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两会”代表被指非富即贵不能代表人民 (AP)
中共“两会”代表被指非富即贵不能代表人民 (AP)

讽刺中共花瓶会议 两篇文章迅速流传忙坏网警

【希望之声2019年3月11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被称是“欧美留学生家长会暨澳美加业主大会”和“富豪俱乐部”的人大政协每年召开都被网民尽情吐槽,人气值直逼央视春晚。今年中共“两会”期间,两篇文章同时在网络热传,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也忙坏了删文删帖删论坛的中共网警们。

一篇题为《他们就是问题,怎能解决问题》的网文这样写道:“这么多年来,食药品安全问题解决了吗?老百姓的医疗负担降低了吗?教育问题解决了吗?养老问题解决了吗?

事实是,食药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触目惊心。百姓医疗负担日益加重,苦不堪言。教育改革越来越扭曲,甚至非常变态,学校成了一个个肮脏的衙门。孤寡老人无依无靠。社会矛盾不断加剧,不断激化,恶性事件屡见不鲜。

因此,他们能解决问题吗?不能。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就是问题本身。

他们就是这个畸形社会的病灶。再说,他们是怎么冒出来的?他们是大家选出来的吗?不是。是百姓众望所归的吗?不是。

说他们的存在是问题,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说明了弄虚作假,做做样子。正是他们,助长了问题的存在和蔓延;正是他们,成为问题的遮羞布。他们的存在,让大家的希望如梦似幻,如露亦如电,成为泡影,灰飞烟灭。

他们都是地方上的老爷们指定的,是一层层一级级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长相各异,年纪不一,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听话,驯服,会唱赞歌,会说好话,懂得上面的喜好,膝盖灵活能够随时下跪。

两个星期里,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享受山珍海味,享受高级酒店,享受金碧辉煌的殿堂,享受高人一等的荣耀。他们的心里,没有人间疾苦。他们对社会上的严重问题,对困难群众的所求所盼,对水深炎热的危仇程度视而不见,避而不谈。

文章最后说,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啥不同?何年再不见他们,才是天地改换中。

这篇文章引起了很多共鸣。有网民评论称,“两会代表非富即贵、贪官多,只代表权贵利益,并不代表‘人民’,是官商贵族的派对。还有人表示,两会代表多“外国人”:“两会是欧美同学家长会,在坐的不是外国人,就是外国人的爸妈。”呼吁核查并公开代表国籍,并讽刺:“严防外国人干预中国内政!”

另一篇则是按朱自清的名篇《春》套作的网文。

文章这样写道:“盼望着,盼望着,三月来了,代表委员们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代表们欣欣然张开了眼。一切都正确起来了,对群众也貌似关心起来了。文艺的,演艺的,商界的,政界的,你拥着我,我拥着你,簇拥著坐满了会堂。

台下成千成百的记者嗡嗡地闹着,大小的官员飞来飞去。安保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官二代、富二代就应该将窠巢安在繁华城市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着难产的喉咙,唱出淫荡的曲子,黄赌毒与之应和着。官员们关注民生的口号,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

“代表农民的纪兰老太太,颤巍巍地又来了。唯一现存的连任十三届代表,证明农民的地位,从来没变过。老太最自豪的事,半个世纪以来,从来没代替农民投过一次反对票 。”

两会代表们提出很多提案。譬如:“初中文凭以下的不能生孩子,农民的孩子最好不要读大学,呼吸新鲜空气要纳税。所有提案里带来假惺惺的气息,混著马屁味,还有菊花香。”

人大政协被称为橡皮图章和政治花瓶,是中共展示所谓“民主”和“多党监督”的一场政治秀。因此每年的“两会”,海内外华人都会对“两会”毫不留情地吐槽,其中不乏一些学者、中国问题专家和教授。

北京文艺学者吴祚来在推特上表示:两会是威风凛凛地演戏?不,是无耻无聊地演戏,许多地方许多人都懒得演了,在家呆着,不去开会了,但许多人还是因为花了巨大成本,当上了代表委员,所以得来充数,看政治风景凑政治热闹,当他们暮年回首往事时,会因极无耻无聊而痛悔不已。会吗?

律师袁裕来调侃说:“一群外国人的父母统治着这个国家,一些外国籍的国际友人代表中国人民参加两会,世界奇迹!”

近年来,中国公民多次在不同场合点名揭露或提案两会代表委员的双重国籍疑问和要求官方彻查此案。此提案最早出现在1998年的九届人大上。2013年港媒报导当年两会的提案:2987名人大代表有外籍179名占6%;2237名政协委员有外籍450名占20%。众人吐槽两会变成了万国俱乐部或中国联合国大会。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