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英格蘭康沃爾郡價值5千萬英鎊的彭羅斯莊園(圖片:FB@Jordan Adlard Rogers)
英格蘭康沃爾郡價值5千萬英鎊的彭羅斯莊園(圖片:[email protected] Adlard Rogers)

英國護工差點失去機會 原來他是貴族後代,豪華莊園的繼承人

【希望之聲2019年6月9日】(本台記者劉伊綜合編譯)一名窮小子一直想搞清楚,小時候媽媽領着去見過的那個紳士是不是自己真正的父親,沒想到自己竟成了豪華莊園的繼承人。可遺憾的是自己沒能在父親生前與他相認。

英國男子,31歲的喬丹·阿德拉德(Jordan Adlard),以前是從事社區護工工作的,靠着微薄的收入維持生計,過着平平的生活。

動盪童年驚聞親生父親另有其人

喬丹的童年因爲母親生活的不穩定,也充滿了起伏,短暫的童年快樂很快就消逝了,喊過兩個男人爸爸,經常過着不安定的、漂泊的生活,很孤獨,常常被其它孩子欺負。十歲的一天,當喬丹又纏着媽媽問,什麼時候他才能長得像已死去的爸爸那麼高時,他聽到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媽媽告訴他,他一直認爲是爸爸的人不是他的親生爸爸,一個叫查爾斯的人纔是他的生父。

幾個星期後,喬丹的母親帶着他去到豪華莊園,找到貴族查爾斯·羅傑斯(Charles Rogers),告訴他喬丹是他的兒子。喬丹記得媽媽和查爾斯見面談了約15分鐘,查爾斯同意進行DAN親子鑑定,以確定喬丹是否是自己的兒子,可是喬丹的母親因爲各種變故未能落實這個事情。喬丹後來住在外婆家看到母親時,也常提醒母親安排去找查爾斯做DNA測試,然而,事與願違,這事一直沒有實現。

希望進行DNA測試確認父子關係

可是想搞清楚到底誰是自己的親生父親這個心願一直埋藏在喬丹心中。十八歲時,他決定親自去找查爾斯試試自己的運氣。穿着體面的喬丹懷着怕被拒絕的心情叩響了莊園的大門,他看到的男人蓬頭垢面,完全不是他小時候看到的整潔、精明的樣子。原來那時查爾斯已經對處方藥上癮,過着邋遢的隱居生活。查爾斯同意進行DNA測試,但要喬丹通過律師正式向他提出要求。喬丹考慮到發送一封律師信可能就需要1000英鎊(近1300美元),他無法承擔,所以這件事當時沒有繼續下去。

喬丹20多歲時又給查爾斯寫過多次信,但都沒有得到迴音。

吉普賽人一樣的動盪生活使得小喬丹經常更換學校,不能安定下來學習,最終學業平平的喬丹做過麪包車駕駛員,在2015年成爲社區護工,並與凱蒂(Katie)相遇。兩人曾在莊園開放給公衆的區域散步,當喬丹告訴凱蒂自己的父親住在那裏時,凱蒂想他真會開玩笑。心酸的喬丹也經常去莊園附近跑步,坐在一張椅子上望着大門,希望能有機會看到查爾斯的媽媽——自己的奶奶。

 英格蘭康沃爾郡的彭羅斯莊園(Penrose Estate)(圖片:geograph.org.uk/Michael Heavey)
英格蘭康沃爾郡的彭羅斯莊園(Penrose Estate)(圖片:geograph.org.uk/Michael Heavey)

終於等來DNA測試機會,爸爸卻已過世

直到2018年8月,62歲的查爾斯因過量服用海洛因替代品,被髮現死於家門外自己的車上。喬丹接到了房地產經理菲利普·凱爾(Philip Care)的電話。

3年前喬丹開始和菲利普·凱爾接觸,委託菲利普多次勸說查爾斯同意DNA測試,但菲利普告訴喬丹,查爾斯不想做測試。於是喬丹又寫了最後一封信,並附帶了一個DNA測試套裝包在裏面,準備寄出去,也就在此時,喬丹接到了菲利普的電話,告訴他這是最後的機會,來證明他是不是查爾斯的兒子。

儘管覺得在這悲傷的時刻進行DNA測試是“不尊重”,但對喬丹來說畢竟不會有下一次機會了,他覺得這對他自己和他的兒子來說很重要,他們有權瞭解自己的家族。

有人提出反對,發現真相的機會正在消失

然而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喬丹告訴《太陽報》,當他準備去做測試的時候,查爾斯的一個同輩表親表示反對,迫使喬丹在查爾斯被火化之前要獲得母親的聲明。更糟的是,他們要求儘快火化查爾斯。喬丹表示:“我理解他們,並且不會有任何怨恨,但在當時這是讓人極其難過、傷痛的。”

就在查爾斯去世兩週後,他的媽媽安吉拉(Angela)也去世了,享年92歲。親戚們要求母親和兒子都應該緊急火化。菲利普打電話告訴喬丹,他們甚至已經定下了火化時間。

喬丹說,當時他很緊張,無法入睡,他擔心發現真相的機會“正在逐漸消失”。幸運的是,喬丹在火化日期的前幾天得到了樣品,證明他是查爾斯的兒子。

他說:“這是一種解脫,但也令人難以置信的悲傷。我得到但又失去了我的父親和我的奶奶。”

終於搬入莊園,可以慢慢瞭解自己的父親

作爲查爾斯唯一的兒子,喬丹成爲了莊園的繼承人。現在喬丹與凱蒂,還有他們剛剛出生的兒子搬入了這座佔地1536英畝(約6.2平方公里),價值5000萬英鎊(約合6350萬美元),位於英格蘭康沃爾郡(Cornwall)的彭羅斯莊園(Penrose Estate),沉浸在新的生活方式中,並可以慢慢瞭解自己家族的歷史。

這座莊園是英國二級保護建築,羅傑斯家族把它買下後,從1771年起就住在這裏。

喬丹的父親查爾斯的肖像畫,掛在莊園大廳。當喬丹第一次看到這副肖像時覺得很傷心,他說:“我看着畫心想:‘爸爸,你怎麼能沒有看到我是你的兒子呢?’”

在接受英國《每日郵報》採訪時,喬丹說: “我很震驚,就在查爾斯去世的三天前,凱蒂發現她懷孕了。完全在意料之外,但我們很激動。在三天的時間內發現我將成爲一名父親,然而我卻失去了自己的父親,這真是非同尋常。”

查爾斯的父親於1974年將財產贈予了國家信託基金,條件是保留1000年的租約,使他的後代能夠繼續生活在那裏。

喬丹現在每年的津貼高達52,000英鎊(約66,000美元),還有其他收益,他如今已經不需要工作了,莊園的收益完全可以支撐他的生活了。

喬丹說想建立一個慈善機構以幫助附近他曾經居住過的坡特利文(Porthleven)和赫爾斯頓(Helston)社區的居民。他說:“我經歷過爲支付下一張賬單發愁,生活開始得很艱難,現在我想幫助別人,我不會忘記自己來自哪裏。”

喬丹表示自己現在能更多瞭解父親生前的生活。

其實,查爾斯並沒有真正住在莊園裏,他住在莊園的一個農舍裏,他的媽媽一直住在這裏,他沒有繼承過莊園

當查爾斯遇到喬丹的媽媽朱莉(Julie)時,查爾斯還不是莊園的繼承人。莊園的繼承人是查爾斯的哥哥奈傑爾(Nigel),可悲的是,奈傑爾患上了白血病,於1987年夏天30多歲時去世,沒有留下孩子。

查爾斯的哥哥是英國空軍上尉,他的父親是海軍少校。而查爾斯從年輕時就一直沒有正式的職業,達不到父母的期望和自己的要求,他索性就自暴自棄過起了嬉皮士的生活,以至後來整天邋里邋遢,他寧可生活在車子裏而不願住進那個亂糟糟的家。

留下遺憾

​雖然繼承了豐厚遺產,但喬丹始終都覺得遺憾:“很多人說我幸運,但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讓查爾斯在有生之年知道我是他的兒子。或許他的人生道路會有所不同。”喬丹始終認爲,整件事對他來說最最重要的是,他終於確定自己是誰了,並在最近把自己真正的姓氏羅傑斯(Rogers)加在了原來名字的後面。

他現在是英國貴族後裔:喬丹·阿德拉德·羅傑斯(Jordan Adlard Rogers)。

(本文由希望之聲編輯編譯綜合,保留版權。未經希望之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責任編輯:文思敏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