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名刊話壇】中共悔棋引發美國高關稅 川普剛柔相濟爲習近平指路(三)(音頻/視頻)

【名刊話壇】之634期新紀元週刊(三)

【名刊話壇】中共悔棋引發美國高關稅 川普剛柔相濟爲習近平指路(三)(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5月27日】(第634期新紀元週刊)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

我們今天繼續談論上一期的話題,也就是新紀元週刊第634期封面故事欄目的文章,題目是《中共悔棋引發美國高關稅 川普剛柔相濟爲習近平指路》。

﹡拒結構改革 中共綁架13億人上戰車

日本共同社認爲,美國對中共加徵關稅,是重挫中共經濟、但也可能傷及美國經濟的「雙刃劍」。不過多有專家指出,關稅戰全面開打,對美國經濟是陣痛,而對中共來說是致命打擊。

根據歐盟的研究,美國加徵的25%關稅,美國公司和消費者只會承擔4.5%關稅,另外20.5%都將由中國生產商負擔。而且,中國貿易總額相當於GDP的35%,中國市場對美國的進出口依賴程度都很高,從美國進口的豬肉、大豆和晶片都難以替代,但美國對中國的進出口商品則比較容易找到替代市場。

專家指出,關稅戰如果全面開打,將最終導致美中經貿和投資脫鉤。而高關稅也會讓大批其他國家的外企和外資撤出中國大陸。失去外資和出口,將對中共的經濟模式造成巨大的打擊。

假如中美無法達成協議,對中國人會帶來什麼後果呢?

大陸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學者對自由亞洲表示,貿易戰升級,老百姓最擔心的是今年下半年的經濟形勢,包括股市繼續下跌、物價上漲等不利因素。她預測會有泰山壓頂式的那種災難,因爲中共綁架13億人上了戰車。

首先所有的物價都要增長,這等於把失敗的苦果加在老百姓身上了。

2018年貿易戰開打之時,已有跡象顯示,中共準備以犧牲中國民衆利益爲代價,跟美國打這場貿易戰。當時中共官媒疾呼老百姓「舍小家顧大家」共同克服困難,要13億中國人勒緊褲腰袋,承擔貿易戰後果。

之後,更有中共高層放出口風,不怕跟美國打貿易戰,「中國老百姓吃草都能過一年」。不過官方沒有說的是,吃草一年之後又吃啥呢?大陸網民嘲諷說,中共權貴當然不怕,因爲老百姓吃草,中共權貴吃特供。

法媒分析說,貿易談判中,對於美國來講,衡量談判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就是中共能否實現經濟的結構性改革。這也都是中共早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就已對美國、對世界作出的「承諾」。

但是,中共至今對自己的承諾一樣也沒有兌現。外界認爲,中共根本就沒打算兌現,他們只是爲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蓄意欺騙美國、欺騙世界。

中共不遵守世貿的規則卻盡享自由貿易的好處,給中共政權帶來最大化的利益:中共從此有能力向美國和西方世界發起攻擊,甚至要取代美國,中共權貴肆無忌憚的掠奪國家和民衆的財產迅速暴富。

然而這種好日子已經到頭了。報導認爲,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所有的這些好處就化爲烏有,等於改了中共的命根子。因此,中共寧願美國徵稅,讓國家與人民承受苦難,也不會進行結構性改革。

﹡習大力支持中美達成協議 爲何最後變卦了?

《新紀元》是最早重點強調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帶來巨大沖擊的時事週刊,由於中共媒體全面封鎖消息,當時許多大陸人認爲,川普的所作所爲,只是在討價還價,貿易戰根本打不起來,而且這事與自己的生活無關。然而到了今天,當川普再次對2000億中國商品徵收25%關稅時,當大家看到身邊的企業一個個倒閉,股市、匯率、房地產不斷傳出壞消息時,再也沒有人敢說川普的作爲與自己的生活無關了。如今,中美貿易戰的走向,以及中美全面對抗,成了中國人非常擔心、非常擔憂的事了。

早在2016年,習近平就曾提到「合作是中美唯一的出路」;到了2018年9月貿易戰開打後,《人民日報》還專門發佈評論員文章〈合作是處理中美經貿摩擦唯一正確選擇〉;到了2019年2月20日,在華盛頓舉行的談判中,「雙方爭執得很厲害,火藥味很濃。眼看談判就要泡湯了,劉鶴,作爲習近平的特使,馬上打電話與北京商量。得到尚方寶劍後,第三天,談判又恢復了。

2月21日週四,劉鶴與羅伯特萊特希澤坐到了談判桌前。羅伯特這位「鷹派」代表人物,逐一列舉了中共的種種貿易不法行爲,而劉鶴一一作出了迴應。「突然間,一切都恢復正常了。」

但是爲什麼到了2019年5月,眼看中美合作就要結出協議的果實,習近平卻允許劉鶴在5月3日深夜給美國發出悔棋的電報呢?而且劉鶴5月9日10日的談判結果依舊是堅持要悔棋呢?

日前,身在臺灣的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在臉書上分析,北京不顧風險回絕對美國的承諾,可能是出於「一箭三雕」的小算盤。

首先,美國要求的結構性改革和市場開放,將從根本上損害中共國企和中共對經濟的控制。而受貿易戰傷害最大的是佔中國出口80%的私企和外企。兩害相權取其輕,所以中共寧可忍受貿易戰對私企的傷害,也要保護政治基礎,即國營企業和權貴資本主義。

汪浩還說,如果私企和外企被貿易戰打垮,中共國企或太子黨可以順勢接管,這就是所謂「私營國有混合制」改革,實際上就是權貴資本主義搶奪民間財富。

另外,中共還可以利用貿易戰激發所謂「民族情緒」。如果貿易戰激化成持久戰和全面冷戰,中共還可以在國際上建立一個和美國對抗的同盟集團,甚至趁機將中國社會恢復到文革前的極端控制模式,以繼續維護其極權統治。

這次悔棋,也許是習近平自己的思想轉變,體制壓力太大,他承受不住了。其實,只要是威權體制,無論是古代的皇權,還是今日中共的黑權,都存在一個規律:那就是,太祖太宗時代皇帝能有效的管理國家,但到了末代,就必然出現「上面指揮不動下面」的局面。一朝一代開始的時候,是皇帝控制官僚體系,但到了末代就反過來了,是官僚體制反過來控制皇帝了。

也就是說,即使習近平想與美國達成協議,想搞經濟結構改革,但下面的部委卻不答應了。因爲改革首先就要動各部委的乳酪,他們不配合,習近平想搞改革也改革不了。

到了末代,無論末代皇帝如何聰明,如何勤政,比如明朝的崇禎皇帝,清朝的光緒皇帝,個人的努力都已經無效了,最後結局一定是滅亡。如今天象又到了改朝換代的時候了,解體中共已經成爲歷史的一環。只有順天意而行,纔是當今掌權者的唯一可行之路,其它路都是死路一條。

習近平的悔棋,也許是有人在攪局,也或許中共高層慢慢看懂了美國的目的,慢慢明白了:不退讓,中共會死,退讓之後達成協議,中共還是死,反正都是死路一條了,那還是走過去熟悉的閉關鎖國的老路。

﹡美國用貿易戰削弱中共專制的權威

中美真正對立的,不只是經濟利益、地緣政治、軍事等方面的衝突,更重要的是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上的對立。

《新紀元》獲悉,這次中美貿易談判,無論最後是否能達成協議,美國最初始的目的就是不能再吃虧了,大不了就不跟中共做生意了。美國出口到大陸的大豆,表面上中共也徵收了報復性的高關稅,但大陸買家和美國賣家早就商量好了,又大陸買家去交稅。即使談判破裂,美國完全能夠承受,但中共就承受不了了。

如今美國並不是真正想通過關稅來提高收入,因爲隨着關稅的增加,出口到美國的中國商品的數量會大大降低。

美國的目的是一方面通過關稅等各種方式來壓制共產黨的力量,讓中共今後沒有力量來爭奪全球老大地位,另一方面是通過貿易談判,倒逼中共做出經濟上的結構性改革,一旦中共實施真正的市場機制、開放市場和資訊自由等,就意味着會打破中共用謊言和專制來統治中國民衆的「執政」基礎。慢慢地,經濟結構會影響政治結構,從而達到真正改變中共體制的目的。

美國智庫們通過表面上的貿易戰,更大的目的是要削弱中共專制體制的權威,削弱國家主義的權威,削弱共產黨對中國的控制力,讓中國慢慢變成一個更民主、更開放、更類似於西方模式的國家。

這些年中共爲了維護其統治,簡單地說,依靠的就是「三隻腳」,一是經濟發展,二是民族主義,三是對民衆的全面控制。一旦中共執行中美達成的協議,儘管經濟發展會比不達成協議好很多,但是,習近平會被江派、毛左等反習勢力稱爲「軟弱、投降」,而且一旦按照協議執行,讓美國互聯網企業進入大陸,那中共對民衆的全面控制就會瓦解,一旦開放了互聯網,民衆就會看到《九評共產黨》這樣的書籍,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就會受到廣大民衆的質疑。這樣下去,中共必定會解體。

就像里根推倒柏林牆一樣,也許川普會利用貿易協議來推倒北京這堵牆。

﹡和平演變 川普強硬中的柔軟讓談判不破裂

在美蘇對抗的1960至70年代,人們常常談到西方社會對共產體制的「和平演變」,即「以和平方式積極地逐漸改變共產黨政權,直至完全消滅」。杜勒斯兄弟提出的這套對付共產黨國家的一系列政策和行動,也許在中國共產黨身上作用不大。

美蘇冷戰時期,美國在西歐設立了大型廣播電臺——「自由歐洲電臺」和「自由電臺」。這兩個電臺公開表示,其主要任務和目的是從全人類利益出發,通過向蘇聯、東歐國家的人民特別是青年,傳播國際以及蘇聯、東歐國家內發生的重大資訊,介紹西方社會的成就、生活及價值觀念,促進蘇聯、東歐的言論自由和人權原則受到尊重,即尊重人權和民主原則、尊重言論自由,促進自由交流思想。

如今活躍在中文媒體的自由亞洲電臺(RFA),也秉承了同樣的宗旨,爲無法獲得真實資訊的中國人帶來了希望。

對比美國近幾十年的總統,無論是民主黨的卡特、克林頓、奧巴馬,還是共和黨的里根和布什父子,他們都想用和平演變的方式來改變中共,但他們用的都是軟的辦法,不斷給中共提供幫助,結果卻是被中共騙了,被中共耍了,最後養虎爲患,把中共支援成了美國的頭號競爭對手。

只有現在的川普總統,他採用了完全不同的強硬方式,準確的說,他採用的是強硬中又帶有柔軟身段的方式,他把握了一個原則,就是談而不破,他不想讓中美關係回到1972年之前「完全不接觸」狀態,假如那樣,美國也就無法對中共實施和平演變了。

這就可以解釋爲何川普總統會突然打電話給習近平了。

從2018年3月開始,川普總統讓美國貿易代表開展301調查,等到了2018年10月雙方互相提高關稅,打得難分難解時,當時中共內部已經下達了要「自力更生」的準備。川普突然在11月1日給習近平打了一個電話,這是兩人在北韓問題之後、半年內的第一次電話,這給中美本來僵持、可能走向隔離的關係帶來了轉機。

川普在電話後對媒體表示:有史以來我們將第一次打開中國的大門。於是習近平順勢而爲,12月1日,習近平川普在阿根廷峯會上同意開始了新一輪的談判。《新紀元》獲悉,在阿根廷峯會上,是習近平主動提出讓步的。

即便這次中方臨門一腳時反悔了,但川普總統並沒有讓談判破裂。

3月7日,劉鶴與羅伯特萊特希澤高級助手的電話會議,很可能是美方主動打的,因爲即使劉鶴後來談判了兩天,但依然堅持悔棋,依然堅持要放棄修改法律的方式、而採用國務院和各部委的政令來執行協議,依然堅持美方應該在協議簽訂後放棄關稅懲罰,依然堅持協議的措辭要顧及中共的臉面,這些都是美國無法接受的。

川普總統在聽取彙報後,雖然高關稅依然在執行,但他沒有宣佈談判破裂,相反,下一輪談判又移到了北京。川普緊緊拽着中國經濟這根紅線,不斷地牽引和幫助習近平做出正確的選擇。

如今兩條線在拽着習近平左右搖動,往右走,中美達成協議,就會從經濟上促進中共政治上的解體;而往左走,不達成協議,在美國的關稅高壓下,中共重新搞閉關鎖國,中國經濟就會斷崖式地下跌,經濟垮了,中共也就垮了。

無論達成協議還是達不成協議,都是中共無法解開的死結,也是習近平左右爲難的困境,除非他下決心拋棄中共這個破舊的專制機器。

如今習近平是左右無路,唯一正確的道路就是拋棄中共,假如他真能做到這一點,上蒼到時就會給他指出一條人想不到的新路。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責任編輯:李心如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