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7年11月川普與習近平在北京。(AP Photo/Andy Wong, File)
2017年11月川普與習近平在北京。(AP Photo/Andy Wong, File)

橫河:“川習會”北京牌難打 政治局常委會有“投降派”

【希望之聲2019年6月25日】(【橫河評論】 主持人:楊光 原標:G20前中共還有牌可打嗎?)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一直懸而未決的G20川習會”終於被正式確認了,雙方的談判團隊也在中斷了一個多月之後重新開始通話。中共官媒前一秒鐘還在長篇累牘的批判美國和所謂的投降派,轉臉又唱起了中美戀歌。

這反轉的背後是否有派系鬥爭的因素呢?G20前,習近平高調訪問朝鮮金正恩能否如願成爲北京手中對付美國的一張牌?最近香港“反送中”是否又對這個局勢會產生一些影響?我們今天就一起來聽聽橫河先生的評論。

在節目的過程中,我們和以往一樣歡迎您參與我們的討論,或者發表您的意見,您可以通過Skype,或者電子郵箱來聯繫我們,我們的Skype帳號是hhpl;電子郵箱是[email protected]

橫河先生,中美貿易這次這個局勢又再一次的反轉,在一片的看衰聲中,川普突然在推特上宣佈習近平會在G20峯會上和他會面,那麼您覺得這個反轉是不是有些突然呢?

橫河:對,這個反轉確實很突然,這個我覺得和川普總統的威脅可能多少有一點關係,他說習近平如果不來G20,或者不談的話,那就加稅。當然從中方來說,目前的經濟形勢也逼着他們必須要跟美國繼續談,這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我倒是認爲在G20上“川習會”其實一直是一個大概率事件,因爲這個會議不表示這個談判就能談成,這兩者不是一個必然的關係。

你剛纔說到的在看衰聲中,我想說一說這個看衰。美國方面其實沒有特別大的變化,因爲從表面上看的話,它是中方從已經快要達成的協議後退了,當然其實當時並不具備最後5%突破的基礎,美方只不過在按照原來的計劃提高了關稅而已,也就是說他關稅本來要加的,就是因爲協議看上去有希望達成,而暫時緩了一下。美方除了說明談判破裂和採取相應措施的理由外,他並沒有其它特別看衰的表現,因爲他的談判團隊原來就對最後的5%表示很困難,隨時都可能會談不成的。

看衰的表現主要是在中共這一方面,它的表現就很多了,主要是在宣傳輿論上,高調批評美國、放韓戰的反美電影,甚至威脅使用稀土武器,甚至有人提出來可能要用債券,美國債券的武器。

反美宣傳方面,它的重點看點在什麼地方呢?它們主要不是靠發動羣衆的抗議和抵制,這是以往一直做的,而是中央級的喉舌大規模的反美,而且居然還推出了個“九論”,這是它的看點。

另外一個方面,從上兩次“川習會”的經過看,川習見面和貿易戰的進程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影響,我們就說這次會不會有影響。第一次是2014年的4月份,那是在貿易戰爆發之前,就是習近平訪美的時候,跟川普在海湖莊園會面。會面以後就啓動了一個所謂“百日計劃”,這個百日計劃實際上是美國給中共一個機會,就是在全面爆發貿易戰之前,美國進行貿易制裁之前,讓中共有一個機會改正。

但這個百日計劃可以說是徹底失敗了,也就是說在一百天過去以後,中方沒有采取任何的措施來改變中美貿易不平衡,和美國提出的其它問題,也沒有改變中共自己在國際貿易組織當中的各種表現。這可以說使得美國下決心以強迫知識產權轉讓爲議題,在百日結束以後的一個月之內,對中國發起了一個“301調查”,那個“301調查”可以被認爲是美國貿易反擊戰的一個準備階段,或者說啓動階段。

第二次“川習會”是2018年12月1日,也是在G20峯會上,川習達成了一個共識,就是說同意舉行爲期90天的談判,而且美方同意在談判期間不增加新的貿易制裁措施。結果到3月1日最後期限到期,就今年3月1日期限到期以後,一看好像談判很有進展,美國方面就延長了暫停新增貿易措施的期限,以後就是美國一直對這個談判進展保持一個相對樂觀的態度,一直到5月3日中共徹底反悔爲止。然後2天以後,川普就宣佈對另外2千億美元商品加稅了。

也就是說,第一次“川習會”以後的百日計劃,中方根本就沒有利用那次機會做任何事情來防止貿易戰的爆發;第二次,成功的使美國延緩了90天的加稅,而且繼續延緩了2個月,也就是說第二次“川習會”的結果是延遲了貿易戰的全面爆發。但實際上川習之間的會面對於貿易談判的實際效果似乎兩次都沒有,所以我不覺得兩個人見面對於貿易戰的談判會有直接的影響力。

主持人:我們來看一下是什麼因素讓中共這次態度再一次的變化。美國官方認爲是中國經濟數字疲軟,而且有大量的企業和資金外逃。我想問香港這幾次的“反送中”抗議聲勢浩大,顯然是震撼了北京,這是否也是促使中共轉變對美態度的一個因素呢?就是說它突然發現自己那一套手段不靈了?

橫河:雖然美國在“川習會”上,川普會跟習近平討論香港問題,但是我認爲香港跟貿易談判是不相關的兩件事情。香港問題,中共是不希望美國插手的,而且也不希望把它放到談判當中去,它認爲這是它的內政。美國方面跟英國不一樣,美國對香港是沒有直接的責任的,因爲香港的直接責任是中英的條約;但是美國有一個維護國際規則和人權的道義責任,所以對香港問題,我認爲美國在一般情況下,他不會主動採取措施要對香港發生的事情去做什麼事情。

當然,如果中共繼續壓迫香港,而且甚至動武的話,港人的持續抗爭導致中共拋開代理人特首,因爲到現在爲止都是利用代理人、利用特首在香港進行鎮壓,或者是提出各種提案,如果它拋開代理人的話,美國將被迫採取行動,包括改變對香港金融和稅務方面的特殊待遇,還有可能要啓動針對個人的制裁。

但是這些,就是香港現在發生這一系列事情本來就不該發生的,中共不需要跟美國來談來解決這個問題,它只要自己約束一下,因爲香港發生所有的事情都是中共自己挑釁引起的,所以只要中共暫時停止挑釁,就不存在問題,所以我不覺得會把它放到貿易談判裏面去。

但是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中共現在面臨的確實不止是跟美國的貿易糾紛,而是它全面的麻煩,這個全面的麻煩是跟全世界之間的麻煩。僅僅跟美國之間的麻煩,我們就講過有科技的、有金融的、有南海自由航行權的,至於“一帶一路”的話,它也是中共的麻煩,它不僅和美國麻煩,它自己就陷入困境了,就是說即使沒有美國參與。所以美國有一些專家就認爲美國不應該去干涉中共的“一帶一路”,因爲中共的“一帶一路”,沒錢了它自己就垮了。這個在G20的前期會議當中,20個國家有19票對1票反對中共的非法補貼產業,這也是挺麻煩的事情,對中共來說。

香港正好在這個時候爆發了這個,先是一百萬人,然後是兩百萬人的遊行抗議,抗議這個送中條例。所以說,中共現在確實是面臨着四面楚歌。當然可能會促進中共想儘快的解決貿易糾紛,因爲再拖下去的話它真的就麻煩大了。

主持人:那我們再來看一下華爲,任正非他在最新的一次談話中說,沒有想到美國製裁的力度和態度這麼強硬,對華爲的影響很大。雖然美國一直強調華爲不是中美談判的內容,但是華爲在全球範圍的受挫是否是北京對美國態度軟化的原因之一?

橫河:無論是華爲還是中共本身,就說他們對華爲所代表的所謂中國的高科技的實力啊,可能都過高估計了。其實這還不僅是華爲和中共過高估計了,美國和全世界可能都過高估計了,直到美國的制裁出籠以後才發現,就說原來大家都一直認爲華爲跟中興是不一樣的,因爲中興的自主開發能力很弱,而華爲的自主開發能力和自己生產芯片的能力說是很強,所以大家都認爲華爲可以頂住美國的壓力。

結果一列入實體清單才發現,它絕不是一個麒麟芯片那麼簡單的問題,就是這個任正非自己也講了,他們認爲有解決了核心的自主產業問題,就是最主要的芯片就可以了,結果發現外圍都沒有解決。

這個奇怪的是呢,就是中共當局它沒有預料到這一點是可以理解的,因爲中共畢竟最高層沒有一個是搞專業出生的,就這方面專業的,底下往上寫的報告呢,還有甚至內參,因爲中共不是中央級的喉舌媒體它都有寫內參的責任嗎?甚至情報機構、還有媒體宣傳等等,它可能都是撿好聽的說。所以對上面來說的話呢,根本就聽不到這種壞消息。

但是任正非不一樣,任正非是華爲從開始就是他一個人掌權一直掌控控制到現在的,就說如果他自己他也被騙了,這個就說不過去了。他爲什麼判斷錯誤?在這個問題上,我覺得可能性更大的就是華爲的受挫使北京終於認識到,就是說如果華爲都扛不住的話,那麼北京所控制的所認爲的整箇中國的高科技領域可能都不行。

也就是說貿易戰把中國經濟對美國的依賴完全給暴露出來了,就原來是隱藏着的,大家都不知道。所說的中共是“紙老虎”其實就這個意思,就是沒有實戰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綏靖政策使得大家都不敢去跟中共打一下,一打就露餡了。對華爲的制裁就把中國高科技對美國的依賴完全暴露出來了。

爲什麼呢?其實是中共它需要造假數據,用假的東西來宣傳,主要目的是欺騙中國民衆的,當然也有一個目的是欺騙世界,就是讓大家以爲它強大的不得了。但是呢因爲所有的信息都是假的時候呢,結果就把它自己也給騙了,就把中共自己也給騙了。這是一個怪圈。就是說它必須要用欺騙來維持它的統治,但是騙人多了以後就把自己給騙了。這個怪圈是打不破的。就是隻要中共統治在,它一定是用這種方式,所以這個打不破。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這箇中共官媒它前一秒鐘在批評美國,大罵所謂的投降派是過街老鼠,這個墨跡未乾,昨天又有消息說,中宣部向五毛髮了通知,要以中美雙贏爲主題發帖,停止反美,那電視臺也緊急的播出宣揚中美友誼的片子。這個看起來,您覺不覺得後面有派系鬥爭的影子?否則的話,官方的觀點怎麼可能如此的顛三倒四呢?

橫河:對,這次呢確實很多人,就是比以往,以往大家都不承認這個派系鬥爭,但這一次似乎,因爲這個太奇怪了,所以很多人都認爲確實有派系鬥爭的影子。

我覺得可能有這麼幾種情況,第一種情況就是確實是有派系鬥爭,因爲既然是有投降派的話,那麼這個投降派當然就不會是民間的所謂自由派,它一定在高層。就像以前毛澤東在的時候搞這個路線鬥爭一樣的,路線鬥爭肯定不是在省一級,它一定是在中央一級,而且一定是在政治局和常委這一級,也就是說這個官媒所說的“投降派”指的一定是政治局常委裏面的人,連委員都不算的。

但是呢,我更傾向於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談,就是任何一個國家當發生這種世界上第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的這個貿易糾紛的時候呢,不管哪一個國家,它內部高層決策層肯定會有不同的意見。你像美國內部,無論是政客還是智庫或者商界,甚至媒體,它都有所謂的強硬派和“擁抱熊貓派”。

這個“擁抱熊貓派”就是奉行對中共的綏靖政策的。這個“擁抱熊貓派”它曾經勢力非常強大。即使在川普政府的內部,包括在談判的代表團內部,它都有強硬派和溫和派之分。

但是美國的政治制度它有一些優勢,確實有一些優勢。它不同的意見都是可以公開表達,而且都是公開表達的,所以它不需要外面的人去猜誰是哪一邊的。那中共的這個高官你就不知道他是哪一邊的。

那麼另外一個就是,美國的政治體制三權分立,就說每一個權他負自己的責任。這樣的話呢,貿易談判是總統的行政權,他在決策的時候呢,他是不受利益集團的影響,也不受這個媒體,或者是立法機構的影響。當然立法機構要立法了,那麼行政權他必須執行。但在貿易談判當中,就是總統說了算!所以他受的干擾的程度甚至可能比中共內部還要小。

人家說獨裁政權或者是極權政權容易決策。其實在行政權範圍之內,美國總統的決策權,你看比較,它就沒有什麼派系鬥爭反映在這個貿易談判的決策當中的,沒有的。而中共方面就需要大家去猜了。這個是不一樣的。這是我來看這箇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

猜這個誰是投降派?這都是華人媒體,或者是華裔的在美國的這些人,或者是中國大陸的,就是來猜這種事情。美國政府它是不會來猜這種事情的。對美國政府來說,猜誰是投降派是毫無意義的事情。爲什麼呢?因爲美國政府只把中國政府或者是中共當作一個整體來對待,他不會猜你裏面有什麼意見沒意見,他不管的。他是以你的決策,直接和美國打交道的這一部分來看問題的。這是美國方面。

再一個就是世界,全世界其實也不會在乎你中共內部怎麼鬥爭的,他們看到的只是中共突然變臉了。你想是不是嘛?人家纔不會看你爲什麼變臉。重要的是美中貿易的實質。就是即使是中共內部有溫和派、強硬派之分,在貿易上,又能怎麼樣呢?即使是人們認爲的溫和派,或者是跟美國的妥協派出頭的話,它又能做到哪一步呢?

就是說在中共這個系統裏面,一般搞經濟的比較容易被認爲是溫和派,因爲他瞭解實際情況,他知道強硬不過美國。那搞政治的、搞宣傳的呢,就比較容易劃入這個強硬派,因爲他就吃這碗飯,他不懂,反正是外行領導內行。

但是中國爲什麼需要,而且爲什麼會有這麼一批專業搞政治打棍子的領導層存在呢?美國是沒有的,這個是中國的特色。爲什麼要有這種特色呢?它就是跟中共的統治有關的。就是說中共的統治,它需要政治正確、它需要有意識形態,因爲它是一個政教合一的,當然它是共產邪教,政教合一的政權,所以它必須要有一個統一的意識形態。在這個問題上呢,只有中共這種特點纔可能會形成一個,就是在宣傳方面突然之間變臉的。

美國就沒有,美國媒體私人的,它不存在變臉的問題。所以對外界來看的話,中共官方表現就是一個重度精神分裂症,人家不把你看作派系,人家就認爲你自己精神分裂了,一天一變,因爲它一天之內就可以從一個極端走向另外一個極端。你想想看,從《上甘嶺》到《黃河絕戀》,這有多遠啊?這簡直是不可能想像,就是說在一天之內同一個政權、同一個宣傳機構就變成這樣。

它的問題在哪裏呢?就是以前的反美,或者反韓、反日、反法,它都是操縱羣衆來表演,就是利用羣衆來施加壓力。官方他多少留一點進退的餘地,這次是中央級的喉舌直接衝到第一線,而且傾巢出動,連轉彎都轉不過來,本來是轉不過來,結果它硬來了一個急轉彎的話,那就讓全世界目瞪口呆了。

主持人:我們現在來讀一下網友的兩條反饋,一條就是說:這真像一部滑稽劇在中共國真實上演,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神話徹底被戳破。第二位網友是說:中共邪教政教合一,這個解釋比較合理中國的現象。

那麼我們下面繼續討論,在G20習近平突然高調的訪問朝鮮,這個顯然是“川習會”的前夕。那麼北京是想要聯合朝鮮向美國施壓呢?還是說動員朝鮮來配合美國,向美國遞投名狀呢?

橫河:這件事情,就是突然之間習近平訪問朝鮮,是一個比較奇怪的事情,就他非常明顯的就是爲了G20川習會”準備的。那麼我爲什麼說這個事情很奇怪呢?就是北朝鮮金正恩他很善於玩這個,因爲是小國,所以他用核彈來吸引注意力,他在美中俄幾個大國之間周旋,來維護自己家族和他自己個人的權力和利益。中國作爲一個大國的話,它本來不應該這樣玩的,因爲這樣子一來的話,其實表現出來的並不是它的自信,而是不自信,而這個在談判之前是最忌諱的。

至於說爲什麼會發生?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麼?當然大家都認爲是爲了增加“川習會”上的籌碼,那麼這個也說明什麼呢?就是說中共現在無論是在美中貿易戰方面,還是在國際上的實力,它都沒有什麼牌可以打了,所以需要打北朝鮮的牌了。本來美中貿易不需要打,不應該打北朝鮮的牌的。

最直接的問題是什麼呢?就是爲哪件事情打的這張牌。當然現在看來的話,中共當前最頭痛的還是跟美中貿易談判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個僵局,就美國到現在爲止沒有任何讓步的跡象,中共方面也反覆在強調它所謂的底線和紅線,就是說不能動到中共的制度。而美國的這個結構性改變的要求和執行機制,它實質上都是要動到制度的,這個僵局現在還沒有看到可以打破的跡象,也許習近平是想通過北朝鮮來打破這個僵局。

但是這個不是一般的向美國顯示中共對北朝鮮金正恩還有影響力,就能夠有用的,因爲這個影響力你早就表現了,就是說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另外就是美朝之間它已經有直接溝通的渠道,它本來是不需要第三者來傳遞信息的。所以說這個能起多大的作用還是個問題。至於說妳說是施壓還是投名狀呢?它實際上都是一樣的,實際上想要達到的結果是一模一樣的。

主持人:那上次習近平訪問俄羅斯,表面上是簽了一堆的協議,但是轉臉普京就說中美兩隻老虎打架,他是聰明的猴子,只會在山頭上看。那麼這次您覺得金正恩是不是會給習近平面子,然後跟他配合一起來對付美國呢?

橫河:我覺得這張牌很難打,這個就是君子之交和小人之交的區別。我們中國古人講“君子之交淡如水”,因爲他是建立在共同價值觀和互利的基礎上的,很多歐美民主國家之間就是這種關係,就是說他不需要去用那種沒有名堂的套近乎來保持友誼的。

西方民主國家之間的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本來也是希望能夠把中共接納進去的,結果中共利用這個機會就小心眼算計了別人幾十年。最後它就剩下兩種朋友,一種是指望要錢的,另外一種是和中共一起都有共同反美利益的。這兩者之間還有交集,其實往往要錢的就是反美的,這種朋友他拿了你的錢,回頭就不認帳的。所以很難說金正恩就會真的去幫他。

至於說到誰是誰的牌的話,大家都知道中朝兩國,中國和北朝鮮都需要對方作爲和美國討價還價的籌碼。但是這點從來就是這樣的,就是說你怎麼能讓美國感受到,而且做出對中國和北朝鮮各自都有利的反應?這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就是說從中共的角度來看的話,如果說朝鮮金正恩做出什麼舉動來,你無論是核威脅也好,或者是去核化的行動也好,你怎麼向美國證明這是你中共影響的結果?這是很難的。

因爲如果真的核威脅有效,或者說許諾去核化有效的話,那麼金正恩怎麼會願意把這個功勞讓給中共,而不是自己呢?就是說他寧願自己去跟美國打交道,我就去核化了,要得到的不就直接得到了嗎,幹嘛要一箇中間人來搶這個功勞呢?這個就是中朝之間的關係,也有點像中共內部的黑箱操作一樣的,就是它既要想讓美國知道,又不能明說,因爲這兩者中朝之間本身就是在勾心鬥角的,所以這點是很難的。當然,中共支持北朝鮮,長期以來支持,甚至違反聯合國制裁決議,這個大家都知道,這是另外一回事。

而川普又是個直腸子,你說什麼他直接就放到推特上去了,所以對於中共來說這是一個很難的事情,就是打北朝鮮牌、打金正恩的牌,很難的。

主持人:我們現在問一個大家都非常關心的問題,就是說您前面在節目一開始的時候也說過,說川習前兩次會面只是把貿易戰的爆發往後推了,那麼大家就在問說,這次川習見面會不會又是另外一次的緩兵之計呢?您怎麼看?

橫河:中共方面到現在我沒有看到過有任何主動有效的對付貿易戰的辦法,至少沒有一個辦法是直接針對美國貿易制裁的,就是說它不能針鋒相對,這個我們以前講過了。而且目前中共對美國態度的變化也沒有透露出任何線索,說北京已經有了對策了。

既然中共內部對貿易戰有不同的態度,你說派系也行,也就是說任何讓步都有可能被對手利用,當然對手,就是中共內部的對手,他並不是說觀點不同,或者有更好的對策,誰上來都一樣,只是說利用這個機會來攻擊,來進行權力鬥爭而已,如果有的話,不管是誰,任何一個領導中共的,在這種情況下,他面臨的是同樣的問題,只要這個問題站在中共保這個政權的立場上的話,那麼這個問題其實就是無解的。所以說緩兵之計是不會有效的。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的節目因爲時間的問題,我們就討論到這裏,那觀衆還有一些反饋,比如說就是應和您剛纔講到的金正恩這張牌,他說習近平實在是手中無牌纔出此下策的。那麼我們關於這個話題先討論到這裏,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僅代表評論人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