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李商隱的愛情詩,說盡了世間愛情最美的佳話(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李商隱的愛情詩,說盡了世間愛情最美的佳話(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願得一生癡情人,朝若青絲暮成雪,情詩王子李商隱寫盡愛情的悽美惆悵

【希望之聲2019年4月19日】(本台記者慧明綜合報導)李商隱(813年—約858年),字義山,號玉谿生、樊南生。晚唐最傑出的詩人之一,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爲“溫李”,其詩構思新奇,風格穠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優美動人,廣爲傳誦。

李商隱的感情經歷讓人唏噓不已。主要原因可能在於李商隱以《無題》爲代表的詩歌中,寫盡世間悽美的愛情,表現出一種撲朔迷離而又精緻婉轉的感情,容易被人視爲豐富的愛情體驗的表達。

李商隱的青梅竹馬

無題

八歲偷照鏡,長眉已能畫。

十歲去踏青,芙蓉作裙衩。

十二學彈箏,銀甲不曾卸。

十四藏六親,懸知猶未嫁。

十五泣春風,背面鞦韆下。

八歲小姑娘喜歡偷偷地照鏡子,已能把自己的眉毛畫成長眉了。十歲到野外踏青,想象着用荷花做自己的衣裙。十二歲開始學彈箏,套在手指上的銀甲一直沒脫下來。十四歲時,要避免見到男性,連最親的人也不能見,這時她可能在猜想何時出嫁吧。十五歲時,她背對着鞦韆,在春風中哭泣,怕春天的消逝。

 情竇初開的女孩(授權圖片)
情竇初開的女孩(授權圖片)

這是李商隱留給愛情的第一首無題詩。詩中的姑娘也許是詩人青梅竹馬的異性,少年時最可愛的事情是兩小無猜,當看到鄰家的姑娘時,朦朧中可能心中那份愛的種子已經在李商隱的心裏發芽了。

也有研究認爲,此詩是詩人自喻少負才華、渴望參與社會而又憂慮前途的詩作。

李商隱夭折的初戀——柳枝

柳枝五首》

花房與蜜脾,蜂雄蛺蝶雌。同時不同類,那復更相思。

本是丁香樹,春條結始生。玉作彈棋局,中心亦不平。

嘉瓜引蔓長,碧玉冰寒漿。東陵雖五色,不忍值牙香。

柳枝井上蟠,蓮葉浦中幹。錦鱗與繡羽,水陸有傷殘。

畫屏繡步障,物物自成雙。如何湖上望,只是見鴛鴦。

柳枝的名字出現在李商隱寫於開成元年(836年)的一組詩《柳枝五首》中。他還爲這組詩寫了一個長長的序言,講述了柳枝的故事。

她是一個洛陽富商的女兒,天真爛漫,但與李商隱並非門當戶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聽到李商隱的詩(《燕臺詩》),心生愛慕,便手斷衣帶,託人帶給李商隱乞詩,相見後還主動要求與他約會,但李商隱卻因故失約了。李商隱後來得知,柳枝被一個有權勢的人收爲妾。兩人再也沒有見過面。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授權圖片)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授權圖片)

柳枝的嫁,對於李商隱而言,是措手不及的消息。心裏念着,那個曾以羅帶乞詩的姑娘,寫詩的人尚未兌現承諾,她竟已經嫁了。這讓他心何以安?他來不及傾瀉的情感,該往何處安放?便作了《柳枝五首》與序。這是一段夭折的初戀。

李商隱的道友和知音——宋華陽

無題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餘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轉蓬。

昔日的戀情彷彿就在昨天,像星光璀璨美麗。但重重阻隔不能如願。深情眷念,悽婉動人,留下綿長的相思和惆悵。

無題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爲探看。

由於時空的阻隔,情人相聚不易,離情更是依依。百花已逐漸凋零的暮春時節,不能常相聚首的哀怨,更加叫人感傷啊!

李商隱在青年時期曾經在玉陽山修習道術,因此有人猜想他在這期間對女道士可能有過愛慕之情。在《月夜重寄宋華陽姊妹》、《贈華陽宋真人兼寄清都劉先生》等詩中,李商隱提到了“宋華陽”的名字,於是宋華陽就被認爲是李商隱暗戀的人。

雖然這兩首最好的《無題》詩被普遍認爲是李商隱宋華陽所作,但也有其他的不同解讀。

李商隱擅長隱約難言的顯意識表達。單看他的無題詩,在哀婉淒涼的樂調下總有一種似解非解的感覺,既像是寫給不能長久相伴的戀人的,又像哀嘆君臣遇合,仕途境遇,卻似乎沒有那麼世俗,如此,就是李商隱無題詩的妙處所在了。又比如下面的這首詩《錦瑟》。

因詩而留下千古芳名——錦瑟

《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錦瑟》是李商隱最難索解的作品之一,實是借瑟以隱題的一首無題詩。對《錦瑟》一詩的創作意旨歷來衆說紛紜,莫衷一是。或以爲是愛國之篇,或以爲是悼念追懷亡妻之作,或以爲是自傷身世、自比文才之論,或以爲是抒寫對美好年華的思念。

劉攽雲在《中山詩話》中提到,有人猜測“錦瑟”是恩師令狐楚家的一位侍兒,李商隱在令狐家受學期間,曾與她戀愛,但終於沒有結果。李商隱的過人之處,在於善用多種典故以比喻、表現其真摯濃烈而又幽約深曲的深思。

李商隱的妻子——王氏

《夜雨寄北》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那個曾以羅帶乞詩的姑娘竟已經嫁了。圖爲南宋蘇漢臣畫作《妝靚仕女圖》(圖片:波士頓藝術博物館)
那個曾以羅帶乞詩的姑娘竟已經嫁了。圖爲南宋蘇漢臣畫作《妝靚仕女圖》(圖片:波士頓藝術博物館)

《房中曲·薔薇泣幽素》

薔薇泣幽素,翠帶花錢小。

嬌郎癡若雲,抱日西簾曉。

枕是龍宮石,割得秋波色。

玉簟失柔膚,但見蒙羅碧。

憶得前年春,未語含悲辛。

歸來已不見,錦瑟長於人。

今日澗底鬆,明日山頭檗。

愁到天池翻,相看不相識。

王氏是李商隱的妻子。李商隱與王氏的感情非常好,李商隱多年在外遊歷,夫妻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聚少離多,依然無怨無悔。在王氏去世後,他寫下《房中曲》等悼亡詩篇,情感真摯,語意沉痛。

李商隱最愛的妻子在他中年的時候離開了他,他沒有續絃,也沒有娶小妾,一個人孤零零走了下半輩子。

他所知道的愛情是:她若活着,我陪她一生;她若離去,我想她一世。

願得一生癡情人,朝若青絲暮成雪。這或許是愛情最好的樣子。

李商隱的其他情史,猜測的部分遠遠多於有實際證據的,但這並不妨礙人們對此津津樂道,甚至像閱讀偵探小說一樣揣摩分析他的詩文,希冀發現切實的憑據。

李商隱一生篤信佛教

李商隱一直篤信佛教,曾入山與僧人同宿,寓居禪院參禪,路經湖南藥山曾拜訪禪師。他拜高僧知玄爲師,有意爲佛經刻石以修行功德,祈求從佛法得到解脫,即使捨身也在所不辭。他感嘆自己浮沉於現實世界,佛教使他反省爲愛憎執著的愚蠢。據平野顯照:〈李商隱的佛教與文學〉,現存李商隱詩歌中,有5%與佛教有關。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李靜柔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