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製造出了首例AI妻子引發爭議 pexels
中國製造出了首例AI妻子引發爭議 pexels

中共製造首個機器人妻子引爭議 竟是爲了保政權?

【希望之聲2019年2月17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科學的發展看起來使人們的生活更加輕鬆,但其實是不斷的侵蝕人類的空間,當人完全依賴科學、自動化、機器人的時候,科學就會毀了人類。最近,中國製造出世界上第一個模擬機器人妻子成爲熱門話題。有着五千年傳統文化的中國,機器人妻子橫空出世遭到了許多關於倫理道德問題方面的指責,儘管沒有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爭議的那樣激烈,但打着解決男女比例失衡AI妻子對人類的影響卻爭論不休。甚至有說法批評牽涉政治監控與保政權。

大陸媒體報導,中國正在AI跑道上疾馳,日前已製造出世界上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工智慧模擬機器人妻子。“機器人老婆出世了,以後不用娶老婆了!”

報導說,每一個AI人妻都由頂尖的設計師親手設計,五官獨一無二,外形精緻,肌膚模擬,體溫也大致與人吻合,還能與人進行聊天、幫忙做家務。這種AI人妻還可根據購買者要求定製。

報導還說,AI人妻還在不斷的升級開發,今後不再僅僅是一個滿足生理需求的工具,而是一個有靈魂的最佳伴侶。而只需2萬多人民幣就能把AI人妻帶回家,“有了它都不用娶老婆了。”

有中國學者對媒體表示,在中國適婚年齡男性超出女性3、4千萬人的情況下,對於永遠找不到老婆的男士,AI人妻“能解決一部分問題,不失爲一個出路。”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說,中國男女比例嚴重失衡是中共強行實施計劃生育的惡果,用AI人妻來解決這個社會問題是給社會添亂的舉措,“因爲今天男女比例失衡,娶不上妻子的實際上是社會最底層的男性,他們自己的生存都非常困難,根本沒有能力去購買這種所謂的高科技產品。”

AI妻子的出世讓人們再次聯想到科技的惡果。一位網民這樣評論道:“人人都知道手機是個好東西,手機可以打發等人的無聊,可以消除聚會的尷尬還可以排解寂寞,但是有了手機之後,古人的一諾千金不再有,說好的約定一個電話就可以取消,人與人之間不再溝通一個微信就解決了,這樣的我們越來越脆弱,越來越冷漠,看起來手機方便了生活,實則比之前更累了,人們每天都在中手機的毒。我們每一天和高科技的溝通比人還多,試想連你的妻子都是機器人,相信人類被機器人吞噬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還有網民指AI妻子是“亡國滅種的科技”、“如果都不用娶老婆的話,那發明這玩意的國家將是第一個滅亡的國家。”

李元華教授也認爲,所謂的AI人妻正是科學在毀滅人的實例。“爲什麼歷史上沒有出現這種東西,其實這個東西的出現說明今天人類道德敗壞到一定程度,纔有人以這種所謂的科學去毀滅人的時候,生產這些想替代人,或想用此機器來控制人,或掌控整個世界這種構想,不管表面上以所謂的科學技術多麼先進的一個產品作爲它的噱頭,但本質上對社會是非常有害的。”

李元華表示,這種所謂的科技產品的出現其實是人類道德敗壞後的產物,“從宗教來講,如聖經上說,男女繁衍人類,中國傳統文化也講陽剛陰柔,社會存在男女,人類才繁衍下去,這是神定給人的生活狀態,人也是有感情的,還需要真正的精神交流。而機器人不管怎麼去植入智慧晶元,即使它可以應對千千萬萬的事情,但它畢竟是一個機器,如果人類只是爲了性愛去做一個滿足性慾的人妻,當機器人代替人去充斥這個社會的時候,這就破壞了神給人定下的生活狀態,人類其實就走到了危險的邊緣。”

怕嗎?機器人的出現已經讓人類無地自容

不是科技迷想必對現在機器人能夠做的事情瞭解的不夠清楚。數年前,大家在討論電腦、機器人這些高科技時,一種主流的觀點說,電腦只是跑資料,或是幫人類做細工,而做判斷與決策的是人類。不過麻省理工學院兩位教授撰寫的《機器,平臺,羣衆》(Harnessing our digital future),指出了一個顛覆現有人的理論。書中說,那是上一代機器人的思維,未來將倒過來,由機器人做判斷與決策,因爲它們比人類更理性,不會不自覺地犯一連串思考的邏輯謬誤。

也就是說,人們無限崇尚追求科技的後果是,未來主導地球的“腦”,不是人類的腦,而是機器人的腦。

書中舉例說,機器人現在已經滲入到了藝術領域。機器人演奏的古典樂曲每一個音符、每一個音節都準確無誤;機器人還可以作曲,精湛動聽。

連食譜也可以是數位作品,IBM就做過這件事,用的都是人們喜愛的食材與味道,可是結果卻讓人類望塵莫及,全部是新穎的組合,你這輩子沒見過的菜色變化,因爲機器人的腦和人類的腦運用方式完全不同,勢必爲人類創造全新的味蕾時代。

就連攸關人類生命的建築設計,數位設計也可以派上用場,像是上海中心大廈總共128層樓,每年減少3萬4千公噸的碳足跡,建材成本省下5千8百萬美元。它的半旋轉造型,是人類建築師想不出來、算不出來,也不敢做出來,而是電腦設計出來的,人類建築師能做的不過是按照它給的藍圖再做精修。

這讓人們開始意識到:手可以做的工作,機器人拿走了;連腦可以做的工作,機器人也一併端走,那麼我們還剩下什麼工作,是機器人無法取代的?

《機器,平臺,羣衆》說,“心”做的工作。也就是,和心理感受、與人社交有關的事情。但當人已經不願意去社交、不願意處理那些複雜的人際關係呢?那可能就是科幻電影中的片段,人類被機器人取代。

李元華表示,人與非人的根本區別是非人沒有道德道德對人來講是最核心的東西,“一個機器不管它在功能上多麼便利,如果沒有道德這個層面的東西,完全是一個物件。而人在這個世界上是最珍貴的,之所以珍貴是人講道德,而且人向上往好的發展”。如果人不以道德爲基點去發展這種所謂的科技,“也就是說,任何一個科學的發明如果違背了人的道德基點,等於是帶給人類或社會是災難性的毀滅。”

中共製造機器人另有目的?被指爲保政權

在網路自由觀察人士古河看來,中共製造這個機器人妻子的目的不僅僅是官方宣傳的解決男女比例失衡問題,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目的第一可能爲了利益,“就像70年代興起、之後傳入中國的轉基因,中國的科技人員把幾乎所有的植物都去做轉基因,這種違背自然規律的東西最後形成了產業,AI也是一樣,這種產業會賺很多錢。”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AI人妻可能是前奏,如果這個產品加上間諜功能、如偷聽、錄像,那對人來講是什麼情景,放在家裏就是一個活生生的監控人,如果再進一步發展,在裏面植入一些武器裝備,那就變成一個機器戰警了。”

古河表示,中共現在制定政策大力發展人工智慧的目的就是爲了保政權,“這些智能產品都會變成監控民衆的工具,在此基礎上再加工成爲保衛政權的武裝工具,這是非常明顯的。”

中共國務院2017年7月印發《新一代人工智慧發展規劃》中明確提出了中國AI發展的戰略目標,計劃到2030年,人工智慧核心產業規模超過1萬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10萬億元。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