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王陽明與曾國藩對於“狂傲”的看法一樣(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王陽明與曾國藩對於“狂傲”的看法一樣(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這三種特徵,往往都在不成熟的人身上體現,不改的話一輩子沒出息

【希望之聲2019年5月6日】(編輯:吳永健)成熟,不是不犯錯誤,而是懂得自省。

一個人的成長是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這就如同人每天都要照照鏡子,唯有在鏡子面前,人才能夠真實地看清自己、發現缺點、揚長避短。

通過鏡子折射出光輝,在成功中總結經驗,在失敗中吸取教訓。

一個勤于思考、喜愛讀書、善於自省的人,他的身上一定有着更高的自我,這種自我既明亮而又不刺眼。

而一個不成熟的人卻恰恰相反,怎麼才能判斷一個人是否成熟?京博國學有過下面的分享。

不久前一個朋友出國旅遊,拍了幾張照片發朋友圈。

在衆多的評論裏有一條很有意思:

真搞不懂你們這些崇洋媚外的人,有錢去國外瀟灑,還不如捐給貧困山區。

朋友驚愕,這個評論者是他不久前加的,平時也不怎麼聊天,今天突然評論這個。

這個評論爲什麼說很有意思呢?因爲太符合當今社會一些不成熟人的性格了。

去國外旅遊,這些人稱之爲崇洋媚外。而去山區捐款,這些人則會稱虛情假意。總之,在不成熟人的眼裏,做什麼事情都會讓他看不順眼,與這種人交友,無益於自己。

或許有人會問,怎麼才能判斷一個人是否成熟。曾國藩曾言,一個人不成熟有三大表現,若身上出現一個,便需要及時改正!

 曾國藩(圖片:維基)
曾國藩(圖片:維基)

1、禍福之門——言多必失

子禽問曰:“多言與少言,何益?”

墨子曰:“蛙與蠅,日夜恆鳴,口乾舌擗,然而不聽。今觀晨雞,時夜而鳴,天下振動。多言何益?唯其言之時也。”

子禽請教老師墨子:“多說話和少說話,哪個更有好處?”

墨子回答:“蒼蠅、青蛙每天不停地亂叫,叫到口乾舌燥,然而沒有人願意去聽,你看那雄雞,每天雖然只是在黎明時啼叫,但卻天下震動,多說話有什麼好處?重要的是說話要切合時機!”

多說話,其實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

正如墨子所說,說話也要注意切合時機,找準場合,哪怕是內心確實沒有傷害別人的意思,但是在某些場閤中,若不能加以節制,喋喋不休,最終只會使得別人厭煩你。

實際上,曾國藩年輕時脾氣也不小,平時經常和同僚打嘴仗,甚至有時爭論到激烈處,還動用拳腳。

後來他在日記中記載並且反省,列出了三大錯:

一是自以爲是;二是嘴上說話不把門;三是明明因爲話多得罪了人,卻堅持跟人強辯。

也正因爲此,曾國藩清楚的認識到了“言多”的害處,每日反省,最終改掉了這個惡習。

我們常常評價一個人成熟穩重,其實就是因爲他懂得在什麼場合說什麼話,在與人交流的時候不給人難堪,同時也讓自己顯得大方得體。

口即禍福之門,懂得“少說”之理,理解他人感受,纔是一個人成熟的表現。

2、人生之病——狂傲

國學大師錢鍾書先生曾經說過:“一個人,到了20歲還不狂,這個人是沒出息的;到了30歲還狂,也是沒出息的。”

二十歲,爲風華正茂的年紀,狂即自信,沒有人會介意一個二十歲的少年狂傲

三十歲,即爲孔子說的而立之年,這個年紀爲事業自立,學識自立,人格自立,應當成熟穩重,若再狂妄傲慢,那便可以看出這個人心智差、不成熟。

曾國藩曾說:古來言凶德致敗者約兩端:曰長傲,曰多言。丹朱之不肖,曰傲曰囂訟,即多言也。

曾國藩認爲一個人有兩大凶德和弱點:狂傲和話多。

而這其中,狂傲排在話多前面,更是比話多更爲嚴重的不成熟表現。

所謂的“狂傲”=“高調”,因此曾國藩認爲一個人但凡高調,必會引來他人嫉恨,嚴重者還會影響生命安全。

因此曾國藩主張一個“渾”字,用現代解釋就是學會低調,懂得內斂。

王陽明曾說:“故爲子而傲,必不能孝;爲弟而傲,必不能弟。”

王陽明曾國藩對於“傲”的看法一樣,所不同的是,王陽明認爲傲慢的人是沒有朋友的,不僅如此,他們可能連最起碼的父母、夫妻、兄弟之間的關係都處理不好。

狂傲,不止是不成熟的表現,更是人生之大病,若不能及時改正,身邊的人最終會一一離去。

 王陽明(圖片:維基)
王陽明(圖片:維基)

3、投機取巧

在不久前網上流傳着一副點擊量很高的漫畫:

人生的路途上,每個人都揹着一個十字架艱難的前行。

有一個人覺得很累,心中默唸:“上帝啊,我太累了,就先把十字架砍斷一截吧。”

於是這個人將十字架砍了一截,頓時輕鬆無比,繼續前行。

不久後,他再次感到累,就又砍斷了一截,於是就這樣走走砍砍,十字架也越來越小,他十分輕鬆,最後還哼起了小曲。

只是前方突然出現一道很深很長的溝壑。

這個時候其他人把背上的十字架取下,搭在溝壑上,做成橋,從容的走過,而他的十字架太小無法搭建,只能永遠地留在原地嘆氣。

做事走捷徑、投機取巧是典型的不成熟表現。

曾國藩其實不算個軍事家,他打仗靠兩個字“穩”和“笨”。

他說:“打仗一個穩字就夠了。”

他一生打仗是——愚戰、笨戰,不善打巧戰。他打仗不投機取巧,穩紮穩打。

曾國藩說:“天下之至拙,能勝天下之至巧。”

任何事物一旦到了極致,便會由量變發生質變,“笨”到極致就是“聰”,“拙”到極點就是“巧”。

“笨”、“巧”便是求穩,不求快。

在人生路上,所遇之事,所碰之人,我們都不會一帆風順,有些黑暗,我們獨自承受,有些孤獨,我們自己品嚐,但請謹記:人生沒有捷徑,投機取巧只會自毀前程,當我們真正理解了“穩”,成功之路便會大開。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李靜柔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