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权贵高层被曝隐藏着一个“沉船计划”。图为参加“两会”的代表。(美联社图片)
中共权贵高层被曝隐藏着一个“沉船计划”。图为参加“两会”的代表。(美联社图片)

贸易战升温 权贵随时出逃 川普或破解中共“沉船计划”

【希望之声2019年5月16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美中贸易战升温之际,中共政权内忧外患,暗涌不断,似乎随时崩塌。大小权贵已做好“沉船计划”的秘密再次受到关注。川普去年制裁中共军委军备部以及中将李尚福在美国司法管辖区的资产,则被认为或意在破解这一“沉船计划”。

多家海外媒体5月15日报导,引用了2013年9月英国《金融时报》驻京记者吉密欧(Jamil Anderlini)有关对中共中央党校采访,当中探讨中共高层贪腐、执政合法性等问题,指不仅是境外学者,就连党校内部也早已开始有人思考过去无人敢想的问题:中共的终结。

《金融时报》报导说,当被问到中共是否会崩溃的问题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央党校教授私下说:“老实讲,这是个全中国人都在问的问题,但是却很难回答。”

但即使是原教旨的毛派学者也承认,党内贪腐现象严重,已经成为可能“亡党亡国”的重症。

支持专制主义的理论家经常用中国作为论据,认为可以不断适应变化和挑战的专制体制与传统意义上的专制体制不同,有更强大的生命力。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研究系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原来也这样认为,但后来他的想法改变了。他说:今日中国与晚清时期以及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末代王朝无异。

报导说,作为末代王朝的征兆包括:连共产党都不相信共产主义理论,贪腐深入政权骨髓,无力提供社会保障和公共福利,民众普遍恐慌、不安、不满和无奈。末代征兆还表现在社会和民族矛盾日增,缺乏法制,统治阶级内部派系矛盾日增,税负日益沉重,贫富差距日益严重。

沈大伟指出,只需看看有多少中共干部都已经把子女后代和财产送往国外就可以了解中共高层对自己的制度有多少信心,“这些人随时都可以出逃……他们还留在中国是为了在政权崩溃前榨取最后一元人民币。”

中共官场流行的子女留学定居、亲属移民自己变身“裸官”和转移资产到海外,成为高干们外逃的三大手法。

中共“太子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捷足先登赶上“出国潮”后大多学成回国。不过,他们中不少人后来却千方百计将子女再送往美国。

香港《动向》2012年曾引用中共官方内部权威机构所作的统计,调查结果竟发现,九成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在《大纪元》2016年12月30日刊发的专访中披露,自江泽民贪腐治国以来,中共权贵阶层整体加剧腐败,在亡党危机中计划外逃比例惊人。

辛子陵说:“十八大之前李源潮做了一个调查,十七大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中央纪委委员的家属子女已在国外定居、买房,准备弃官逃跑的占了85%以上。‘六四’以后,可以说是共产党在江泽民腐败治国的影响下急剧地沉沦,腐败堕落的官员数量之多、级别之高都令人瞠目结舌!……”

港媒《争鸣》2017年4月号曾披露,据被列入中共防扩散的资料显示: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205人(包括已被开除的)、中央候补委员171名(包括已被开除的),其中至少有115名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有子女在外国持有居留权或持有外国国籍。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161名(包括已开除的),其中有40多名常委有子女在外国持有居留权或持有外国国籍。

另据维基解密曝光,中国大陆贪官在瑞士银行有5000多个人账户,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央级大员,从副总理一级、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很多人拥有瑞士银行账户。此外,在香港工作过的局一级官员大部分也有瑞士银行账户。

中共权贵阶层在海外的巨额隐秘离岸资产早前被曝光,由国际调查记者联盟2016年初公布的“巴拿马文件”披露,至少9名现任和前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亲属,以及还有一批省部级高官卷入事件。

除了中共高层,底下的官员也随时欲外逃。据港媒《争鸣动向》2017年10月号合刊披露,在中共十九大前,地方、部委、机关单位换届已告一段落。被审查出的“裸官”比原评估30万多近三倍。超过一百万人。其中党员干部“裸官”四十八万五千多。广东、福建、江苏、上海、北京都超十万人。

2015年5月16日,时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燕文曾在中共党媒撰文,公开承认现时中共官场中,有官员“身在曹营心在汉”,家属、钱财转移到国外,随时准备“跳船”。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约两年前曾在《动向》杂志2016年11月号发表署名文章〈权贵高层隐藏着毒药政策〉,直指中共的权贵资本主义已进入官僚帝国主义阶段,其“对外征服经济扩张无能,就延续深化六十年国内殖民,对内经济扩张,以党治国体制作为政治空间的可能和限度,直到榨干骨髓”。

文章揭露,中共权贵高层隐藏着一个沉船计划。对内强拆、掠夺,对外撒钱讨好,勒紧全国人民的裤腰带,举全国之财力,全面援交外国,结友邦之欢好,是为权贵先准备好生活条件,搞好外交关系,建设新外国,然后好移民。原来是在用百姓的钱给自己铺后路。有人说他岂止绿卡这么简单,肯定已有一个“末日方舟”计划:该贿赂的国家已经贿赂了,该洗的钱早就洗好了,一旦那一天来临,立即激活档案自毁系统(全国联网)销毁所有危险的历史档案,然后整个家族从容撤至避难国,可保几代人平安富贵。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持续至今的中美贸易战,似乎已经触及牵涉中共大小权贵生死的“沉船计划”。

去年9月20日,美国政府突然宣布对中共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中将进行制裁,冻结军备部以及李尚福在美国司法管辖区的资产,并限制透过美国金融体系进入全球金融市场,冻结其任何资产与利益,也禁止对其发放美国签证。

北京对美方此举的抗议强烈得出奇,召见美国驻华大使,提出“严正交涉”,又召见美国驻华使馆武官,并在媒体上大肆抨击美国,甚至还立即召回了正在美国访问的海军司令沈金龙,推迟中美两军联合参谋部对话机制会议。

而美国对华一波一波的巨额关税制裁,中方也不曾动用如此措施。

法广分析称,中方为何对这连带性制裁而大动干戈?北京担心的是川普“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沛公”就是中国的高官,权贵家族。假如这场商贸战持续恶化,川普会不会让他们的名字和财产“亮相”,中共权贵们谁也不敢保证,一旦美国公布中国官员、红色权贵们在美财产,那将会在中国引发一场天崩地裂的海啸。

分析认为,从巴拿马文件等国际记者调查披露的材料,可知中国的权贵家族转移到海外的财富早已是天文数字。川普这次出招或意在破解中共权贵“沉船计划”,令北京官场引发一种很不利于当局的恐惧效应,这一效应还在扩散。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