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和平上訪震驚中外 (圖片:明慧網)
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和平上訪震驚中外 (圖片:明慧網)

【天亮時分】二十年前震驚中外的“四·二五”事件起因、經過及歷史影響(一)

【希望之聲2019年4月25日】(「天亮時分」節目文字整理稿)

2019年的4月25號,在20年前的今天,發生了一個震驚中外的萬人大上訪的事件——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向中央政府請願,要求合法的煉功權利。這件事情在當時的外媒稱之爲“中南海事件”。法輪功方面稱之爲“四·二五”,就是以那一天的日期來命名的。所以我想藉着“四·二五”20週年的機會,跟大家講一下“四·二五”這個事情的起因、經過和它對現在歷史產生的影響。

當然我要講起因的話,因爲我看問題喜歡在5000年這樣一個大的視角去看,所以我在講“四·二五”的時候,可能還是要回顧一點大的歷史。

中華傳統文化是深厚的佛道修煉文化

我們中國人對佛、道、修煉這種概念是非常重的,我們知道中國的人文初祖,就是我們認爲的中華文明的奠基人是軒轅黃帝。

軒轅黃帝他是道家的一個修煉的人,也就是說,中國文化在進入文明的第一天開始,就帶有了非常深重的道家色彩。所以你要看先秦諸子,包括象法家啊,兵家啊,儒家啊等等,他們和道家之間的關係都非常地密切,很多其他別的諸子,在《史記》中,我看司馬遷也是把他們和道家的思想聯在一起。

我們知道,孔子是儒家學說的創始人,從孔子開始有了儒家思想。但是實際上孔子最崇拜的人是在孔子500年前的周公。也就是說,孔子的儒家思想不是憑空來的,它是從周公那裏來的。

其實道家思想也是一樣的。我們現在說的道家思想,我們就說老子,他是幾乎所有的道教裏面供奉的最高的神仙,稱之爲太上老君。但是實際上,道家還可以從老子往前推,至少再推2500年,就推到了軒轅黃帝。軒轅黃帝本身是一個道家修煉人,所以道家在中國古時候,也稱之爲“黃老之學”。

所謂的“黃老之學”的“黃”指的就是軒轅黃帝,我們說“炎黃子孫”的“黃”就是“黃老之學”的“黃”,它是一個字,也是一個人,指的就是軒轅黃帝。而“黃老之學”的“老”指的就是老子。

所以道家既然稱爲“黃老”,就是老子和我們文明的奠基人軒轅黃帝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

這個“黃老之學”在漢代初年的時候,非常受政府的推崇,當時漢文帝的母親薄太后,漢景帝的母親竇太后,都是篤信黃老。這個我們在《史記》中可以看到非常明顯的相關的記載。

給大家講這段歷史是什麼意思呢,是想講,中國人他對於道家思想其實有很深刻的認識,當然道家它不僅僅是一種哲學了,它有一些人體修煉的東西。

而佛家思想,是在東漢初年的時候,即公元67年的時候,當時的漢明帝劉莊派人到西域去取佛經,歷史上稱之爲“永平求法”。在永平10年的時候,當時派去的大臣帶回了佛經,然後在中國建立了寺廟,從此中國開始有了佛教。

從那個時候再過500年,就是達摩來到中國創立禪宗的時候,到隋唐的時候佛教是一個高峯。

我簡單地講了一下這個歷史,大家從中可以看到,中國人對於佛道修煉其實並不陌生。

氣功實際是一種人體修煉的方法

實際上在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前,在中國的文化中,在中國人的思想中,佛和道的思想是非常非常深厚的。後來到共產黨建政之後,它對宗教的鎮壓,使得這個佛道思想在中國人概念裏面逐漸在淡化。

也就是說,中國古時候的佛道思想,它派生出一套人體修煉的方法,所以你要看中國古時候,其實很多的儒生都要打坐。我們看到的王陽明也好,朱熹也好,很多古代的儒生都是要打坐的,他有一套修行方法。王陽明自己就是坐在當時龍場的那個地方打坐,好象開悟了一樣,然後發揚光大了儒家的心學。

所以那個時候儒生要打坐,那麼道士、和尚當然也要打坐。所以整個的一套佛道的修煉方法在中國古時候一直在這樣承傳。

我們看《史記》裏邊講張良,張良被劉邦封爲留侯,在《史記》裏邊的留侯世家裏邊,我們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這樣一句話,說張良到了晚年的時候,就學習辟穀,就是通過禁食不吃飯去轉換人的能量;後面還有四個字,就是叫做“道隱清身”之術。這個“道隱”也寫作導引,就是引導體內能量的流動。所以說實際上張良所謂的這種道家修煉,用我們現在通俗的話來講,就是練氣功。

所以實際上氣功這種概念,在中國古時候,它實際上是一種人體修煉的方法。這個方面的東西,我不去詳細的講它,因爲在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第一講裏面,對這個事情講得很清楚。

當共產黨建政之後,因爲它在鎮壓佛家和道家的東西,但是很多人他有祛病健身的願望,或者是他有一種生命想要得到提升的願望,這個時候就有一些氣功師,他們起了這麼一個名字叫做“氣功”,它實際上就是古時候佛道的修煉方法。

那麼氣功在傳出來之後,從“文化大革命”中後期開始,到八十年代的時候成爲一個高潮,那個時候有很多人練氣功。當然真正的氣功,當然不是那些假冒僞劣的、山寨的、僞氣功,真正的氣功它其實就是來自於佛家或者道家的修煉。所以中國人在接受氣功這方面,從文化上,從意識形態中是沒有任何牴觸的,它跟中國整個文化也是聯繫在一塊的。

九十年代初期的時候,法輪功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傳出來的。法輪功也叫法輪修煉大法,也稱爲法輪佛法,這個是不同的名字。當時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傳法的時候,他就是以氣功的形式讓人有這麼一個過程,然後逐步的認識真理大道。

如果大家對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的生平有所瞭解的話,就知道他出生在一個非常普通的知識分子家庭,也沒有特別顯赫的背景,也沒有上大學。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思考的現象,就是法輪功傳出來之後,爲什麼在短短七年的時間裏邊,就會有中國那麼多的人在煉法輪功?而且到今天,共產黨一直在鎮壓,鎮壓20年了,但是在大陸仍然能夠看到很多法輪功的學員在堅持着,他們還在發真相資料,很多人因爲這個而被捕入獄。爲什麼他們還在堅持?

其實這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值得思考的一個社會現象。我想從我當事人的角度來談一談。我今天講的只是我個人的一些看法。

啓迪人思考的歷史現象:道德壞  聖人出

法輪功傳出是在1992年的5月13號,到現在已經27年了。

其實我在說這個事之前,我還想說一個現象,這是我個人的一個觀察。其實是一個巧合,或者說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你會發現,每一次當有聖人或者覺者出來傳道傳法的時候,都是人類的道德處在非常敗壞的情況下發生的。

咱們以前曾經講到過,釋迦牟尼啊,老子啊,孔子啊,他們都是同一個時代的人。其實那個時候老子和孔子出世的時候,中國處在一個亂世,就是春秋的末年。我們都知道有關於春秋的很多說法,什麼“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保社稷者不可勝數”,就是當時是很亂的時候。

孔子稱當時爲“禮崩樂壞”的時代。我們去讀《禮記》的「大同篇」,孔子當時就曾說過,說上古三代的時候,那個時候人的道德是如何的高尚,“大道之行也,天下爲公,選賢舉能,講信修睦”,當時人可以去照顧別人的老人、照顧別人的孩子就象照顧自己的老人和孩子一樣,“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然後,“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那個時候是一個非常和諧、非常祥和的社會。

但是孔子又說,現在這個社會已經不行了,現在人們都是“獲利爲己,各私其私”,就是人的私心已經變得很重了。

所以實際上老子和孔子出世的時候,是一個“禮崩樂壞”的時代,就是人的道德開始向下滑了。當然比現代人的道德還是要好得多,但是在聖人和這些覺者看來,人的道德已經下滑得很厲害了。

而當時耶穌在傳他的《新約》的時候,在傳他的基督教的時候,他其實也是處在一個當時的猶太教開始走向敗壞的時候。我們讀《聖經》的「新約全書」,我們可以看到耶穌當時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中,去指責那些假冒僞善的法利賽人,說他們雖然表面上在遵循摩西律法的文字,但是他們對於律法的精神,即關於公益、憐憫、信實、愛這些東西,他們已經不再去實踐,他們只是表面上在遵循一些規定而已,但是他們的心已經離當時摩西律法或者耶和華所定的這些東西,已經是非常遠了。

所以當時在這麼一個時代,耶穌出來從新和人立約,也就是歸正人的道德,把宗教重新歸正。

那麼其實當時釋迦牟尼出世的時候,古印度也是婆羅門教的末法時期,當時古印度也是處於一個戰亂的年代,釋迦牟尼稱之爲“五毒惡世”,所以這個時候釋迦牟尼出來,把佛法傳給人。

剛纔給大家講這幾件事,就是說中國的、在中東的和在印度的,就是在講一個什麼觀點呢?實際上就是說,當人的道德在敗壞的時候,人面臨着兩種結局,一種結局就是神看到人已經不可救藥了,就會降下天災,毀滅人類,整個的文明都可能毀掉。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有覺者或者聖人出世,再把怎麼做好人、怎麼迴歸天國的道理,再給人講一遍,讓人重新做好。

所以耶穌在當時傳他的道的時候,講了這樣一句話,他說:“康健的人不需要看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我來本不是爲了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就是說,如果人的道德都挺好的話,耶穌是不需要來的。就是因爲人的道德敗壞了,這個時候耶穌纔來。

法輪功告訴人真相大道和如何做好人

實際上如果我們到1992年,就是法輪功傳出這個時間來看一下的話,在經過共產黨幾十年對信仰和傳統文化的破壞之後,其實人的道德已經相當敗壞了。那時候的道德敗壞它還沒有象今天這樣顯化。我們今天看今天人的道德情況,可能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你出門你可能怕買到有毒的食品;你買東西的時候,會怕買到這種假冒僞劣;人和人之間不敢互相信任,人家跟你說什麼東西,你都要在腦子裏邊轉很多圈,不知道那個人跟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各種色情的氾濫,各種毒品的氾濫,賭博;這種吏治的極度敗壞,貪污腐敗……

實際我們現在每一個生活在中國的人,如果還有印象的話,你可以跟20年30年前比一比,你就知道,現在人的生活相比於2、30年之前更加地沒有安全感,就是我們能夠買到假貨或者被別人騙的概率變得更大了。實際上也就是說,中國的道德在走向這樣的一個敗壞的過程中,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那麼就會重蹈一個可怕的覆轍。

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的傳出,實際上是告訴人真相大道,告訴人怎麼樣去做好人。也確實在法輪功傳出之後,使得整箇中國社會當時得到了非常顯著的改善。

有人可能說了,要說做好人的話,共產黨不是也經常進行這種道德品質教育嗎?爲什麼李洪志師父他在講這個東西的時候就這麼多人相信?

爲什麼上億的人相信李洪志師父?

最開始師父出來傳法的時候,沒有人知道他。他是怎麼樣讓大家知道他的?我們如果去看《聖經》的話,就會知道,其實耶穌就是這樣的一種狀態,因爲耶穌他也沒有受過很好的教育,我們都知道他是木匠的兒子,他當時回到家鄉的時候,他家鄉人都嘲笑他:那不就是木匠的兒子嘛!耶穌他沒有一個顯赫的家世,也沒有受過很好的教育,那麼耶穌是怎麼讓別人相信他的呢?當時耶穌採取的方法就是給別人治病。

這個東西其實不光是耶穌,在中國,當時中國四大天師,就是張道陵最開始修道的時候,他也是通過給別人治病的方式,然後很多人相信他,這是道教創立的開始。道教的最重要的一個宗派就是他所創立的正一教。正一教跟全真教是道教兩個最大的教派了。正一教創立的時候是東漢的末年,張道陵在開始創這個教的時候,就是給別人治病。耶穌出來,也是給別人治病。釋迦牟尼因爲他的地位比較顯赫,他是王子,他又讀很多的書,人非常聰明,就以他的身份本身就可以使很多人相信了。所以他當時度化了很多王族的人出家。他沒有走治病這條路,或者他沒有特彆強調的走這條路。但是象耶穌,或者你的社會地位、受教育程度是那樣的話,他採用的方法就是給別人治病,因爲一個人病好了還是沒好,他自己是知道的。

當時師父一開始出來的時候,就是以給別人治病的方式,特別在1992年到1993年,當時北京有兩次東方健康博覽會,然後師父開手給別人治病,不管是什麼樣的疑難雜症,只要到師父面前,揮手之間這個病就會好。很多人覺得這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可是如果你要看《聖經》的話,你也會看到耶穌當時揮手之間讓盲人睜開眼睛,讓聾子能夠聽到聲音,讓啞巴可以說話,讓瘸子可以走路,還會把死去的人喚醒過來。

這個事情我跟大家講,就是我有一個直接的經驗的。當時我在北京的時候,我父母家當時住在豐臺,旁邊一個鄰居,也是我父親的同事,他的肝裏有一個腫塊,很長時間了。當時我父親給我講他的事時就象說一個笑話一樣,說他整天練氣功,夏天的時候不知道練什麼功,站在那兒幾個小時不動,汗流得地上都一灘水。然後練完功就去煎藥,吃中藥。就這麼折騰那麼長時間,他那個病都沒見好。後來到了東方健康博覽會上的時候,見到師父,師父揮手之間,拍了拍他,他一摸那個腫塊就軟了,過兩天就不見了。

這種事情在我們看來不可思議,可是當時就發生在我的身邊。這種事情要講起來的話,講幾千個幾萬個案例都有。

我再講一個非常典型的事,我的一個朋友,這個人叫汪志遠,他當時在國內的時候是第四軍醫大學畢業的,他當時是一些醫學雜誌的主編,在國內很有成就。後來在1995年的時候,他到美國的哈佛大學做生命科學研究。這個人他在1994年的時候,他就曾經有一次昏倒了,他爲什麼昏倒?他得了一種病,這種病非常可怕。我們在2014年的時候,我不知道朋友們記得不記得,當時有一個社會現象,當時已經傳得到處都是了,就是“冰桶挑戰”,就是一個人他把一桶冰水澆到自己的身上,然後他挑戰別人說,如果你不想把冰水混合物澆到自己身上的話,你就向某某機構捐100美元。很多人就做這種冰桶的挑戰,一個人可以挑戰三個人。結果那個機構就收到很多很多錢,那個機構的錢是咋來的呢?它爲什麼要設置這個事情呢?實際上那個機構它們當時是爲了治一種病,這種病叫漸凍人

什麼叫漸凍人?就是人的脊椎神經源發生了病變之後,我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在1994年的時候,有一個電視劇叫《過把癮》,當時那裏面的男主人公就是得了這種病。他得了這種病之後,他的神經源受到損失之後,他就開始控制不了人的肌肉,然後從人的末梢神經開始,一點一點的向心臟向眼睛這些地方漫延,所以這個人最開始是從手指尖開始不好使,然後胳膊肘不好使,一點一點向上擴散,等擴散到心肺的時候,人的心和肺都不好使的時候,甚至眼球都不能轉動的時候,這個人就象逐漸被凍住一樣。所以叫漸凍人。到那個時候的話,這個人意識非常清醒,但是他哪兒都動不了,然後肌肉萎縮,然後心臟也不跳了,肺也不行了,甚至眼珠都不能動,但還有意識,在這種痛苦的情況下死去。

汪志遠當時就是得的這個病。1994年他得這病的時候,他就昏過去了。後來到1995年的時候,他希望象美國哈佛這樣全世界最頂尖的醫療機構能夠有一種治療方法,但是沒有。

這種病通常人的生命期就是三到五年,非常幸運的是,他在1998年的時候遇到了法輪功。別人跟他講,他就煉功,他當天晚上就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整個的症狀就開始減弱消失,三個月之後全都好了。這人現在還在,我還經常看到他,已經20年了。

我只是舉這樣一個例子,因爲我周圍這種事情非常非常的多。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明慧網,有很多很多這樣的案例。

當時師父就是以這樣的一種讓人瞠目結舌的方式,把很多人的病給治好了。這些人一旦治好了病之後,當然很多人在長期的生病的痛苦中,他一旦好了之後,他人是非常舒服的。他的精神狀態會變得非常好,心情會非常舒暢,他就想保持住這個狀態,再也不想回到病痛中了,當然他就會問師父,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保持住這種健康?師父就開始講法。所以最開始師父第一批的人,很多很多都是師父當時把病治好的。

其實就包括到現在也是一樣,大陸很多人,共產黨怎麼打他們罵他們,酷刑折磨他們,他們爲什麼還在堅持煉法輪功?很多人就是這樣,是因爲法輪功救了他的命嘛,所以他現在就爲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

憑着口耳相傳,修煉法輪功的人數爆炸式增長

所以當初師父最開始傳法的時候,就是以這樣的形式出來的。一個人病好了之後,他的家人就會看到,特別是很多得了絕症的人,親朋好友都知道,同事也知道,說,哎,你怎麼得了絕症,你現在突然間好了?他就說,我是怎麼好的,我煉了法輪功了。那別人就說,我有胃病啊,或者我有腎病啊,或者是我有關節炎,或者什麼什麼呀,能不能治啊?說,可以啊,你來煉功吧,教功是義務教功,如果你要想修煉的話,給你一本《轉法輪》,你想要煉動作的話,一分錢不收,免費教你。實際上當時就是以這種親朋好友之間口耳相傳的方式,修煉法輪功的人就爆炸式的增長。

到底煉法輪功的有多少人呢?其實誰也不知道。因爲修煉法輪功是沒有會員制度的,也不交會費的,你自己在書店買本書,你就可以自己煉了。或者你到互聯網上,你下載法輪功的錄像,下載法輪功的書籍,都是免費的,你就可以煉了。所以到底有多少人在煉法輪功,沒有人知道。

當時共產黨曾經做過一個調查,1999年年初的時候,當時很多的媒體都報導過,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法輪功有一個原則,最核心的原則就是“真、善、忍”,告訴你要按照這個原則去提升道德。所以當時1999年年初的時候,或者1998年年底的時候,有很多的媒體報導。中國大陸自己的媒體說,好象全中國有超過一億人在學煉法輪功。從1992年開始到1999年,短短的這麼七年的時間裏,法輪功的增長是爆炸式的。

共產黨對法輪功懷有深刻戒心卻找不到任何問題

這種增長就帶來一個問題,就是共產黨它對任何一個跟它的信仰不同的、它無法控制的民間團體,都抱有深刻的戒心,它們就開始想找法輪功有什麼問題。但是它們發現法輪功其實跟普通的社會一員沒有任何差別,他們可能是學生,可能是醫生,他們可能是工人,可能是農民,可能是軍人,他們可以是幹任何一個社會職業的,或者是政府官員,或者是老闆之類的,包括演藝界的人,都有可能,他們跟別人唯一不一樣的就是,他有一本書《轉法輪》,他在看,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沒有什麼更突出的什麼其它別的不同了。

所以當時政府在找法輪功的問題的時候,其實一直都沒有找着。所以最開始政府對法輪功的態度,當然有一些政府職能部門,主要是公安部門跟宣傳部門對法輪功不太友好,總體上來說的話,政府那個時候對法輪功還可以。

所以我們看過一則消息,在1999年2月份的時候,美國有一個雜誌,叫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 and World Report),這個雜誌當時我在看的時候,現在已經找不到這個雜誌了,後來我去搜索一下,我在2001年的時候看到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有篇報導援引了這篇雜誌上的報導,裏邊大概的意思是說,煉了氣功之後使得這個人身體變得健康,可以給國家節省很多的醫藥費;還說,據說負責體育的一個官員(它當時沒有引用這個官員的名字),據我的瞭解,應該是當時中國國家體總的武紹祖,他當時就講了這樣一番話,他說,中國有一億人煉氣功,如果每個人可以一年節省一千元醫藥費的話,那麼全國就是一千億。然後他還說,朱鎔基知道這個事情,他爲此感到很高興,說國家可以拿這筆錢去幹更多的事情。

所以那個時候,總體來說,政府對法輪功的態度還是比較友好的。那麼爲什麼突然間就變了呢?這個就是我們下一期要講的內容。

(待續,敬請關注)

責任編輯:靳同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