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長江一級支流大寧河一處水電站大壩下的乾涸河牀 網絡圖片
長江一級支流大寧河一處水電站大壩下的乾涸河牀 網絡圖片

官方數次闢謠後終承認三峽大壩嚴重扭曲變形 曝不爲人知祕密

【希望之聲2019年7月7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近日,谷歌衛星地圖顯示三峽大壩嚴重扭曲變形的圖片在社交媒體刷屏,引發關注。面對來勢洶洶的輿論,中共官方先是發佈高分六號觀測衛星的圖像,顯示大壩並不存在變形。隨後又改口承認壩體確實會“漂移”。7月6日三峽微信公衆號刊文承認三峽大壩壩體已經變形,但解釋壩體變形處於彈性狀態,符合重力壩變形規律。有專家就揭露,三峽大壩從來並非中共媒體所宣傳的銅牆鐵壁,所有人不知道一個祕密。

谷歌衛星地圖顯示三峽大壩扭曲變形的事件在7月初開始在網絡上傳播。華裔經濟學者“冷山”7月1日在其推特中,將三峽早前的谷歌衛星圖像和當前圖像進行對比,認爲三峽大壩已經變形,有潰壩的危險。

不少網民通過谷歌衛星地圖查看後,發現當前的大壩衛星圖像確實存在嚴重的變形問題。事件一石激起千層浪,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所帶來的安全問題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引發廣泛討論。

面對居高不下的輿論,中共黨媒官媒開始闢謠,並援引“專家”指,是谷歌衛星圖片的精確度、圖片拍攝的角度和拼接成像時的算法導致了圖像變形。

豈料大量涌入谷歌衛星查看圖像的網民們並不買賬。有網民質疑,如果三峽大壩變形是出於圖像偏差,那爲什麼大壩周邊的許多道路沒有變形。還有人說,“黨媒一闢謠這事兒八成就是真的。”

7月4日,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加入闢謠團隊。這家中共國企發佈一張據稱是中共高分六號觀測衛星的圖像,顯示三峽大壩並無變形。大陸媒體解釋說,官方放出這個衛星圖像,是因爲很多人仍然不大相信之前的官媒解釋。

之後官方開始承認壩體移位。據黨媒援引“專家”指,三峽大壩整個壩體其實是由十幾個獨立區塊拼接而成,在水壓不均衡的情況下,互相之間確實存在“漂移”的可能。

官方開始一再否認三峽壩體變形引發了更多民衆尋求真相。7月6日,“冷山”又在推特上傳了三峽大壩衛星圖像的立體視頻,從中可以更明顯地看出大壩的變形。有網友發現,壩體不但水平方向存在扭曲,垂直方向也有明顯的錯位,因此質疑大壩底部是否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塌陷問題。

同一日,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微信公衆號發表文章承認壩體確實已經變形,但強調三峽工程運行安全可靠,壩體變形處於彈性狀態。

三峽大壩是中共的軍事禁區,有重兵把守,甚至百度地圖都不提供當地的清晰衛星圖像。因此外界瞭解大壩的現狀存在一定困難。

熟悉水利工程的人都可能瞭解,三峽工程在開工之前就一直爭議不斷,中共的水利專家們爲此爭得不可開交。近年來三峽工程的後果已經逐漸顯現,河牀乾涸、魚類死亡、溼地流失。擁有長江四大家魚之稱的青魚、草魚、鰱魚、鱅魚魚苗出生量正在急劇下降,由上世紀50年代的300多億尾降爲目前不足1億尾,珍稀物種也正以驚人的數字每年遞減和消亡;僅中華鱘這一類水生動物,在2015年僅剩不到100尾,且不能自行繁殖。

三峽工程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1992年在一片反對之聲中強行修建的。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曾給江澤民寫信勸說,三峽工程禍國殃民,勸他不要開展這個有百害而無一利的工程,江澤民沒有采納。

信中說,“長江三峽高壩是根本不可修建的,不是早修晚修、國家財政,生態、防洪效果、經濟開發或國防的問題,主要是自然地理環境中河牀演變的問題,根本不許可一個尊重科學民主的政府舉辦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它終將被迫炸掉。川漢保路事件引起辛亥革命實爲前車之鑑。”

23年後,中科院研究員陳國階說:三峽工程不純粹是個技術工程,更多地會牽連到生態環境、政治問題、社會經濟各個方面。完全驗證了黃萬里的警告,可是爲時已晚。

水利專家曝不爲人知祕密:三峽大壩是移動的

近年來,三峽大壩的隱患引起越來越廣泛的關注。三峽周邊旱澇和地震等地質災害不斷,庫區也已出現大量崩塌和滑坡事件。這也被認爲是一個谷歌地圖就引起民衆和中共官方如此關注的原因之一。

三峽大壩問題專家、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透過谷歌衛星提供的圖像爲大衆解答了此次三峽大壩扭曲變形的原因。他對大紀元表示,從結構來看,三峽大壩並非中共媒體所宣傳的銅牆鐵壁,所有人不知道一個祕密,“三峽大壩是在走動的,而這種設計決定了三峽大壩的脆弱性。”

王維洛說,三峽大壩是混凝土重力壩,但並不像大家看到的三峽大壩模型那樣是整體一塊,而是由幾十個獨立的混凝土壩塊組成(因爲混凝土不可能那麼長那麼大塊澆築),每一個壩塊利用重力放置在基岩上保持穩定。

“也就是說,是擺在岩石上的,壩塊和壩基的結合處不是像造房子時它的鋼柱是打到地下去的,它和基岩是分離的,受水的壓力和溫度影響,它會發生不同的形變和位移。也就是說大壩在走。”

爲什麼要這樣設計?王維洛說,當初設計時,他們想像壩塊之間是一個可控的、均勻的移動,“設計的時候是考慮要移動的,每年向前移動零點幾個毫米(以前有公佈這個數據,現在是不公佈了),然後壩塊相互擠在一起,靠擠的力量。就像木頭,打個楔子打進去之後一擠壓就會很牢固,當時設計的時候是這個思路。但現實情況位移是不均勻的,就是不在一條直線上運動,扭曲很容易在接縫的地方產生裂隙,使得這個不均勻的運動更加厲害,最後這個大壩就會廢掉。”

王維洛說,從對比的那張照片中可以看出,右邊那張照片壩段是彎曲的,“就是在某一個小段是直線,因爲壩塊是一塊一塊的,而一塊一塊鏈接的部位就是發生了不均勻的移動。”

王維洛推斷,現在可能已經出現變形的問題,“因爲出現這種問題的時候,他們首先會把水放掉,右邊那張照片兩邊就是在放水,而且放水放的很厲害。我在那邊工作時間比較長,我可以說,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三峽大壩下面的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到現在16年都還沒有驗收過,沒有人敢擔保它的質量。現在大家在網上討論這件事情非常有意義,中共必須對老百姓有個交代。

“關鍵問題是大家都很關心,它可能存在着相當嚴重的工程質量問題和大壩安全問題,這是一件要命的事情。這些問題不是哪個網友來解釋這隻是光線問題,而且應該由獨立的第三方介入工程檢驗和驗收,沒有第三方那基本上整個就是一個黑箱操作。”

其實,三峽大壩早點拆了早點好,王維洛表示,現在世界的潮流不是建大壩去搞水利,而是順應自然去搞水利,這是去年世界上所有的水利工程師得到的共識。

“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閘門全部打開,讓水自己進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願這樣做,主要是和它政績、名聲連在一起,如果現在廢掉,那前面的功績就沒了。”王維洛說。

相關視頻:

責任編輯:元明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