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華文化是高級文化系統(圖片 清明上河圖局部 來自公共領域)
中華文化是高級文化系統(圖片 清明上河圖局部 來自公共領域)

中華文化爲什麼是高級文化系統(3)

【希望之聲2019年6月22日】(惠虎宇)第三章 中西方文化的起源與終極使命

 第一節 西方文化面臨的困境

前面的文章中,我們揭示了文化的兩大功能,文化通過認知體系和社會規範分別奠定了人類的世界觀、歷史觀以及一個社會系統的基本社會關係和社會制度。在文化爲人類奠定認知和社會規範的過程中,人類的觀念和行爲反過來也在影響着文化兩大功能的體現,從而使文化系統表現出複雜的演化過程。

文化系統的好壞與人類歷史發展的走向息息相關,好的文化系統可以使人類歷史的走向符合天道的規律,締造出社會系統與文化的良性循環體系,將人類歷史導向求真向善的道路。而有缺陷的文化系統則會導致人類在認知領域陷入各種意見紛呈的爭論之中,使天道與人類的理性之間產生隔閡,並在社會關係和社會制度方面可能導致社會系統的降級甚至崩潰。

西方文化由於在認知領域和社會功能上存在着明顯的漏洞和缺陷,使西方文化在歷史發展過程中出現越來越複雜的演化,也出現了越來越混亂的局面。

在認知領域,西方文化存在着四大問題,包括使用無限思維導致邏輯紊亂;使用二元思維導致精神世界和物質世界分化;在認知對象上對天道的偏離,造成知行割裂,導致知識和道德分離;而知行割裂也進一步導致理性與信仰的分離,在認知領域隔絕了塵世與天國之路,最終導致成體系的無神論——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的出現,而奉行共產主義的國家在世界觀、歷史觀和價值觀方面與天道完全對立,這給近代以來的人類歷史造成了巨大的災難。

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共產主義國家目前奉行的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另一部分是共產主義滲透美國等西方國家後,形成的與西方傳統道德和價值觀背離的變異觀念。在當今自由世界的頭號國家——美國,源自共產主義的變異觀念已經成爲佔據美國社會主流輿論體系的意識形態,甚至被打上政治正確的標籤,這些變異觀念表現爲詆譭聖經、宣傳反傳統觀念,將同性戀、性亂、墮落宣傳爲正常和自然、健康的現象,大力宣傳低級、醜陋、不倫不類的事物…….等等。這些共產主義的變異觀念敗壞了美國傳統文化、顛覆了美國傳統倫理和道德、嚴重扭曲了當代美國人的價值觀。除美國之外,西方社會也普遍存在這種情況。

在當今的西方社會,源自共產主義的敗壞觀念以主流姿態侵蝕着固守信仰和道德體系的傳統觀念,並以所謂政教分離的名義,在學校和政府系統將信仰以搞宗教的名義驅離,這使得西方文化的世俗哲學體系中,有神論的成分越來越少,而無神論的成分越來越多,而宗教信仰中的天命觀在西方社會目前的這種意識形態之爭中,也只能處於防守狀態,無力改變世俗哲學被無神論日益攻陷的局面。

在構建社會系統方面,西方文化雖然注重利益平衡原則,着眼於構建中性的共生社會關係,但是以法律體係爲主、以道德體係爲輔(並且在很多情況下缺乏倫理體系)的社會規範體系,也存在着先天不足的弊病。以法律爲主,道德爲輔,這是西方社會在走出中世紀後要求世俗生活和宗教信仰相分離的一種社會形式的體現,在這種社會形式下,道德體系代表的信仰世界和法律體系代表的世俗世界將逐漸分離,這有可能導致世俗世界從認知到社會生活都越來越偏離天道的約束。在法律體係爲主的社會規範體系下,如果人們逐漸將法律看作是判斷好壞的標準,那麼道德在社會生活中的作用將日益邊緣化,社會的道德標準就會逐漸下滑。當一部分人的道德下滑突破公平競爭所要求的道德底線後,利益平衡原則將被破壞,社會關係在局部將會降級爲以追求壟斷利益爲目標的鬥爭狀態,此時,社會的矛盾衝突加大,社會劇烈動盪,如果這種狀態得不到有效的調整和恢復,社會系統可能進一步降級到共產主義所需要的流氓社會關係。

共產主義運動正是在西方社會利益原則逐漸失去平衡的時代產生的,早期的資本主義工業時代,西方社會貧富分化加劇,在社會公平方面失去平衡,社會的鬥爭狀態加劇,這爲共產主義的出現提供了社會環境。再加上前面講的西方文化在認知領域出現的漏洞,無神論思想的逐漸壯大,使共產主義在西方文化環境中,從意識形態到社會形態全部塑造成型,成爲危害東西方乃至全人類的文化腫瘤。

共產主義從西方社會產生之後,席捲蘇聯和東歐國家,並依靠武力進一步侵佔了古老的中國,不但給近代世界帶來的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人道災難,也從文化上摧毀了西方的利益平衡原則與中華的道德倫理原則。

當前,雖然蘇聯和東歐的共產政權已經崩潰,西方社會暫時結束了了共產政權對其正常社會系統的摧毀過程,但是共產主義的反天道反信仰的意識形態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深層的滲透美國等西方國家,形成與傳統道德和價值觀背離的變異觀念,如前文所述,這些變異觀念目前已經在西方社會被打上所謂“政治正確”的標籤,成爲主流價值體系。

在古希臘的前亞里士多德時期,西方文化的表現在思維傾向上多具有東方“天人合一”和“知行合一”的思維特徵,西方歷史觀的主要表現是天命觀。這說明中西方文化在起源之時具有相同的來源,有着共同的使命。但是西方文化在隨後的發展中,出現了認知體繫上的巨大漏洞,導致在社會關係上進一步產生了打破共生關係的鬥爭關係,最終導致在西方文化內部產生了可以反過來吞噬西方文化的癌細胞——共產主義,如今這個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西方社會系統的整個機體之中,而依靠西方文化自身已經難以根除這些癌細胞。從文化體系的完整性上來看,要根除西方文化產生的這些癌細胞,併爲西方文化的漏洞打上補丁,唯有傳統的中華文化才能勝任。

第二節 中華文化鋪就的通天之路

一、中華文化與理想社會的天然聯繫

中華文化的“天人合一”世界觀在認知體繫上邏輯體系縝密,知識體系圓融,不但沒有西方文化的認知難題與邏輯漏洞,反而可以解決西方文化所產生的所有認知難題。在社會功能方面,中華文化體察天道、遵循天命,由此爲社會系統引入的“自然契約”和“道德同一性關係”是構建人類理想社會的現實途徑,這使得中華文化與人類理想社會之間形成一種天然的內在聯繫。

依據道德品質的好壞,人類從道德表現上可以劃分爲道德人、利益人、利益流氓(道德敗壞的表現)三種類型;而社會系統從結構的優劣上可以劃分爲良性、中性、惡性三種狀態。

一種理想的社會形式,從結構上來講,必然是一種良性的社會結構,是在器物、制度以及精神三個層面上對整個社會系統的全面提升和完善;而從人的因素這方面來講,理想的社會,必然是由具有高尚道德品質的道德人(君子、賢人、聖人)爲社會基本單位而構建起的道德社會關係下的一種社會形式。並且這種社會形式反過來也在締造着、符合這種良性社會結構所需要的歷史主體,使社會系統在構成要素(人)和組織結構(社會關係)方面形成一種良性的循環體系。

以此看來,在一個理想的社會形式下,人的道德屬性和社會系統的良性結構必然達成了高度協調的統一,彼時,人們應該內心平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沒有利益上的衝突,處於一種道法自然、敬天知命、少私寡慾、重德修身的“天人合一”狀態,整個社會形成一種無爭、有序、公正、和諧的高級文明形式。而這樣的社會形式正體現在中華文化的社會追求之中,以中華文化的儒道精神爲指導,以修心養性(修身)、返本歸真(修煉)爲人生基本目標,纔可以真正實現出來。

二、修煉與中華文化的起源

中華文化的這種與人類理想社會之間的天然聯繫,來自於中華文化更高的起源。中華文化起源於道家修煉文化,在前面的文章中,我們曾經揭示過,人類現有的認知體系包括五大類,按照層次高低排列分別是修煉、宗教、邏輯、哲學和科學(這裏指西方科學體系),而修煉是最高的認知體系。

修煉是人與天道進行直接溝通的途徑,也是突破人類所居住的現有空間的限制,瞭解更高層次宇宙真理的唯一途徑。中國古代的修道人通過認知的最高級方式——修煉——產生了對天道的深刻體察,認識到“天人合一”的人生終極目標,開創了中華5千年的修煉文化,併爲後世子孫留下了由人修成神的大量神蹟。中華5000年曆史的開創者軒轅黃帝就是道家修煉人,黃帝修道成功後白日飛昇,爲炎黃子孫留下了天子修道、無爲治天下的人類歷史上最頂級的文化。

修煉可以讓人洞徹天道,也可以讓人修成神,那麼,我們需要追問一個問題,修煉這種認知宇宙的方式,以及讓人類的生命得以昇華到更高層次的生命科學道路,又是來自哪裏呢?這個問題也只能有一個答案,那就是來自更高層次的宇宙,以及超越人類的更高層次的宇宙高級生命——神。中華文化是神傳的文化,這就是爲什麼中國人把自己生活的這片土地稱爲神州,因爲這是一片神曾經降臨併爲人類留下最精深的神傳文化的土地。

從起源上來講,其實西方文化乃至整個人類的文化,都曾經是神傳文化。但是爲什麼在5000年的歷史長河中,別的民族的神傳文化或者失傳、或者侷限在一個固定的領域(如宗教)、或者遭到無神論的侵蝕與攻擊而只能退守一隅,而只有中華文化在5000年的歷史進程中(中共篡政之前),一直能堅守神傳文化的傳統,從認知體繫到社會功能全面的體現神傳文化的精髓呢?這或許與中華文化在人類歷史上承擔的偉大使命有關。

三、修煉是通天的科學體系

在當今時代無神論體系的衝擊下,無神論思維下的人們已經很難理解修煉,認爲這隻是一種迷信,修煉文化在歷史中締造的神蹟,對無神論的人來說,也只是一種傳說。在修煉、宗教、邏輯、哲學和科學(西方近代科學體系)這五類認知體系中,無神論者也只承認後面三種,並且以西方近代科學體係爲最高的認知體系,認爲宗教是人們心靈空虛的精神寄託,而修煉是虛構的神話和傳說。本文就從西方哲學以及西方近代科學的認知體系出發,來講講修煉與科學的關係。

近代西方科學誕生以來,一個重要的特徵就是其理論或者結論可以被一定的檢驗方式所證實(就是下文講的科學範式的第四個階段),人們把它稱爲“實證科學”,長久以來,實證科學幾乎也就成爲西方科學的代名詞。但是西方科學體系卻一直不能完整的揭示和證實中華文化所闡釋的修煉理論,過去這被認爲是由於中華文化不科學,只是一些“樸素的認識”或者是所謂的“迷信”,其實這完全是一種誤解,真正的原因在於人們對於“實證科學”的理解過於片面,並沒有真正認識到實證科學所對應的全部方法論體系。

西方科學所依據的實證方法實際上只是一個完整的實證體系中的一個方面;中華修煉文化所創造的理論成果其實也都是可以被證實的,只是它的證實方法恰恰是這個完整的實證體系中的另外一個方面,也就是另外一種科學手段。東西方這兩種科學體系在認識論上並不衝突,如果把二者結合起來,綜合成一個科學體系,那麼,人類就會擁有一個相對完整的科學體系的概念,人類對世界的認識就會有一個新的飛躍。

以實證科學這個概念爲例,人們對實證科學形成了由以下四個階段組成的範式:觀察→假設→建模→驗證。

第一階段、觀察,就是人們對一些現象和經驗的積累;第二階段、假設,就是在大量現象和經驗材料的基礎上,總結其共性,提出一些可能的解釋,形成假說;第三階段,運用邏輯手段分析整理各類假說,去掉邏輯有問題的部分,形成一套邏輯上可以自洽的理論模型,形成初步的理論體系;第四階段,用新出現的現象或者專門的實驗對該理論體系進行驗證,如果理論與新現象或者實驗事實相符合,則證明該理論體系暫時有效,這就形成了一個科學體系(如驗證失敗,則回到第三階段,繼續修改和建立新的理論模型)。

以上範式中,第四階段對理論模型的驗證是尤爲重要的,這是理論體系之所以成爲科學體系的最關鍵一步,也是科學之所以被稱爲實證科學的由來。現代科學的傳統觀念認爲,驗證可分爲事實驗證和實驗驗證兩種方式,事實驗證就是當理論體系中所推理到的一個現象(或者結論)在現實中出現了、或者被觀察儀器觀測到了,那麼就可以印證理論的正確性;實驗驗證則是通過實驗(人工設計出可控制的特殊環境和事件)來呈現理論中所推測到的現象和結果,且這種實驗可以重複。那麼,凡是滿足以上這個驗證模式的科學體系,都可以被稱爲實證科學。

我們可以列舉一些科學體系產生的過程來熟悉以上這個科學的範式。

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曾經根據身邊的經驗現象斷言:物體從高空落下的速度同物體的重量成正比,根據這個“理論”(實則應該是個假說),100公斤的物體下落速度應該是1公斤物體的100倍。但是這個“理論”實際在第三階段、邏輯分析階段就可以被否定,16世紀的伽利略正是首先運用邏輯來否定它的。伽利略提出一個問題,假如把一塊大石頭和小石頭捆在一起,那麼這塊重量等於兩塊石頭重量之和的新石頭,將以何種速度下降呢?按亞里士多德的論斷,大石頭加上了一塊以較慢速度下降的小石頭,新石頭的下降速度應小於原大石頭的下降速度;而另一方面,因爲新石頭是兩塊石頭捆在一起形成的,它的重量大於原來的大石頭,所以新石頭的下降速度應該大於原來的大石頭。這樣根據亞里士多德的理論,得出一個自相矛盾的結論(不符合邏輯),所以,亞里士多德的理論一定是不成立的。

伽利略進而假定,物體下降速度與它的重量無關,如果兩個物體受到的空氣阻力相同,或將空氣阻力略去不計,那麼,兩個重量不同的物體將以同樣的速度下落,同時到達地面,這個假設就沒有邏輯矛盾了,就通過了第三階段了。下一步,是第四階段,伽利略做了一個震驚世界的實驗,1590年的一天,伽利略登上比薩斜塔塔頂,在衆目睽睽之下,將一個重100磅和一個重1磅的鐵球同時拋下,結果兩個鐵球差不多一齊落到地上。這個被科學界譽爲“比薩斜塔試驗”的美談佳話,用實驗和事實證明,輕重不同的物體從同一高度墜落,它們將同時着地(加速度一樣),從而一舉推翻了亞里士多德曾統治了近兩千年的錯誤理論。這個例子中可以清晰的看出、科學產生的第三階段和第四階段的特徵,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前面那個關於科學的範式。

現在我們看看另一種現象,當一個修煉人通過打坐和入定達到一種非常澄靜的狀態時,他身體的潛能(功能)打開,通過天目看到了人體在另外空間存在經絡穴位或者看到另外空間的壯觀景象(不同層次的天上的景象),看到了另外空間的各類生命體包括神仙,甚至他的元神可以離體去不同層次的天上游覽。當我們看到歷史典籍中的這些描述時,我們大多以神話傳說來一笑了之,多數情況下都不會想到,這其實也是科學體系的一種,而且是比我們近代從西方所學到的“實證科學”更高級的科學體系,也是真正可以揭示天道運行規律的終極科學體系。這種科學體系,我們可以稱它爲“主體的科學”(或者是內實證科學),而前面所說的從西方傳來的這種科學,我們可以稱之爲“客體的科學”(或者是外實證科學)。

從西方哲學(科學之母)認識論的角度而言,人類的認識過程(從邏輯上)是由主體、客體和主客關係三個環節組成的,所以,一個結論的得出 往往取決於以上三個因素的綜合表現,即主體的屬性、客體的顯現 以及主客體的相互作用方式。

主體包括人的精神、品格、意志、意識、理念、道德等因素,這些因素構成了人的本質屬性,一個人的特徵就是通過這些屬性來表達的;客體是指主體之外的所有事物(也包括主體的物質身體本身),如人研究的對象、人使用的物品、人的物質生活形式等等(在認識論中,客體一般也被統稱爲認識的對象);主客關係就是主客體在認識過程中的相互結合方式,也就是二者相互作用的方式。下面是一個認識過程的示意圖:

西方的科學體系,我們看它的研究對象和驗證方法,無論是伽利略、牛頓時代的機械運動現象,還是麥克斯韋、赫茲時代的電磁現象,無論是愛因斯坦、費米時代的相對論和核子理論的現象,還是現代科學所能探測到的分子生物領域的生命現象,它們共同的一個特點就是,所有的被觀測現象或者實驗條件都是屬於客體的一些具體表現和具體條件,例如溫度、壓強、溼度、潔淨度、光照強度、電磁強度、催化劑、實驗物品、實驗儀器等實驗條件都不會涉及主體的因素,也就說主體因素的變化不會影響該實驗的結果。比如伽利略的塔頂落物實驗,讓一個道德水平極高的人和一個道德極度敗壞的人去做,結果是一樣的。這就是“客體的科學”的共同特徵,它的研究對象和驗證條件以及驗證手段,都是針對客體而言的,都沒有觸及到主體的因素。那麼,我們可以拓展思維想一下,如果有一種科學,讓主體的因素成爲主宰認識以及驗證(包括實驗)過程的主導性因素,而基本不觸及客體的條件,那麼,根據以上所揭示的認識論的原理,這種科學體系就可以被稱爲“主體的科學”。這種科學體繫有沒有呢?當然有。

“主體的科學”針對的對象是人的精神、意志、道德、理念等主體性的因素,通過改變主體的這些條件來提高認識境界,從而可以得到與僅僅通過客體的科學手段所得到的、完全不同的認識結論。

比如一個修煉人,通過中華文化中的修煉這種方式,不斷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逐漸放棄了七情六慾,捨棄了常人的妒忌心、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名利心、色慾之心、有求之心等等,心靈達到了澄澈明淨、一塵不染的境界(用現代物理學的觀念來看,這是身體的一種能級狀態向另一種能級狀態過渡的臨界狀態,因爲微觀下的身體其實都是能量的體現,微觀下到底有多少層次的能級和身體的存在形式,我們現代物理學還望塵莫及)。此時,他可以入定,他的身體在微觀層次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人體內、在不同微觀層次的其他生命系統、被激活了,開始發揮作用,修煉界講的天目、元神等生命現象都是屬於這些更微觀的生命系統所擁有的。此時修煉人處於一種有意識的能量場狀態,微觀層次上新的景象逐一顯現出來,修煉人和他的外部環境在更微觀層次上漸漸融爲一體,“天人合一”的宇宙存在方式得以顯現,萬物唯靈的生命奧祕得以洞見,這就是主體的科學(內實證科學)的基本認識過程和實證過程。

“主體的科學”同樣也提供了實驗條件和驗證方式、允許任何人去檢驗,結果也可以重複出現。比如,釋迦牟尼留下了自己通過修煉而證悟到的三界內外生命存在方式的法理,這是釋迦牟尼通過改變自己的主體屬性而達到的科學認識,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去驗證釋迦牟尼所揭示的這些不同層次的法理,但是,必須這個人也要像釋迦牟尼那樣 改變自己的主體屬性,使自己的心境和道德狀態也達到釋迦牟尼曾經達到過的某一層次,這是這個實驗所需要的微觀物理條件,唯有這樣,這個人纔能有機會去證悟 釋迦牟尼所講過的屬於那個層次的法理。

我們看到,修煉這種科學體系的認識和檢驗條件都是針對主體的,與客體沒有關係,所以,不能用“客體的科學”的檢測手段去驗證。其實,無論是釋迦牟尼留下的修佛方法,還是中國的老祖宗黃帝及老子留下的修道方法,都是主體的科學,在中國曆史的長河中,無數修煉人(和尚、道士以及在山洞獨修的人)通過這些修煉方法證實了這條生命科學道路的正確性,留下了大量記載修煉過程的文章典籍和修煉神蹟。

由於客體條件是容易滿足的,而主體條件常常是難以達到的,比如說慈悲的狀態(慈悲其實是一種非常微觀的純正能量的表現,需要修煉才能擁有),要求一個人要無怨無恨,要愛自己的仇人,但是,這麼高的道德要求,除了修煉人,一般人誰能做到呢?做不到,當然就達不到驗證“主體的科學”所需要的基本物理條件,自然也就無法體驗修煉人所揭示的高層次(微觀層次)的真理。

這就是爲什麼一般常人不願相信修煉這條科學道路的根本原因,因爲一般常人往往都不願意去改變自己的主體屬性的低層次狀態(低能級狀態),他們堅持的理無非是“沒有吃喝玩樂男女關係,做人還有什麼意思?”但是修煉的目的恰恰是爲了超越常人層次,是爲了通往天國和神界,同時也揭示神的存在的祕密。“主體的科學”可以爲我們洞見超越一般常人認識界限的、更高層次的真理。

翻開所有正教的經典,如基督教、猶太教、佛教、道教,除了不殺生、不偷盜、不淫亂等做人的基本道德規則以外,對於通往天堂(神界)的道路,都規定了高於一般常人的道德標準和思想境界。如《聖經》中要求信徒要愛你的仇人,別人打你左臉,你得把右臉也伸出去,其基本內涵就是要寬容、要慈悲、要忍讓、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佛教和道教中也有同樣的要求,而且還要求信徒出家,要斷絕世俗間的一切七情六慾。基督教要祈禱,向內找自己的罪,包括思想的罪,佛教道教則要求打坐,要摒除一切常人層次的妄念等等,通過這一系列的對道德和思想境界的高層次、高標準的要求,才能保證這個信徒或者修煉人得以驗證聖人和覺者所留下的、這條主體昇華的實證科學之路。

西方的科學體系之所以被當作是“唯一的科學”,並被無神論者用來否定修煉體系,原因在於西方文化的認知論是有缺陷的,在西方文化的主客二元分化的認知體系中,只把客體當作認知對象,而主體的道德屬性完全被摒棄在認知領域之外,這導致了“知行割裂”,理性與信仰的分離,使科學道路最終走向了客體科學的方向。而中華文化在認知對象上,始終以天道以及符合天道的道德和倫理體係爲認知對象,追求“知行合一”,讓行爲符合道德的要求,這使得中華文化的科學之路始終沒有偏離主體科學的方向,使中華文化保留了對修煉文化完整而系統的認知與實證體系。

由此可見,中華文化始終走在以修煉爲核心的主體科學的道路上,而這條道路正是神傳給人類的可以返本歸真、迴歸天國的一條通天道路。

第三節 中華文化與人類歷史的關係

一、中華傳統文化在當代中國的現狀

通過前面的論述,我們知道了中華傳統文化的高貴來源,瞭解到中華文化在認知體繫上邏輯完整、理性通達,在社會功能上道德力量強大、社會結構優良,這樣的文化系統不可能給共產主義提供任何漏洞可鑽。共產主義摧毀中華傳統文化,不是依靠文化的力量,而是依靠共產黨政權的暴政和屠殺。

中共通過軍事手段竊取中華民國的政權後,通過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屠殺掌握傳統文化的精英階層,摧毀記載和傳播傳統文化的場所、器物、書籍,並掌控了學校、新聞、出版等所有的文化研究和傳播機構,剝奪人民自由思考的權利,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對人民強制洗腦。在中共的屠殺和洗腦灌輸下,掌握傳統文化的中國人越來越少,而被洗腦後擁有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包括馬列主義和西方共產主義的變異觀念)的人越來越多,這使得5000年的中華傳統文化在當今的中國面臨失傳的絕境。在社會結構上,當代的中國是徹底的流氓社會關係,遵循的是叢林法則,人們在利益上進行沒有道德底線的明爭暗鬥,互爲魚肉,社會陷入無序的鬥爭狀態。

在共產主義的劫難之中,無數的中國人也在尋找出路,但是失去傳統文化的人很難找到中華復興的真正道路。歷史上很多古老的民族都消失了,不是因爲他們的人種消失了,而是他們的文化消失了,他們的人種融入了別的民族之中,成爲另一種文化的繼承者。文化是一個民族的本質特徵,文化毀滅了,這個民族也就毀滅了,而從另一方面來說,文化復興了,也意味着一個民族的真正復興。

猶太人在2000年的歷史長河中,曾經淪爲流浪民族,沒有自己的國家,但是保留自己的文化,於是等到時機成熟,他們在神許給的故土上,重建了強大的民族國家——以色列。西方進入中世紀的黑暗後,通過文藝復興運動,將西方正統的文化從走偏了的無理性宗教控制中解放出來,使西方文化在近代再度煥發生機。

同樣,中華文化在走過5000年的輝煌後,遭到共產主義的侵略,遭遇毀滅性的打擊,陷入絕境。但是如果我們能找回中華文化最核心的修煉內涵,重建天人關係,在心中重新樹立起對神對天道的敬畏,那麼清理共產主義的毒素,重塑中華文明的輝煌也將是計日可期的事情。

二、法輪功的出現與中華文化的復興

1992年,中國出現了法輪功,也叫做法輪大法。在法輪功的著作中,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直白的告訴讀者,法輪功是一種修煉法門,是屬於佛家的修煉方法。也就是說,在共產主義政權已經將中華傳統文化幾乎從中國人心底完全抹去的時候,李洪志大師將中華文化最核心的修煉內涵向當代中國人公開揭示出來,並且解答了關於中華文化以及人類歷史的諸多疑問,讓中華文化起源於神授的真相在5000年後的今天再次展現在中國人面前。這對中國人來說是一次巨大的機遇。

在修煉法輪功的過程中,修煉者出現了諸多神蹟,最明顯的是很多修煉者原本患有的一些讓現代醫學都無法醫治的絕症,通過修煉法輪功而痊癒。這樣的事例衝擊着現代科學(客體科學)的觀念,讓人們重新思考古老的中華文化。此外,法輪功修煉者通過改變主體的道德屬性,提高道德境界,而切實的證實了更高層次的天道,證實了修煉文化中提到的另外空間,也就是不同層次的天的存在,證實了不同層次的天上有不同層次的神,證實了生命擁有元神,在三界內的生命的確要經歷輪迴轉世等等。

在修煉中,法輪功學員的世界觀與此前相比,也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他們重新迴歸了“天人合一”的中華傳統文化,重新確立了天命觀,以順應天意,奉行天道,履行天命作爲人生的終極價值觀。

法輪功的修煉要求修煉者從做一個超常的好人開始,這相當於爲中國社會重新構建了道德社會關係。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是中國社會道德標準最高的一個羣體,其中的好人好事層出不羣,高德之士比比皆是,成爲當今世界的一片淨土。

由此,我們也可以想象,法輪功爲什麼遭到中共瘋狂的鎮壓。從文化體繫上來講,中華修煉文化是人類文化的最高端部分,而共產主義是偏離人類正常文化後的最低端表現,是一種垃圾文化,二者之間沒有任何的共通之處。前面也講過,中共政權完全是靠暴力來剷除中華傳統文化,靠洗腦來建立起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一統天下的局面。而法輪功的出現,打破了中共用低端的垃圾文化統治高端的中國人民(中國人本來是神的子民,是神傳文化的最主要的繼承者)的現狀,使中國人民開始重新認祖歸宗,建立對神對天道的信仰,這對中共這個建立在無神論基礎上依靠暴力洗腦的政權而言,是致命的衝擊。

在中共的瘋狂打壓和法輪功學員堅定修煉的過程中,中國人民正在二者之間做出選擇,當今中國出現的退出中共組織的歷史大潮——三退大潮,正是中國人民在傳統文化和共產主義之間做出的莊嚴選擇。

筆者堅信,隨着中共政權的最終解體,法輪功所帶來的修煉文化必將在中國的未來迎來一個全盛的時期,那將是中華文化在近代經歷西方文化的衝擊,遭受共產主義的全面摧殘之後,在全球重新展現輝煌的時代。

 三、中華文化與人類歷史的關係

1、中華文化是格局最宏大的文化系統

中華文化歷經5000年的歷史,代代相傳,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無論是哪來的外來民族,一旦進入中華文化的統治區域,他的歷史宿命一定是接受中華文化,成爲中華民族的一員,包括五胡、遼金、蒙元、滿清等歷史上這些強大的政權,它們都無一例外的接受中華文化,成爲中華民族的組成部分。

我們回顧歷史,可以發現,無論哪裏來的外來政權,在與中華文化打交道的過程中,他們使用武力僅僅侷限在政權的層面上,用武力來奪權國家政權,而從來不使用武力來奪取一個民族的文化。也就是說,在文化的層面上,中華文化和外來文化一直都是公平競爭,哪種文化影響哪種文化,依靠的是文化自身的優劣,包括我們前面提到過的文化的認知體系和社會功能。

在公平競爭的局面下,中華文化依靠認知體系的縝密、社會功能的強大、以及與天道的緊密聯繫,一直保持着最強大的競爭優勢。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中共政權之前),沒有發生文化迫害,沒有宗教戰爭,在世界的其它地區,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之間發生過宗教戰爭,猶太人被以異教徒的身份到處遭受驅趕,但是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伊斯蘭教、基督教、佛教、道家、猶太教都和睦相處,歷史文化研究者將這種現象歸因於中華文化巨大的包容性。

我們這裏深究一下,巨大的包容性的本質是什麼?我們以軟件系統爲例,如果同樣的很多軟件在西方文化這種操作系統下互相沖突,而在中華文化這種操作系統下運行順暢,不出問題,那說明瞭什麼?是不是可以說明中華文化這個操作系統的版本更高級!從文化本身來將,說明中華文化的格局在人類歷史上是最宏大的,所以她才能包容人類的所有正常文化系統。

在近代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中,西方的堅船利炮打擊的層面依然是政治層面,並沒有用武力打擊中華文化,西方要求的傳教自由,也不過是爲外來宗教進入中國索取一個市場准入的許可,在文化層面的要求僅僅是與中華文化展開公平競爭,在日本侵華戰爭中,日本軍隊針對的也是中華的政權,而對中華文化卻畢恭畢敬。

而唯有在共產政權統治下,中共用武力來消滅中華文化,爲共產主義一統中華大地而殺開血路,使中華文化因此被斬斷根脈,而瀕臨絕境,這與共產主義的邪惡來源和邪惡目標有關。

2、中華文化的歷史使命

中華文化是人類5000年的文明史中保存最完整的神傳文化,也是格局最宏大的文化系統,那麼,中華文化承擔的歷史使命也一定是最重大的。

人類的文化都來自於神授,都承擔着各自的使命,但是承擔的使命也各不相同,其中體現着神的系統安排。就像一臺大戲,一定有主角、有配角、也有丑角。從文化系統的先進性上來講,中華文化顯然是人類歷史這臺大戲的主角,而西方文化及其它地區的正常文化是配角,而最低端的垃圾文化——共產主義顯然是丑角,扮演了大反派的角色。

一臺大戲,必然是以主角和反派之間的矛盾衝突爲線索來展開。根據本文對中西文化和對共產主義的闡釋,以及人類各宗教流傳的創世和大審判的傳說,我們還原一下人類歷史這臺大戲的整體脈絡:

最初神創造了人類,並給人類留下了神傳文化。神告訴人類,要遵守天道、敬畏天命,要做一個好人,並告訴人類善惡有報的天理;

神通過人類中的先知或者修煉人,在人類的不同文化系統中都留下大致相同的預言,預言在人類歷史的最後時刻,魔鬼會禍亂人間,意圖將人類毀滅,而屆時神也會回到人間,再次向人類傳授神傳文化,帶領人類走過劫難。在最後的時刻,人類需要做出選擇,是選擇魔鬼,還是選擇神;

神選擇了神州大地作爲人類歷史的核心舞臺,未來人類的正邪大戰將在這個舞臺上展開。在這個舞臺上,神系統的安排5000年的文化傳承,讓儒釋道的修煉體系從出世到入世融會貫通,共同成爲中華神傳文化的完整體系,爲人類歷史的最後時刻、神再次降臨時傳播新的神傳文化而做好鋪墊。神給這個神州大地上建立的國家命名爲中國,意思是人類文化的中心之國,神讓中國這個國家系統以朝代接力的方式代代相傳;

在神爲人類做安排的時候,魔鬼也在安排他們毀滅人類的計劃。魔鬼撒旦抓住西方文化出現的漏洞,讓無神論在西方文化體系中生成,再利用西方文化追求世俗利益的社會環境,放大人們心中的貪慾和惡念,使西方利益平衡的文化出現局部降級,從而發動共產主義革命,建立共產政權;

魔鬼不斷讓人類道德下滑,在西方社會內部發起兩次世界大戰,讓共產政權得以發展壯大,第一次世界大戰誕生了蘇聯,第二次世界大戰讓共產政權壯大,擴展到東歐以及東亞,並最終竄上人類歷史的核心舞臺——中國;

魔鬼讓共產政權在中國不停的搞運動,大肆屠殺,不但殺人,還要誅心,從中國人的心靈上完全抹去神傳文化的印記,讓中國人不信神,沒有道德,大批量的蛻變爲利益流氓。這樣當神再次降臨神州大地時,好可以利用這些利益流氓來阻擋神的道路,爲神救度人類而製造阻礙;

最後的歷史時刻,神再度降臨帶來新的神傳文化在神州大地上傳播,與共產主義展開正邪大戰。主角和反派在神州舞臺將上演人類歷史的終局之戰。

3、人類歷史的終局之戰

在人類歷史的很多預言中,都記載了在人類的最後時刻神會再次降臨傳播神傳文化,這些預言包括中國的《馬前課》、《推背圖》、《梅花詩》、《燒餅歌》等,法國的《諸世紀》,韓國的《格庵遺錄》,西方的《聖經啓示錄》、以及佛教中關於轉輪聖王下世傳法的內容等等。

根據大量學者的研究,這些預言所講到的在人類歷史的最後時刻出現的救世聖人正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而亂法的魔鬼則是中共及其背後的操控者——共產邪靈。

從文化的角度來衡量,神的再次迴歸,一定是選擇認知體系完整、社會功能強大的中華文化爲傳法的文化基礎,以中文的語言來洪傳新的神傳文化,而這種新的神傳文化也一定是在體繫上比人類已有的所有文化都更爲宏大,不但能包容世界所有的文化系統,也可以使中華文化自身得到一次全面的升級和更新。

筆者在閱讀法輪功的大量書籍後,認爲法輪功所包含的文化體系,已經超越了人類所有的文化系統(包括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體系),是人類認知體系迄今爲止的一次最大的飛躍。也是人類歷史揭開新的一頁的開端。筆者認爲,歷史中的諸多預言講述的人類歷史的最後時刻,不是人類歷史的終結,而是人類歷史在經歷一場劫難之後的重生,是神對道德日益下滑而被魔鬼所迷惑的人類的一次慈悲的救贖。而法輪功的出現,正是神對人類慈悲救贖的體現。

中共迫害法輪功從文化的角度來講,是低端的垃圾文化對於高端的神傳文化的妒嫉,而從神對人類救度的角度來看,中共迫害法輪功則是魔鬼毀滅人類計劃的一部分,是爲了阻擋人們再次認識神傳文化,走回通天的道路。

在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法輪功學員對修煉的堅定態度讓中共爲之膽寒,法輪功學員堅定的意志,使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的誅心手段徹底失效,在中共與神爭奪人類靈魂的戰鬥中,法輪功學員不畏懼中共的屠殺,而堅定的選擇神,選擇神再次降臨傳給人類的這條通天的道路。

筆者認爲,法輪功學員的堅定修煉以及對中共魔鬼本質的不斷揭露,不但重建了中華修煉文化,使中華文化即將迎來全盛時期,也爲人類戰勝共產魔鬼,解救人類脫離劫難而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在人類歷史的這場終局之戰中,法輪功學員顯然是正義力量的最大一支主力軍,他們付出了最大的努力,承受了最大的犧牲,也即將換來最大的勝利。

共產政權行將就木,中華文化正在走向全面輝煌。而西方文化將在中華文化的這次全盛時期會看到自己的不足,爲自己打足補丁,成爲中華文化的兄弟支脈。

(全文完)

責任編輯:董偉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