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日領袖6月27日會談時出現習近平獨對日本衆官員的尷尬場景。(美聯社)
中日領袖6月27日會談時出現習近平獨對日本衆官員的尷尬場景。(美聯社)

習近平外訪成“孤獨戰士”之謎

【希望之聲2019年7月7日】(看中國 作者 鄭中原)剛剛過去的日本G20峯會,再次出現令習近平難堪的一幕。堂堂大國首領,卻在與外國團隊會談前孤獨枯等自己的下屬團隊姍姍到來,甚至還有一次被對方乾脆取消會談。這背後到底有什麼不尋常內情?

6月27日習近平與日本首相安倍會談,被記者拍到他一人獨坐會議桌的一邊,面對安倍及其它日本官員,中國代表團集體遲到,場面相當尷尬。29日習又與巴西總統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約好會談,但包括習在內的整箇中國代表團再次大遲到,在約定會談時間的25分鐘後,巴西一方宣佈取消會談,由此成爲中共在國際上鬧出的大笑話。而中共官方並沒有迴應此事。

網絡由此流傳習的稱號是“孤獨戰士”。這一稱號其實是俄國總統普京起的,背後的故事是:在2017年6月8日,習與普京在哈薩克斯坦進行會面,中方代表團當時也是集體遲到,一度只有習近平和隨行的丁薛祥孤單地面對着包括普京在內的俄羅斯代表團。普京當時笑着用俄語叫他“孤獨戰士”。

一向在國際上注重面子的中共領導人,特別是習近平,爲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下屬如此無禮?這實在是太不給習本人面子了。

筆者認爲,這一方面是因爲中共官員確實沒教養。中國過去是禮儀之邦,但在中共建政後毀掉了傳統文化,禮崩樂壞,被代之以黨文化,中國人表現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上就是不重細節,拖沓隨便,遲到早退成爲習慣,中國人都深受其害。中共官員屢屢集體大遲到,顯示這種風氣不經意從國內帶到了國際上。況且,中共的官員一直在外交上推行鬥爭文化,搞“發脾氣外交”,已經極盡失禮。相對而言,這種遲到現象反而是小兒科了。

但更深一層看,這一現象應該也與習近平反腐之後帶來的官場怠政問題有關係。

從官方報導可以看到,近年中共官場已陷入嚴重怠政和末日氣氛中。官員被曝在上班時間賭博、吸毒、打遊戲、網購、看色情片、甚至通姦等。中共總理李克強被官媒指多次在工作會議上因爲官員不作爲、怠政而發火,甚至當場用茶杯敲砸桌子。李克強在公開場合可見熬出的黑眼圈,其實是被政令不出中南海累的。

中共官場的怠政狀況與習近平這多年反腐相關。不是說習反腐不對,習在上一任期強力反腐,一方面掀翻不少貪官,讓權貴們不得好過,因而樹敵不少。但另一方面習又無心進行政治變革,在中共體制下越反越腐,江澤民曾慶紅等大幫習的腐敗政敵並未觸動,下邊的官員看在眼裏,私底下取笑假反腐之餘,根本不會與習一條心。

現在怠政、懶政可謂是各級官員對反腐的一種另類抵擋方式,對此當局無計可施。有人將官場劃分了三類人:一是看笑話的,二是不作爲的,三是盲乾的。這些說法都不無道理。官員集體遲到讓習在國際上出醜,事後官員也會將這視爲談資,心中竊笑。

再深一層看,官員們敢於讓習近平出醜,也可能涉及不尋常的高層內鬥因素。

爲什麼這麼說呢?中共黨內政治鬥爭歷來你死我活,習近平上臺前一直到現在,都面臨着政敵的威脅。6月24日習在政治局會議說動搖其黨的根基“危險無處不在”,說是黨的危險,其實更是習本人的危險。

單是在習身邊的主管意識形態和宣傳的常委王滬寧,就是一名危險人物。王滬寧因炮製了中共用以洗腦全黨全國的理論,獲三代黨魁重用,外界則認爲王根本上是江澤民的人。現在習因爲保黨之故,或許自覺不自覺受着王的控制。而王滬寧得勢後已大行暗中設局。

王滬寧的推動下,北京當局除了以原教旨的共產黨理論來應對美中貿易戰之後,最近又大搞毛式吏治手法。就在7月1日,中共黨刊發表習近平舊文,重提毛澤東在1942年起連搞三年的“延安整風”,意在清黨,鞏固黨魁地位。這說明習其實已對反腐持續多年的官場完全沒信心,特別是對中共黨內離心離德心中有數,甚至是心生恐懼。

王滬寧和新主習近平的微妙角力,在宣傳口時有表現。美中貿易戰以來,習近平一心想和川普達成協議,但中共官媒大造宣傳煽動民間反美、抗美情緒。就在本次習出訪日本G20之前,中共喉舌新華社6月26日刊文說,在中美經貿摩擦“兩軍對壘”之際,要警惕那些“手榴彈向後扔”的人。這到底是警告習還是誰?中共宣傳口與習的實際舉動背道而馳,不難想象有人背後攪局。

在這一背景下,習近平在日本G20會談的整個過程,當然會壓力山大,網上就有視頻拍到習在G20峯會期間在各國政要中行走,卻一個人孤單落寞,有些神不守舍的狀態。習內心這些壓力可能更多是來自中共黨內的敵對派。比如官員集體遲到,可能就是下屬故意帶習近平玩的,刻意弄錯了時間?

一直有人說,貿易戰已將中共打得七零八落,四分五裂。一名不具名的女紅二代日前還透露給外界說,“有些人在他(習近平)前面挖個坑、後面挖個坑”。真是這樣的話,就難怪最近不時有人議論,中共內部氛圍詭異,現在習近平究竟權力若何是一個謎。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嶽文驍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