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已落马的前中共“610办”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网络图片)
已落马的前中共“610办”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网络图片)

李东生落马前辽宁挑事 中共内部文件曝光

【希望之声2019年4月1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政法系统对中国人民的人权迫害中,“法外机构610”可谓臭名昭著同时又动静诡秘,成为操控整个体制参与迫害法轮功团体的黑手,即便在去年被裁并后仍变身维持迫害。日前,本台获得刚从中国大陆辗转来美的法轮功学员于溟的爆料,披露当年的中共政法委“红人”、“610办”主任李东生,亲自到辽宁指挥迫害法轮功的内部机密资料。从中可印证中共对法轮功以及已扩展至更多团体和民众的人权迫害的非法性。

本台对收到的爆料资料作出分析

第一份是2013年中国第十二届全运会(辽宁承办,2013年8月31日至2013年9月12日)之前,李东生于当年7月19日到辽宁“部署”打压法轮功(法轮功遭中共诬蔑为所谓“邪教”)后,辽宁省所谓防范办(注:即“610办”,后文再介绍)7月23日发文,向主管高官请示开会部署打压行动的内部文件。

                                                                             本台独家获得的辽宁省防范办(610办)内部文件。

里面提及的高官,包括辽宁省防范办请示高官“宏章、利国、大伟同志”,宏章即时任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利国是时任辽宁副省长潘利国;大伟是时任辽宁省公安厅长王大伟。另外相关资料的官员名字还有时任辽宁省防范办副主任、“610”秘书处处长张仲玉;时任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刘宏。

文件提到7月19日,中央防范办主任李东生到该省检查全运会安保,要求对法轮功“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深挖打击”、“遏制反弹势头”。有关工作安排则有直接干预司法的内容,比如“做好大连庭审工作”,“由省防范办召集”该省公安厅、检察院、法院、司法厅、国安厅、省网管局,以及大连防范办、公检法司等,开协调会。要求“对法轮功案件庭审,从庭外安保、重点人员侦控、律师管理、庭审控辩、庭审秩序、负面舆情管控等各环节研究部署,确保庭审务必万无一失顺利审结。”

文件接下来提到的“工作”,包括所谓“强制转化”部署,也由防范办与司法厅“沟通研究”,联合发文。特别是提到拟在全运会开幕前的当年8月搞一次“集中整治”:破获一批、摧毁一批、深挖一批、进班一批,转化一批……。

本台同时收到的另两份相关的文件,一份是同一天辽宁省防范办透过“齐秘书”上报省领导的请示,加签了表示同意的“省委政法委”,中共政法委在周永康时期成为架空胡温的“第二中央”,也是唯一能够指挥“610”的主管机构。还有一份文件题为“利国同志批示提纲”,有时任辽宁副省长潘利国签字,显示当时潘利国是指挥对法轮功打压的重要人物。该“批示”内容主要是所谓落实李东生“重要指示精神”,保持高压态势,利用劳教场所和力量资源针对法轮功“攻坚转化”,等等。

辽宁机密文件曝光揭示三点  “610”权力惊人

本台评论员唐破阵对于这次“610”内部文件曝光评论认为:

这份曝光的中共内部文件至少揭示了三点:一是中共一直宣称保障司法公正,也出台不少措施搞所谓的“防止领导干部干预司法”,但最大的“内鬼”就是中共自己,最典型的就是“610”。从这份文件我们可以看到,附体政法委的“610”,仅办事机构“610办”(防范办)就可以协调同一级政府治理的所有资源,特别是指挥公安、操控司法,甚至操控的动作细微到对法轮功学员案件庭审的具体安排。从这一点看,印证中共所搞的一套所谓“依法治国”的堂皇幌子绝不可相信。

第二点是,透过这份文件,可以窥见中共发动一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的内部流程,问题历来都不是民众所谓“搞事”,特别是修心向善的法轮功信仰者一直是和平方式讲道理,是中共高层内部的坏人,按下迫害的启动键,借一些所谓的敏感日子(比如“全运会”、“两会”),挑起事端,按任务、按指标抓人。

第三、这份文件的曝光还有一个看点,被指腐败淫邪的李东生以“610办”主任的身份,直接推动迫害行动,当年辽宁各级官员都追随其“指示”做事,但李东生在当年底就轰然落马。按中共反腐规律,李东生在发指示时应该就已在被内部调查当中,这印证了中共内斗就是这样,把走狗用到最后一刻,没有价值了就扔掉。再一个印证的是中国一句古训:多行不义必自毙。

涉及此份中共内部秘密文件相关人物的背景

据维基百科资料,李东生,2013年底被中纪委宣布调查,被免职前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610办公室)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正部长级)。

李东生被认为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嫡系。其最初本是央视的摄影记者,一直混到央视副台长,到2000年,李东生出任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2002年5月,升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经过周永康运作,2009年10月,李东生从宣传系统突然调任公安部,任副部长(正部长级),被授予副总警监警衔,并备受重用。2010年8月,李东生兼任国家亚运安保协调小组组长,主管广州亚运会安保工作。2011年2月起,升任公安部副部长(正部长级)、党委副书记。2013年时,其排名在部长郭声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之后,在九位副部长中排名第二。他还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610办公室”主任。2012年,李东生成为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李东生被指是周永康心腹(网络图片)

李东生能够突然被周永康大力提拔,据信是因为善于以美色巴结高层权贵,他被外媒称为“中南海最大皮条客”。海外媒体报导“李东生靠投机取巧溜须拍马一路升迁,仅向周永康就‘贡献’出数位央视美女,并变成周的死忠爪牙”。

2016年1月12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对李东生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李东生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没收非法所得100万元。

而周永康直接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亲信,江于1999年7月悍然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周永康于2002年底成为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部长,是执行江的迫害政策的头号人物。周永康已于2014年7月29日被宣布落马,2015年6月11日被判无期徒刑。周的贪腐淫乱丑闻已经众所周知,不再详述。

苏宏章(网络图片)

苏宏章,2013年时任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16年4月6日,中纪委网站宣布苏宏章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苏宏章是中共十八大以来首个被查的省级政法委书记。据媒体报导,苏宏章落马后,从其家里搜出大额现金。苏宏章曾经向其“上级”赠送大额黄金制品,而这份厚礼与其升任辽宁省委常委有关。苏宏章晋升为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前,仅为中共沈阳市委副书记。由市委副书记直接晋升为省委常委,在干部任用当中这一现象甚为鲜见。苏的行贿者据信为已落马的原中共辽宁省委书记王珉。

2017年5月19日,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苏宏章受贿、行贿一案,法庭认定他受贿1996.8万元,行贿110万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

潘利国,2013年时任辽宁副省长。

潘利国(网络图片)

潘利国早年曾为辽宁省铁岭县王千采石场知青,后进入辽宁省铁法矿务局工作,1999年,任辽宁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副局长。2001年,任辽宁煤矿安全监察局正局级干部,同年底转任铁法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2002年升任中共铁岭市委常委,同年底转任辽宁省委办公厅副主任。2004年,改任辽宁省委副秘书长。2006年1月,担任辽宁省阜新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理市长,2007年1月任阜新市市长。2010年12月,升任中共阜新市委书记。2012年1月,调任中共铁岭市委书记。2013年1月当选辽宁省政府副省长。2015年2月,任沈阳市长。2016年12月,不再担任沈阳市长,转任沈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在前述爆料的官方文件中,显示潘利国是直接追随李东生布局打压法轮功的官员。潘于2016年底转任人大闲职。

王大伟,2013年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

王大伟(网络图片)

王大伟早年在国务院经济贸易办公室、国家经贸委办公厅工作;1998年,任中国联通公司市场部副部长。2001年,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2001年至2003年6月,挂职哈尔滨市副市长,此后为正式任职。2007年,任中共哈尔滨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2009年,任黑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2013年3月起,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4月起,任辽宁省政府党组成员、省长助理,辽宁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2017年2月,任辽宁省副省长。

刘宏现任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仍在直接指挥迫害。张仲玉为辽宁省防范办副主任、“610”秘书处处长。

刘宏(网络图片)

一直神秘的“610”已经“隐身” 迫害仍在持续升级

所谓“610办公室”,在中共中央为中央“610办公室”,全称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中央防范办,是去年已被裁并的正部级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各省、市、区也有相应的机构。

中央防范办的前身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610办)成立于江泽民主政的1999年6月10日,次年改名防范办,2009年9月设立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属于一个机构两块牌子,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合署办公。中央“610”领导小组组长多由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担任,“610办公室”主任是公安部副部长担任,由政法委书记所任命,具体工作由公安负责。

资料显示,在中国各省、市、街道各级,至少有一千个“610办公室”。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报告认定,“610办公室”是听令中共中央的国安“法外机构”,主责协调各机关镇压法轮功。

美国智库詹姆斯顿基金会2011年的报告中说,“610”凌驾于法律和司法系统之上,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法外虐杀,酷刑,性侵犯,非法没收财产等。

美国智库报告还称,“610”的对象,从2003年起扩及其它被共产党认为有害中共统治的宗教或气功团体。

大陆多位维权律师也批评“610”是黑社会般的非法组织。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2013年要求美国政府向中共政府施压,立即撤销“610”。

2018年3月,中共当局公布了“党政机构改革方案”,包括了撤销中共综治办、维稳办和防范办(610办公室),并将这三大系统镇压迫害人民的功能下移,交由中共政法委及公安部来承担。不过,这也使本就神秘的“610”,变相“隐身”。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当时分析说:综治委、综治办和维稳办是“不再设立”,也就是说撤销了,而中央防范领导小组和“610办公室”并未撤销。其实就是“领导小组”并到中央政法委,“610办公室”并到公安部。这说明,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还在继续。从另一个角度看,综治委、维稳办和“610办”,它本来就设置在中央政法委里面,所以从性质上来看还没有能够看出很大的变化来,只是在组织结构上有所变化。只要中共存在,对法轮功的迫害就还会以各种形式继续下去。所以不能指望中共会变。

本次辽宁省原“610”内部文件的爆料人,本台特约评论员于溟则表示,事实上,从2017年“十九大”和2018年3月的“两会”之后,政法委降格和“610”裁撤,但不是不起作用了,是一部分职能划分到公安部,一部分归政法委,部门整合之后和公安口的互相协调。全国各地也都是这样整合的。这样他们就把这二十年积累的迫害法轮功的经验也整合了。

于溟分析说,部门整合与磨合之后,从5月份开始布局布控,对全国所有有信仰的群体进行摸底,包括体现在对法轮功的迫害表现就是敲门行动。对基督徒、穆斯林、佛道等其它有信仰群体也是一样对待。一直到6月左右摸底排查过后研究部署打击方案,再然后从7、8月份开始就表现出来迫害升级了。体现在我原来所在的辽宁省,就是去年8月份辽宁各市整体行动一天绑架46人,其它省份也是这样。著名的就是去年黑龙江11月9日全省各市统一行动的绑架事件,当时绑架了120多人,大庆市的居多。表面上看是2018年下半年迫害升级,其实是从“十九大”和“两会”定好了迫害调子了。在这之前2月的宗教会议已经定了方向。只是到下半年才体现出来。

结语:中共迫害未消停 全民反迫害却已悄然到来

本台评论员唐破阵表示,中共剧烈内斗不停,但对人权的迫害不变。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迫害运动,是集中精力打压法轮功,为恶的这套机器操练成熟后,2003年开始扩展到其它群体,内斗告一段落,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利益集团捆绑妥协之后,2018年起对人民的控制,特别是对人民的信仰的迫害的升级,这是可见的演变过程。

但是反过来,这场扩大的迫害也造就了全民反迫害的形势,加速了中共的倒台。由多个不同宗教信仰团体和人权组织组成的促进中国宗教自由联盟,2019年3月4日在美国正式成立,是一个开始。

唐破阵表示,当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时,就时常有人引用二次大战前德国的宗教领袖马丁.尼莫拉忏悔文,提醒人们别忽视看似与自己无关的人权迫害,结果会是“最后,他们奔向我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近年,除了法轮功外,更多的信仰团体和各阶层公民成为受迫害者,现在人们还来得及吸取教训,加入2019全民反迫害的浪潮。

附:

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是二次大战前德国的宗教领袖,因为对希特勒的犹太政策和对德国教会的控制,后来被希特勒亲自下令送进集中营。

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为了让世人记住纳粹屠杀犹太人这一血腥耻辱,在波士顿树起了一块纪念碑,碑上铭刻这样一段话:

起初他们(德国纳粹党)追杀共产主义者,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向我来,

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didn't speak up,because Iwasn't a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didn't speak up because Iwasn't a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didn't speak up because Iwasn't a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didn't speak up because Iwas a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马丁‧尼莫拉牧师。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铭文。1945年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