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习近平(AP)
习近平(AP)

官媒开辟两个战场 习近平难以承受之重?

【希望之声2019年6月28日】(自由亚洲 作者未普)自从5月中旬美中贸易谈判停摆以来,大陆有头有脸的官方媒体就开始了两个战场的舆论讨伐。一个舆论战场矛头直指美国,大批特批美国霸凌。另一个舆论战场更热闹,《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轮番上场,各显神通,此起彼伏地讨伐国内“投降派”。

这两个舆论讨伐战热闹非凡,但也是混沌非凡。第一个舆论场眼瞅着G20逼近,习近平就要见川普了,这两天突然偃旗息鼓了。而第二个舆论场继续讨伐国内“投降派”,但大有嫁祸于民间之架势。

从表面上看,关于“投降派”的说法源于新华社6月7日的一篇文章“让‘投降论’成为过街老鼠”。文章称,在贸易战中中国内部存在投降派,“这些人得了软骨病,丧失民族气节,鼓吹中国应妥协论调……”文章警告“别再做美国政府霸凌的帮凶!”。从那时起,海外媒体就开始了广泛的竞猜运动,谁是投降派?

但是关于中国内部投降派的说法并非该文首创。首次提出的可能是中国高层,或者说提出者是“习家军”,即习在中共常委里曾经的铁杆支持者。据世界新闻网6月14日报道,5月份当贸易协议送交常委会时,有常委指责这是“投降”,习因此交付投票,结果比数是3∶3,赞成与反对各半,习的一票成关键票。这个结果使习近平退缩,不再坚持他督军数月的中美谈判成果,反而推翻协议;刘鹤说明这样做后果会非常严重,但习拍胸脯说“所有后果由我一人负责”。这就是现在美中僵局的起源。

这则消息有这样几点诡异之处∶1)指责“投降”的来自于中共最高层;2)指责方是习的盟友或心腹,这可能让习惊讶,也可能令他警醒;3)被说成是“投降”的不仅是贸易协议本身,也包括辛苦数月的刘鹤及其背后的督军习近平;4)投票结果吓住了习近平,他无法承受“投降”之重责;5)他宁愿开罪美国,也不愿承受“投降”的指责或指控;6)所谓的“一尊”在这里破局了。

非常可笑的是,《环球时报》最新发表的文章,明显有为整个中共高层撇清的意图。上周日(23日)《环时》刊文“国家坚决反击态度下,那些对美‘投降派’还有什么话说?”文章指名道姓地点出了主张投降的几种人∶对改革开放进度不满的自由派如孙立平、中美实力机械对比下的软骨病患者悲观派,如吉林大学教授李晓和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比美国人还爱美国的爱美派和民间牢骚派。

在这篇文章里,《环时》把“国家”从“投降派”中摘开,其实就是把中共高层摘开。但是若说“投降派”统统来自于民间,岂非滑稽透顶?这些“投降派”中哪一个有官媒那样的话语影响力?哪一个有决策影响力?哪一个有决策力?说白了,他们当中哪一个有投降的能力?既然没有投降能力,他们又能投哪一门的“降”?《环时》不愧为中共的走狗,再一次及时为中共高层排忧解难。

有人说,对美国政府来说,猜谁是投降派是毫无意义的事情。这种说法大体不错,但问题是,如果连在中国被“定于一尊”的习近平都被党内高层挑战为投降派,对美国而言,这就绝非一件毫无意义的事了。如果习近平为避免“卖国”“投降”的指控而坚持5月份破局时的立场,G20习特会很可能没有协议可达成。这不,胡锡进今天凌晨在推特(Twitter)说,要“充分准备好会谈失败、贸易战进一步升级”。

不过,习近平肯定是希望既能坚持5月份的立场,又能达成某种交易。所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马不停蹄地拜访普京,会晤金正恩,又罕见地对香港的示威表现柔软的姿态,就是希望能交给川普一份五花八门的丰厚的见面礼,以补偿他在贸易协议上必须的不妥协不让步。但是,川普会不会接受呢?

(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原标题:投降习近平难以承受之重)

责任编辑:岳文骁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