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6月9日超百万港人上街大游行反对“送中”恶法。(摄影:俞钢/SOH)
6月9日超百万港人上街大游行反对“送中”恶法。(摄影:俞钢/SOH)

超百万港人游行反“送中” 否定“一国两制” 美国有大牌可施压中共

【希望之声2019年6月11日】(本台记者子涵采访报导)6月9日发生在香港的百万人大游行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100多万香港人在6月9日下午冒着酷热的天气走上街头,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送中条例”,也叫“逃犯条例”。这次香港大游行有哪些看点,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对此做了一个点评。

“送中条例”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想强推的一个立法,其主要内容是,如果中共认为谁犯罪的话,那么香港政府可以不通过司法程序,只要香港特首点头的话,就可以把谁抓起来并引渡到大陆去审判。

6月9日大游行的主办方民主阵线宣布游行人数达到103万,这是2003年反“23条”50万港人游行人数的两倍,也是创了一个新的历史记录。

上百万港人游行反“送中”是对“一国两制”的否定  标志“一国两制”失败

记者:你怎么看这次游行的人数达到上百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参加反“送中”?

萧恩:这一次大游行的意义非常深远,2003年反“23条”共有50万人上街,为什么过了十几年之后竟然又有上百万人上街抗议一个法律条文的推动呢?这反映了过去十几年里面,香港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进一步恶化了。所以,应该说是有更多的港人对中共政府在香港推行的各种政策感到更深的失望,或者说香港正在失去“一国两制”的独特条件。所以能有这么多人上街抗议这条法律。

在一定程度上,这标志着所谓的“一国两制”的概念是失败的,因为这么多香港人都不信任它。

这个送中条例的全名叫做“逃犯暨刑事适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如果只是从这个法律条文来看,很多人一开始会觉得,这只针对犯罪的人,刑事犯,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国大陆。本来大陆可能觉得在香港应该不会遇到太大的阻力,所以林郑月娥推出这个条例的时候,她只给了公众几十天的讨论期,就想要强行推过去。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引发这么大规模的抗议。

这就表明了人们不相信所谓的“刑事犯条例”仅仅是针对刑事犯。现在香港人已经很明确知道,在中国大陆不存在司法独立。所以这次游行中会看到很多人担心,中共用这样的一个条例表面上是针对刑事犯,但是会威胁任何有不同政见的人,还有对经济犯罪也可能用刑事犯罪的名义把你定罪成是一个刑事犯,然后把你引渡到中国大陆去。那你到中国大陆后,你就不可能指望能面临一个公正的审判。所以这就让所有香港人都担心这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咱们开个玩笑,甚至从中国大陆逃到香港的一些贪官,或者躲在香港的贪官都会觉得有威胁。所以这个事情触及的面是相当广的,一定程度上就是表明这么大层面的香港人,他们对中国的司法体系没有信任,换句话说,就是对中共的整个政权的体制没有信任感。

所以,这件事情在一定程度上标志着整个“一国两制”构想的失败,是对“一国两制”的否定。

“送中条例”的推出不是正常立法过程  中共侵蚀香港司法越来越严重

记者:针对这次上百万人大游行,香港政府和中共官方媒体《环球时报》都有回应,他们认为这本来是香港特区的一个正常的立法活动,但是却被一些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这些反对派的力量做了一个严重的政治炒作,被贴上了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你怎么看这个说法?

萧恩:这个事情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立法程序。如果真的是在香港有法律漏洞的话,那就是如果要把香港人,甚至是香港以外的人包括台湾人等,引渡到中国大陆去的话,这里面本来就牵涉到多方的协议,这个法律条文的制定过程应该更加严谨,公众讨论时间也应该更长,不应该象现在这样一个流程,要赶在6月12号之前就进入立法院二读。这就明显是香港政府在强推这个法律,所以这不是一个正常的过程。

另外,对香港公众来说,他们特别担心整个香港的言论自由、法制都受到严重的威胁。特别是今年4月份,香港对于“占中九子”不是全都判有罪吗?这个事情实际上对香港人来说,是看到了香港法制面临的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况。

当初很多人都觉得,希望中共不会秋后算账,不会事后追究当年的“占中”运动,就是参加过“雨伞运动”的人,他们为了普选做出的努力。没有想到5年之后,香港政府仍然判他们九人有罪,其中最长的刑期有十八个月。

这件事情就等于是告诉香港人,你不能相信中共政府会放过你对它有不同的政见,这件事情等于是在这个层面上摧毁了香港人对中共体制的信心。

现在香港政府要推一个“送中条例”,人们就不相信它只是一个刑事犯罪引渡条例,他们觉得这背后的政治企图远远超过这个刑事法律的本身,所以这本身确实也不是一个正常的立法过程。

香港有一个律师法官团体,叫作“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法政汇思),他们出了一个很全面的报告,谈2018年整个香港的司法现状回顾,其中就谈到香港司法的很多方面被中共侵蚀的问题,人大释法的问题,媒体自我审查的状况等等,都比以往更加严重。所以你不能说,“送中”条例是一个很正常的立法过程,因此才会引发这么多人出来抗议。

中共一直在侵蚀香港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 还倒打一耙

记者:针对这次香港“逃犯条例”,美国国会议员也有相当程度的关注,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提出说,要检讨是不是继续给香港在贸易和经济上的特殊待遇。针对美国议员的这些做法,中共官媒说,这是因为美中贸易战正在进行,美国是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甚至不惜损毁香港的繁荣为手段来抑制中国的发展。你怎么看这个说法呢?

萧恩:这就是倒打一耙。这个因果关系被颠倒过来了。实际上是中共政府一直在侵蚀香港的司法独立、言论自由等等。你看鲁比奥参议员在他的声明中提到说,自从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中共加强了对香港事务的干扰,香港政府积极配合压制政治参与和言论;过去一年的情况,特别令人不安;香港“一国两制”框架下的自治权继续遭到了侵蚀,而且针对“占中九子”的指控判决就是对政治异见人士的惩罚,香港减少了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的空间。

这很明确地说明,中共当局和香港政府过去一年多的行为,每次都是加重了这种情况。

美国的国会议员,不仅是马克·鲁比奥,还有“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的中国委员会”(简称CECC),它的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詹姆斯·麦戈文(James P. McGovern)也发声明谴责大陆对“占中九子”的判决,并且敦促香港政府大力捍卫法制与自由。所以对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的理念,香港人特别看重的一个是普选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司法独立的问题。

对“占中九子”的审判,标志着“占中运动”在中共的高压下的一种失败。香港人说,即使我们现在不提到普选的问题,但是司法独立,相当于是最后的底线,我们要保住这一点。因此会有这么多的香港人出来。

“送中条例”在香港不得人心 连“亲中派”人物也出来反对

萧恩:昨天(指6月9日)我们看媒体报道,连陈方安生都出来参加这个抗议集会。陈方安生是有什么影响的人物呢?她就参与了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的起草。然后,在“九七回归”之后,在中国要加入WTO的时候,她又是主要的游说力量。她来到美国,游说美国步帮助中国加入WTO。

在很多人眼中,可以说陈方安生是一个比较“亲中”(pro-China)的人。她现在都站出来反对这个“占中条例”了。而且她在今年早两个月的时候,还专门来到华府,面见美国的国会议员和国务院的官员,专门谈她对“占中条例”的忧虑。

所以这个事情不是象中共政府所反对的那样,中共说是外国势力的影响和反对派的影响,不是这样的。连原来最支持中共的这些政治人物,连陈方安生这样的人物都出来反对它的话,这就说明“送中条例”这件事情在香港是非常不得人心的。

香港事务不是中国内政 英美都在监督中共是否遵守“一国两制”承诺

记者:北京当局另外一个说法是说,香港事务是属于中国的内政,香港反对派和西方势力勾结进行政治操作,比如像我们看到的在美国的一些城市,如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还有澳大利亚、德国都有城市在游行,呼应香港的游行行。北京当局说,这个是一种政治的串联秀。你认为这是一个各地搞的串联吗?

萧恩:这不需要串联。因为“送中条例”这个事情不得人心的话,各地的人看到有不公的话,他们自然也会出来表达自己的关注。香港学子在外面留学的,他们也都会集结起来,向当地的中国使领馆表示抗议,都有这种现象。

“串联”这种说法只是中共政府惯用的词汇,用来打击不同的政见表达。

实际上,香港事务从来就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中国内政的问题,“一国两制”的框架就表明了实际上香港人是不接受中共的共产主义统治这个制度的。

邓小平当时为了妥协,才出来了这么一个“一国两制”,实际上就是表明人家不信任你这个“一国两制”嘛。在《中英联合声明》签订的过程中,当然是英国和美国都参与了这个讨论,而且中共政府也要咨询这几个西方国家的建议,得到支持,最后才通过这个《中英联合声明》的。它本来就是各个西方民主力量都参与的事情,因为大家都希望香港能够继续成为亚洲的一个金融中心,希望这个地位能够持续保留下去。没有人希望香港回归以后,香港的繁荣就不在了。

所以西方政府一直在监督“一国两制”的体制能不能有效的运作,监督中共能不能兑现它的承诺。

现在看到过去这几年里,中共不断的通过人大释法、对“占中九子”的审判等等,不断侵蚀香港的司法独立。香港人通过游行表达对中共政府这些做法的抗议,也表达对这个“一国两制”体制失败的心态。

香港百万人大游行也反映出,这是大陆不断高压、不断高压,把香港民众这么多年积累的frustration(挫折感)激发出来了。

反“送中”大游行影响深远  看中共和香港当局是否坚持强推“送中”

记者:针对这么大规模的游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回应是,针对“逃犯条例”的二读会如期举行。北京方面也说,这样的游行撼动不了香港大局。你认为这个游行会带来什么影响呢?

萧恩:它的影响会是非常深远的。它的影响也不仅仅会局限在香港,甚至会影响到台湾明年的选举,因为台湾一直在看香港,香港是怎么样对待中共的。这对台湾民众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借鉴,它对台湾的选举会有影响。

另外,香港本身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有很多国际公司投资在香港,本来他们是把香港作为一个跳板,再投资到东南亚或者中国大陆去。如果香港的司法独立不能保证,你会看到很多的外国公司会撤离香港。

很多中国在香港的公司可能也要考虑搬到其它地方去。因为很多中国的贪官们把香港作为一个避税天堂,做一个投资基地、转移资金的基地,一旦香港的司法不能独立,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抓回去,会以贪污、嫖娼等各种刑事罪名被抓起来,剥夺他们的财产。所以在香港的中国贪官他们也要考虑往哪逃的问题。

看到有上百万人上街游行这样一个巨大的民意基础,香港特首政府也要认真思考一下他们自己还能不能够继续执政下去。虽然现在林郑月娥口气比较硬,但香港政府中还是有开明的人士,他们一定会对林郑月娥施加更大的压力,香港的商界也会对她进一步施加压力。林郑月娥有可能在中央政府的施压下强推“送中条例”,但是这只会激发更大的民间反弹。

这个事情现在到了比较关键的时候,另外一点要提醒大家要关注的是,上个周末星期六大规模抗议之后,到了夜间,又爆发一些抗议民众和警察的冲突。这种冲突,会不会在今后进一步升级,会不会让政府以这个理由来打压民众,政府会说,你们这是通过集会煽动百姓抗议政府,造成暴力事件等等,然后以这些理由来打压这一批反“送中条例”的民众,他们也可能杀鸡儆猴抓一批组织者等等。中共和香港当局会不会采取这种手法,国际社会应该给予关注。

总体来说,这件事情还在酝酿之中,这个民意通过游行表达出来了,但是还有可能进一步激化。

要谨防中共派人故意搅局、制造暴力事件

记者:针对警方和抗议者的冲突,香港特首说是因为有人袭击了警方。你的观察是什么?

萧恩:因为是在夜间发生的,现在传出来的视频都不足以能够支撑林郑月娥一方面的说法,到底是不是有人从中挑动,这些参与暴力冲击的人,他们有没有什么样的背景,这都需要进一步观察。

中共政府是特别善于调动一些暴力分子,让他们从中搅事,制造事件,就象前几天大家还在谈论的“六四”事件一样,当时很多所谓的暴民、烧军车的事等等,后来都有一些质疑,很多的暴民其实是中共政府派人故意搅局,造成的这种局面。中共很会用这套手法,所以,这个事情都是要进一步观察的。

美国不会坐视不管 若取消对香港优惠政策是对中共施压大牌

问:美国国务院也表示对这次上百万人的大游行密切关注。之前,众议长佩洛西和国务卿蓬佩奥都接见了香港的反对派,美国为什么要介入到香港这次的事件之中呢?

萧恩:一方面,美国现在的整体战略确实是调整到印太方面来,而香港在印太的地位又非常重要,香港相当于中国最重要的一个窗口,让西方社会能够接触得到、能够有影响力的窗口。香港能不能保持它的司法独立,能不能真得维持住目前的“一国两制“框架,对于美国在整个印太地区的经贸往来也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美国看到,连香港都不能保住的话,这肯定也会对美国自己商人的利益产生巨大的伤害,所以美国一定会有实际的做法介入到这件事情中,美国不会看着这个“送中条例”在100多万民众反对下让香港政府强行通过,然后还默默无声地让它这样进行下去,美国一定会有声音的,

而且美国现在的川普政府本身就知道中共在贸易方面有很多地方都没有遵守承诺,如果香港再不遵守所谓的“一国两制”的承诺的话,美国政府一定会有措施,不管是外交,还是经济方面,美国对香港会有一定的措施。

参议员鲁比奥也提到了,美国一直在给香港的贸易和经济一个特殊待遇,如果美国取消这个待遇的话,那么对整个中国的经济来说,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美国有这么一个强有力的牌在手上,这对中共政府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取消香港优惠待遇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参议员提出来的,中共方面就不得不出来反驳,指责说这是西方在损毁香港繁荣等等。那么反过来就说明,美国这张牌是真的能够影响到整个香港的经济,影响中国经济状况的。香港是中国非常重要的对外贸易的港口,也是大量资金进出中国的重要枢纽,大陆不仅仅有上海和深圳,其实香港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

所以美国政府一定不会只是坐观其成,不会看着香港政府强行推进“送中条例”就让这件事情慢慢淡去,美国政府不会这样做的。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