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遵從自然法是建國者們的共同認知 (圖片:Amazon)
遵從自然法是建國者們的共同認知 (圖片: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5):自然法是建國先父們的共同認知

【希望之聲2019年5月21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美國不是一個自然而成的國家,她是一個有心有意設計出來、有序地打造出來的國家。

當今美國政壇上對諸多政治決策方面的兩黨之爭,實質上則是關乎是否維護和捍衛憲法之爭。保守派認爲憲法是美國立國之根、國體之本,維護憲法就是維護美國的國體和自由。但自由派則認爲,憲法已是經過兩百多年的過時的東西,國策要依變而變。

那麼,兩百多年前美國先父們所設立的憲法到底值不值得捍衛?美國究竟是否有其國之根本?憲法在今天究竟有何意義?

美國憲法學者、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以及他的父親克里昂•斯考森(Cleon Skousen)先生,也是著名的憲法學者和作家,兩代人皓首窮經,歷經70年時間寫下了對美國當代極具深遠影響的兩部探究憲法內容和精神意義的著作:一部是《飛越5000年》(The 5000 Years Leap)—— 講述28項美國立國原則;另一部是《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

我們繼續請美國憲法學者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講授美國當初建國的歷史。

(接上文)

參加制憲會議的建國者們的共同認知:自然法,放之四海而皆準

斯考森教授說,到底這個憲法會議是如何達成共識的呢?所有50多位與會的當初的這些建國者們,他們都認同自然法,就是在心裏用常識用邏輯都知道這樣做是對的,無論在全球哪裏,放之四海而皆準,不管你在什麼地方,你都會認爲這個道理是對的。

比如說,我用雙手做了個產品出來,這個產品應該屬於我,大家都覺得這肯定是這樣,不能說我做出了個產品,不能保證它是我的。或者說,你走過去可以甩人一巴掌,沒後果。人人都有安全的自由,怎麼可以就隨便打人一巴掌而沒後果呢?這種合乎邏輯的東西,在他們的眼裏就叫做上帝的自然法

選舉人團制度的由來

舉個例子,就說憲法會議是怎麼開的。一個代表舉手說:我認爲美國的總統應該終身制,他不僅可以終身制,還可以指定各個州的州長。很多人馬上就叫起來反對:你這個不合邏輯,不合常識,我們剛剛搞掉了英王,再來一個新王嗎?不同意!

另外一個舉手說:這樣吧,我們剛剛不是選出了議會嗎?議員來選總統好了。結果又一個人舉手說:這樣也不行,某一個黨要是獨大,在議會它是多數,那總統他也能選出來。他又有議會,又有總統,就會搞得這個黨簡直天下無敵了。這樣不合理。

大家就覺得好象也是。另外一個人又舉手說:這樣吧,總統不能讓議會來選,老百姓直接選,一人一票數人頭。

大家琢磨琢磨想想看,數人頭,那這十三個州里那三個大州每次都拉幫結派,每次都三個州決定美國下一個總統是誰,那怎麼辦?還是有點問題。

然後又一個代表就舉手說,這樣子吧,我們每個州派出一小羣人,這一小羣人結合在一起,由他們把這個總統選出來。

說到這兒,這就是今天的美國總統選舉人團的來歷,就是這麼討論出來的。

但這裏頭還有些細節,比如說猶他州,有4個衆議員,如果按人口算,猶他州的選舉人團是4個人.加州多少?53個人。這樣搞起來的話,就算是選舉人團,那還是每次加州說了算啊。但是你別忘了,每個州都有平等的2個參議員,這個2再加回去,那麼猶他2+4有6張票,6個人可以派出來,加州2+53,有55個人派出來。別看這麼2票,那一大堆小州,2票加在一起,它就能打贏一些大州了。

所以在美國曆史上有3次都是這麼發生的。最近就象喬治布什,數人頭的話,他其實是輸給高爾的,但是就是因爲他贏的州多,每個小州有那麼多出來的2個選舉人票,從參議員那來的,全部加在一起,就翻盤了。

所以這就是一種制衡了。今天的選舉人團當初就是這麼討論過來的。

所以對這些不同的情形,他們就推敲來推敲去,整個這個選舉人團怎麼選總統,他們投了60輪票,最後才定下來這麼一個規矩。

這裏頭就有很多微妙的平衡,就象剛纔說的,選舉人團每個州選出那麼幾個人去選總統,這裏頭有2個人是每州都平等的,都有這麼2個人,這就給了衆多的小州統計上的一點點優勢,讓它可以抗衡大州。否則就美國總是12、13個大州,每次選全是他們選,每次總統大選,候選人也不用去懷俄明、內布拉斯加那些小州了,直接跑到東西海岸全部競選完了,就可以睡覺了,因爲他們人口多嘛,他們每次就能定下總統是誰。但是有了這個精心設計,維持了這種公平的選舉人團制度之後,這些小州就不能被忽略了。

象希拉里確實她贏了川普總統多了400萬票,其中300萬票是從加州贏的,但是她輸掉了很多小州,這些小州的那個2票加在一起,最後就翻盤了。

因此這些公平的機制,都是當初這些國父就是反覆斟酌,力求公平、力求公允,定下來的選舉人團的制度。

清晰闡述自然法概念第一人: 先賢西塞羅

斯考森教授:這些建國者他們所尊崇的自然法的來歷,在英國有一個法學家他的名字叫做布萊克斯通(William Blackstone),他在美國憲法之前100多年就寫了關於自然法的很多很多東西,就是他追尋法律,認爲什麼樣的法律是最符合常識的。比如他說,三權分立很好,因爲它是個基數,兩個加在一起,就可以比第三個強,所以總是可以做決定,不會卡住,雙方僵在那裏。

其它他們記載借鑑的先賢,比如說當初英國的經濟學家亞當斯密,還有古希臘古羅馬的西塞羅西塞羅也是個政治人物,他40多歲就被刺殺死了,但他非常有名。他有很多很多的思考,他是第一個把自然法的概念清晰地寫出來的,他說:如果說是上帝創造人的話,上帝一定會在我們身上也注入他的能力,包括他的推理能力,他的尋求真理的能力,所以在我們人的思考中,就是我們的思考應該是跟上帝是相似的,所以我們一定有辦法通過推理,用正確的思考方法來取得真理。

所以在西塞羅他的文獻裏就說,一個好的法律、有道德的法律,它可以通過人的仔細思考和推敲,最後就是用上帝給我們人的那種邏輯推理的方法,可以讓我們發現真理。

這裏講一個故事:在古羅馬有一個哲學家,他的名字叫西塞羅,他既是哲學家又是政治學家,多纔多藝。他曾經在古雅典學哲學,又在古羅馬做律師,然後又研究各種各樣的政治制度,後來他做了羅馬的執政官。他其實人生也是磨難挺多的,他也曾經還被放逐,流放一年。

後來在公元前43年的時候,凱撒被刺殺,西塞羅就被凱撒的政敵安東尼派人刺殺了。他在他有生之年,研究了世界上各種各樣的政治制度,寫下了《論共和》、《論法律》等著作,他的智慧被公認稱作是跨越時代的。

所以美國的國父這些人非常認同他,他們有很多他們榜單上的先賢,西塞羅是他們榜單先賢中最高的那個人。

自然法究竟意味着什麼?

西塞羅他有一個觀點,就是這個世界上存在着一個自然法。他說,其實這個世界上是有一個造物主的,世界是由神造的。造物主所定下來的正確的行爲規範就是自然法;或者說,造物主所制定的秩序就是自然法

那麼你怎麼知道它是不是呢?西塞羅說,這自然法不證自明,合乎自然,合乎邏輯,自然存在,而且不可更改,它就象物理規律一樣,永遠存在,永遠有效。

我們仔細體會一下,西塞羅他是一個信神的人,在公元前,那時候耶穌還沒出來呢,但是他所捕捉到的東西,跟後來基督教捕捉的東西都非常一致,他等於是抓到了事情背後的本質。所以對他這種人,他就會覺得這個世界上的種種這些原因,這些秩序,這些東西,這些道理,都不是無名中產生的,它有它的來源。

比如說,作爲一個人,人有不可被剝奪的權利,你不能說你這個人我就可以把你殺掉,人有他維持生命的權利,人有追求自由的權利。他應該可以決定我要往左走往右走,你不可以說就不能往左走,他知道他有這個權利。這就是後來這個憲法中所展現的。

還包括,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你生了小孩你就得養他,你不能說我就不養了,我生了就生了,我就不想養他。你就一定要養他,你不養他,誰都會譴責你。你作爲丈夫你就得愛自己的妻子,你作爲妻子你就得愛自己的丈夫,這也是一個人不可推卸的責任

還有,西方的哲學都感覺到,政府的權力是有限的,這也是一個自然法則,你不能政府的權力無限大。某些人組成政府他就可以生殺予奪,什麼都可以幹。不行的,政府它的權力一定是有限的。

包括家庭要保護,婚姻要保護,這都是這個社會該有的。傷人者必須賠償,不能傷人了我就不賠,我就可以殺他,或者別人也可以殺我,不會有什麼結果。肯定不會,一定是有結果的。

納稅人有代表權,我交錢給政府,我就有發言權,不能說我交了錢我什麼權利都沒有。這是一種公平嘛。還包括人人都擁有武器、自衛的權利,不能說只有政府纔有武器。

以上是一些例子,所以西塞羅說,因爲造物主存在,他造這個世界,你會感覺到有一定要去遵守的東西,這就叫做自然法,不證自明,合乎自然。

治理國家的原則是什麼呢?就是遵循自然法。用自然法來管理人際關係,這種東西就叫做正義,由自然法的規矩所組成一個整體,就是合理的國家。

(待續,敬請關注)

閱讀本文上篇:提煉出符合自然法、亙古不變的原則 — 美國憲法

閱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