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北京驅趕“低端人口”引爭議。(網絡圖片)
北京驅趕“低端人口”引爭議。(網絡圖片)

又來了?北京市長暗示將繼續驅趕“低端人口”

【希望之聲2019年3月8日】(本台記者蕭晴綜合報導)中共“兩會”期間,北京低端人口”議題持續發酵。3月7日,北京市長陳吉寧聲稱,2018年,北京人口減少16.5萬人,連續第二年下降。他在講話中還暗示,北京將繼續執行“驅趕低端人口”的政策,引發外界爭議。

香港《明報》報導,陳吉寧在7號的中共人大會議上談到“三線兩控”管理辦法。所謂“三線”是指人口紅線、生態控制線和城市開發邊界;“兩控”則是控制人口和城市建設用地。

陳吉寧說,去年(2018),北京全市人口減少16.5萬,中心城區則減少40多萬;累計不予辦理工商登記2.1萬件,關閉退出一般製造業企業2600多家,特別是疏解提升市場和物流中心680多家。

根據資料,由於北京市先前定下2020年人口將控制在2300萬的紅線,近年,當局清理數以百計的批發市場、物流中心,而這些行業主要以中、低端人口爲主。

不過,根據北京市統計局和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1月數據顯示,2018年底,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4.2萬人,比2017年底下降0.8%,即減少了16.5萬。這是1997年以來的常住人口第2次下降。而在2017年底,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70.7萬人,比2016年底減少2.2萬人。

陳吉寧說,爲了疏解非首都功能,將制定實施嚴格的新增產業禁限目錄,把這個目錄更加精細化,更加有針對性,累計不予辦理工商登記2.1萬件,關閉退出一般製造業企業2600多家,特別是疏解提升市場和物流中心680多家。

他表示,同時推進部分大學和醫療資源向新城區佈局,進到中心城外的新校區轉移師生現在超過了3萬人,天壇醫院也整座搬遷。

陳吉寧的講話,引發外界對北京還將繼續驅趕所謂“低端人口”的關注。

北京暴力驅趕低端人口 民間怨聲載道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巿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聚福緣公寓”發生大火,造成19人慘死。事發後,北京當局以排除安全隱患等理由,在沒有任何過渡措施和安置方案的前提下,暴力驅逐所謂“低端人口”。當局甚至只給居民幾分鐘時間打包走人,數萬農民工被迫離開北京。事件引起社會輿論的極大憤慨。

就在北京開始驅逐“低端人口”一個月後,北京郊區出現“空村”,此外,依靠外來人口租房換取收入的北京人,生活也陷入困頓,還有不少相關產業面臨瓦解。

大陸《財經》雜誌曾於去年1月7日披露,北京市大興區舊宮鎮南小街村各戶村民大門緊鎖,除了犬吠,再無其它聲音。該村村民白淨秋表示,當局使用斷水、斷電、斷供暖等手段驅逐“低端人口”,導致南小街與鄰村淪爲“空村”。她家36間自建房至今空無一人,令她頓失收入來源。該村有千餘戶村民遭遇此事。

報導還引述非官方人士的統計指,北京共有263處被清理整治,分佈在昌平區、朝陽區、大興區、豐臺區、海淀區等11個區;村莊多年形成的產業生態瓦解殆盡,百業蕭條。

但此文很快被刪除。

與此同時,北京大興區一房東也告訴“大紀元”,他們全家由於沒有勞動力,只能靠租金過活。然而,自北京開始清理所謂“低端人口”後,他們家“80多間房(當局不讓租),每個月損失十來萬塊。”而被趕出去的住戶因樓房租金貴,損失也不小。

一時間,北京民怨聲載道,“既然要致富,爲什麼不讓租?”“西紅門着火,我們就不生活了?”

 “聚福緣公寓”發生大火後,北京的一個公租房小區被禁止出租。(網絡圖片)
“聚福緣公寓”發生大火後,北京的一個公租房小區被禁止出租。(網絡圖片)

《紐約時報》中文網曾刊文指出,北京郊區一棟公寓發生火災後,官員們開始在城鄉結合地區清理外來人口,居民被強力驅離,社區被夷爲平地。這一系列暴力偏激的舉動,正是北京試圖彌補“雜亂無章的城市化”帶來的嚴重後果。

報導說,中共推行城市化雜亂無序,無視資源與環境的承受力,付出的代價巨大。在這場驅逐之前,北京大約有800萬名外來人口,他們正面臨着戶口、社會福利、子女入學、住房等多方面的限制和壓力。這正反映出中共城市規劃的危機。

也有分析認爲,當局只是以大火爲藉口,加速他們拆毀廉價出租屋、趕走“低端人口”的計劃。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