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韓國電視臺冒死到中國拍攝“器官移植”紀錄片《殺了才能活》引發全球轟動 視頻截圖
韓國電視臺冒死到中國拍攝“器官移植”紀錄片《殺了才能活》引發全球轟動 視頻截圖

令人震驚!少年人販子被捕供認殺孩子賣器官視頻網絡熱傳

【希望之聲2019年4月14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關於中國大陸存在的“活摘器官”現象,一直引發較大的爭議。對於西方一些人權以及醫生組織的譴責,中共官方一直採取否認態度。4月13日,海外社交媒體上熱傳一段中國大陸的視頻。視頻中一個少年供稱,他哥哥此前已經拐騙了5個小孩,都已殺了賣器官。

4月13日,社交媒體推特熱傳一段影片,上傳視頻的推友表示,這是在中國某地一個小區裏,一個少年人販子在拐騙兒童時被抓到,剛送進小區保安室時,該少年人販子、孩子家長及保安的對話。

這個少年對保安供稱,他哥哥已經拐騙了五個小孩,並且都殺了。保安問他是不是殺了賣器官,他回答說是。在場的民衆氣憤議論,一個保安忍不住,還在他腦袋上打了一下。

有推友轉發這則推文時表示,“爲什麼全世界的器官需求者都到中國去移植?爲什麼在中國一週時間就能配對成功?爲什麼那麼多失蹤的大學生和孩子?爲什麼監獄裏死的人直接火化不讓人去領?爲什麼流浪漢寧願餓死在外面也不去救助站?爲什麼新彊的、西藏的……看看這個吧!”

“活摘”從字面上分析,“活”指“活人”,“摘”指“摘取器官”,連起來就是“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最早曝光於2006年。當年3月,一名叫安妮的瀋陽甦家屯血栓醫院的前職工冒着生命危險向國際社會揭開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

安妮說,他的丈夫在1999-2004年在上述醫院工作過,“他是一名腦外科醫生,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眼角膜手術,包括部分在法輪功學員活體上摘除眼角膜...我指證這家醫院發生了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臟器,肝臟和眼角膜等器官駭人罪惡。部分被強行摘取器官的法輪功學員活體被扔進用鍋爐房改建的焚屍爐裏”。

安妮在2003年底知道了此事,她無意中看到了丈夫的日記裏面的描述。那時他的丈夫已經精神恍惚,“他說你不知道我多麼痛苦,因爲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活的,如從死人身體上摘除器官這還好說,這些人都真的還是活的!我是說現在醫院都還有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我希望這個事情能夠儘快的在國際社會曝光,能夠救活這些還沒有被殺的人。另外我也希望將事情曝光,給我的親人贖罪”。

據外媒揭露,中共體制內摘取活人器官用於“器官移植”已有幾十年曆史,所謂“反革命”、西藏和新疆的少數民族都相繼成爲“活摘器官”的對象。2000年左右,隨着中共對法輪功羣體的殘酷迫害,大量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地下集中營,成了中共最大的“活摘器官供體庫”。因此,鎮壓法輪功帶來了器官供體的激增,從而帶動了整箇中國“器官移植”產業的急速擴張,“活摘器官”成就了中國醫療界迅速崛起的一個暴利行業。

在安妮之後,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中共“活摘”民衆的器官。儘管證據越來越多,但很多人還是覺的“匪夷所思”,難以置信;還有的人認爲是“造謠”。不過常言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如果做了壞事早晚要露餡。2007年,大陸媒體的一則報導將“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推至風口浪尖。

2007年第15期《南風窗》雜誌《乞丐之死背後的器官交易》一文報導了乞丐仝革飛被摘取器官的全過程:“2006年11月9日晚,王朝陽夥同王曉輝、劉會民、王永良將被害人仝革飛(乞丐)捆綁至行唐縣上方村南的廢棄舊變電站院內的房子中。王朝陽用事先準備好的工具將仝革飛拘禁,之后王朝陽與醫生陳杰等人聯繫買賣人體器官的具體事宜。2006年11月15日凌晨5時許,被告人王朝陽在廢棄舊變電所內先將仝革飛勒死,之後欺騙醫生陳杰等人稱是被法院剛執行完死刑的人員,讓其將腎臟、肝臟器官摘取,王朝陽得髒款1.48萬元。”更驚悚的是後面一段話,“王朝陽7月3日在法庭上供述說,‘正切割時,仝革飛突然擡起手臂抓了一個醫生的臂膀一下,有名醫生踩住仝革飛的胳膊,很快就弄完了……’”

該案發生後,王朝陽被判處死刑。而涉事的幾名醫生不但沒有受到追責有的還得到升遷。對於王朝陽欺騙醫生陳杰等是死刑犯一說更講不通。醫生在做“器官移植”是需要有“器官移植”同意書的簽字才行,這也證明他們的“按需殺人”的罪行被更大的保護傘掩蓋起來。可想而知,該篇文章再也沒能出現在中國的互聯網。《南風窗》的總編朱學東自述,他被逼寫了從事傳媒業的第一個檢查,“時任廣州宣傳部部長王在會上把我罵個狗血噴頭,後來還在大會說此舉簡直比……反動派還反動……。”

無獨有偶,2015年1月28日的網易新聞又刊登了題爲《河南一農婦腎被盜 尋找3年無果》的新聞,稱“2008年河南農婦徐秀英在醫院進行B超檢查時被告知,陪伴自己40多年的右腎‘不翼而飛’了。爲了弄清楚誰“偷”走了自己的腎,徐秀英開始不斷尋找證據、訴求法律。”人還活着,器官卻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消失了,要麼是器官自己消失了,要麼是被“活摘”了,你更相信哪個呢?

就連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都說漏了嘴:“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

2016年12月,移民美國的紅二代對阿波羅網表示,從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器官後,“活摘”殺人牟取暴利已經在中國大陸全面鋪開,“活摘”的對象也已經擴大到社會各個角落,因爲一旦開了這個口子就剎不住了。

他說,現在不光是法輪功學員,不管什麼人能拿來殺的都殺了賣器官。除了被關押的人,還包括那些無依無靠的流浪人員,都被有關機構以“關懷生活”爲名,納入“活摘數據庫”,一旦配型成功,這個人就會“失蹤”。在大陸還有以招工爲名,騙來大量年輕勞動力集體關起來“活摘”的。

除此之外,拐賣小孩“活摘器官”,也成了這個恐怖產業鏈中的一環。雖然中共官方極力掩蓋此事,但民間對此早已心知肚明。

人之初,性本善。一個有人性的人往往無法相信“活摘器官”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就如當年猶太人向國際社會痛訴納粹的罪惡和集中營時也根本沒有人相信。因爲人們認爲那是魔鬼纔會做的事情,而充滿血性、富有正義感的正常人類是不會那樣做的。但是今天魔鬼站在你的面前也可能只是披着一張人皮而已,因爲它自己都在《共產黨宣言》中說出了本質,“一個共產主義幽靈在空中飄蕩”,遺憾的是,如今還有一部分不能認清它。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