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七年前王立軍的那顆致命彈被鎖進保險櫃,成了一顆打不響的臭彈。(視頻截圖)
七年前王立軍的那顆致命彈被鎖進保險櫃,成了一顆打不響的臭彈。(視頻截圖)

【獨立評論】七年前的臭彈(上):從自行車到王立軍

【希望之聲2019年5月14日】(作者:真羽)我生在中國大陸,幼時常見到這一幕:“哐才、哐才”的鑼鼓聲中,幾個人脖子上吊着牌子,被一羣意氣風發的紅衛兵小將和居委幹部們摁低了頭遊街。一頓激昂的批鬥過後,再次鑼鼓聲大噪,然後齊刷刷的爆發出各種山呼萬歲!仔細聽,翻來覆去的是“某主席萬歲”!“哐、才、當萬歲”!

年幼無知的我還以爲那“哐、才、當”是喧天鑼鼓的人聲合唱版。長大了才知道,“哐、才、當”就是“共產”,但兒時腦海中的破鑼聲總會不時響起。

時光穿梭到了7年前,我迷茫的人生也到了十字路口。那一年好萊塢大片《2012》的末日沒有上演,瑪雅人預言的新世紀也沒有出現,但那一年出的2件事,卻生生改變了我。也緊緊牽動着今天的一切。

一件事是2月6日,王立軍“叛逃”美領館震驚了全球!而國內依舊祥和一派、歲月靜好。另一件事同在2月,日本驢友河源啓一郎武漢自行車事件。

先說自行車事件,很多網友也可能聽說過。大概意思就是一位日本人在武漢被偷了一輛自行車,然後武漢警方以雷霆之勢發動全城警力、號召全體愛國百姓和志願者,迅速破案並找回了那輛自行車

接着媒體喉舌一擁而上,狂炒此舉是多麼爲國爭光云云。

我當時腦子有點錯亂,一連串從小到大充斥腦海的、有關日本的關鍵詞句排比而來:“地雷戰”“一衣帶水”“倭寇”“中日友好世世代代” “手撕鬼子”“釣魚島”……

雖說見慣了一切的翻雲覆雨都是的政治需要,可如此興師動衆給一個日本非著名人士如此超國民的待遇,僅僅爲了得個日式表揚?“公安局長叛逃”這樣天大的事怎的沒人提呀?

正堵得慌,當事人河源君及時出場了! 他接受各大媒體採訪時很激動,在按要求一番情真意切的感慨之後,還意猶未盡繼續發揮:“實在是太阿里嘎多,太謝謝了……我真切地希望這箇中國政府,也能夠‘對自己的老百姓更好一點’,也能夠‘像對我那樣’……”

自行車被偷的當事人河源君接受採訪。(視頻截圖)

也許在場直播的廣大“新聞工作者”沒太注意,也許當時場面太令人激動了,這段嚴重挑起愚民仇恨、忘恩負義的煽顛言論,竟當場直播了出來!儘管很快刪除了,可在外溜達了一圈,還被我看見了!

我震驚之餘迅速上網查了查這位日本驢友的老底,資料顯示他是個經常自費賑災的慈善家,我信了。對這位真正的慈善家,我放下了歷史恩怨,內心對他深深一鞠躬,可我自己的心更堵了。

平靜下來之後開始脊樑冒汗,一個答案漸漸清晰了。一直以來,誰是和政府真正的敵人?蘇修?美帝?日寇?都不是!

是我們,是百姓,是人民!人民纔是所有獨裁極權的真正敵人!河源君的自行車撞醒了我,至少讓我無法再裝睡。

那麼對敵人,首先是要欺騙!我明白了奇葩的自行車爲什麼此時會出現,是爲了讓人的視線離開“王立軍”。我學會了翻牆,找到了“王立軍事件”的真相。

王立軍的臭彈

2012年王立軍爲了躲避薄熙來的追殺逃進美領館,帶了一大包保命的絕密文件,那是一枚當時足以摧毀中共政權的絕命彈,但一切都沒發生。次年,中共新核心訪美,奧巴馬送給習核心的禮物是老大一把紅杉木長椅——向全世界宣告,賜座,都看見了沒,我給的。王立軍的那顆致命彈被鎖進保險櫃,成了一顆打不響的臭彈。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