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紅朝亂象】禁文-狀元之死(4)

【紅朝亂象】禁文-狀元之死(4)

【紅朝亂象】禁文-狀元之死(4)

【希望之聲2019年5月6日】(主持人:明回)而在他經歷這些的時候,我在做什麼呢?

得知周有擇的事情那天,我在北京國貿的居酒屋裏跟一個投資人聊天。

聊啥呢?聊未來的經濟形勢,聊什麼行業有紅海藍海,聊如何快速套現,聊行業內的財務自由神話。畢竟我畢業一年,現在做一個商業項目,急需知道明年的市場環境,什麼產品容易拿到融資,做什麼有想象力。

所以我約了他,對方是個40多歲的投行圈大佬,戴着勞力士的綠水鬼,說話三句一個VC、五句一個PE。

我坐在他對面,穿着低胸的衣服,露出若隱若現的乳溝,化了精緻的妝容,全程裝出一副崇拜又夾帶着愛慕的眼神半仰視地看着他。在他說到有道理的話時,我會及時地給予反饋,比如發出“哇好厲害,這是怎麼想到的”“天啊,這個太厲害了,你也聰明得過分了吧”這樣的誇讚。語氣裏還帶着一絲恰到好處的嬌嗔與恭維,不多不少,要讓坐在我對面的人覺得剛剛好。

當然這些並不算什麼。

在商業的圈子裏混久了,我熟練地掌握了很多和各行各業牛逼的人套近乎的技巧。化個他們能欣賞的妝容,穿不暴露又能留點幻想空間的衣服,包裏放着補妝的粉餅和口紅。即使在吃飯的過程中,也要去洗手間補幾次妝,讓自己的狀態一直看起來都是最好的。

我開始意識到我的色相其實可以爲自己換來一些資源,意識到人生其實有很多捷徑可以走。雖然我頂多也就是偶爾利用一點色相爲自己套點信息、談談合作的水平,比起很多人我差得遠了。

但有些事情就是這樣,一旦你發現陪頓酒就能解決事情這麼方便的話,就很難再放棄了。

但那天晚上,我收到周有擇去世的消息以後匆匆退場了,演技幾乎沒繃住。坐在我對面的投資人再三示意想送我回家,我已經沒什麼心思跟他做戲了。

幾天以後,我們班一些高中同學聚了一趟……

欲知更多內容,請聽明回繼續爲您解說。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