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微信監控10億用戶 (AP)
微信監控10億用戶 (AP)

來自美國教授的擔憂:大數據下的微信讓中國人無處可逃

【希望之聲2019年3月24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19年前,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批評中共封堵互聯網的舉動,並取笑,(控制互聯網)的難度好比往牆上釘果凍。他還預言互聯網終將把中國推向民主。時光飛逝,中國不但與民主背道而馳,且對互聯網的審查達到了頂峯。曾在中國發展的衆多社交媒體Facebook、Twitter、Line、Facebook Messenger、Telegram、WhatsApp等一夜之間全部被微信替代,這個在大陸唯一獲得中共當局許可存留的即時通訊軟件,幫助中共“老大哥”監視10億的微信用戶,並在必要時將這些信息提供給中共當局。

儘管如此,中國人還是對微信相當依賴,他們的日常生活、銀行支付、繳納費用以及社羣互動已經從現實拉入了這個虛擬的社交APP。甚至在談到微信通過你的支付方式從而瞭解你的生活習慣,通過你的聊天記錄監視是否涉及敏感話題等這些隱私的時候,很多人不屑的表示,如果你沒什麼可隱瞞的,爲什麼要介意當局訪問你的數據呢?說這話的前提是,你的孩子逃過了過期疫苗的注射、禽獸教授的性侵、艾滋陽性的血液製品...你的家裏沒有遇到強拆、沒有在P2P事件中受害、沒有在股市中輸得血本無歸,你不關心兩會、不關心宗教、不討論新疆、不諳世事、不知道中美貿易戰、從不“翻牆”,但是你不能預知你的未來,假如有一天你與這些事情擦肩而過,封號被約談都無關痛癢,很可能陷入牢獄之災。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信息學院兼職教授蕭強一直致力於向公衆闡明使用微信弊病,特別對微信使用廣泛的中國人。

但他看着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南門的小吃店外,進進出出用微信支付的中國留學生時,他發現自己的無力。

這羣中國留學生,一面在美國大學受教育,來聽他的課,對他說,他們喜歡蕭強創立的“中國數字時代”網站,討厭信息審查和封鎖;一面又盡情享受着微信帶來的便利生活,絲毫不覺得用微信支付是個問題。

“他們完全意識不到,即使你告訴他們,他們也會說,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他說。甚至還有學生對他說,中國現在那麼先進,你流亡海外,回不了國,沒法體驗這些一切,實在太可惜了。

“在我看來,這是真正的威脅所在,” 蕭強對美國之音說。

這個星期,在華盛頓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一場研討會上,蕭強講述了他的擔憂。

多倫多大學蒙克全球事務學院教授羅納德·德珀特(Ronald Deibert)也出席了這場研討會。他領導的“公民實驗室”曾做過一系列實驗,併發布報告披露微信的審查機制。

“社交媒體,說白了就是對個人數據的監控” 德珀特說,“我們的全部生活都是這個監控生態系統的一部分”。

德珀特說,一個慘痛的事實是,人們往往意識不到這種危害,社交媒體爲生活帶來太多便利,人們過分依賴這些工具,心甘情願地用個人數據換取方便。

出席研討會的幾位專家認爲,儘管社交媒體泄露個人數據的現象存在於世界各地,但產生的後果卻不盡相同。在開放的民主社會,人們可能成爲廣告商的獵物,僅此而已,但在專制社會,當這些數據落入政府手中時,可能發生十分恐怖的事。

一度,蕭強也和很多人一樣相信,在信息時代,沒有一個專制政權能存活太久,包括中國的共產黨政權。

自2004年創辦“中國數字時代”以來,他一直在地球另一端密切關注着中國互聯網自由的起落興衰,期盼互聯網能改變中國的政治面貌。

不過蕭強卻和克林頓犯了同樣的錯誤。在過去近10年來,蕭強只看到中共竭盡所能打壓信息自由,試圖把互聯網——這個當權者眼中的妖怪重新塞回瓶子裏。但他仍然沒有放棄希望。

不過現在中共掌握了人工智能,“這比我能想象的最糟的情況還要糟”,人臉識別、雲計算、DNA採集、社會信用體系……當“大數據”遇上“老大哥”時,“人們無處可藏”。蕭強說。

“我希望更多人能看看新疆正在發生的事,”他說,“這樣的事不僅侷限在新疆,還在向地方擴展,搜索一下雪亮工程,到2020年,中國各地各個村莊都會安上監控攝像頭。”

蕭強依然不知道該如何讓他的學生們相信這一切不是危言聳聽。

所幸,並非所有中國人都對數碼科技帶來的威脅一無所知。

“在天朝,用微信等同於裸奔,”北京一位藝術家對美國之音說。

但是能這樣認識的中國人僅佔一小部分。2018年百度CEO李彥宏說,“中國人對隱私問題的態度更開放,也相對來說沒那麼敏感。如果他們可以用隱私換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況下,他們就願意這麼做”。

2017年中共當局要求騰訊在微信上實施公民身份證系統時,微信已經超越了商業信息平臺,成爲中共電子統治計劃的一部分。

你必須要用身份證綁定微信才能加入羣組,自由發言,或者進行轉賬收款收紅包等互動。所以當你分享關於引發公衆憤慨的醜聞的批評文章,比如問題疫苗,以及對高層人物的#MeToo指控時,或者你是羣主因爲一個敏感話題就能立刻被公安找到,因爲你的信息早已被微信提供給中共政府。

所以馬雲不願使用支付寶的例子讓人極爲深刻。他在重慶酒吧消費竟然不給支付寶打廣告,令中國網民大爲不解。後知後覺的網民發現,馬雲不是不給支付寶打廣告,而是不願意用支付寶。因爲支付寶不但需要用身份證、銀行卡等重要資料進行綁定,還可以通過用戶的消費習慣統計可以判讀各人特質、興趣、愛好等等。顯然馬雲走過路過,卻並不想留下痕跡。

華爲的員工用iphone發新年賀詞,而不使用被懷疑有後門程序的華爲手機;馬雲用現金或刷卡支付也不用支付寶;那麼是不是微信團隊的很多人已經悄悄放棄使用微信了呢?又有多少人只是安裝微信,但儘量擺脫微信控制呢?相信已有一些人開始覺醒,擺脫這種來自極權的鉗制。畢竟微信近年來在中國也是譭譽參半,大量封殺公衆號、建羣限制、羣主負責制,搞得人心惶惶。

輿論上,中國富豪也對微信批評毫不客氣。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吉利汽車董事長李書福公開批評,馬化騰在用微信觀察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他還說,現在的中國人人幾乎是全部透明的,沒有任何隱私和信息的安全,走在路上到處是攝像頭,開個車到處都是閃光燈。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