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馬雲(美聯社)
馬雲(美聯社)

馬雲稱“996是福氣”挨轟 分析指陸企血汗加班狼性文化作祟

【希望之聲2019年4月15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國IT業最近發起的996.ICU在線抗議活動引起廣泛共鳴,大陸民衆紛紛在網上吐槽各種超時加班的“血汗”生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日前坦承很多企業都有“996”問題,並稱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遭大批網民留言圍剿。馬雲昨再於微博改口。有分析說,這種殘酷加班文化背後的原因之一是其實是中共體制下的狼性文化在作祟。

所謂996.ICU是指若“996工作制”即每週工作6天、朝9晚9,那麼最後就會因健康問題送進加護病房(ICU)。這個源於信息科技工作者的在線抗議近期引起中國社會的關注,中國大陸民衆對在現實所逼、生活所迫下的超時加班大吐苦水。

這一場由程序員發起的針對“996”的抗議從上月開始,至今持續發酵,科技巨頭阿里巴巴、京東、華爲、百度等都在控訴名單上。

針對抗議,馬雲上週五(12日)在公司內部交流會上表示,“今天中國“BAT”(指國內三大互聯網巨擘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這些公司能夠996,我認爲是我們這些人修來的福報”。“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996,你什麼時候可以996?”馬雲稱自己不僅996,“肯定是12×12以上”,而且“沒有後悔12×12”,“從沒有改變過自己這一點”。他續稱,未曾騙過大家說公司很舒服,加入阿里,就要做好準備一天12個小時,“否則你來阿里幹什麼?”

馬雲這段發言立即引髮網民激烈反應。有網民批評說,“996沒問題,9107都沒問題,問題是:你覺得員工的時間值錢纔買996吧?那就要付比955更多的工資才匹配。所以說到底,不是工時制的問題,是工資的問題。”有人則批評馬雲作爲行業領頭人說話不負責,擔憂會令其它小公司老闆強迫員工“996”。

馬雲昨天就言論再發微博改口稱:“不爲996辯護,我向奮鬥者致敬”。他也指996對不對,“法律自有規定”,但關鍵在於個人是否認真思考過自己的選擇、人生意義和奮斗的方向。他表示,不付出“超人努力”,無可厚非,但也“體會不到奮鬥帶來的幸福和回報”。

馬雲重申,真正的996“不是簡單的加班,不是單調的體力活,和被剝削沒有關係”,而是“花時間在學習、思考和自我的提升上”,認爲能堅持996的人,必是找到了金錢以外的快樂,“爲加班工資而996的人是很難持久的”。

據中國勞動法第36條規定,勞工每天工時不超過8小時、平均每週工作不超過44小時。

不過,現實中,中國儼然已成爲“加班大國”。中共官方雖自1995年推出國家機關、事業單位週六日雙休制度,但中國勞動法卻沒有規定雙休,只要求“用人單位應當保證勞動者每週至少休息一日”。

據中共全國總工會2017年的調查,每週工作時間在48小時以上的職工佔21.6%;而加班加點足額拿到加班費或補休的職工僅佔44%。

中共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近日公佈的調查報告顯示,北京市上班族去年每週(無節假日)工時約60小時,平均每天8小時34分鐘;其中以青年人工作時間最長,平均每天10小時。

有大陸網友說,“不加班有什麼辦法?房貸,車貸,孩子上學…”、“拒絕完被辭了去哪工作啊”、“你不幹後面多的是人幹,誰叫中國人多呢”。

還有網民認爲,“可能整個國家壓力都太大了,國家轉嫁壓力於企業,企業壓力也大,轉嫁壓力於員工”。

中央社引述專家說,中國目前仍屬於“汗水型”經濟,靠創新技術獲取利潤的比例不大,只能靠汗水和勞動時間來賺錢。在高房價、高物價、負福利的壓力下,加班文化在中國惡性氾濫。這種“要錢不要命”的加班文化,實質上是一種漠視個體生命的文化,是將體制性侵害歸咎於弱勢羣體個人“沒有本事”的狼性文化

報導還指出,加班文化也反映出當今中國企業負擔大增、私企生存維艱,私企老闆因此將企業負擔轉嫁到員工頭上,以及政府放縱私企違反勞動法、變本加厲壓榨員工的制度性問題。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