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纵横】许章润事件是中共对知识分子的打压

【希望之声2019年4月3日】(主持人:石涛)在昨天节目中提到这个三仙姑,我们就说起黄河阵。实际十二金门呢,元始天尊的十二弟子都毁在了黄河阵里面。黄河阵是这个云霄、琼霄跟碧霄,又叫三仙姑,是正神来的,他们的哥哥是赵公明,也是正神来的,毁在那里面。后来我当时顺口说我说其实表明就毁在了色欲里面。三仙姑后来就主持了人间女人生孩子、婚姻。赵公明,后来是武财神,对不对?哥哥是财,妹妹是色。而他们兄妹在整个通天教主的弟子中都是人,不是兽,而且他们的境界非常高。三霄姑手里面叫混元金斗,就是混沌时期出现的,就是宇宙刚开始的时候有的,就这么解释,就是这意思了。

还有一个叫缚龙剪、金蛟剪的。金蛟剪,十二金门当中没有任何人能够打得过。而赵洪明手里面是二十四颗定海珠,后来成为了佛家里面的二十四层天。所以元始天尊的十二金门,对于他们俩谁都打不过,对于这两拨都没打过。赵公明落在了福建,落在了两个散人手里面,就是落宝金钱,会飞的小金钱儿。至高的神仙,就差一步就出去了,就差半步,他就出去了。

他的二十四颗定海珠,就是他留在手里头就是为他能够修出去。偏偏落宝金钱把二十四颗定海珠给他打下来。贪财的必在红尘中,消耗掉你的一切。黄河镇,十二金门进了黄河阵全废了。十二金门里面的大徒弟广成子修了1500年,老子进入黄河阵之后,先看到广成子躺在地下,鼾声如雷,说1500年全废了。修行的人,犯色戒一毁到底。而三霄姑在我眼睛里是一个女人。

云霄,有着她内在相当善良的一面,所以云霄在动手的时候,她一直是劝阻的,包括她的哥哥,最后云霄也并没有被老子杀掉。二妹妹琼霄是随波逐流的,大姐说的也对,小妹说的也对。碧霄那是最狠的,三妹是最狠的,情欲最深,替哥哥报仇,拿着金蛟剪,跟这个混天斗就去杀老子杀他们的师伯,说你师伯,我也毁了你。

女士们别介意啊,我们讲的是男人龌龊的太多了,所以你别往身上套,我们讲的是那个故事里面的道理。女人出于情色什么都敢干,上敢捅破天,下敢戳穿地,所以她的力量无穷。而她的妹妹,她的中间的二姐是无所谓的。所以在现实环境中,你会看到很多女士怎么样都可以,你同样可以看到有些女士很贤惠,你当然也可以看到女人心赛蝎毒。所以,她只不过表现出在这个环境中不同的品质。

不是我们对和错,男人对和错,女人对和错,而是当你的魂魄进入了这个身体的时候,这个身体本身有这种类似的东西,对吧?有这种类似。所以她干嘛用三仙姑,她其实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身上的三种典型的品质,这三种品质,不同的品质都可以把男人毁了。因为那十二金门全毁那里了,毁完之后老子给他们救出来,老子用自己的功力再赋予他们一些能力,但这十二金门经历过这样的一个过程之后,他们等于是净化掉自己的进化的过程。

如果他们不需要净化的话,他们没必要遭此劫难。元始天尊身边的大弟子,身边的弟子,就没有遭此劫难。所以又是个净化的过程,封神演义太有趣儿了。咱们讲的是故事,那今天的人,今天我们现实中的人,能赶上共产党,就相当于我们的魂魄掉进了那十二金门,掉进了黄河阵。黄河是中国的代表,寓意着今天的故事。我依然认为只有在生命上,你只有能够拜对了师父,你才有机会,瞬间有这种感悟。

黄河代表了今天的中国,我们今天遭遇的磨难,今天在中国社会就是淫荡统治着上下,从而造成了今天每一个人,家庭的一切都是从上至下的破碎,但是同时呢,又是巨大的机会。所以很简单,拒绝中共,就像在黄河阵当中。当你拒绝中共的时候,就像他们遇到了自己的师伯救他们一样。那十二金门已经成了凡夫俗子了,鼾声如雷了,他们的师伯进来救他们,他们也不知道。

地狱的门向你敞开的,门户大开,首都机场,对吧?然后中央电视台穿一裤衩,然后人民日报社,顶天柱,就这个。今天的人我们就掉在这个环境中,所以呢又是个进化的过程。那现实中你会看到共产党的邪恶。

网上有篇报道文章这么说的,许章润公开信批评了习近平,清华大学表忠心把他给开了,全都给干掉,就是任何不能开班,不能教学生,不能这,不能那,估计没工资了。那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他是知名的学者,敢言的学者,学者本身手无搏鸡之力,他靠自己的知识和他自己对生命的认识而串联起来的文化,来支撑着社会的整体的故事。那他们个人有着他们个人的这种,面对中共,他们敢发出声音来,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因为在中国的社会中,有一个问题就是,其实真正的人的文化已经被摧毁了,你不用讲什么北大清华的,对不对?

就像我跟大家讲,为什么叫真正的人的文化摧毁了?一个人来到海外,已经成为牧师,敢去给别人讲授宗教,开讲堂,给人讲这些宗教,结果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先说自己是中央党校的哲学系的博士,你不吓死人那?就这样的人,他都分不清中共是魔鬼的,你如何去讲解神?不就是一个知识吗?不就是瞎显摆吗?不就是跟那个有钱人穿了一个十万美金的西服一样吗?对吧?吹牛皮嘛。

是吹牛皮的方式嘛。什么都没有。所以我讲的意思就是他不是不想,而是在中共的体制之下被人家摧毁了生命的认识。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又不乏很多朋友,他的魂魄的一面呢,他知道共产党的邪恶,从而以他自己的角度发出拒绝中共声讨中共的声音。

我以为包括很多知名学者也是这样。那许章润这件事情呢,是相当触动的。给我的感觉有点类似2015年的709事件,那是律师,那是完全针对律师。这个呢是完全针对学者。那针对学者的打击,是跟推广习近平思想有关,这是对等出现的两个,对不对?习近平思想实际是王沪宁做的,那作为众多的学者,其实意识到它的邪恶,只要一打共产党就会打到他身上,因为习近平思想成为了党的核心。这就出现了相互之间的对垒,所以对那些学者出现了打击。

大多数知识分子对许章润遭到打压保持沉默。但也有学者公开表态,反对整肃,声音遭到了当局的镇压。绝大多数保持沉默。所以这是我们说的,共产党讲你是个知识分子,你的存在就像北京图书馆里面的藏书阁里面的一副尘埃一页破纸。你有知识,却没有任何生命价值,你把自己存在了首都图书馆里面,中国最大的图书馆里面,来表现你拥有占了一份额,自我欣赏,苟且偷生。所以共产党恶心你们叫知识分子,不会叫你们是文化人的。因为文化是把知识串起来,糖葫芦,北京卖的糖葫芦,对不对?

如果山楂一个个弄糖,就成了浆糊了一大堆了,得把它串起来,然后蘸上糖稀,零下一度二度搁外头一竖,贼香,贼好吃,那就叫文化。单个的果子什么都不是,它叫果子,它不叫糖葫芦。糖葫芦,人们一听,小时候一听吃糖葫芦,过年似的,吃不起家里头。说你吃点山楂,不吃,太酸了。所以这是知识,那个呢是文化。那共产党坏啊。

独立学者荣剑在推特上发表照片,推文是昨晚许先生的后援团,一些知识分子。而海外的媒体转载了清华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劳东燕的文章:心情很郁闷,本院一名同事因之前发表的公共性言论遭到停课处理,又得知本校的一个学生向学校校纪委举报思修课老师上课的内容与相应言论,两则消息未得证实,但看来并不是无中生有。举报制度是出卖人性的,最下贱的。

共产党以诱惑与奖励,来奖励那些举报者,连那街头卖淫的女人你都不如。阴险,狠毒,蝎毒般的心态,蝎毒般的什么都是袭击的,都是人看不着的,却可以置人于死地的。为了你一口的痛快,所以我说那是人吗?他完全活在了这一面。但这是中共体制中大肆鼓励的,为什么?疯了,不是人,这都不是人的行为。老师在上头讲课,对吧?尊师敬友,那是人。他在教授你知识,他在教授你文化,你却把他踩死,为了得上三块钱。

有人说那男人出去淘气去,女人上街买什么张小泉剪刀,那碰上狠的不得当香肠,她给你切成一段一段的,因为你自己就是废物。所以这不叫什么伤天理,他懂得天吗?今天有多少人懂得天?对吧?如果他懂得天人合一的话,多少取名字的,给自己的商铺取名字的敢用天,敢用地,敢用皇上,敢用神仙,改用那名字?他懂得天的时候,他敢用吗?有天还没人呢,是不是?多少有知识的人我起个护号,我做买卖,上顶着天,下顶着地呀?吹牛皮,上嘴唇顶着天,下嘴唇顶着地,你把整个都给吃了,天地都吃了,都在你嘴里了,这个东西就是这样的。所以无知就是力量,无知是指没有生命的知识。所以你会看到这些人的浅薄,凶狠和下贱。

之前发表的公共性言论,遭到停课处理的人就是许章润。劳东燕博士的文章,相关部门的做法完全不能认同,任何时候用权力压制公共性言论的做法,都不可能具有基本的正当性。你看,多文化啊,我觉得真是不容易,但他是一种净化的过程。你要看到,这样有知识的人知道它不对,还和风细雨的去进行反抗。和风细雨的反抗,怎么说呢?就像聊斋里面的那些被掳走,就是被那些妖精鬼怪狐仙儿给坏了的人。

还和言细语地说你别这么做啊,不好啊,真的不好啊,这么说的。那荣剑说许章润在清华受压,数千名教授居然无动于衷,只有几个老师公开表示谴责,必须向这两个教授表示致敬。数千个教授居然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大多数是共产党员,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高级动物,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失去了人的理念。

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在中国社会中,如何搞民主?未必有人知道。民主的社会是跟生命关联的,而不是一个单纯的社会形势,对吧?南方的房子,他习近平在在福建的房子屋顶是那么做的。到了北京的屋顶,四合院儿的屋顶是这么做的。两边有着本质的差距。

任何一个东西都是由当地的生命文化跟相互关联的。民主的社会制度同样跟每一个个体者他的宗教信仰直接相关的。而中共的体制把人全杀了,全变成高级动物了。所以这样的人来到了海外,同样是偷鸡蛋换鸡蛋,换蛋的有的是,同样的大声喧哗。昨天还看见说吃那个自助餐,他那抢的虾,抢了这么大一摞,他吃不了扔了就走,什么道理?用权力强奸女人,提着裤子就走,钱都不给,没伺候好我,男女都是这样的,这是中共党文化中把人毁了。

这样的人如果占有相当比重的话,当进入民主社会的时候,整个全都崩溃了,那高级动物满街跑啊,对不对?家家都成了公共痰盂了。那就只能拼全力拼实力了。其实从这样的具体事件中,你都可以看到这些。中国人生存智慧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明哲保身,你看?这不是智慧,中国人生存的聪明中,奸猾中,利益中,是明哲保身。

生活在智慧中的人,他是懂得那个事情的发生有着因由,所以他不管。生活在一个无神论的环境中,他懂的是奸诈,所以沉默。我以为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各扫门前雪不是今天的事情。

毛泽东当年呢永远杀掉5%,永远有5%是敌人,杀掉5%,让他们去震慑,目标不在那5%,目标在那95%。我曾经也承认暴虐横行时沉默是坚守的底线,目睹状况沉默底线终究还是太低了,沉默代表的根本不是中立而是顺从,而顺从是没有底线的,在对方紧逼之下,自己一方只能步步后退。

我觉得这就是今天的现状了。这是生命认知分不开时的一种外在的表现,但这件事情极具代表性。极具代表性的意思,他表现出即使是反共的,在中国的学者中,高等学者中,她是法学院的教授,她在生命认识上也就不过如此,所以可以看到共产党,在人的角度来讲是不可战胜的,人只能与神同行。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