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大家听】俞伯牙与钟子期(下)

【故事新编大家听】俞伯牙与钟子期(下)

【希望之声2019年3月17日】(说罢伯牙于衣夹间取出解手刀,割断琴弦,双手举琴,向祭石台上,用力一摔,摔得玉轸抛残,金徽零乱。)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雪莉,我是东方。

上集讲到俞伯牙钟子期,一见如故,结为兄弟。依依惜别。约好来年中秋再相聚。

   光阴迅速,过了秋冬,不觉春去夏来。伯牙心中惦念子期。想着中秋节近,伯牙打点行装,仍从水路而行。

那日刚刚八月十五夜,水手禀复,此去马安山不远。伯牙依稀还认得去年泊船相会子期之处。分付水手,将船停靠。那夜月色晴明,一线月光,射进船舱朱帘。

伯牙命童子将帘卷起,自己走出舱门,立于船头之上,仰观星斗。立等良久,不见子期人影,心中疑惑。

伯牙又等了一会,忽然想道:“我知道了。 江边来往船只颇多。我今日所驾的,不是去年的船了。吾弟急切如何认得?还是让我抚琴一曲,吾弟闻之,必来相见。”

于是命童子取琴桌安放船头,焚香设座。伯牙调弦转轸,才泛音律,却听那商弦中有哀怨之声。

伯牙停琴不操:“呀!商弦哀声凄切,吾弟必遭忧在家。去岁曾言父母年高。若非父丧,必是母亡。他为人至孝,事有轻重,宁失信于我,不肯失礼于亲,所以不来也。来日天明,我须亲自上崖探望。”

  话说这伯牙一夜不能入睡,辗转反侧,看看月落星稀,日出山头。伯牙起身命童子携琴相随,又取黄金十镒带着,想:“如果吾弟居丧,可为赠礼。”

山路崎岖,走了大约十几里,面临左右两边大路。却不知该往哪边走才是集贤村。伯牙就近坐在石上休息,要等一个过路人来问路再走。

不多时,只见左手官路上走来一个老翁。雪髯银发,箬冠野服,左手拄藤杖,右手携竹篮,徐步而来。伯牙起身整衣,向前施礼。

那老者不慌不忙,将右手竹篮轻轻放下,双手举藤杖还礼,道:“先生有何见教?”

伯牙道:“请问哪一条路,往集贤村去的?”

老者道:“那两头路,就是两个集贤村。左手是上集贤村,右手是下集贤村,不知先生要往哪一个集贤村?”

  伯牙听了默默无言,暗想道:“吾弟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如此糊涂?你知道有两个集贤村,或上或下,就该告诉明白了。”

伯牙正在沈吟,那老翁问道:“看先生这样,一定那说路的,没说清上下。只说了个集贤村。”

伯牙点头称是。老者道:“两个集贤村中,有一二十家庄户,大抵都是隐遁避世之人。老夫在这山里,住了多年,这些庄户,不是舍亲,就是敝友。只说先生所访之友,姓甚名谁,老夫就知他住处了。”

伯牙道:“学生要往钟家庄去。”

老者道:“先生到钟家庄,要访何人?”

伯牙道:“要访子期。”

老者闻言,放声大哭道:“子期钟徽,乃吾儿也。吾儿白天砍柴,夜晚秉烛读书,心力耗废,染成怯疾,数月之间,已亡故了。”

  伯牙闻言,五内崩裂,泪如涌泉,大叫一声,傍山崖跌倒,昏绝于地。

钟公用手搀扶,回顾小童道,“此位先生是谁?”

小童低低附耳道:“就是俞伯牙老爷。”

钟公道:“原来是吾儿好友。”扶起伯牙苏醒。

伯牙瘫坐地下,口吐痰涎,双手捶胸,恸哭不已。道:“贤弟呵,我昨夜泊舟,还说你爽信,岂知已为泉下之鬼!你有才无寿了!”

钟公拭泪相劝。伯牙哭罢起来,重与钟公施礼,不呼老丈,称为老伯,以见通家兄弟之意。

伯牙道:“老伯,令郎还是停柩在家,还是(出瘗)埋葬郊外了?”

钟公道:“一言难尽!亡儿临终,老夫与拙荆坐于卧榻之前。亡儿遗语瞩付道:‘生死有命,修短由天,儿生前不能尽人子事亲之道,死后还望把儿葬于马安山江边。

儿与义兄俞伯牙有约,侍立江边欲践前言耳。”老夫不负亡儿临终之言。适才先生来的小路之右,一丘新土,即吾儿钟徽之冢。今日是百日之忌,老夫提一陌纸钱,往坟前烧化,何期与先生相遇!”

伯牙道:“既如此,奉陪老伯,就坟前一拜。”命小童代太公提了竹蓝。

  钟公扶杖引路,伯牙随后,小童跟定,又进谷口。果见路左一丘新坟。

伯牙整衣下拜:“贤弟在世为人聪明,死后在天有灵。 受愚兄一拜,诚永别矣!”拜罢,放声又哭。

哭声惊动山前山后,山左山右黎民百姓,不问行的住的,远的近的,闻得朝中大臣来祭钟子期,回绕坟前,争先观看。

伯牙却不曾摆得祭礼,无以为情。命童子把瑶琴取出囊来,放于祭石台上,盘膝坐于坟前,挥泪抚琴一操。那些看者,闻琴韵铿锵,鼓掌大笑而散。

伯牙问:“老伯,下官抚琴,吊令郎贤弟,悲不能已,众人为何而笑?”

钟公道:“乡野之人,不知音律。闻琴声以为取乐之具,故此长笑。”

伯牙道:“原来如此。老伯可知所奏何曲?”

钟公道:“老夫幼年也曾学习琴艺。如今年迈,五官半废,模糊不懂久矣。”

伯牙道:“这就是下官随心应手一曲短歌,以吊令郎者,口诵于老伯听之。”

伯牙诵云:

  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

  但见一坯土,惨然伤我心!

  伤心伤心复伤心,心痛难忍珠泪纷。

  来时何欢去何苦,蔓蔓江畔起愁云。

  向天呼子期,你我千金义,历尽天涯无足语,此曲终兮不复弹 ! ”

  说罢伯牙于衣夹间取出解手刀,割断琴弦,双手举琴,向祭石台上,用力一摔,摔得玉轸抛残,金徽零乱。

钟公大惊,问道:“先生为何摔碎此琴?”

伯牙道: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

  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钟公道:“原来如此,可叹!可怜!”

伯牙道:“老伯高居,端的在上集贤村,还是下集贤村?”

钟公道:“荒居在上集贤村第八家就是。

先生如今又问他怎的?”

伯牙道:“下官伤感在心,不敢随老伯登堂了。随身带得有黄金十镒,一半代令郎甘旨之奉,一半买几亩祭田,为令郎春秋扫墓之费。待下官回本朝时,上表告归林下。那时却到上集贤村,迎接老伯与老伯母,同到寒家,以尽天年。吾即子期,子期即吾也。老伯勿以下官为外人相嫌。”说罢 ,命小僮取出黄金,亲手递与钟公,哭拜于地。

钟公答拜,盘桓半晌而别。

  后人有诗赞云:

  势利交怀势利心,斯文谁复念知音! 千古高义俞伯牙,摔琴只为谢知音!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钟子期死不忘践前约。两人的君子之交,故事流传千古。

好,听众朋友 ,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是雪莉,我是东方,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

【故事新编大家听】俞伯牙与钟子期(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俞伯牙与钟子期(中)

【故事新编大家听】约伯与神的故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俞净意公遇灶神记

【故事新编大家听】张尚书善解父子恶缘

【故事新编大家听】吕大朗还金完骨肉;吕二朗卖嫂失妻

【故事新编大家听】她曾是日本历史上最美丽女子

【故事新编大家听】法海禅师的故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裴休轶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张道陵七试赵升

 >>

更多故事请看:

故事新编大家听

责任编辑:紫君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