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西方公司很大程度配閤中共打造世界最大的網絡封鎖工程 AP
西方公司很大程度配閤中共打造世界最大的網絡封鎖工程 AP

西方科技公司的參與 幫助中共打造龐大的網絡監控審查系統

【希望之聲2019年5月8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近年來,中共當局對網絡審查及封鎖力度日趨加強受到廣泛的批評。中國有着世界上最大的上網人羣,卻也成爲全世界網絡管控最嚴厲的國家。然而,外界在批評中共當局的作法時,往往容易忽略一個問題,那就是西方技術公司在其中的角色,因爲沒有它們的幫助,這個號稱世界先進的網絡監控體系也難以達成。

《美國之音》5月7日報導,中國已經成爲當今世界網絡言論管控和網絡監控最嚴的國家,而中共之所以能夠動用世界最先進水平的技術對國民實施監控,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於西方公司給中共提供的多方面協助。“如今中共當局用於進行網絡信息封鎖和監控的硬件設備和與之配套的軟件,最初是都由西方公司提供的。”

其中最著名的案例是參與中共“金盾工程”,爲中共公安部提供監控方案的美國思科公司(cisco)。思科在幫助中共打造“金盾工程”後,被以協助中共迫害人權的公司在美國被告上法庭。中共當局2008年開始大規模建設網絡信息柏林牆(即所謂“大防火牆”)的時候,思科曾向中共提供了相應的技術設備。思科公司甚至還專門設計了一種網絡設備,可以讓中共對它所要鎮壓的法輪功追隨者進行識別、定位,以便可以對他們進行追蹤迫害,包括施行酷刑。

雅虎也是爲中共提供用戶信息的公司之一。他讓中共以泄露國家機密的罪名對好幾位批評中共政權的中國公民定罪判刑。

蘋果公司則配閤中共的要求,把中國網民可以用來繞開中共網絡信息封鎖的虛擬私人網絡VPN等應用軟件下架,導致蘋果公司被批評“已成了中共當局宣傳機器的一部分”。

谷歌公司在2010年發現中共當局試圖竊取其商業機密之後,曾決定不再遵從中共指令封鎖資訊,並決定將谷歌網絡搜索業務轉移出中國大陸。然而多家外媒披露,近年來爲了再度進入中國市場,谷歌公司按照中共當局的要求專門設計了一款名爲“蜻蜓”的搜索引擎,可以自動屏蔽中共所不喜歡的信息。在有關的消息去年曝光並引起強烈的譴責之後,谷歌聲明已經擱置了“蜻蜓”項目。

面對來自西方和中國國內的批評,蘋果等西方公司普遍提出的自我辯護理由是,它們要在中國經營就別無選擇,只能遵從中共的法律。

對西方公司的這種自我辯護,來自中國的法律學者滕彪表示,這種辯護其實是沒有道理的,首先是從倫理上說,任何公司和公民個人都不應當遵從踐踏基本人權的惡法;再者,中共當局發佈的用於網絡監控和迫害的法規也違反中國自己的法律和憲法。

《北京之春》雜誌的榮譽主編胡平則指出,當初西方公司在中國經營迎閤中共當局的要求,它們爲自己辯護的理由是,它們通過遵從中共的要求得以留在中國,從而促成了中國的持續開放,從而給中國公民帶來好處;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說法越來越站不住腳,因爲中共的要求不斷提升,對中國人的自由,自由世界的損害越來越明顯,因此現在是在中國經營的西方公司做出明確選擇的時候了。

在中國飛速發展的20多年來,中共的統治集團和利益集團用犧牲中國根本利益的方式來吸引國際財團進入中國。所以中國付出了三大代價:人權代價、資源代價、環境代價。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博士說,“很多廣告當時還說我們這個地方靠近勞教所,意思是有不要錢的勞力,來吸引外資。它要這樣吸引外資,不管外資來自哪裏,這就是明顯的侵犯人權。但是它之所以能夠打出這個廣告,也就是說確實有人就看中這個,也就是幫助中共侵犯人權,或者接受中共侵犯人權的條件,這個你就要受報應。”

思科曾經幫助中共公安部設計“金盾工程”的解決方案,並不僅僅是出售產品那麼簡單,他的銷售人員在一個展銷會上推銷產品時都說該公司的產品可以監控法輪功;思科的一個內部宣傳片也有明確指導幫助中共方面去追蹤法輪功。思科被認爲是爲了與中共合作而放棄了堅守人權。

然而中國共產黨的黨史中充滿了欺詐、黑暗,卸磨殺驢是中共最常做的事。思科很快就成了中共的棄子,思科的例子也在提醒那些想要捨棄普世價值而與魔鬼談條件的西方公司。

2000年,思科與華爲合作,配閤中共的要求協助設計和完善金盾工程。過程中,華爲依賴中共政府的支持,用隱蔽的手段盜竊並複製了思科的技術和設備。最終的結果是思科拱手讓出了中國電信市場的壟斷地位。

據公開資料顯示,2002年思科在全球數據通信領域市場佔有率曾經高達70%,也佔據着中國路由器和交換機市場的最大份額。然而好景不長,很快思科就發現他們的技術被華爲盜竊了。

2003年1月23日,思科在美國德州正式起訴華爲及其美國分公司,指控其非法複製和盜用思科的IOS軟件,包括源代碼,抄襲思科文檔和其他受版權保護的材料,並侵犯思科專利。

經過一年多的訴訟,由第三方中立專家深入調查後得出的結論是:“思科的源代碼已被用於華爲的Versatile Routing Platform上。來自思科IOS的兩個庫文件遭到偷竊。華爲已經用VRP版本替換了庫代碼,但替換方法存在缺陷,必須重做。正確的程序更簡單明瞭。”

2004年7月29日,思科和華爲達成和解協議。華爲答應停止生產Quidway系列的路由器和交換機,停止使用思科專用的CLI語言界面,用戶手冊,幫助顯示屏幕,以及刪除有爭議的源代碼。作爲交換,思科放棄訴訟。思科可能還得到金錢補償,但數量沒有被透露。

對于思科爲何最終在全勝的勢態下選擇和解,業界人士認爲,當時思科還想保住中國市場,因此不得不在中共官方壓力下妥協。

不過,思科的退讓並沒有換來華爲的手軟。華爲毫不留情繼續加緊排擠思科,爭奪分銷商和市場份額。由於華爲背後有中共政府提供強大財力支持,思科也在與華爲的價格競爭中落入劣勢,淨利潤逐年下降。

2011年,思科開始大量裁員,股價下跌。而華爲則逐步取代思科,佔據了中國路由器市場最大份額,併發展成爲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供應商。

2014年2月7日,陸媒前瞻網引述華爲內部消息稱,華爲總裁任正非“已經對內發佈全面戰爭動員,全球絞殺思科。”

根據Sanford Bernstein公司2015年下半年公佈的數據,“思科在中國路由器市場的份額自2014年初以來減少了一半,而華爲則從40%左右大幅躍升至70%,而且還在不斷增長。”

這其中,思科還吃了一場官司,引發輿論轟動。2011年,總部設在華盛頓的“人權法律基金會”(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曾代表十一名中國公民將思科告上法庭,指控其當年曾助紂爲虐,爲中共量身定做打造產品,監控法輪功學員。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