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3月21日下午2时许,江苏盐城化工厂大爆炸。(美联社)
3月21日下午2时许,江苏盐城化工厂大爆炸。(美联社)

中国观察:江苏大爆炸酷似天津大爆炸 谁制造了这场惨祸?

【希望之声2019年3月24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国的爆炸历史不断在重演!江苏盐城化工厂3月21日发生大爆炸,不但引发地震,且导致严重环境污染,更造成死伤惨重。这次事故犹如2015年8月12日发生的天津滨海新区危化品仓库爆炸事故翻版。谁制造了这场惨祸?有人批官方怠政,有人指罪在维稳,但还有更令人深思的原因。

江苏大爆炸酷似天津大爆炸 五大对比

综合相关资料分析,这次江苏盐城化工厂大爆炸与天津大爆炸“有许多相似”。

1、发生时间及死亡人数

江苏盐城化工厂大爆炸,发生于3月21日下午2时许,截止23日7时已知造成64死617伤,预料死伤人数仍会上升。天津滨海新区危化品仓库大爆炸,发生于2015年8月12日深液11时30分,造成165人遇难、798人受伤。当中有数十死伤者,是第一时间到场抢救、未知事故严重性的消防人员。

2、爆炸地点接近民宅

这次爆炸的盐城响水县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位于盐城市陈家港化工园区,相当接近住宅区,距爆炸现场550公尺外的一栋民宅就被震塌,不少居民均被碎裂的门窗玻璃所伤。而距离化工厂5公里外的民宅,家中窗框也被震到脱落。

2015年8月的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开发区的仓库大爆炸,事发地点1公里范围内,有3个大型住宅区,其中一个小区,与爆炸现场相距不到600公尺。爆炸造成不少大楼的门窗损毁、电梯变形,玻璃几乎全被震碎。

3、引发地震、炸出巨坑

这次盐城市化工厂大爆炸后,现场熊熊大火、腾起蘑菇云,地震局在附近观测到规模2.2和3.0的地震,爆炸造成现场出现一个巨坑。

2015年的天津大爆炸,当晚传出多次巨响后,也在现场出现蘑菇云,“威力”相当于445吨TNT炸药(三硝基甲苯),引发规模2.9地震。大爆炸中心形成一个直径约60公尺的巨坑,坑内积水的氰化物超标逾800倍。

4、事后出现严重污染

爆炸的盐城化工厂主要生产间羟基苯甲酸、苯甲醚、4-叔丁基氯化苯,场内储存大量苯。苯是危险化学品、致癌物,易燃,容易挥发,对环境和水体有可造成污染,可引起急性中毒。

天津大爆炸的危化品储存仓库有多达40多种化学品;还有厂商表示,事发现场存放至少700多吨“剧毒”氰化钠,对当地的水土、空气都造成严重污染。

5、宣传维稳一如既往

这次盐城当局启动了全面“应急维稳措施”。几百名受害者家人和到场采访的记者都受到了监控,官方要求只能刊发新华社授权的通稿。当局动用无人机进行干扰阻止媒体记者航拍。同时当局在疯狂删帖。

当年天津大爆炸也使用了一贯的宣传手法,其中在爆炸发生不久后,中共天津市委机关报《天津日报》还发表微博称“死亡人数应该不多”,企图粉饰太平。

类似事件屡发生 曝中共治下“癞疮疤”

近年中国大陆类似事件屡屡发生。其中包括震惊世界的2015年发生的“8.12”天津港爆炸事故,该事故共造成165人死亡;2015年4月6日,福建漳州古雷腾龙芳烃PX项目发生的一场安全生产责任爆炸事故,造成小范围人员伤亡;2018年11月4日发生的福建泉州码头的一艘石化产品运输船发生泄漏,造成大面积环境污染。

而仅据响水县政府官网显示,陈家港化工园区10几年来发生过多起事故:2007年11月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2010年11月江苏大和氯碱化工公司发生氯气泄漏;2011年,盐城南方化工有限公司再次发生爆炸,引发3层楼高的大火。

尽管中共政府在2015年天津大爆炸后曾信誓旦旦要提高工业安全监管,但不到4年又再发生同类灾难性事故,完全暴露出中共政府治理的弊病。

根据中国媒体报导,这次发生爆炸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可以说劣迹斑斑“,过去三年内,就受到六次行政处罚。而且,去年2月,中共国家安监总局一度通报该公司存在13项安全隐患,其中几条设计危险源苯罐的操作不当,正是这次爆炸的源头。但居然瞒天过海,一年后发生如此惨重的死亡事故。这背后是否有水很深的官商勾结?

台湾《自由时报》在相关报导中评论称,一直以来,中国大陆在公共安全事故方面有着许多“癞疮疤”,而这次江苏化工厂爆炸与2015年发生的天津爆炸事故“颇有相似之处”,令人深思。

中共官员应对事故一面坐等习近平飞机上指示 一边紧张维稳

这次事故处理被中共大外宣媒体《多维》形容为中共官僚系统的怠政现象。北京当局的应急反应,从官媒报导顺序看,是从中央到地方,相关大小官员都在等着中共“最高指示”,似乎才动起来。

爆炸是3月21日14:48发生,新华社3月22日11:15’20”报导,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做出指示。此时习近平正在出访欧洲三国的途中。之后,新华社3月22日15:23’51”报导,“李克强作出批示,要科学有效做好搜救工作,全力以赴救治受伤人员”等等。

随后报导说,“根据习近平指示和李克强要求,应急管理部、生态环境部已分别派出工作组赴现场指导抢险救援和环境监测工作。”接着,国家卫生健康委,江苏省委、省政府负责人在现场指挥处置。

此时“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黄明作为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调查组组长才到现场“开展调查工作”。而此时离爆炸开始时已有一天多了。

2018年7月,震惊中国的假疫苗事件爆发时,中共官僚系统的怠惰在假疫苗事件中表现的尤为突出。当时事件发生后,一众相关部门和地方官员无人出面回应公众关切,尽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两度发声,要求给公众交待,但相关大小官员还是无动于衷。最后方由习近平在出访非洲中途发布指示,中共官僚系统这才动员起来。

自由亚洲电台有报导说,实际上,这一次,在习近平指示之前,盐城当局也很忙。盐城当局已经启动了全面“应急维稳措施”,却主要是应对媒体和民众的维稳。比如有多家媒体记者携带了航拍机准备拍摄出事厂区,当局动用无人机进行干扰,造成一家媒体记者的无人机失控坠毁。同时当局在疯狂删帖,连当地民众持续几年举报污染的网帖都给删除了。

一些网民则说,响水的爆炸早有预感,但说出去就被当作“传谣”治理了。有人警告:“那些大大小小躺在中国人口稠密区的化工厂,这样躺下去,小心总有一天会出事的”。

2007年11月响水县联化科技公司的爆炸事故就造成数十人伤亡。但地方政府并不是吸取教训,相反是掩盖真相,并形成了一套禁止记者采访的应急预案,不惜采用武力威胁、软禁记者,重金收买、色相利诱等方式收买记者,阻挠采访”,终于被“协调”掉了、“有效抑制了谣言传播的空间”。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当地一位高校老师赵先生认为,官方的维稳手法,和12年前并无本质的区别。并且这样的做法,也并非响水县独有,而是包括省会南京在内的一个维稳策略。

谁制造了这场盐城惨祸?

海外博讯网日前一篇评论指出,官方文章将事故原因归结为地方政府的形式主义显然在误导社会舆论,无法自圆其说。那么,到底是谁制造了这场盐城惨祸呢?

文章指出,一方面实际上是中共屏蔽信息和引导新闻舆论的维稳机制所致。当局掩盖真相,无异于掩耳盗铃,社会病症在长期的掩盖和粉刷之下,像定时炸弹一样藏在我们身边。中共屏蔽言论、掩盖真相加速了灾难的到来。

另一方面是迫害记者和维权人士,民众丧失知情权和社会援助。文章指问,那些曝光过毒奶粉、地沟油、黑煤矿、孙志刚案、山西疫苗等事件的调查记者哪里去了?那些宁可坐牢也不屈服的维权律师哪里去了?

据公开报导,1998年,《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因揭露山西运城渗灌工程造假,被判刑12年。2008年,《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景剑锋,因报导山西公安包庇黑恶势力,被判刑1年。2013年,《新快报》记者刘虎,因实名举报工商总局副局长,被关押346天。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发表了《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之后王克勤及签发这篇报导的中国经济时报社长、总编辑包月阳均被免职。

2015年7月9日中国爆发了举世震惊的709事件,中共在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的事件,部分人士至今下落不明。2016年至2019年初,翟岩民、胡石根、勾洪国、李和平、谢阳、吴淦、王全璋等维权律师和人士被以煽动颠覆政府罪、颠覆政府罪判刑入狱。

文章指出,如果2010年,那些做报导的记者、律师不是被打压,而是得到荣誉。如果那年的的疫苗事件,责任官员得到惩处,法院大胆的开庭审理,受害人得到高额赔偿。如果那些自发组织起来的NGO组织,可以自由的发挥他们的功效。那今天会怎么样呢?不用太聪明也会知道:会产生更杰出的记者、律师、官员,但这一切都只是假设。如果把我的这些假设翻译成政治或法律词汇,就是:新闻自由、司法独立、主权在民。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