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川普和巴爾。(EVAN VUCCI/ASSOCIATED PRESS)
川普和巴爾。(EVAN VUCCI/ASSOCIATED PRESS)

川普授權司法部長巴爾解密“通俄門調查”初始文件 還原真相

【希望之聲2019年5月24日】(本台記者季雲綜合編譯)5月23日晚間,川普總統宣佈,授權司法部長巴爾解密所有導致“通俄門調查”的保密文件,並要求所有涉及該調查的情報部門全力配合。川普說,此舉將讓全體美國人瞭解2016年大選期間的真相,恢復民衆對公共機構的信心。

在推文中,川普說:“根據長期以來建立的處理機密信息的標準,司法部長巴爾已獲得解密關於該調查的全部信息的權力。”“今天,應司法部長巴爾的建議和要求,美國總統川普指示情報界,快速全力配合巴爾對2016年大選期間監視活動的調查。”

川普推文)

“今天的行動將確保全體美國人瞭解:事實上在2016年大選中發生了什麼、採取了什麼措施。此舉將恢復民衆對我們的公共機構的信心。”

川普在一份備忘錄中還表示,在行使權力之前,巴爾應該根據自己的判斷,廣泛徵求情報界及個有關機構首腦的意見。華爾街日報認爲,該備忘錄賦予巴爾前所未有的權力,讓他能根據自己的判斷決定解密的範圍和深度,而不必太在意情報機構的擔心。

通常情況下,只有美國總統有單方權力解密任何機密信息。但在奧巴馬任總統期間,美國的情報總監曾獲得總統行政令的授權,在徵求各情報機構首腦後,解密一些機密信息。

早在今年3月下旬,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就表示,想解密涉及監視他競選團隊成員的有關機密信息,但當時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調查尚未結束,爲了防止有人認爲他爲了阻止穆勒的調查而解密文件,他一直沒有采取行動。

根據目前瞭解到的信息,當時聯邦調查局(FBI)憑藉希拉里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資助、委託“Fusion GPS”僱用前英國特工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編輯的卷宗(Dossier),申請到外國情報人員監視令,監視(監聽)了至少一位川普的競選助手卡特·佩吉(Carter Page)。當時FBI在申請監視令時沒有向法庭說明該卷宗是民主黨及川普競選對手資助的,也沒有說明編輯卷宗的斯蒂爾對川普的偏見,不希望川普當選。

穆勒調查報告已經表明,他沒有找到斯蒂爾卷宗中指控川普通俄的證據。顯然俄國干預了2016年的大選,但沒有證據顯示川普或任何美國人蔘與、配合了俄國的干預。

另一個可能顯示FBI存在問題的是對川普的前競選顧問帕帕多普勒斯(George Papadopoulos)的監視(監聽)。多位FBI官員證實,澳大利亞政府傳來的消息說,在川普的競選團隊中的帕帕多普勒斯知道俄國干預美國選舉的事。後來帕帕多普勒斯以向FBI撒謊爲名被判刑兩週。而他雖然當時承認有罪,但之後一直表示自己是美國政府不當調查的犧牲品。FBI則堅持說自己沒做錯,前FBI法律總顧問貝克爾(Jim Baker)表示,當時絕對不能不那麼做。

民主黨人對川普授權表示擔心。堅決反對川普的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布魯門塔爾(Richard Blumenthal)認爲,穆勒的調查報告已經提供了事情演進的示意圖,巴爾的進一步調查、解密沒有意義。而共和黨籍衆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則認爲民主黨非常害怕司法部長巴爾對“通俄門調查”源頭的調查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