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奇書共享】《一滴淚》(52)——觸及靈魂

【奇書共享】《一滴淚》(52)——觸及靈魂

【希望之聲2019年4月19日】(長篇連播)我們跟奶奶商議了一下,決定她只能回揚州去,好歹家裏還有堂弟妹可以照料她。怡楷去火車站排隊買了一張去揚州的夜車票,奶奶連一個小箱子也不敢帶,怕引人注意。我提着她的隨身行李,送她上了火車。七十多歲的寡母,患難餘生又遭此橫禍,我除了叮囑保重,竟說不出一句安慰她的話。目送她孤身走上回鄉的路,我心裏比自己八年前爬上吉普車孤身去充軍更難受。我什麼時候才能重見我的老母呢?不過,比起怡楷家在天津的幾位長輩,她能活下來已經算幸運了。怡楷的舅父舅母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家裏被紅衛兵殘酷鬥爭之後活活打死。她的繼祖母和女兒不堪紅衛兵的凌辱,雙雙自縊。四位老人的屍體被扔上卡車送到火化場。誰能告訴我,爲什麼這些無辜的老人要被青年學生如此殘暴地殺害,而這些爺爺奶奶本來會像自己的孫男孫女一樣疼愛他們的?爲什麼以文化大革命的名義肆無忌憚地犯下了這麼多無可饒恕的罪行?兩年前姥姥去世,怡楷悲痛無比,現在她反而覺得老人家至少逃過了這場劫難。在紅色恐怖統治下的國土上,死亡成了唯一的避難所。

  不久之後,安大紅衛兵開始到教授和老講師宿舍抄家。在前往某戶抄家時,他們一路上敲鑼打鼓,高呼流行的革命口號,搞得人人自危。在裏面有人家被抄的宿舍樓門口,兩名紅衛兵手持紅纓槍站崗,重現“偉大領袖”《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當年農民造反的風采。

   一天早晨,大喇叭播發了外語系“紅衛兵司令部”的“一號通令”,勒令外語系牛鬼蛇神於上午九時整到水泥球場報到,接受革命羣衆批鬥,不得違誤。名單包括四名俄語老教師,五名英語老教師,外加鄙人。我到達時還不到九點,其它九名牛鬼已經整整齊齊排成一溜,耷拉着腦袋。他們面前堆放着亂七八糟的衣服、鞋子、藝術品、收音機、各式各樣的家用物品,顯然是從他們家裏抄來的。批鬥現場圍滿了看熱鬧的“革命羣衆”,勝過傳統的“示衆”場面。我趕忙站到隊末,小小臨時工早已習慣於敬陪末座。主持批鬥會的一個男生宣佈開會,控訴我們大家執行“修正主義教育路線”的罪行。他又指着腳下的私人生活用品作爲我們的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的罪證,而我看着這些東西卻想到美國人家的車庫買賣。然後,他宣稱,我們的工資待遇與工農羣衆相比高出太多,下令每人要當場自願提出減低工資。我本以爲我的工資已經夠低的,現在卻被逼得吞吞吐吐地說我一個月有三十元就夠了。於是我每月一下就少了四十元。然後我們就在校園裏列隊遊街,每人頭上一頂紙糊的高帽子。也怪,我卻連一頂帽子也沒撈到。一路上押隊的紅衛兵高呼口號,無非是“萬歲”或者“打倒”。遊街後,我們被領進文科樓一間教室,一位姓蕭的黨員俄語教師宣佈牛鬼蛇神成立一個特別小組,進行政治學習和勞動改造。完全出乎意料,我竟官封小組長,真是莫大的嘲弄。

……

責任編輯:香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