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奇书共享】《一滴泪》(59)——最高指示

【奇书共享】《一滴泪》(59)——最高指示

【希望之声2019年6月14日】(长篇连播)   1968年11月,“伟大领袖”连续发表了两次“最新最高指示”。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决定,响应“伟大领袖”最新号召,全体师生员工三千人,老、弱、病、残在内,徒步前往三百多里外的和县乌江公社,开展新运动。

   出发前一天下午,“牛棚”放假半天,让“牛鬼”回家准备行装。我一进家门,看见家里凌乱不堪,仿佛又被抄过家了。一村一看见我就喜笑颜开地说:“爸爸,我跟哥哥、姐姐一起住到幼儿园,妈妈说的。多好玩啊!你们要都来就好啦!”我把他搂在怀里,不知说什么是好。我们一走,三个孩子都得交给幼儿园。怡楷正忙着给一丁、一毛收拾行李。她又给我看她已经把我需要的东西放在一个小手提包里了,好像十年前那个四月的下午我离家去充军一样。怡楷下了面条作晚餐,她苦笑说:“吉祥如意!”这是几个月来全家第一次在一起吃饭,也是我们分手前最后的晚餐,还不知哪年哪月才能重聚一堂呢。然后一丁自告奋勇给我们蒸一锅馒头,让我们带在路上吃。等他打开大蒸锅盖子一看,他就傻了。“怎么会都是巧克力的颜色?”妈妈笑着说:“没什么,碱放多了。帮助消化,照吃不误。丁丁,别难过。你想到给我们做就让爸爸妈妈开心了。”这时候,一丁、一毛就背上行李卷儿准备走了。一丁说:“我会照顾弟弟、妹妹,爸爸妈妈放心。”一毛也说:“我也会照顾村村。”孩子们都那么镇静懂事,好像一下子长大了,我感到既高兴又难过。

   一丁、一毛走后,我问怡揩:“你给准备语录牌了吗?一人一块,糊上红纸,写一条毛主席语录?”怡楷“哦”了一声:“我都忙忘了。我到学校木工房捡了一块小木板。不知塞到哪儿了。红纸是从系办公室拿的,他们有的是,准备随时写最新最高指示用的。”一村到堆在床上的东西里翻,找到了埋在下面的木板和红纸,又从书桌抽屉里拿来一枝毛笔和一瓶墨汁。怡楷搂着他说:“小村村,没有你帮忙我怎么办呢?干脆你告诉我,我们该用哪一条语录吧。妈妈忙得晕头转向啦。”

   “妈妈,我会老师教我们的一条容易的。”说着,他就用千篇一律的唱经的调子背了起来:“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人类历史的动力。”

   “很好,说得对,村村。我们把这一条给妈妈用。现在你能给爸爸想一条吗 ?”

   “我实在记不起别的了。来一首杜甫的诗怎么样?”

   怡楷笑了起来。“那不行,村村。必须是一条毛主席语录。”

   “那是为什么呢,妈妈?”

  “因为规定人人都这么做,乖乖。让爸爸自己去想吧。他会背好多语录。”

   我会背的语录确实不少,因为是规定的功课,但是我只能用一条反映我牛鬼身份的。怡楷建议用经常有人引用的关于人犯错误的一条:“任何政党或个人都很难不犯错误,但是我们要尽量少犯错误。一旦犯错误,我们就应当改正,改得越快越彻底越好。”怡楷又说:“人们可以从中看出本人承认有罪并愿弃旧图新。其实这只是一条常识,对任何人都适用,包括发这高论的伟人。”我俩都笑了,然后怡楷用毛笔把两条语录抄在红纸上,再贴在木板上面。

……

责任编辑:香梅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