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事務》主編伍凡(作者提供)
《中國事務》主編伍凡(作者提供)

伍凡:川習博弈加劇協議無望 貿易戰最後結束方法有兩個

【希望之聲2019年6月25日】(本文據本臺伍凡獨立評論第771期整理,原標題:G20峯會前夕川習博弈加劇協議無望)中共新華社在23號發表了一個報導,說習近平將要參加這個禮拜在日本舉行的G20峯會。這是中共第一次正式的證實了習近平會參加這個峯會,並且預計習近平會在這個峯會上和美國總統川普會面。

同時,中共的商務部最近還表達,中方的中美磋商原則不變,立場不變,談判的大框架不動。但是中方三個核心關鍵的問題必須要得到妥協解決,這意味着,關鍵性的議題到現在沒有最後解決。

在這個背景底下,今天美國的世界日報報導一個消息說,北京打出三張反制新牌和兩個新的訴求。

它打的三個什麼牌呢?第一是俄國牌,第二是朝鮮牌,第三在東海要舉行實彈射擊演習這個反制牌的軍事行動。

兩個新的訴求是,美國對中國大陸輸出到美國的商品,從去年所加上去的關稅,全部都要拿下來。並且另外一個要求,美國要停止對中國大陸企業打壓和壓制。除了華爲以外,還有其它的公司,也要停止打壓。最近美國公佈了好幾個大公司,要進行制裁。

從6月14號,日本媒體它首先報導說,習近平會到日本去會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那個時候,中共的消息一點都不露,它不講YES,也不講NO。一直到6月18號,川普總統他在推特上講,我跟習近平主席通了電話,我們要會面。就那個時候,也就5天之前,中共還是不迴應。一直到今天,它才正式的宣佈習近平要參加G20會。可見,這一段時間來,習近平也好,中共也好,正在部署,它正在打牌。上面已經講了,俄國牌,朝鮮牌,反制牌,兩個新的要求。

同樣,美國呢,美國也在打牌,因爲博弈是雙方的。美國這一張牌打的非常漂亮,就在6月中旬,在日本同時舉行了兩場G20集團會議,一個是貿易部長會議,另外一個是財政部長會議。在這個會議上,中共它在貿易行爲上受到了指責。在會議上,特別是在貿易部長會議上就講到,中共對企業的補貼問題非常嚴重。這會議對中共提出了要求,停止對企業的補貼。20國家的貿易部長進行表決,結果是19比1,中國是1票,其它19個國家都指責你不應該這樣補貼你的企業,影響全世界的貿易公平合理。

中共到現在宣佈要參加G20會,可是人們一直期望它早應該宣佈,中共是打牌了。

打什麼牌?第一打俄國牌,就是在6月6號到8號,習近平訪問了莫斯科,又去了聖彼得堡參加了論壇會議。在論壇會議期間,習近平帶個禮物,就是600億美金的見面禮,可以說是參加聖彼得堡經濟論壇入場費嘛,我的說法入場費。希望中俄聯手,來對抗美國。

但是不料,據美國之音的報導,說普京在這會議上他這麼講,他是坐山觀虎鬥。他說,俄羅斯目前就如同坐在山上的猴子,旁觀山下美國和中國兩個老虎相鬥,並且在這會議上,習近平差一點跌倒,不知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還是有人加害的,我不能確定。

但是當時我看了這個消息之後,我心裏有點納悶,你普京作爲一個國家的元首,這麼講話,好象是在奚落習近平,是真話還是假話呢?沒法確定,但是美國之音報導了。

就在最近這一段時間,就是習近平訪問俄國之後不久,在伊朗附近發生了一些重大的事情。伊朗在靠近伊朗的霍爾木斯海峽,用水雷炸了兩艘油輪。伊朗革命警衛隊一再否認,說我沒有炸。但美國的情報和德國的情報,都一再確定這個船是伊朗的軍隊炸的。那麼在之後,伊朗又發射導彈,把在一個公海上空的靠近伊朗邊上的一個大型無人偵察機給打下來了。

所以美國非常惱火,美國有一派堅決主張對伊朗開戰。一直到20號晚上,在川普要最終下令開炮的前10分鐘,川普說,NO,STOP。因爲當時飛機已經出動了,軍艦也出動了,炮彈導彈已經上架了。只要說YES,那馬上就打。

當時我看了之後,我也吃驚,也很納悶。爲什麼伊朗突然在這個時間鬧得這麼兇啊?什麼原因呢?又炸油輪,又要打美國的飛機。

當時我一個靈感,是不是俄國跟伊朗聯手,當然也有中共參與在內,來挑戰美國。讓美國去進行戰爭。這樣對中美之間貿易戰會減少壓力。

因爲我想,如果20號晚上,川普下令轟炸了伊朗,那川普還要不要去參加日本的G20峯會呢?

還好,川普頭腦清楚,因爲有人提醒他,你這樣做,會影響你明年的競選連任,所以他停止了。不用軍事戰爭解決的問題。但是伊朗爲什麼要挑戰?後頭誰跟它合作?我就想,這就是中共,習近平訪問俄國之後出來的結果之一。

是不是可以做這樣一個設想,習近平和普京他們兩個談到深夜12點鐘還嫌時間不夠,他們設計了各種方案,怎麼挑戰美國,來使它增加壓力,來減少中美矛盾的這一個壓力,使中美貿易戰的矛盾暫緩下來。這是一種可能,這是我的靈感,提出了這個想法,這是習近平訪問俄國出現的一個現象。也就是說,川普頭腦清醒,沒有上習近平普京和伊朗勾結的當,這個事情先擺下來。

第二個習近平打了一張牌,那就是朝鮮牌。朝鮮牌,他去了很緊急,20號上午去,21號下午回,總共也不過14個小時,還要過一夜。還要參加晚會啊,參加宴會等等,他們交談的時間並不很多。

但是有一個現象出來,中國和朝鮮的雙方的高級軍事將領參加了會談,參加了中朝黨政軍會談。並且網上也流傳一個消息說,金正恩把朝鮮所有的核武器的底牌,有多少核武器,多少裝置,多少基地的情況,向習近平通報了。那麼習近平拿着這些資料,是不是跟川普在日本會面的時候,作爲一張牌,可以打。這是他打的第二張牌。

第三張牌,就是他要軍事演習了。而這個軍事演習也不是一方面進行,也是雙方都在進行。你看最近美國不斷的派軍艦,通過臺灣海峽,英國、法國、加拿大也參加進來,據說連德國的海軍也參加進來。就是說,美國也是聯繫了它的盟國,對中共進行軍事壓力。同時美國又跟日本,在南海進行軍事演習。

同樣的,中共一方面宣佈,在東海進行實彈炮彈演習,並且組成了一個航空母艦的編隊,通過了宮古海峽,超過了第一條島鏈,開向美國關島的方向,對美國施加壓力。同時中共的空軍,又進駐了永興島,又飛降到三個人造島上的飛機場上,在那裏演習。

所以雙方都在打軍事牌。你出一張,我出一張。

現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國提出來,三個關鍵的問題,你要給我解決,否則我們沒有辦法談。哪三個關鍵問題呢?也就是劉鶴在第十一輪中美貿易談判訪問華盛頓的時候,他提出來的。

第一,要把所有的關稅取消,也就是從去年開始,美國對中國產品的關稅全部取消。這一點正好跟川普相反。川普說,你要來跟我談G20會上談,如果你不來,我馬上就加另外3250億的關稅。

也就在最近的幾天,美國商務部正在徵求意見,哪些產品要加稅,哪些產品不加稅,美國已經有了好幾百家中小型企業,表明支持川普加3250億貨品的稅。同時,美國也有反對加稅的,也就是在聖荷西硅谷那幾個大的什麼Facebook啊,谷歌啊那些大公司,都反對對電子產品加稅。如果你一加稅的話,那個蘋果產品蘋果的手機馬上價格就要漲價到10-15%,那麼馬上這個價格就落到消費者手上了。所以這個問題也是很頭大。

但是,美國這個牌,始終拿在手上,你到日本來跟我談。談得不好,我就加稅。

第二個問題,川普要求中共增加對美國產品購買以便達到了減少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一年的逆差已經3000多億啊,你要拖幾年你才能消化掉啊?所以川普說,你要加大加快購買美國貨。中共不同意。

第三點,是最重要的一點,面子問題。什麼叫面子問題?中共講,我們要文件要平衡。初步看不懂,什麼叫平衡?實際上關鍵就是說,中美兩國簽定的協議以英文爲主,中文爲輔,中文定了之後,不公佈,甚至都不要中文文本。它不需要有中文向中國老百姓交代,中美之間簽定了什麼條約。免得中國老百姓還有共產黨內部的一些反對習近平那一派的人罵他是賣國賊,你是李鴻章。所以他這個面子,牽涉到他的政權穩定。

這一點,川普和他的談判團隊堅決反對。他說,你這樣的話,要你停止盜竊美國的科技產品,通過網絡通過企業甚至於你要美國企業在中國不平等待遇等等,你不能公佈,不能寫出來,那麼不又回到了過去幾十年來中美之間貿易的狀態嗎?

也就是奧巴馬僅僅是跟胡錦濤時代的官員來談判談判,但是沒結果。所以川普說NO,我們要改變。特別是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非常強烈的一定要寫上最終要怎麼制裁,中共如果再繼續違背盜竊我的智慧產權,我一定要怎麼樣懲罰它。而中國堅決反對,尤其是反對用中文被公佈。

裏面的三點,他現在要求一定要妥善解決。這樣想,如果不能妥善的解決,那這協議就達不成了。

這就是爲什麼我的題目裏講“協議無望”。因爲雙方要求相差太大太大。那麼在這種狀況下,即便是習近平一再希望跟川普能夠談,達到協議,第一個馬上減稅,第二個也不公佈中文版,那他就全贏了。美國沒那麼傻瓜。所以這個禮拜還有的Bargain(討價還價),還有的爭執。

還有一張牌,美國現在正在打一張牌,就是香港。香港這個事情,“反送中”,不是美國人發動的,是中共逼出來的。你要修改逃犯條例,引起了兩次,第一次103萬,第二次200萬+1個人,上街遊行。

這個事情鬧大了。

現在香港的人權組織人權陣線,他已經宣佈了,要在G20峯會前,26號,他們要舉行大的集會。讓G20的會議看到我們香港人怎麼樣進行反抗,中共對香港老百姓的這種剝奪自由,不給安全,不給普選的權利,要讓香港問題再一次凸顯到國際舞臺。美國的國會,也有好幾個議員就提出來,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麥戈文(Jim McGovern)聯合其他的議員包括盧比奧,史密斯,他們要提出一個香港人權暨民主法案,這個法案是對在1992年通過的美國的香港政策法做一個補充,一個保障。只有當香港保留了“一國兩制”的時候,跟中國的城市是不同的時候,是遵守“中英聯合公報”的時候,那麼,美國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纔給予香港特殊的商業地位,關稅地位。否則的話,美國的香港政策法要被修改或者取消。這個提案受到了美國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支持。她說,如果香港變成普通的一箇中國城市的話,那爲什麼美國要給它特殊優惠呢?這個牌,是美國國會打。但是南希•佩洛西要求,川普在G20峯會上,對習近平提出這個要求,你一定要讓香港遵守“一國兩制”,遵守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

這場戲還沒完。我看影響會逐漸逐漸增加。相當一部分香港的有錢人,他們表面上沒有公開反對條例修改,實際在暗地上他們都支持香港的老百姓。因爲他們常常感到,如果真的是修改條例通過以後,這些有錢的人,他們是最不安全的。中共隨時可以用任何一個名目,把這些富人通過香港政府的這個手套,把他們抓起來送到中國大陸。他們不願意。所以他們也一再動員建制派的議員們拖延這個議案通過,甚至於取消這個議案。正在進行中。

並且香港的“反送中”這一類條案的爭論,已經影響了明年臺灣的選舉,也影響到了習近平在今年1月份,想出對臺灣要“一國兩制”這樣的制度來推行。甚至也影響到了對中共在臺灣的那些媒體的不信任。

6月23號,臺灣的民衆已經在臺北舉行抗議在臺灣的紅色媒體,這也就是跟着香港的“反送中”這個運動興起的。

那麼第三張牌,就是軍事行動,我想這個軍事行動會加深,加大。尤其是對臺灣,臺灣海峽,南海,這些活動會繼續增加,來促使雙方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各有各的法寶,各有各的能力來對中美兩國之間的關係施加影響。

最後一點要提到,美國打科技戰牌,美國這張牌打得很兇。6月21號,美國商務部宣佈,將好幾家從事軍事用途,對軍事使用上面非常有用的超級電腦研發的中國公司進行制裁。就是把它們列出來清單,哪些軟件,哪些芯片,不準賣給它們。因爲這些中國的超級電腦,它之所以能夠完成製造出來,絕大部分是靠美國的芯片,軟件製造出來的。也就是加上,又從美國受過訓練,回到中國去爲中國的軍事部門科技部門服務的這些科研人員,以後他們大概再也不會允許到美國來了。

所以我上面所講的,這幾張牌,習近平和川普都在輪着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到最後結果怎麼辦?我現在做個結語:

在這種狀況下,尤其是中共提出來三張關鍵牌一定要妥善解決的情況下,我看,再開兩次G20會議,都沒用。因爲這個,美國不可能再回到奧巴馬時代克林頓時代,受中共欺騙。還要養着它,最後盜竊你的科技來對付美國。不可能再做出讓步。

那麼中共這三張牌,自己打不動,就依靠俄國伊朗朝鮮,美國也制裁它。所以這場博弈正在不停的進行中間。

我相信通過G20峯會,不可能達成一個滿意的協議,那麼這場貿易戰還會繼續進行,科技戰,軍事行動,人權牌,香港牌,繼續打下去,哪天能結束?會不會有結束?我相信會有結束的時候。

最好的結束方法有兩個:第一個,中共黨內開明派也好,要求改革派也好,要改變它現有的制度,貿易制度,經濟制度,尤其是政治制度,進行政治改變,徹底改善中美兩國的關係。這是第一條路。

如果這條路走不通,那麼就趁着香港“反送中”這個大的運動的聲事,把這個運動擴展到廣東廣西福建,讓當地的老百姓起來。中國近代的革命都從南方開始的。從太平天國到北伐,都是從南方開始的。

我看,只有兩個,中共要自己救自己,進行政治改革。不想要救自己,那就讓老百姓起來推翻它,最終來改善中美之間的關係,那麼貿易問題也就不存在了。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