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亲历者自述被中共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中的恐怖经历(网络图片)
亲历者自述被中共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中的恐怖经历(网络图片)

新疆“再教育营”惊曝“公母羊交配室” 亲历者自述恐怖经历

【希望之声2019年4月16日】(本台记者蕭晴综合报导)一位刚从新疆“再教育集中营”释放出来的哈萨克人,日前向《寒冬》杂志投书,诉说自己在被关押期间的痛苦遭遇和见闻。他在信中表示,即使自己面临会被中共处死的危险,也要将中共对当地少数民族的残酷迫害公诸于世。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并称“如果这一法西斯集中营不赶紧被关闭的话,维吾尔和哈萨克民族会被种族灭绝的。”

关注中国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的《寒冬》杂志4月15日刊登了这名哈萨克人(化名Asan)的亲笔书信。但目前,该信内容尚无法得到证实。

Asan在信中写道,他希望把在新疆再教育营”的真实经历向国际社会曝光,并表示“如果我还能活着,我愿意为我的言词作证”。

体罚洗脑 人格侮辱

Asan说,他因违反了交通法规,被带到了交警大队。警察威胁他交出其它的“犯罪记录”,否则将被从严处罚。因从未犯过任何法,Asan被警察用电棍打晕,可是没想到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已被送到了当地监狱。他恐怖的经历便从此开始。

Asan说,他们在里面裸体接受检查,之后便被送进了一间囚室,里面关押了56名所谓的“轻罪”犯人。囚室的中间有两排小长木凳,每个人白天都坐在木凳上;晚上,身体力壮的人就睡在凳子上,体弱多病的睡在地上;他们每天吃的饭食,都是馍馍跟凉自来水;有些人因为监狱条件极度恶劣而感染了疾病。

在被关押期间,他们被要求学唱红歌、歌颂共产党,狱警还利诱说:“如果背得好,就可以出狱。”

除了被强制洗脑外,被关押的维族人和哈萨克人,也被中共当局剥夺了做人的尊严。

Asan在信中说,在监狱里有个房间,被狱警们称为“公母羊交配室”。在这里,被抓的犯人们被允许每6个月可以和自己的妻子行房事。但这个房间也被当局安装了摄像头。“狱警们会在监控室里观看他们,等他们出来之后会嘲讽他们。我在的时候,有好几个哈萨克妇女被以此种侮辱性方式,跟她们的丈夫‘结合’了。”

被殴打辱骂是家常便饭

Asan说,在监狱中,汉族犯人(吸毒、贿赂、犯罪等)的“待遇”要比哈萨克人好的多。“大多数情况下,汉族犯人打我们哈萨克犯人时,狱警不会干涉,如果哈萨克犯人打汉族犯人,狱警会把哈萨克犯人给打晕的。”

此外,监狱里还设有“受刑室”,里面挂有一排屠宰场用的专门挂肉的铁钩子。Asan说,“我们戴着手铐,他们让我们站在小凳子上,把铁钩子放在手铐中间,之后把小凳子挪开,我们就像鲜肉那样挂在上面了。他们把我们这一排‘鲜肉’用木棍抽打,像是拍打挂著的毛毯似的。我当时被抽打得晕过去了……”

而对有宗教信仰的哈萨克人,如阿訇(对主持清真寺宗教事务人员的称呼)和其他宗教人士,中共的迫害则更为严重。

Asan说,在阿訇的受刑室,阿訇被要求坐在中间的小板凳上,四个角落分别坐着四个汉族囚犯,“阿訇双手放在膝盖上,头要往屋顶看,坐姿要立直,4个囚犯监视著阿訇。如果阿訇脖子累了、身体稍微倾斜、嘴巴微动(被认为在默念经),汉族囚犯会训斥阿訇。”

Asan还透露,积极配合当局迫害政策且表现“优秀”的汉族囚犯,将会被奖励“减轻刑期”,所以汉族囚犯们都很积极地训斥宗教人士。

即使被迫害致死 家人也不敢鸣冤

在Asan被关押期间,就亲眼看到有哈萨克人被当局迫害致死。

Asan透露,他看到一名65岁的哈萨克老人被打死了,但令人惊讶的是,当局在不到30分钟的时间里,就将所谓“因高血压致死”的《验尸报告》递给了家人。而家人虽然看到了死者身上有被殴打时留下的瘀青、胸骨凹陷,也不敢张扬,因为他们深怕万一指控狱警的恶行,也会被关进监狱。

Asan认为,当局处理尸体及验尸报告如此迅速,“这说明类似情况属于‘常规性’例行程序运作。”

在这封信的最后,Asan写道,“据说是国际组织要过来调查,可能是因为此原因当局释放我们了,等国际组织调查完之后,监狱下面建地下监狱,会再把这一万多人关进地下监狱。有些地下监狱已经开始建工了,有些从监狱出来的熟人已经疯掉了。”

Asan还说,“我可能会因为传播这一消息而“被死掉”,但横竖都是死,我希望能把这些消息传给国际社会,我愿意为此作证。”

“这根本不是什么‘学习中心’,而是针对当地少数民族的‘法西斯集中营’”,“期望国际组织赶紧过来调查。如果这一法西斯集中营不赶紧被关闭的话,维吾尔和哈萨克民族会被种族灭绝的。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