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三峡工程自修建以来争议不断 AP
三峡工程自修建以来争议不断 AP

三峡大坝扭曲变形风波未定 敏感时刻三峡大瀑布宣布暂停营业

【希望之声2019年7月8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围绕三峡大坝严重扭曲变形虚虚实实的消息近日成为热门话题。面对不断上升的舆论压力,中共官方的回应从刚开始的“反华势力”造谣到最后承认大坝确实变形,经历了180度的大转弯。7月6日,更是把三峡大瀑布景区关闭了。三峡瀑布景区在三峡大坝扭曲变形风波的敏感时期,停止营业至少1个星期,这样的举动引发外界的诸多猜测。

今年7月,有网民利用谷歌卫星地图发现三峡大坝严重扭曲变形,并表示一旦溃坝,长江中下游5、6亿人口将面临灭顶之灾。事件引发广泛关注。

中共官方随后援引专家回应指,大坝变形属于谣言,大坝很安全。变形是“境外反华势力”的造谣宣传,至于谷歌地图为什么出现偏差,是因为谷歌算法出现了问题

7月4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搬出了“高分六号”卫星展示了一张没有任何异常的三峡大坝图片,再一次“澄清”三峡大坝没有变形。

7月6日,三峡公司发文承认,三峡坝体变形,但表示处于弹性状态

同一天,一位日本网民发布的2009年和2018年的三峡大坝卫星图对比,发现大坝下移了41米,已经处于崩溃边缘,引发广泛关注。

三峡大瀑布景区6日发紧急通告指,“目前景区已经停止营业了,因为上游建设施工进入的截流阶段,所以瀑布断流了,没办法接待游客。”通告表示,7月6日至13日确定关闭景点,具体营业时间另行通知。该通告与三峡大坝变形风波在时间上的吻合引发联想。

资料显示,三峡大瀑布原名白果树瀑布,被誉为中国十大名瀑的第4大瀑布,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

有网民留言指:“关闭景区是要进行什么技术性操作吗?”、“你在这个时候说施工很尴尬啊,本来挺好的现在都开始胡思乱想”、“所以说变形成这个样还说是弹性变形吗?请专家辟谣,如果出现了图片中的扭曲程度,那叫塑性变形——受力突破一定极限后,外力不变但是结构不可挽回地变形,这是马上要彻底崩溃啊!”

相关阅读:官方数次辟谣后终承认三峡大坝严重扭曲变形 曝不为人知秘密

争议不断的三峡工程

梳理网络资料发现,三峡工程自筹建起,就与各种争议相伴。早期的不同意见多偏重于经济和技术因素,普遍认为经济上无法支撑,技术上也难以实现预定目标,移民难度极大,争议还包括泥沙淤积、诱发地震、改变库区气候、引发干旱等。

到了1980年代后,关于三峡工程的争论更加广泛,涵盖了政治、经济、移民、环境、生态、文物、旅游等各个方面。 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人,最坚决的当属中国民主人士黄炎培之子黄万里,他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著名水利工程专家,以一己之力反对上马三峡工程成为清华大学三大右派之一,直至2001年离开人世,仍旧对三峡工程的上马感到无奈和失望,所留遗书,也与水利有关。

除了黄万里之外,曾任中共水电部副部长、中组部副部长李锐也强烈反对三峡工程上马。

李锐从三峡的地质、水库淤积的后果以及航行、生态和移民等多方面多次上书给中共中央要求谨慎对待三峡问题。但是当局不予理会,强行推行工程上马。

李锐在2006年的一篇回忆三峡工程上马工程始末的文章中说:三峡工程的方案中有许多地方是不科学的。说它能防洪,到底有多大作用?导致泥沙淤积,究竟如何解决?说它能发电,花了那么大的投资又能回收多少呢?本来长江上游有不少现成的水电站方案,花钱少、发电多、困难小,为什么就一定要执意上三峡这个花钱多、效能差、困难大的项目呢?

而且,三峡工程还使生态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又抬高了四川省境内的河流水位、造成河道淤积,留下了一系列后遗症。三峡水库建成后,库区上游的长江干流及其支流的流速就会减缓,河流中自然携带的泥沙将淤积在河槽中,不仅影响航运,而且逼高洪水水位,增加洪灾的可能性。库区上游各地当中,受害最严重的将是重庆市,三峡水库不仅会导致重庆市部分地区被淹、重庆港淤塞报废,还将影响重庆市的排污问题。以往重庆市的污水主要靠长江的流水自然排散,三峡水库建成后,长江流速减缓,污水不但滞留在库区内、无法扩散自净,而且还会形成新的污染源,必然严重地恶化生态环境,还可能发生血吸虫病。现在,葛洲坝水库的污染就相当严重,鱼类绝灭,船民中疾病丛生,此情不可不鉴啊!

他还谈到清华大学水利系的黄万里教授:他是在美国学水利的,三十年代回国后曾徒步考查过四川的许多河流。他现在八、九十岁了,还是坚决反对修建三峡工程。当年他不赞成黄河上的三门峡水库的设计方案,因此被打成右派。事后证明,他对三门峡水库的意见是对的,可是他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言权。他对三峡工程也一直是反对的,坚决到什么程度呢?他曾就此向法院起诉,要告国务院的状。可惜,没有人听这些有远见卓识的老专家的意见,非要事后让国家和老百姓为工程的失误“付学费”,而且决策失误的人也不承担责任。

碍航、泥沙淤积、破坏生态环境、移民、还有重庆被淹等等问题,都是因三峡工程而生;如果不修三峡工程,所有这些问题本来是不存在的。真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啊。

旅居德国的王维洛博士也是反对三峡工程的水利专家之一。他说按照目前的思路走下去,一些问题根本无法解决(如移民淹没区扩大、消落带、碍航、下游供水等),一些问题解决的成本很高(如移民,水污染等),所需时间很长(如泥沙、滑坡、岩崩等)。而且不能忽视这些问题是动态发展的。

王维洛撰文指,一个工程结束使用后要恢复自然原状,这是最基本的生态环境要求。人死了,可以土葬可以火化,最后变回土。房屋过了使用年限后可以拆除。但是一个装满二百亿立方米泥沙的三峡水库,是无法拆除大坝恢复自然原状的。当一个工程不知道它的归途在哪里,它就根本没有被建造的权利。黄万里六次上书中央,陈述三峡工程永不可建的理由。他预见,“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相关视频: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