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二人在山野间交谈 (图片来源:希望之声合成 )
二人在山野间交谈 (图片来源:希望之声合成 )

庄子和惠子在互怼中建立友谊

【希望之声2019年2月26日】(本台记者林靜心综合报导)庄子(约公元前369年—前286年)名周, 约与孟子同时,战国时代宋国人。他是著名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是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老子思想的继承和发展者,他与老子并称为“老庄。 庄子一生淡泊名利,修身养性,清静无为,追求精神逍遥无拘束,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隐居生活,但却经常和惠施交游。

惠施,宋国人,他曾做魏国的相国。

庄子,一位贫穷的隐居者;惠子,贵为相国,这两人是好朋友,他们的相处方式是互怼、 在 互怼中升华为友情,一见面就掐架,竟成了他们的友情模式。

知鱼之乐

惠施在宋国呆了三年,常和庄子往来。惠子喜欢倚在树底下高谈阔论,疲倦的时候,就据琴而卧。惠子常拉庄子去梧桐树下谈谈学问,或往田野上散步。

一天,庄子惠子相约散步,不知不觉来到了濠梁观鱼。

庄子出神地望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鱼,不禁感慨,「鱼真快乐。」

旁边的惠子凑过脑袋,假装去看鱼,却窥觎著庄子,一看庄子那陶醉的模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与庄子抬杠的冲动。

「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是快乐的」。惠子问。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是快乐的。」庄子反驳。

「我不是你,当然不知道你的心理;但你不是鱼,所以你肯定不知道鱼的快乐。」惠子不依不饶。

庄子回说:「请把话题从头说起吧!「你问我『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是快乐的』,这个问题里就说明你首先认同我知道的这个事实,是在问我从哪里知道的,那么我告诉你,我就是在这濠水的桥上观鱼的时候知道的呀?」 两个人这就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的抬起了杠。

 庄子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
庄子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

惠施的大葫芦

庄子和惠施又抬杠了!这一次他们辩论的对象是葫芦。

惠子庄子说:“魏王赐给我大葫芦的种子,我种上它,结了个大葫芦。把它剖开大极了,看样子能盛满五石。这葫芦看起来不结实,盛水提起来太重,底部容易破碎。若是做成舀水的瓢的,又太大了。真是大而无用啊,我干脆把它砸了得了。” 惠施是在讽刺庄子的学问大而无用,你庄子那么大的学问还得挨饿 。

庄子说了另外一个寓言:“宋国有户人家,世代在河边漂洗丝絮为业。为了使冬天手不皴裂,他们家炼制成了一种特效护手霜。有人听说之后,愿出百金买他家的秘方。于是全家会议,一致决定把秘方卖了,因为漂洗丝絮辛苦一年才挣几金,现在一个秘方居然就可以挣百金,好几十年都可以不用干活了。

得到这个秘方的人,机缘巧合之下被吴王启用,在冬天的时候率领吴国军队对越国展开自卫反击战,而且打的是水战。由于他给吴国士兵都用上了那特效护手霜,士兵免受冻疮皴裂之苦,进而大败越国。此人以这件大功得以裂土封爵。你看,同样的秘方,一个只是用来漂洗丝絮使手不生冻疮,一个就因功得到封赏,看你怎么用罢了。

你有个五石的大葫芦,何不挖空做个大樽躺在里边漂游于江湖,倒去担忧葫芦太大无处安置?你这不是目光短浅吗?”庄子反过来讽刺惠施,只想着如何有用于庙堂,却不逍遥游于江湖之中。

惠施又说:“我家有棵大树,树干臃肿,枝桠卷曲,没办法用墨线或规矩测量。长在路边多年,木匠路过都熟视无睹。你所讲的那些话,就像这棵大树,大而无用,怪不得人家都不理睬你。”

庄子说:“夫子见过野猫和黄鼠狼吧。他们伏在暗处,只等老鼠一出现,便扑上去,东跳西跃,上下追赶,结果自己不是踩着机关就是落入网中,总之死路一条。再看传说中的嫠牛,庞然大物, 好像漫天的云。嫠牛能耐大得很,可是它却不会捕鼠,你能说它无用么。

现在你有大树却嫌它无用,何不移植到空旷无人之地,在它旁边悠然闲逛,或逍遥地卧在树荫下。它不会被砍,也没有谁来毁坏,无所可用,也就无所困苦。”庄子又是比喻惠施所说的有用,恐怕会招来别人的忌惮和迫害,没有世俗的用处,也就没有世俗的危机。

 这大葫芦的奥妙是你不会用啊  (图片来源:希望之声合成 )
这大葫芦的奥妙是你不会用啊  (图片来源:希望之声合成 )

惠子相梁

惠施做了梁国的国相,庄子想去看他,就来到了大梁城。有人对惠施说,庄子到梁国来,是想取代你的位子。惠施吓坏了,在国中搜了三天三夜,连庄子的人影都没有见到。三天后,庄子趿著草鞋出现在相国府。

庄子见到他后说,你知道吗?南方有一种鸟叫鹓雏,从南海飞往北海,非梧桐不栖,非练实不吃,非醴泉不饮。这时,猫头鹰得到一只臭老鼠,见鹓雏飞过,就仰头看着,发出驱赶的呵斥声。现在,你也想拿梁国的相位虚声恫吓我吗?

这应是无稽之谈,他本清高,志不在此。在惠施相梁之前,楚威王就曾请庄子出仕,但是庄子说,他宁愿像龟一样在烂泥里拖着尾巴活着,也不屑于当官!

细心想想看,惠施乃一国之相,又不是小孩子,明知庄周不想做官,怎么可能轻信别人的传言?惠施至于吓成那个样子吗?完全是调侃之言罢了。

由此可见,这只是庄周弟子编撰出来的“辩论秀”,意在揶揄那些醉心于功名利禄者,至于是否发生在惠施身上倒在其次了。庄周与惠施之间的其他几场辩论,大抵也有这样的情形。当然,庄惠之间的辩论秀,秀出来的不是胜负高下,而是精妙的辞采,精深的义理。

有一次惠子庄子:人生来就无情吗?庄子:是的。

惠子:人若无情,那还叫人吗?

庄子:自然规律所赋予人的面貌和形体,怎么就不能称为人呢?

惠子:既然是人,怎么会无情?

庄子:我讲的无情,并非是心理冷冰冰的毫无感情,而是不因外在得失好恶影响自己的本性,  一切顺其自然,不去妄求长生。

惠子:不求长生,怎样来保有身体呢?

庄子:自然赋予你面貌形体,不以外在得失好恶影响自己的本性,顺其自然就行了。如今夫子的心神为外物所累,精力被外事消耗,还要装模作样地倚树辩论,讲乏了就闭眼打个盹,你这样活得太累,并不顺乎自然。老天给了你自然之形,你却用辩论与人争执 。

惠施的“情”指的是人的喜怒哀乐,而庄子的“情”指的是不以得失利弊所困的一种心境。

惠施死后,庄子在他墓前长叹“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 吾无与言之矣”。 庄子长叹自己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了。

惠子庄子的辩客,惠子庄子互怼。庄子喜欢举例子、讲故事;惠子则擅长找缝插针的抬杠。他俩一见面就辩论,针尖对麦芒,棋逢对手。

庄子》一书记述了他们碰撞出的火花,记载了千百年来的中国思想史。其实,庄子和惠施在学术上各有所长,相辅相成的关系,也暗合了惠施“合同异”的观点,即是一个相互联系的统一体;亦有各自的个性,不可替代,不可缺失;《庄子》这部书,诙谐幽默的包含着对立统一的整体。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唐洁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