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旅美中國人權活動家於溟(圖片來源:大紀元)
旅美中國人權活動家於溟(圖片來源:大紀元)

於溟:打壓許章潤 中共“四個自信”變四大恐懼

【希望之聲2019年4月13日】(作者:本臺特約評論員於溟)中國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先生,早前發表多篇直抒胸曲犯顏諫諍的雄文,抨擊中共極權,批中共“文革捲土重來”、“極權政治全面迴歸”,並呼籲中共立即停止“個人崇拜”等。這一系列雄勁的言論在國內外網站被紛紛轉載,猶如敲響了中共的喪鐘,毫不意外的引起了中共的極度恐懼。黨國當局終於按捺不住,一些奴顏卑躬媚上者開始動手整肅。許先生被校方停職、停課,並要接受調查,引發海內外人士的廣泛關注。

許章潤先生的雄文是對一個日益殘暴獨裁政權的寶貴而勇敢的挑戰。中共最近的行動可能是更加嚴厲行動到來的前奏,旨在使這些政治評論家噤聲,並進一步使中國本已冷冰冰的學術和言論自由環境變得更加冰冷刺骨。但都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高壓只能令天怒人怨!

中共之前一直在標榜的所謂三個自信,意即: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而由習近平在慶祝中共成立95週年大會上提出增加一個文化自信,成爲所謂四個自信。中共的御用文人鼓吹和強調,這個所謂的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而從許章潤等諸先生的被整肅來看,這所謂的四大自信應該是四大恐懼。

其一,中共對道路的恐懼。世人都清楚,現在的所謂社會主義道路,其實就是當年毛太祖那一套的一黨專政,再加上鄧太宗那一套的改革開放。正如許教授所言:“中國社會安定,幾十年來根本就不是這個夢那個夢,而是發展經濟社會,專注於國家建設,不搞運動,讓百姓安寧過日子。升斗小民,日常起居的美好願景不過是安寧生活,始於溫飽而達於小康,值此才築就百姓接受統治的前提。”當年毛太祖式的一黨專制已經陷入四面楚歌了。鄧太宗的先把經濟搞起來,目前隨着美國與世界各國對中共的覺醒也是四面碰壁。中共在現時根本就找不到出路。只有經濟改革而沒有政治改革,導致的結果必然就是中共對一黨專制的極力維持。從而造成社會更加分裂。現在的中共統治利益集團所走的道路,不論是在政治上、經濟上、道德上、民怨上都是已經走到無解的局面,其執政能力也到了無力迴天的地步。

其二,中共對理論的恐懼。在中共毛太祖、鄧太宗之後,自江絕宗上臺到如今,只有一個所謂帝師在根據中共的需要,而編造一些驢脣不對馬嘴的理論。從江絕宗的“三個代表”到“科學發展觀“,再到“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空洞至極不說,還前後矛盾,互相否定。中共的這些理論跟社會現實對照、跟歷史社會對照、跟國內外各種社會治理體系對照,都是背道而馳。其內在的矛盾、荒誕以及邏輯混亂比比皆是,無法自圓其說。其謊言再也欺騙不了中國民衆。當今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各階層民衆,已經是怨氣沖天。不僅如此,在中國這個社會,善惡已經被中共顛倒,黑暗盛行。好人不但不被尊重,反而被中共政府打壓,這些都無可避免的使目前中共的理論自卑,也陷入恐懼其他各種理論之中。

其三,中共對制度的恐懼。隨着冷戰結束,“自由民主法治”已成普世價值。世界已趨大同,民主化浪潮也席捲着中國。截止到21世紀初,全球192個國際承認的國家中,已經有120個擁有民選政府並實施定期選舉制度;60%的地球人生活在民主國家。現代化政治理論認爲,隨着一個國家的經濟逐漸富裕,中產階級人數增多,社會就更可能會開始向民主和法制階段過渡,而嚴重的社會不公和高端貪腐也將成爲制度轉型的推動力。中國也必將像世界其它國家一樣,通過逐步的經濟和政治自由化進程,最終演變爲一個民主法制國家。而中國的現行政治模式難以維持,因爲隨着收入增加和中產階級人數增加,新一代受到更好教育、更富有的人必然會有新的要求,這些訴求並非依靠經濟增長就能解決。如果中國實現不了漸進變革式轉型,那最終必將導致又一次革命。而如今統治階級內部派系分歧嚴重、矛盾日增,貪腐深入政權骨髓,無力也根本不想提供社會保障和公共福利,民衆普遍恐慌、不安、憤懣和無奈。稅負沉重,貧富差距日益嚴重,這是從江絕宗時期就已經開始涌現的頑疾。這些都是推動中國共產黨滅亡的力量。末代徵兆還表現在社會和民族矛盾日增,缺乏法制。時至今日,中共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制度不被世人所接受,他們自己內部也沒有任何人相信他們高聲歌頌的矛盾制度,現在只需看看中共體制內有多少人都把子女、財產送往國外,就可以瞭解中共對自己的制度有多少信心。

其四,中共對文化的恐懼。中共通過不間斷的政治運動徹底破壞掉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之後,創造了一個邪惡的黨文化體系,社會的傳統文化基礎被徹底摧毀,道德下滑一日千里。吸毒、性解放、同性戀、各種變異觀念,彙集在一起,藉助電視、電腦、互聯網、手機各種大衆傳媒和現代通訊工具,讓中國人快速偏離神給人規定的文化和生活,使人走向變異和墮落。如舉報老師的年輕一代,都是浸泡在中共造就的“黨文化”當中長大,多數對正統文化一無所知,更不知古來文人的士人風骨。無可塑造“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剛毅人格;也沒有“傲視王侯、以天下蒼生爲念”的情懷與胸襟;更不可能象被他們舉報的老師那樣“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定力與道義擔當。也更無從談“不自由、毋寧死”的精神氣質。而中共卻在極力抵制西方文化中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等這些普世理念。目前中共領導人不顧世界秩序正在進行的變革,即迴歸“正統”,而偏偏要反其道而行,各種唱高調、個人崇拜,糟蹋民脂民膏的援外撒錢,妄圖建立全球反美聯盟統一戰線,不顧中國人民死活和國庫空虛,以致天災不斷、人禍不斷,股市、金融、房地產、地方債等都是崩盤在即。如果以此維持政權,又有什麼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如果國家自身的分歧都不能彌合,矛盾不能緩解,民族不能融洽,那多麼華麗的掩蓋只能欲蓋彌彰,無論宣傳的多麼偉大光榮正確,都無法阻止中共快步奔向滅亡的快車道!

中共對許章潤等諸多學者的整肅,蓋因諸先生捅破了黨國四個自信的玻璃心,也拉下了這個畫皮的遮醜布。非但沒有達到殺雞儆猴的目地,反而招致各界以各種方式聲援,進而羣起抗爭。面對這種守望相助、羣情激揚之事變,當局也不敢貿貿然大動干戈,其也恐懼會加速民變。當年打壓媒體人事件,讓一衆媒體記者羣體認清中共的畫皮面目;打壓“709維權律師事件”,讓廣大權利受到踐踏的維權民衆認清中共的畫皮面目;對持不同政見者的打壓、對非政府組織、對法輪功學員、對地下教會、對退伍老兵、對新疆同胞、西藏同胞以及對其他有信仰者和無辜羣衆的打壓,都讓更多人認清中共的畫皮面目。然而,隨着這樣對社會各種羣體打壓的持續和加深,來自社會的反彈和抗爭也必然在增長。等什麼時候這些被迫害打壓的力量都匯合在一起之日,或許就是中共壽終正寢之時。

中共的滅亡是必然的,這一點目前中國社會民衆都已經清晰的認識到。國際上西方主流社會精英也已經認識到。從美國今年3月25日成立“應對中國(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意在解體中共,就能夠看出解體中共已經是世界大勢與共識了。只是大家對中共滅亡的路徑目前還有所分歧。

現在的中共統治利益集團對自己的道路、理論、制度、文化等都已經走到了自殘的絕望局面,也就更談不上自信了。當局對公民權利的捆綁和限制的範圍愈來愈大,也愈來愈明顯,表明當局感受到了危機,更是害怕這種危機,而且深知這危機愈來愈嚴重。中共目前在人類社會的各個方面已經走到必死無疑的地步,等待它的即將是上天的懲罰,即“中國共產黨亡”的悲慘結局。世界上幾大著名預言,包括《聖經啓示錄》等書,都講到了中國人目前所面臨的危機。但是隻有極少的預言告訴人們怎麼樣逃過這個危機。而如今天怨人怒,中共邪黨解體在即,中國人如何逃生?!如何在中共邪黨解體之日不陪其殉葬?!在當前這天災人禍即將來臨、稍縱即逝的關鍵時刻,這個問題已經迫在眉睫。答案就是——每一箇中國人都要理性的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擺脫這個邪黨的控制,借鑑上天對人世間社會主義陣營解體的一次操演,即如前蘇聯和東歐各國共產邪黨之解體,不再屈從它、不再協助它,聲明退出中共的邪惡組織(退出黨、團、隊,簡稱“三退保平安”),就是給自己和家人選擇了生命的美好未來!

編者注:作者於溟,曾是中國遼寧省瀋陽市的一名成功企業家,47歲的良心犯和倖存者,現居美國。以捍衛普世價值爲己任,爲中國人權奔走。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