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這樣的行爲不僅把自己活成了“二等公民”,也讓海外華人倍感羞辱(網絡圖片)
這樣的行爲不僅把自己活成了“二等公民”,也讓海外華人倍感羞辱(網絡圖片)

熱文:曾經文明古國、禮儀之邦的我們爲何活成了“二等公民”?

【希望之聲2019年5月25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久居海外的華人,已經習慣了海外自由的生活,但總會遇到一些來自親戚、朋友或者同學的一些問題:華人在美國受歧視嗎?融入不了主流社會吧?華人在美國二等公民吧?……如果遇到這樣的問題,該如何回答?有時真是一時語塞,因爲很多事情是我們自己造成的。爲何這麼說呢?作者“王朵萊”在如下文章中是這樣回答的:

一、移民國家中過活  誰該是幾等公民呢?

“呃呃呃,是是是,我們海外華人在外忍辱負重、低眉順眼,看見洋人就渾身哆嗦、奴顏婢膝、鞍前馬後,生怕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唯恐被人恥笑了他去……這答案您滿意不?”

當然,這隻是反話,其實呢,美國本來就是一個移民國家,大家都是來自不同國度,走到一起,都是各自過着自己的安穩日子,沒工夫去歧視別人,也不會掰着手指頭算算自己今兒個是幾等公民。

就拿本朵家來說吧。左邊鄰居是印度人,右邊中國人的房子租給一家老美了,左邊斜對面是一家委內瑞拉人,生了一窩孩子,右邊斜對面是一家韓國人,再左邊隔幾家還有箇中國話說的特溜的尼泊爾人——都是外地來打工的,誰看不起誰呀!?

如果非要較真說誰是北美這片大陸的真正主人,那還得回到歷史課本上,追溯到那插着羽毛、穿着樹葉、臉上畫的跟鬼畫符一樣的印第安人。可坊間還有個說法是印第安人是中國人的後代——這個問題就有點複雜了,暫且不表……

一般來說,以博主在美國多年的生活經驗,無論是去上學、購物、辦事,美國人(包括土生土長的美國白人、黑人,還有看不出來的各類混血)都是按部就班,也沒有特意把中國人單挑出來歧視一番——至少表面上是這樣。

當然,偶爾地鐵上、飯館裏遇上幾個歧視華人的瘋子,說出什麼桀驁不馴的話,或者叫嚷着要你“Go back to China”,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畢竟那麼大的林子,還不允許有幾個垃圾一般的鳥兒存在嗎?就算您去咱自己國家那魔都大上海的商場買東西,營業員也可能會嘟嘟囔囔送上一句:買不起就不要看,再撇給您一個鄙視的白眼也是常事。

不過,華人在美國就業確實存在“天花板”,確實很難進入最有錢最有權勢的階層。後來的移民想融入進美國上層社會精英階層確實很難。

如果您據此說明俺們華人在美國是“二等公民”,那也無妨。反正像俺們這樣的平民子女、無資產者,即使不出國,不說比不過咱國內的富二代,就連在中國打工的外國人,也比咱地位高。

從來沒嘗過“一等公民”是啥滋味兒的俺們,那心理素質——絕對憨憨傻傻。

二、很多人的二等公民”是自己“贏得”的

話說回來,雖然本朵並不覺得美國人把咱當“二等公民”看待,可總有些那樣的時候,真的很想低下頭,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實在是丟人哪!

年前回了一趟中國,返美回程時出海關,檢查行李。正排着隊呢,後邊幾個國人推着行李車急急忙忙地往前衝,說他們要轉機,想插隊。排在隊伍前頭幾個“好心”的中國人正想讓他們插進來呢,被美國海關大叔看到了,異常生氣,對他們大吼:到後面去!

那幾箇中國人聽到了,卻依然沒有停下的意思,因爲他們覺得自己理由充足啊:我要轉機,要遲到了,我插個隊怎麼了——這在國內根本就不是個事!

海關大叔是箇中年人,精明強悍的樣子,一看平時就是說一不二,見這幾箇中國人竟然不聽指揮,大怒,放下手裏的工作,直接衝到他們面前,把他們拎到隊伍最後面,一頓訓斥。

這下好了,那幾箇中國人立馬沒脾氣了。

其實我前面的大姐和我也要轉機,我們說什麼了嗎?還不是乖乖排隊?

規則就是規則。規則是用來遵守而不是打破的。

最後,海關讓那兩個準備讓人插隊的大叔大媽拖着行李去檢查,我和我前面的大姐直接放行出關。

美國人的思維就是不能讓遵守規則的人吃虧。

每次在公衆場合,大多數美國人都嚴格遵守規則,而想着法子鑽空子的幾乎都是中國人,沒辦法,長期以來形成的思維方式使然。

那一刻,老外們看中國人的眼神,真的讓我無地自容,卻沒有任何辦法。

誰讓這個“二等公民”的地位是我們自己憑實力“爭取”的呢?

三、自我歧視  把自己活成了“二等公民

類似的情況,不勝枚舉。

很多時候,不是別人歧視我們,反而是有些(甚至很多)海外華人自己歧視自己,自己把自己活成了“二等公民”。

不信?接下來還有更多的實例:

如果您去美國人的超市,一定是乾淨整潔、寬敞明亮、食物新鮮;您再去中國人的超市,擁擠、髒亂、還得小心提防過期食品,偶爾還會買到臭掉的三文魚;

如果您去美國人的教會,一定高尚、風雅,優美的鋼琴聲、和諧的環境,使人深深沉浸在宗教文化的美好氛圍裏;您再去中國人的——當然也不錯,只是時間長了,總會有一些人來向你套近乎,推銷這推銷那;

各種公衆場合,旁若無人高談闊論的是中國人,扯着嗓子打電話的是中國人,隨地吐痰的是中國人,還有在名勝古蹟上題字甚至撒尿的也都是中國人——每到這時,總是很想把自己中國人的臉藏到地縫裏去;

還有更過分的:去公共衛生間扯衛生紙帶回家,去超市把大白菜掰得亂七八糟,去教會領免費食物轉手倒賣,家財萬貫卻在美國裝窮人拿福利……被美國人不解、歧視、嘲笑;

在本朵看來,中餐味道遠遠勝於某些西餐,可在美國始終屬於低檔消費,上不了大雅之堂。即使同爲亞洲飲食,也遠遠比韓國餐和日本餐廉價。爲什麼:原料不夠新鮮、服務質量差、同行之間惡性競爭……缺乏長期發展的眼光,也很難形成規模經營。

至於在美華人誘惑國內女性來美國賣淫、臺灣腔的騙子打電話冒充使領館騙華人的錢,也是經常活躍在各大報紙和公衆號的新聞,見怪不怪了。坑同胞,華人是專業滴!

三十多年前,臺灣柏楊先生就曾說過:“我們的醜陋,來自於我們不知道我們自己的醜陋。”

如今斗轉星移,物是人非,先生已作古多年,而他曾經提及的中國人的劣根性:“髒、亂、吵”、“窩裏鬥”以及“不能團結”等,有一丁點兒改變嗎?

很遺憾,沒有。

四、原本強大、文明的中華民族爲何扭曲成這般模樣

捫心自問,來自曾經的文明古國、禮儀之邦的我們,爲什麼變成瞭如今這般模樣?

理由有很多:

比如現在經常被人詬病的很多大爺大媽,都是出生、成長於那樣一個年代;

1. 長期貧苦的生活和物質的匱乏,讓老百姓,特別是我們父輩這一代,始終陷在一種極度的不安全感之中。他們對能接觸到的物質都是能屯則屯,以備不時之需:一個塑料袋、一張紙、一個雞蛋,都是不可或缺的寶貝;對能佔到的便宜,都是不佔白不佔,對於資源有着一種近乎病態的追求和佔有的慾望;

2. 社會急劇變化發展帶來的貧富差距和地位懸殊,讓一些人的心理產生強烈扭曲;

3. 一方面失去信仰,無所畏懼;一方面患得患失,喪失自我。本朵的家鄉是一個享譽全國的佛教聖地,常年煙霧繚繞、人聲鼎沸,卻沒有幾個是真正信佛的,他們要的,只是那個他們以爲能給他們帶來好處(升官發財)的木菩薩。

每次談到一些話題,總會有一些“好人”出來打圓場:中國有中國的國情嘛!的確如此。可不是所有的差異都可以用國情來解釋的。跟我們同樣條件的,或者條件不如我們卻比我們做得更好的也大有人在。

對於差異,我們除了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除了“噴”,能不能更加理性地看待?

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

特別是對於海外華人來說,有些糟粕,就不要帶到國際上發揚光大了。

說實話,真的挺Shame on you的。

我想,每一個海外華人,都希望中國強大,同時,也希望美國強大,畢竟我們生活在這裏。

而最最重要的是,我們自己要強大,自己要瞧得起自己,也要讓別人瞧得起我們。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