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現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美聯社)
現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美聯社)

【獨家】專訪劉賓雁筆下主人公陳世忠(三):他們必須拉幫結夥

【希望之聲2019年5月14日】(本台記者嶽文驍採訪報導)現旅居瑞典的陳世忠先生是已故中國知名作家劉賓雁報告文學《第二種忠誠》的主角。他最近在希望之聲發表回憶文稿,披露了對原國軍軍官李植榮在文革期間冤死,以及日後陳世忠揭露真相引發更加令人扼腕痛惜和充滿正邪較量的維權過程(詳見本網站刊發文稿《陳世忠:李植榮遇難五十週年祭》)。

本臺中國新聞組特別對陳世忠先生進行獨家專訪,陳世忠從那段中共黑暗的人權史,談到時下中共治下的司法亂局。當中有不少珍貴真實的歷史事實,和一位經歷多年磨鍊的維權人的洞穿中共邪惡本質的真知灼見。我們分期刊發專訪內容以餉讀者。

陳世忠(推特圖片)

記者:現任最高法院周強曾是肖揚的大祕,等同肖的門生,這是中共體制下很奇怪的輪迴。周強此人,您怎麼看?

陳世忠:我不認識周強,但是聽到他關於拒絕西方各國司法經驗的言論,覺得此人可能是一名鐵桿的保守派。再聯繫到不久前發生的陝西省千億大案的重要卷宗丟失的現象,我覺得周強很可能脫不了干係,儘管後來找到了一個替罪羊!

那個陝西千億大案的檔案丟失案件引起人們的警覺,就連防衛如此森嚴的最高法院的檔案室,居然也會發生丟失檔案卷宗的怪事,沒有內鬼是絕對不可能的。而且,誰能相信,陝西大案的檔案丟失是空前絕後的唯一醜聞呢?

令人擔心的是,關於李植榮被殺案的審訊記錄,調查報告以及庭審結果,證人證據等等會不會也“被丟失”?因爲事實已經證明,最高法院大權在握,而又無法無天,那麼還有什麼壞事他們這夥人做不出來呢?

記者:肖揚2008年曾經傳被查,他的貪腐親信兼老鄉黃鬆月落馬後,肖的事後來不了了之,肖的後任王勝俊被曝貪財好淫,但也平安着陸。現在的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近則捲入“千億礦權案丟卷醜聞”,最後卻同樣獲得官方力保,不了了之。您怎麼看這問題。

陳世忠:過去有一句俗語,叫做:朝中無人莫做官。到了毛的時代,毛對此也說過:“黨內無派,千奇百怪。”他在《反對自由主義》一文裏,也指出“因爲是老部下,老戰友……”,就互相照應,互相包庇,也是這個意思。

許多人憤慨地說:共產黨內無官不貪,這句話或許有點誇大,但是貪官數量之大,確實令人髮指。也因此,往往出現所謂某個地區、某個部門出現塌方式的腐敗,斷崖式的腐敗,你想想,假設你真的想當一個清廉的幹部,可是你周圍的同事沒有一個是清廉的。於是,他們就會警覺起來,視你爲異類,處處刁難你,不合作,給你小鞋穿,最後終於把你拉下水,和他們同流合污,這樣他們才能放心。或者呢,把你排擠出去,把你逼走,這還是輕的。毛澤東曾經提倡過什麼五不怕,七不怕,其中有一條是“不要怕獲得的選票少”。就是說,大家合起來不投你的票。那麼好,你堅持真理,引起大家的警覺,在改選的時候都不投你的票,結果你不就落選了嗎?你就再也當不成(比方說)紀委書記了。你手裏已經不再有權了,你還能怎樣反腐呢?

所以,這些幹部必須拉幫結夥,必須官官相護,也就是紅樓夢裏說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記者:人們歷來認爲中共高層有不同的派系,肖揚周強的關係本來屬於前朝,有人認爲,中南海權鬥未停,周強還有危機,您認同這種說法嗎?

陳世忠:當然認同。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有些毛病,所以總有一點“朝不慮夕”的不安全感。君不見,有好多人上午還在主持會議做報告,下午就被中紀委帶走嗎?

(未完待續)

編者注

已故的中國作家劉賓雁(1925年2月7日-2005年12月5日),吉林長春人,曾任《人民日報》記者、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1986年秋到1987年春,由於中國科技大學等校師生展開大規模學運,鄧小平將方勵之、王若望和劉賓雁三人開除出黨,稱他們爲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代表人物。1988年春,劉賓雁應邀到美國和加拿大講學。1989年劉賓雁經香港準備回大陸時,鄧小平發動震驚中外的六四大屠殺,劉賓雁公開譴責中共軍隊武力鎮壓,被禁止回國。2005年12月5日,劉賓雁因直腸癌在美國去世,終年80歲。

陳世忠劉賓雁著名報告文學《第二種忠誠》的主角。1960年陳世忠從莫斯科工業大學畢業,1963年寫了一份給毛澤東的萬言書批評當時的一系列政策。後被以“反革命罪”被判八年徒刑。1981年平反後,他向有關部門舉報了一件政治犯被看守謀殺的案件,遭到政法系統的威脅。2000年陳先生離開中國,現居瑞典。

延伸閱讀:

【獨家】專訪劉賓雁筆下主人公陳世忠(一):我和劉賓雁

【獨家】專訪劉賓雁筆下主人公陳世忠(二):最高法的黑指示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