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真正害怕“顏色革命”的是中共政權。圖爲天安門廣場上的武警。(美國之音)
真正害怕“顏色革命”的是中共政權。圖爲天安門廣場上的武警。(美國之音)

唐破陣:中共高層定性“反送中”是顏色革命?

【希望之聲2019年6月13日】(本臺評論員唐破陣)香港民衆反“送中惡法”(逃犯條例),逾百萬人遊行未能喚醒香港權貴的良心理智,12日港警開始在街頭製造流血事件,導致72人受傷。但卻被港府反咬一口,特首林鄭月娥當晚將立法會前抗爭定性爲“暴亂”。而港媒13日援引的香港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港府指“背後有人策劃”,已將這場抗爭定性爲“由外國策動的顏色革命”。

消息尚未通過官方發佈,筆者認爲,如果確有此定性,只能是中共高層的定性,中共的黑手一直在港府、在林鄭月娥身後,不時隱現。事實上,在林鄭上臺之時,她就被交了“任務”,被挾持,這樣纔有今天香港政府要搞定“送中惡法”一事。從13日中共發言人聲稱“中央政府強烈譴責各類暴力行爲,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依法予以處置’”的最新強硬表態也可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這一“定性”消息是透過有親中背景的“香港01”報導放風的,消息還提及香港警方情報聲稱,示威者被搜出“大量武器”,包括削尖的鐵條及磚頭,是“有備而來”,涉背後“有人策劃及提供資源”。

但網上民衆發佈的消息稱有視頻顯示對港人鎮壓的是中共“解放軍”僞裝成的港警。具體到一名員警編號爲9459,經網友查詢後,發現警員姓名爲宋豔伶,級別爲女總督察(輔警),不過穿着警服的卻是一位男性。

還有其它的類似質疑,這一幕讓人想起“八九六四”時同樣有軍人假扮學生的事。甚至2001年初的天安門“自焚”,也已證實是中共爲了達到栽贓法輪功的目的而導演的。共產黨什麼樣的假造不出來?

香港警方又稱有人透過如telegram等通訊軟件設立許多小型羣組,透過這些羣組串聯現場的年輕示威者,主事者則“躲在羣組背後策動、挑動及指揮”。

現代網絡社會,包括在中國大陸的上訪維權人士,比如退伍老兵的上訪,他們的維權活動,都已經廣泛應用社交軟件“串聯”,何況在香港學生羣體當中呢?這一條只能說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不過這一港府流出的消息一直強調這場抗爭僅約有4萬人蔘與,還說“逃犯條例修訂絕不讓步”,這代表了十足的官方口徑。

筆者認爲,從林鄭前一天定性“暴亂”,再到現在傳出“顏色革命”,這顯然是要爲全面強硬鎮壓造輿論。但這一套腔調更象共產黨慣常表達,也符合了今年初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提出的中共要防範“顏色革命”的說法。按理中共在香港搞所謂“一國兩制”,香港本身是資本主義制度,何來“顏色革命”?這隻會是中共高層的說法,只是透過香港政府來說。

顏色革命”一詞是指前蘇聯一些加盟共和國所經歷的民衆推翻長期獨裁統治者的起義,例如像在烏克蘭。按此說法,就是中共和港府都承認了自己是獨裁統治者了。

另外,關注到趙克志就在12日這同一天在一個“公安高官政治輪訓班開班式”上強調“嚴防、嚴打境內外敵對勢力各種滲透顛覆破壞活動,堅決捍衛政治安全。”說明這和港府的動作都不是單一的動作,而是相關的,是中共“維穩”的一個套路。

再者,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12日接受BBC專訪時,聲稱北京政府從未指示香港特區政府修例,其實也是不可能的,劉曉明也是睜眼說假話。在大的策略方面,香港必須是收到北京的旨意,纔會有所謂“意志堅定”的行動。

說到底,2019年一直傳“逢九必亂”之說,中共最害怕香港反送中”這樣的公民運動,更害怕這樣的運動帶動內地民衆覺醒效仿,所以必然會歸罪於“外國勢力”,然後製造藉口開始鎮壓。不過,一旦全面鎮壓的話,也會加速拉開中共獨裁政權倒臺的序幕,畢竟現在和30年前都不一樣,特別在香港這個地方,現在港府的一舉一動,都在全世界的盯視之下,一旦中共透過港府在這裏生事,製造血淚成河,6月12日已經出現血腥了,一旦再不收手,接下來直接就是外資撤港,美國等西方大國的制裁,而中國大陸在這期間會發生什麼呼應香港民衆的行動,可能即使一件小事也會引發政局大變動,在中國大陸真的發生“顏色革命”,這倒是可能的。而中共高層對此的應對卻是沒有任何把握的,他們因爲早已往海外轉移了鉅額財富,一有風吹草動就只想跑。

(評論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