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了解西方文明(1):汉森教授会用简单语言讲述深奥的事情

美国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汉森教授(Prof. Victor Hanson)

了解西方文明(1):汉森教授会用简单语言讲述深奥的事情

【希望之声2019年7月7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导)美国是华人向海外移民的首选国家,生活在美国的华人也是海外华人中一个非常大的群体。为了帮助我们的华人朋友在美国能够更好地生活、更好地了解美国的历史和文化,以及更好地理解美国和世界的现状和走向,本台奉献给您一个了解西方文明的访谈系列,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建立起美国的文化、文明到底是什么,也就是西方的文明和文化与美国的建国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汉森教授能够用简单的语言讲述深奥的事情

谈到西方文明,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本台记者馨恬采访到一位很厉害的嘉宾,他非常善于用我们能够理解的语言来讲述深奥的事情。我们这个“了解西方文明”的访谈系列就先从这位嘉宾自己的故事讲起。

在美国,绝大多数人拿博士学位,都是为了能够拿到教授、智库,或政府工作。但是,如果说一个人拿到博士学位后却去当农夫了,您是不是感到很好奇?在当农夫过程中,他还成了著名的学者;已经成为著名学者的他,却仍然没有放弃他的农夫生活。这时,您是不是感到更好奇了呢?

他就是本访谈系列的主角,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资深研究员汉森教授(Prof. Victor Hanson)。经常关注我们节目的听众和读者其实是很熟悉汉森教授了,馨恬听到很多反馈说,非常喜欢对汉森教授的访谈,尤其是以前馨恬对汉森教授的访谈节目,例如,为什么加州会陷落,还有为什么川普会当选啊,以及对川普政府执政的分析,包括美中关系问题,和朝鲜的关系问题等等,汉森教授都有非常独到的、深入的分析。

今年3月份汉森教授还推出一本新书叫作《The Case for Trump》(暂译《川普特例》),是《纽约时报》最畅销书,卖得非常好,因为汉森教授是学者中非常少有的在2016年大选时是支持川普的,他对川普有很多客观的分析。

经营家族农场的经典学和军事历史学专家

目前汉森教授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经典学和军事历史学的高级研究员,加州州立大学经典学名誉教授,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的客座教授,同时他也是专栏作家,曾担任《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和其他媒体关于现代和古代战争以及当代政治的评论员。

汉森教授于2007年被乔治·W·布什总统授予“全国人文奖章”,于2007年至2008年由总统任命担任“美国战争纪念委员会”的委员。

与此同时,汉森教授还是一位农夫,拥有一个家族农场。

40年前当汉森从斯坦福大学拿到“经典主义学”(Classics)博士的时候,他却决定成为一个农夫。那是为什么?经典主义学又是一门什么样的学问?它与西方文明有什么样的关联?它又有什么样的现实意义?带着这些好奇,馨恬来到了汉森教授的家里进行专访,那是在加州中部弗雷斯诺(Fresno)附近一个小镇的农场,他有一个杏树园。

汉森教授说,他从斯坦福大学博士毕业的时候,祖母93岁,独自生活,于是,他和他的兄弟、堂兄弟就决定要回到老家,看看能否把祖传的农场盘活。但是,作为全职农夫的生涯只有四年就做不下去了。1984年,葡萄的价格从每吨1,300美元跌倒450美元。他不得不另找出路。

他拿着履历表,开车25分钟到了离家最近的大学 —— 加州大学Fresno分校去找工作。学校系主任看着面前穿着格子夹克衫和磨破的牛仔裤的汉森,要求他回去拿来斯坦福大学的毕业证书,意思是不太相信他是个经典学博士。

从那以后,汉森就过起了“双重身份”的生活。他早上5点起床,打理葡萄园,后来变成杏园,然后开车将近30分钟到大学教授希腊和拉丁语,他的很多学生来自墨西哥裔移民和工薪阶层家庭。在空余的时间里,他写了一系列关于古希腊战争的重要书籍,成为美国最卓越的军事历史学家之一。

22年之后,汉森教授从加州大学退休,又被胡佛研究所聘为资深研究员。他现在每周一次开车两个多小时到位于帕洛·阿尔托(Palo Alto)的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工作。然后他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待在农场里。

身兼学者和农夫的“双重身份”源自一份使命

就这样,集农民和古典主义者于一身,这就是汉森教授的“双重生活”。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汉森教授说,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过了45年,其实并不容易,因为他所居住的农场环境跟斯坦福大学是截然不同的。在农场,所有人都是做体力活,而到了斯坦福,周围的人不是学者就是高科技人士。

但是汉森教授坚持下来了,因为这样的生活让他感觉很踏实。在农场里,他面对的都是拖拉机、水泵、和本地人,这帮助他把那些知识分子的思想或抽象思维与现实框架相结合。另外,他也有一种使命感,因为他就出生在这个家族的农场,他的祖先来自瑞典,1871年来到这片土地安家落户,传到他这里已经是第五代,他想要把这个农场经营好,再传给他的儿子。

从斯坦福的“泡泡”里出来回到农场让他更与现实接轨

汉森教授认为,这样的生活也有助于让他放松,碰到事情的时候不会太执着。比方说,他在斯坦福大学会听到,某某教授没能拿到一个任命,某某收到了一个差评,或者哪两个人在争执,各种人事纷争。而他回到农场后,面对的是水泵,或者用坏的拖拉机,他就感觉这些都不是事了,这也就帮助他与现实接轨。

尤其是“川普现象”出现的时候,也就是2016年大选的时候,汉森教授周围的人,在斯坦福大学和胡佛研究所里的,90%都是反对川普的,说川普赢不了。但是当他回到家,跟他周围的另一群人交谈时,这些人是来自不同行业、不同族裔的工薪阶层,他发现45-50%的人都可能投票给川普,而这却是在加州,自由派(左派)的地盘。

汉森教授就想,如果川普能够在加州得到这么高的支持率,估计他在密西根和威斯康辛那些州会表现很好,后来的事实证明也是如此。所以对汉森教授来说,这种“双重生活”就像是让他从斯坦福的“泡泡”里出来回到现实。另外,住在他附近的有一些是很贫穷的人,也有一些非法移民,所以他自己也要时时处于戒备状态。

阅读过汉森教授作品的读者,也可以感受到他的这两个身份的密切相关。从他早期关于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的书籍,到他在“9·11”后关于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文章中,贯穿了农业与战争之间关系的主题,这为他赢得了广泛的读者群。而且,汉森教授也看到了农场与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之间的重要联系。

那么,到底什么是经典主义(Classics)呢?

前面提到,汉森教授在加大Fresno分校教了22年书,包括教授希腊和拉丁语、希腊和罗马语翻译、经典学和考古学,汉森教授说他接受的教育把他培训成为一名经典主义学者,学会希腊和罗马语,有利于研究西方早期的历史和文化,从而了解西方文明是如何发展的。

那么,经典西方文明对美国的建立起到了什么样的影响作用呢?请关注下一集的内容。

点击这里看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