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4名在美国和中国的法律界人士致信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呼吁最高法“刀下留人”。(网络图片)
4名在美国和中国的法律界人士致信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呼吁最高法“刀下留人”。(网络图片)

4名法律界人士联署公开信 呼吁赦免张扣扣死刑

【希望之声2019年4月30日】(本台记者刘莹综合报导)张扣扣杀人案二审被维持死刑判决后,4名在美国和中国的法律界人士4月30日联署致信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呼吁刀下留人,并以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张扣扣案。

4月30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陕西省高级法院近期对张扣扣杀人案二审维持死刑判决,案件已上报最高法院进行死刑复核。4名在美国和中国的法律界人士30日致信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呼吁刀下留人,并以公平、公正的原则处理张扣扣案。

这份由有赤脚律师之称的中国异议人士陈光诚、中国维权律师刘士辉、李润初以及卢伟华联署的公开信,从法律角度驳斥了陕西省高级法院对张扣扣案的判决。

公开信说,1996年,张扣扣母亲被杀一案判决不公是造成张扣扣案的主要原因。陕西高院将张扣扣“为母报仇”的杀人动机定为“报复杀人”,并认为其“动机卑劣”,还表示张扣扣“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等,都严重违背了事实。

另外,公开信还呼吁法院应该谨慎、人性地考虑张扣扣经历的不公,还有他所受的精神痛苦,准许张扣扣进行精神鉴定。

陈光诚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从张扣扣自首的角度考虑,加上目前舆论也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张扣扣,法院也不应该判处张扣扣死刑立即执行。张扣扣案明显与政治挂钩。

他认为,中共当局不想看见中国民间产生这种由于专制、不公而导致的挑战专权的行为。

卢伟华分析表示,如果以正常的法律程序审判张扣扣案的话:“要保证两个程序正义的问题。一是重审1996年的案子;二是必须要给张扣扣做精神鉴定。”

据报导,张扣扣案二审4月11日在陕西省高院开庭审理,张扣扣当庭表示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是报复社会,是为母亲报仇,最后法院仍以故意杀人罪维持一审死刑原判。

当时辩护人称,案件基于23年前张扣扣母亲被杀案而起,张扣扣作案时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建议量刑予以考虑;张扣扣在自行辩护阶段也表示,自己是为母亲报仇,并没有想借此报复社会。

此前,在二审庭前会议时,辩护律师申请对张扣扣进行精神病鉴定被驳回后,张扣扣家属又委托了3名精神病法医鉴定专家,对张扣扣的精神状况进行鉴定。结论是“张扣扣有急性应激障碍,作案时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外界一度认为这或许成为张扣扣案的一线转机。但却被法院以辩护人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鉴定无事实依据,驳回申请。

对此,民主中国阵线南加州支部成员范诺德对《大纪元》表示,张扣扣以暴制暴、杀人固然不对,但中共社会“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的例子比比皆是。问题根源在于中国缺乏公平正义的司法制度,是中共司法黑暗种下的“恶因”,才会有张扣扣案这样的“苦果”。

中共前军官姚诚表示,张扣扣案辐射出的问题是中共司法黑暗、官逼民反。他质疑,若是中共那些官员自己的亲人被打死,他们会如何?国家应该给予张扣扣一个公平的审判。他说:“张扣扣有罪,但不至于死,政府要给老百姓一条活路。”

“89六四”的亲历者杜明则指出,如果没有当初不公的审判,凶手由未成年顶替,加上判刑七年,三年就提前出狱,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张扣扣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