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旅美中国人权活动家于溟(图片来源:大纪元)
旅美中国人权活动家于溟(图片来源:大纪元)

于溟:打压许章润 中共“四个自信”变四大恐惧

【希望之声2019年4月12日】(作者:本台特约评论员于溟)中国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先生,早前发表多篇直抒胸曲犯颜谏诤的雄文,抨击中共极权,批中共“文革卷土重来”、“极权政治全面回归”,并呼吁中共立即停止“个人崇拜”等。这一系列雄劲的言论在国内外网站被纷纷转载,犹如敲响了中共的丧钟,毫不意外的引起了中共的极度恐惧。党国当局终于按捺不住,一些奴颜卑躬媚上者开始动手整肃。许先生被校方停职、停课,并要接受调查,引发海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

许章润先生的雄文是对一个日益残暴独裁政权的宝贵而勇敢的挑战。中共最近的行动可能是更加严厉行动到来的前奏,旨在使这些政治评论家噤声,并进一步使中国本已冷冰冰的学术和言论自由环境变得更加冰冷刺骨。但都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高压只能令天怒人怨!

中共之前一直在标榜的所谓三个自信,意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而由习近平在庆祝中共成立95周年大会上提出增加一个文化自信,成为所谓四个自信。中共的御用文人鼓吹和强调,这个所谓的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而从许章润等诸先生的被整肃来看,这所谓的四大自信应该是四大恐惧。

其一,中共对道路的恐惧。世人都清楚,现在的所谓社会主义道路,其实就是当年毛太祖那一套的一党专政,再加上邓太宗那一套的改革开放。正如许教授所言:“中国社会安定,几十年来根本就不是这个梦那个梦,而是发展经济社会,专注于国家建设,不搞运动,让百姓安宁过日子。升斗小民,日常起居的美好愿景不过是安宁生活,始于温饱而达于小康,值此才筑就百姓接受统治的前提。”当年毛太祖式的一党专制已经陷入四面楚歌了。邓太宗的先把经济搞起来,目前随着美国与世界各国对中共的觉醒也是四面碰壁。中共在现时根本就找不到出路。只有经济改革而没有政治改革,导致的结果必然就是中共对一党专制的极力维持。从而造成社会更加分裂。现在的中共统治利益集团所走的道路,不论是在政治上、经济上、道德上、民怨上都是已经走到无解的局面,其执政能力也到了无力回天的地步。

其二,中共对理论的恐惧。在中共毛太祖、邓太宗之后,自江绝宗上台到如今,只有一个所谓帝师在根据中共的需要,而编造一些驴唇不对马嘴的理论。从江绝宗的“三个代表”到“科学发展观“,再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空洞至极不说,还前后矛盾,互相否定。中共的这些理论跟社会现实对照、跟历史社会对照、跟国内外各种社会治理体系对照,都是背道而驰。其内在的矛盾、荒诞以及逻辑混乱比比皆是,无法自圆其说。其谎言再也欺骗不了中国民众。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各阶层民众,已经是怨气冲天。不仅如此,在中国这个社会,善恶已经被中共颠倒,黑暗盛行。好人不但不被尊重,反而被中共政府打压,这些都无可避免的使目前中共的理论自卑,也陷入恐惧其他各种理论之中。

其三,中共对制度的恐惧。随着冷战结束,“自由民主法治”已成普世价值。世界已趋大同,民主化浪潮也席卷着中国。截止到21世纪初,全球192个国际承认的国家中,已经有120个拥有民选政府并实施定期选举制度;60%的地球人生活在民主国家。现代化政治理论认为,随着一个国家的经济逐渐富裕,中产阶级人数增多,社会就更可能会开始向民主和法制阶段过渡,而严重的社会不公和高端贪腐也将成为制度转型的推动力。中国也必将像世界其它国家一样,通过逐步的经济和政治自由化进程,最终演变为一个民主法制国家。而中国的现行政治模式难以维持,因为随着收入增加和中产阶级人数增加,新一代受到更好教育、更富有的人必然会有新的要求,这些诉求并非依靠经济增长就能解决。如果中国实现不了渐进变革式转型,那最终必将导致又一次革命。而如今统治阶级内部派系分歧严重、矛盾日增,贪腐深入政权骨髓,无力也根本不想提供社会保障和公共福利,民众普遍恐慌、不安、愤懑和无奈。税负沉重,贫富差距日益严重,这是从江绝宗时期就已经开始涌现的顽疾。这些都是推动中国共产党灭亡的力量。末代征兆还表现在社会和民族矛盾日增,缺乏法制。时至今日,中共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制度不被世人所接受,他们自己内部也没有任何人相信他们高声歌颂的矛盾制度,现在只需看看中共体制内有多少人都把子女、财产送往国外,就可以了解中共对自己的制度有多少信心。

其四,中共对文化的恐惧。中共通过不间断的政治运动彻底破坏掉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之后,创造了一个邪恶的党文化体系,社会的传统文化基础被彻底摧毁,道德下滑一日千里。吸毒、性解放、同性恋、各种变异观念,汇集在一起,借助电视、电脑、互联网、手机各种大众传媒和现代通讯工具,让中国人快速偏离神给人规定的文化和生活,使人走向变异和堕落。如举报老师的年轻一代,都是浸泡在中共造就的“党文化”当中长大,多数对正统文化一无所知,更不知古来文人的士人风骨。无可塑造“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刚毅人格;也没有“傲视王侯、以天下苍生为念”的情怀与胸襟;更不可能象被他们举报的老师那样“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定力与道义担当。也更无从谈“不自由、毋宁死”的精神气质。而中共却在极力抵制西方文化中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等这些普世理念。目前中共领导人不顾世界秩序正在进行的变革,即回归“正统”,而偏偏要反其道而行,各种唱高调、个人崇拜,糟蹋民脂民膏的援外撒钱,妄图建立全球反美联盟统一战线,不顾中国人民死活和国库空虚,以致天灾不断、人祸不断,股市、金融、房地产、地方债等都是崩盘在即。如果以此维持政权,又有什么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如果国家自身的分歧都不能弥合,矛盾不能缓解,民族不能融洽,那多么华丽的掩盖只能欲盖弥彰,无论宣传的多么伟大光荣正确,都无法阻止中共快步奔向灭亡的快车道!

中共对许章润等诸多学者的整肃,盖因诸先生捅破了党国四个自信的玻璃心,也拉下了这个画皮的遮丑布。非但没有达到杀鸡儆猴的目地,反而招致各界以各种方式声援,进而群起抗争。面对这种守望相助、群情激扬之事变,当局也不敢贸贸然大动干戈,其也恐惧会加速民变。当年打压媒体人事件,让一众媒体记者群体认清中共的画皮面目;打压“709维权律师事件”,让广大权利受到践踏的维权民众认清中共的画皮面目;对持不同政见者的打压、对非政府组织、对法轮功学员、对地下教会、对退伍老兵、对新疆同胞、西藏同胞以及对其他有信仰者和无辜群众的打压,都让更多人认清中共的画皮面目。然而,随着这样对社会各种群体打压的持续和加深,来自社会的反弹和抗争也必然在增长。等什么时候这些被迫害打压的力量都汇合在一起之日,或许就是中共寿终正寝之时。

中共的灭亡是必然的,这一点目前中国社会民众都已经清晰的认识到。国际上西方主流社会精英也已经认识到。从美国今年3月25日成立“应对中国(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意在解体中共,就能够看出解体中共已经是世界大势与共识了。只是大家对中共灭亡的路径目前还有所分歧。

现在的中共统治利益集团对自己的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等都已经走到了自残的绝望局面,也就更谈不上自信了。当局对公民权利的捆绑和限制的范围愈来愈大,也愈来愈明显,表明当局感受到了危机,更是害怕这种危机,而且深知这危机愈来愈严重。中共目前在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已经走到必死无疑的地步,等待它的即将是上天的惩罚,即“中国共产党亡”的悲惨结局。世界上几大著名预言,包括《圣经启示录》等书,都讲到了中国人目前所面临的危机。但是只有极少的预言告诉人们怎么样逃过这个危机。而如今天怨人怒,中共邪党解体在即,中国人如何逃生?!如何在中共邪党解体之日不陪其殉葬?!在当前这天灾人祸即将来临、稍纵即逝的关键时刻,这个问题已经迫在眉睫。答案就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要理性的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摆脱这个邪党的控制,借鉴上天对人世间社会主义阵营解体的一次操演,即如前苏联和东欧各国共产邪党之解体,不再屈从它、不再协助它,声明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退出党、团、队,简称“三退保平安”),就是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了生命的美好未来!

编者注:作者于溟,曾是中国辽宁省沈阳市的一名成功企业家,47岁的良心犯和幸存者,现居美国。以捍卫普世价值为己任,为中国人权奔走。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