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奇書共享】《一滴淚》(59)——最高指示

【奇書共享】《一滴淚》(59)——最高指示

【希望之聲2019年6月14日】(長篇連播)   1968年11月,“偉大領袖”連續發表了兩次“最新最高指示”。工人、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決定,響應“偉大領袖”最新號召,全體師生員工三千人,老、弱、病、殘在內,徒步前往三百多裏外的和縣烏江公社,開展新運動。

   出發前一天下午,“牛棚”放假半天,讓“牛鬼”回家準備行裝。我一進家門,看見家裏凌亂不堪,彷彿又被抄過家了。一村一看見我就喜笑顏開地說:“爸爸,我跟哥哥、姐姐一起住到幼兒園,媽媽說的。多好玩啊!你們要都來就好啦!”我把他摟在懷裏,不知說什麼是好。我們一走,三個孩子都得交給幼兒園。怡楷正忙着給一丁、一毛收拾行李。她又給我看她已經把我需要的東西放在一個小手提包裏了,好像十年前那個四月的下午我離家去充軍一樣。怡楷下了麪條作晚餐,她苦笑說:“吉祥如意!”這是幾個月來全家第一次在一起吃飯,也是我們分手前最後的晚餐,還不知哪年哪月才能重聚一堂呢。然後一丁自告奮勇給我們蒸一鍋饅頭,讓我們帶在路上吃。等他打開大蒸鍋蓋子一看,他就傻了。“怎麼會都是巧克力的顏色?”媽媽笑着說:“沒什麼,鹼放多了。幫助消化,照吃不誤。丁丁,別難過。你想到給我們做就讓爸爸媽媽開心了。”這時候,一丁、一毛就背上行李捲兒準備走了。一丁說:“我會照顧弟弟、妹妹,爸爸媽媽放心。”一毛也說:“我也會照顧村村。”孩子們都那麼鎮靜懂事,好像一下子長大了,我感到既高興又難過。

   一丁、一毛走後,我問怡揩:“你給準備語錄牌了嗎?一人一塊,糊上紅紙,寫一條毛主席語錄?”怡楷“哦”了一聲:“我都忙忘了。我到學校木工房撿了一塊小木板。不知塞到哪兒了。紅紙是從系辦公室拿的,他們有的是,準備隨時寫最新最高指示用的。”一村到堆在牀上的東西里翻,找到了埋在下面的木板和紅紙,又從書桌抽屜裏拿來一枝毛筆和一瓶墨汁。怡楷摟着他說:“小村村,沒有你幫忙我怎麼辦呢?乾脆你告訴我,我們該用哪一條語錄吧。媽媽忙得暈頭轉向啦。”

   “媽媽,我會老師教我們的一條容易的。”說着,他就用千篇一律的唱經的調子背了起來:“人民,只有人民,纔是創造人類歷史的動力。”

   “很好,說得對,村村。我們把這一條給媽媽用。現在你能給爸爸想一條嗎 ?”

   “我實在記不起別的了。來一首杜甫的詩怎麼樣?”

   怡楷笑了起來。“那不行,村村。必須是一條毛主席語錄。”

   “那是爲什麼呢,媽媽?”

  “因爲規定人人都這麼做,乖乖。讓爸爸自己去想吧。他會背好多語錄。”

   我會背的語錄確實不少,因爲是規定的功課,但是我只能用一條反映我牛鬼身份的。怡楷建議用經常有人引用的關於人犯錯誤的一條:“任何政黨或個人都很難不犯錯誤,但是我們要儘量少犯錯誤。一旦犯錯誤,我們就應當改正,改得越快越徹底越好。”怡楷又說:“人們可以從中看出本人承認有罪並願棄舊圖新。其實這隻是一條常識,對任何人都適用,包括髮這高論的偉人。”我倆都笑了,然後怡楷用毛筆把兩條語錄抄在紅紙上,再貼在木板上面。

……

責任編輯:香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