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公开报导中说,下乡“自愿”。她说,我们别无选择。
公开报导中说,下乡“自愿”。她说,我们别无选择。

一位母亲临终的选择

【希望之声2019年2月9日】(本台记者孙凯丽综合报导)1957年汪奇玉刚7岁,灾难降临汪家。1949年以前,汪奇玉的父亲曾在一家银行经营部任经理,应银行总裁委托创办一所私立高中,父亲是第一任校长。为了解决职工子女受教育的问题,父亲还用自己的积蓄修建一栋西式砖结构的两层楼房,聘请幼师毕业的老师,创办一所全托幼儿园。1949年中共派一名党员到该校任校长。父亲连降三级成为一名职员。而且连续三年提薪也没有他的份。57年,中共号召知识份子“大鸣大放”,向党提意见,父亲就他本人的不公正待遇提出质疑和意见,被打成“右派分子”,强行遣送离家甚远的劳动农场劳动改造。学校和幼儿园都被充公。

汪奇玉的母亲不得不辞掉保姆,变卖所有的首饰,并在两个学校兼课,以扶养四个未成年的子女,赡养一位双目失明的婆婆。

父亲被打成“右派分子”,未成年的孩子也受到株连。父亲被划为“右派”那年,汪奇玉的一位哥哥才13岁,因为拒绝学校党、团委要他同父亲划清界线及“大义灭亲”的要求,被认为政治立场有问题。尽管他是全年级最优秀的学生,已考上高中,15岁的他仍被下放到远离家的一所农场接受“再教育”

文革开始了,已“揭帽”的父亲再次被揪斗。母亲则因家族几代名医,陪嫁丰厚,曾拥有过旅馆和土地,被作为资本家和“漏网地主”被批斗,被关“牛棚”

家里收藏的中外经典名著收缴,母亲收藏的10本世界名画集被撕、剪得七零八落。家里稍微值钱的物品全部抄走,甚至连毛线、丝棉被等生活必需品也被抄走,不作任何登记。

因汪奇玉兄妹没有主动揭发父母,被强令参加“黑五类子女”学习班,进行思想改造。

文革后期,红卫兵和青年学生们被赶下农村,接受“再教育”。汪奇玉家四兄妹均是应届毕业生,因此统统被作为下乡对象。当时哥哥因曾下过乡,汪奇玉曾患过严重风湿性关节炎(持医生证明)因此都不愿下乡,况且按当时的政策规定多子女下乡,至少也要留一人在父母身边(父母已60多岁高龄)。当时哥哥将户口藏起来了,然后去朋友家住。汪奇玉则到已下乡的好友处住了一周,然后去姐姐落户的乡村住下。到姐姐家没几天,好友从数百里外匆匆赶来,告诉汪奇玉,她妈妈看到汪奇玉母亲与一些学生的父母被挂牌子游街,牌子上写着她纵容子女拒绝上山下乡运动(事实上,母亲那时仍关在“牛棚”,根本无法与子女们接触);而且还听说站在高凳子上批斗,其中一位烈属老人站高凳子批斗中跌下,导致生命危险。好友特此赶来转告汪奇玉尽快返城。

汪奇玉当天即返城。

家里的情况还是让汪奇玉大吃一惊。碗柜、衣柜均贴满了封条。十几、二十几名外校的初中生轮流值班,24小时不停地批斗母亲,不让她合眼。母亲已被这样连续批斗了5天6夜。母亲双目悲凉而惊恐,满头花白头发蓬乱不堪,满睑的倦容和憔悴,身躯佝偻,好似一下变矮了许多。

为了使母亲不再受连累,汪奇玉立即去派出所下了自己的户口。

但汪奇玉不知哥哥的户口藏于何处,所以学校仍让外校的学生继续当着汪奇玉的面批斗母亲。学生们让母亲“坐飞机”——双手向后最大程度上翘,身躯弯曲90度,一位女生还凶狠地用手使劲按压母亲的头,以加重她的痛苦。悲愤之极的汪奇玉大声抗议——若继续这样斗自己的母亲,她就决不下乡,即使已下了户口。

汪奇玉母亲终于可以上床躺下。

在被窝里母亲紧紧抱住汪奇玉,浑身哆嗦,在学生们的监视下,母女俩互相拥抱着,一夜无眠。至天亮时,学生们开始打瞌睡,母亲在汪奇玉耳边用低微得几乎听不见的耳语声对汪奇玉说:“我实在受不了了,今天他们再带我游街,我就从外面的岩崖跳下去,一死了之。我已好多天没睡觉,也没吃东西,你去买些包子来,我死也不能作饿死鬼……”汪奇玉不由泪流满面。

学校开门了,汪奇玉冲破学生们的阻拦和围堵,以最快的速度飞跑向校革委办公室。在办公楼的过道上,汪奇玉与校革委会主任差点撞了个满怀。汪奇玉不顾一切地对她大声嚷道:“我已经同意下乡了,我已下户口了,你们还派学生没完没了地斗我母亲,这太过份了,如果她有三长两短,我们子女跟你没完。”汪奇玉的母亲才停止被游街,但仍继续监禁。

一位女生跟随汪奇玉去找哥哥。在路上她告诉汪奇玉,她们是遵从学校的命令来汪奇玉家的,学校许愿,表现好的可免去下乡。那位批斗最卖力的女孩就是不愿下乡才这样凶狠表现的。这位女孩后来被下放到离家很远的穷乡僻壤的乡村。

后来一位亲戚联系上了汪奇玉的哥哥,汪奇玉的哥哥也立即回家下了户口。兄妹俩都“自愿”下乡了,对母亲的批斗才暂告结束。

但母亲因被剥夺睡眠,连续批斗6天7夜,心灵受到极大伤害,导致精神崩溃,稍有响动就尖叫……汪奇玉他们将母亲转移到远离学校的私人住所,静养数月才恢复。

汪奇玉后来定居美国。

母亲去世前不让家人告诉在美国汪奇玉及其哥哥,以免回国后无法再出国。得此噩耗,汪奇玉不禁嚎啕大哭,想起兄妹俩不得不自愿下乡时母亲的艰难与承受,汪奇玉与哥哥以泪洗面,彻夜无眠。

责任编辑:蔡红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