委等官方部門也都拒絕接受媒體採訪。稍早,有專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HIV抗體陽性一般認爲是感染HIV的標誌”。不久,各路專家又紛紛向媒體表示“該產品注射後產生HIV感染的概率很小。”

崔永元怒了:非得你媽感染了纔算大事嗎?

中共不顧民衆死活而把維穩放在第一要務的做法遭到網民的謾罵。網民也對官方的迴應表示完全不信任,社交媒體的輿論更是一面倒,可見中共政府的公信力已經透支。其中因將娛樂圈逃稅曝光而在中國收穫一票粉絲的崔永元也在微博發表看法,得到了很多網民的支持。崔永元說:“上海領導,食藥監局領導,非得你媽感染了纔算大事嗎?”

所謂“專家”在說明免疫球蛋白艾滋抗體陽性感染艾滋病“機率較小”時,崔永元又評論道:“真它媽不要臉!”

許多網民也在新聞下方表達憤慨:“事件本身或許不大,但羣衆憤怒的是形同虛設的監管,毫無安全感!有一樣能讓民衆放心的嗎?我們的監管體制讓人不放心這纔是恐慌根源。”

“不瞎的都能看到,這件事最令人心驚的是背後整個血液製品的安全問題,從技術到監管,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涉事企業有軍方背景

據上海新興醫藥官網介紹,該公司成立於2000年8月,系國家血液製品定點生產企業,現由中國醫藥健康產業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管理,公司血液製品產品包括人血白蛋白、靜注人免疫球蛋白(pH4)、破傷風人免疫球蛋白等。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2016年,上海新興醫藥曾被上海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處以“警告”處罰,理由是“未按規定實施GMP (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

上海新興醫藥背景也不一般,前身是解放軍總後衛生部上海新興血液製品研究所,後來改製成爲央企控股的國內僅有的大型生物製品企業之一。

根據所披露的資訊顯示,該公司已承擔接待委內瑞拉和伊朗的高官的外事任務,並擬進行生物製品方面的合作。

自由亞洲電臺援引中國紅十字會前高管任瑞紅說,只有具部隊或官方背景的這些機構,才能夠承擔這種涉外的國家任務。而這些機構披着公司的外殼,本身可能在對外活動中更具隱蔽性。

大陸新京報也稱,新興醫藥的負責人至今仍未露面。原本已放假的上海新興醫藥,當天深夜還有車輛和人員頻繁進出,但他們拒絕接受訪問。

有關上海新興醫藥的靜注人免疫球蛋白事件的進展,目前僅限於各大官方媒體的發佈,網民的議論和探究經常被屏蔽,最早爆出該事件的文章也已經顯示“網頁不存在”。

艾滋抗體陽性

一位醫療行業的從業者劉女士透露,血液製品被驗出艾滋病抗體陽性,說明原料血中已被艾滋病毒污染。她指因爲生產免疫球蛋白的工序可以分解活艾滋病毒,但如果僅僅是抗體陽性,而不是製品中含有病毒,並不會導致傳染,但帶有艾滋病毒的原血如果加工成凝血因子等其他產品,就可能傳播艾滋病。

劉女士說:因爲艾滋病毒,如果按製藥的檢驗手段,成本會是比較高的。它有可能沒有按照那個原則來檢測,導致被感染的在窗口期的,有可能沒有被檢測出來。這個領域裏面,我覺得生產會有問題。首先它是壟斷的呀,都少不了國資的背景,滿足不了需求,醫院裏很多時候都是缺貨的,進口的就更少。疫苗不就是這樣子的嘛?我們小的時候都是用進口的,現在你還上哪兒找進口的疫苗去?還有現在國企都是書記說了算,外行人在管理嘛。相對來說,上海各方面都更規範,可想而知,其他的就會更差。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如專家所說污染源是從採血造成,那爲什麼這些被污染的血液能夠順利通過了後面這麼多的關口檢驗?如果真是這樣,只能說明該公司從採血到最後成品進入市場的整個流程都有問題,所有的檢疫關卡都是形同虛設的。”

他指出,新興公司不是一般的民營企業,而是有着軍隊背景的大型企業,新興出現的問題,很可能是整個行業的常態。官方的調查,很可能照樣延續此前的模式,最後宣稱這是一起偶然的、極個別人或個別企業的違規操作造成等等。

唐靖遠還表示,問題疫苗事件頻發,說明大陸整個的醫療監管系統事實上處於失控混亂狀態,這不是哪個地區或哪家公司的局部性腐敗問題,而是整個行業的底線失守。

“新興公司這棵樹有毒,是因爲整個土壤有毒造成的,而不是說只有這一棵樹有問題。”唐靖遠說,“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社會,食品和藥品安全是底線。一個政權,如果連這兩樣最基本的東西都無法保證安全,這樣的政府顯然是不及格的,是不具有最起碼的合法性的。”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