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赵乐际(网络图片)
赵乐际(网络图片)

众多陕西旧同僚陷大案 赵乐际处境尴尬

【希望之声2019年2月13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秦岭别墅案”、“千亿矿权案”引发陕西官场地震,在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落马后,还有众多仕途经历陕西的高官处境不妙。不过已有人留意到,官媒似乎有意为曾在案件关键期主政陕西的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切割。中共无官不贪之下,众多旧部和政坛老拍档牵涉大案,还要亲自为习近平操刀处理的赵乐际处境尴尬。

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1月15日落马。官媒报导已印证其涉嫌插手“陕西千亿矿权案”、秦岭别墅案等多起案件。

此前,经习近平第六次批示,严令彻查秦岭别墅违建案;2018年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率领专项整治工作组进驻西安;中共中央办公厅罕见发布通报,狠批中共陕西省委、西安市委违反政治纪律,将别墅违建案定性升级为政治问题。

秦岭被历代帝王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秦岭别墅违建案黑幕重重,案涉陕西官场与国家林业局,还牵出林业系统利益网络的幕后人物、江泽民堂妹江泽慧。秦岭别墅违建案时间跨度逾15年,屡禁不止;习近平震怒之下,去年下半年,陕西与西安官场连续地震,官员密集落马。

至近期,秦岭别墅案在挑下陕西官场一批大小官员后,似乎告一段落。而同样发生在陕西千亿矿权案因为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持续爆料最高法卷宗丢失一事,正备受关注。

1月8日,中共政法委、中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公安部四大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对该案卷宗丢失等问题展开调查。

中共党媒发文1月18日已暗示称,继赵正永被调查后,“下个老虎出现仍是大概率(概率)事件”。

综合媒体分析,被舆论认为是“下一个老虎”的,除了涉及千亿矿权大案上诉卷宗离奇“被盗”的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其余陷入落马疑云的官员均仕途经历陕西

自由亚洲电台2月4日刊发高新的评论文章认为,官媒说的“下一个老虎”应该是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前政治局委员李建国。中共执政史上担任陕西省委一把手持续时间最长的是李建国,他主政的时段是1997年8月至2007年3月。这一时段内,赵正永被提拔为省委常委、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已经被当作省长后备培养。李建国因此被认为是赵正永的“伯乐”。

文章说,无论是秦岭别墅案,还是千亿矿权案,案件发生的自始至终的过程中,赵正永之前的省委书记李建国“不可能不知道”。

另外,前陕西高层陈德铭、郑斯林、袁纯清等多人也被牵出。

1月15日晚赵正永落马后,1月30日,官媒《中国经济周刊》报导,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女港商”刘娟被带走。刘娟就是掀起“千亿矿权案”的主角。

2月1日,高新再发文表示,牵涉“千亿矿权案”的曾经的和现在尚未退休的副省部级以上官员除了赵正永,至少还应该有五六七八个。

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2016年11月3日发表的公开举报信指,2005年时任省长陈德铭、副省长洪峰是制造探矿权“一女二嫁”事端的主官,“二嫁”对像是时任劳动部部长郑斯林护航的“女港商”刘娟。

陈德铭是上海人,被认为是江泽民派系人马,他曾任中共苏州市委书记,2002至2005年先后任陕西副省长、省长,2005年后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商务部长、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等职,于去年退休。

郑斯林1989至1993年任陕西省副省长,1999至2003年任中央企业工委副书记。而洪峰1998年8月任陕西省省长助理、兼省计划委员会主任;2003年1月当选副省长;2007年5月起,出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委、陕西省副省长,一直到2011年1月。

高新认为,现在中共高层想再捂也捂不住的陕西千亿矿产案及该案引发的最高法案卷“丢失”案,在日后侦查过程中,还会公开抛出多只老虎。如果已经在政坛上失意的陈德铭、洪峰及郑斯林真是该案的既得利益者,而且犯罪金额“巨大”,高层应该没有必要力保他们。

高新文章还揭露,牵入案件的还有2008年时任省长的袁纯清,他于当年5月4日签发了给最高院的陕政函【2008】54号档(机密)。除了是最高院密函的推手,袁纯清后来还安排陕西省第一大国企延长石油集团为刘娟套现买单。

属团派的袁纯清也曾任陕西省委副书记,2014年已经在山西省委书记位子上被贬、现在已退休。

不过,外界发现几家中共官媒在奉命在批判和揭露赵正永时,也似乎有意为赵正永在担任陕西省长期间的顶头上司,也是曾经的陕西省委书记,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的赵乐际撇清干系。

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本身就是西安人,并曾于2007年至2012年主政陕西,无论是2018年首虎冯新柱,还是刚落马的赵正永,都曾是赵乐际的旧部。

早前已被官方狠批特批的大老虎魏民洲,曾是赵乐际在任陕西省委书记时的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也就是赵的大秘。

中纪委对魏民洲的“双开”通报措辞严厉,指其“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对抗审查,性质十分恶劣”等。大陆财新网揭露说,魏民洲浸淫陕西官场超过30年,同僚评价其“擅于搞经营,也擅于搞钻营”。魏民洲一心向上攀附,为上位而无所不用其极,其中荒诞,令人咋舌。

据高新文章的分析,赵乐际到陕才两个月,就让魏民洲进入省委常委会,一个月后又保荐他到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培训班脱产学习三个月,回到陕西后即将他调到身边委任为省委秘书长。

官方的判决书显示,魏民洲的边腐边升始于1996年,也就在李建国入陕的前一年,还只是正处级待遇的陕西团省委副书记时候,止于2017年担任省人大常务副主任的二十二年间。在期间的三任省委书记李建国、赵乐际赵正永三人将他一步步从正处级提升到副省部级高位。其从正处到副厅再到正厅是李建国提拔的,再到副省级的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是赵乐际重用的,再到最有地方实权的省委常委兼西安市委书记是赵正永一手策划的……

另外,此次牵涉“千亿矿权案”的袁纯清,也与赵乐际有至少3年的书记省长拍档交集。洪峰则在赵乐际任书记期间当过四年的陕西省副省长。

至于受秦岭别墅案影响被处理的众多本土官员如钱引安、上官吉庆、程群力等,均是赵乐际当年任职的中高层官员。

这当然会令曾主政陕西,现任中纪委书记的赵乐际处境尴尬不已。

高新文章表示,过去习近平不但已经把几个在位和退位政治局委员都送进监狱,甚至还把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判了无期徒刑。但是,习近平深究现任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一把手赵乐际的可能性有多大?只能被形容成一个“小概率事件”!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