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傑森訪談】美中貿易談判重啓 爲何談不攏也要談? 拖下去對誰更有利?(音頻/視頻)

你要是讓Google、臉書這樣的公司隨便進我們互聯網,中共認爲那是它的生命攸關的事情,它對信息控制……

【傑森訪談】美中貿易談判重啓 爲何談不攏也要談? 拖下去對誰更有利?(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7月11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傑森)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衆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爲了更好的和網友、聽衆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據報道已經停滯了一段時間的美中貿易談判在本週重新啓動,但沒有披露細節。這是自在上個月底的大阪G20的川習會上,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達成暫時停火協議,對雙方同意重啓貿易談判的實施。不過,外界幾乎一邊倒的認爲沒有什麼證據表明在上一輪談判陷入僵局的這些問題上,美中能夠在這次取得進展,並且認爲談判有可能會一直拖下去。爲什麼美中貿易談判談不攏也要談?拖下去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對誰更有利?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您好,我看有報道說對於美中貿易談判重啓,外界普遍並不看好。最近也一些不同消息曝出,比如在G20川習會上,川普說暫不追加3000多億中國商品的關稅,中共也承諾要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但後來中共好像並沒有執行自己的承諾,而且之後中共還對外非常強硬宣稱,談判前美國必須取消之前加的所有中國商品關稅。也就是說和川習會傳出的消息不一樣。您怎麼看?

傑森:對,其實事實上我的感覺,這完全是大家媒體過份解讀很多東西,以爲是這麼樣跟實際好像有出入,其實不是的。這次G20峯會幾乎沒有一方對這次峯會有任何的期望值。當然在峯會結束之後,川普確實說了,說中方答應買我們很多農產品,同時我們暫時不提高剩下的三千多億中國商品的關稅了,我們可以進入接着談的狀態。這個訊息整體來說我覺得肯定是真的,因爲川普不會亂說。但是確實以後有一點真的是有點變化,就是中方給購買美國農產品加了一個條件,要首先把已經加在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徵收的兩千五百億美元的商品,你先把給我把稅去掉了,我再開始買你的東西。其實這個過程中證明瞭當時很可能習近平跟川普談話的時候,雙方沒有談入細節。談的過程中更多的是爲了兩個人之間創造友好的氣氛,有一些說法很可能雙方互有誤解。

其實中國那邊自從這次毀棋以後,中國這種主戰派在輿論上一直是占上風的,我覺得這個主戰派,有人說是王滬寧爲首,其實很可能習近平他也是不反對中國對美國採取強硬的態度。同時習近平也希望和川普搞好關係。我猜兩人在會談的時候,比較強調的是兩個人之間的友好。在討論具體要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很可能是你一句我一句,川普說好,我就不加這三千億了,中國那邊說你們的農產品我們會考慮購買。但是他不是一個具體的協議,因爲高層人員不會在具體定說你完成以下幾條,在這個條件下我完成以下幾條,這是協議的態度,高層領導會話絕不會進入這個狀態。川普很可能有點樂觀解讀了習近平的說法,習近平說我們會購買你們的農產品,川普的感覺說好了開完會,我只要不漲這三千億的稅,他就會購買我的農產品。

第一批500億,是因爲經過了內部調查以後,是偷了我們的技術,所以懲罰性的我扣你500億商品的關稅。我扣了你的關稅以後,我跟你說了你不能提高你的關稅,因爲我是懲罰性的,因爲你偷了我的東西。而中國那邊的解讀是,你只要徵我的稅,你就是在跟我打貿易戰,我就要相應的把你的商品增稅。川普就說,你已經做錯事情了,我在對你懲罰的時候,你又反過來倒打一耙,那我就再給你加上2000億。整個邏輯目前來說,美國這邊500億、2000億一加,中國那邊一共纔買美國這邊1000億,再加上華爲這邊還有100來億美國這邊都不賣了,(中國)想買都買不了。所以說中國那邊幾乎沒有什麼可以回擊的。實際結果就是中國第二次回擊的力度非常小,因爲它沒有東西可回擊了,它只能說是我堅決還是針對第一批,第一批就是針對美國的農產品。因爲它是打擊川普的票倉,川普支持人在農村支持比較多一些,所以它就是直接針對農民,想讓川普內心發慌。

其實川普這次去的話,特別想達成一箇中國購買美國農產品這樣一個協議。川普對他的選民是非常的愛護,他對他的選民承諾的事情,他基本上是想盡一切辦法去完成。那麼在這個過程中,中共從最開始就針對美國農民在下手,然後中間甚至在有一些地方報紙上,用大幅的廣告的性質來攻擊川普,希望農民能反水。但是其實並沒有達到那種效果,農民現在對於川普的支持率仍然在75%。換句話說,大多數都是堅決支持川普的,很多農民哪怕受了經濟上的損失,他也覺得這是一個必要的損失,他覺得確確實實不能再在中共那邊讓步了。

所以川普其實實際壓力不大,而且川普徵稅以後,美國這邊內部的人說,徵了稅物價要漲。沒有,美國這邊CPI的指數仍然是低於2%,1.7,1.6。中國那邊反倒漲了,漲到了2.7%,已經超過了2%,某種上講有點通貨膨脹的概念。而且不幸的中國人漲得還不是說是無關緊要的那種可以忍一忍的,比如衣服、鞋子。他是吃的,中國基本上漲的全是吃的。

人不吃是不行的,所以說漲的是中國最實實在在要承受的,而且特別是底層人承受最大的,爲啥呢?因爲中國很多商品本來可以從美國這邊順順噹噹進口的,結果堅決不從美國進口,高價的從巴西進口大豆什麼的。甚至有些國家給它做一箇中間商的機會,不能從美國直接買,有些國家就直接從美國買來了,高價加了錢再賣給你,其實最終的話,中共針對美國這邊的食品,就是農業產品,做法又蠢,而且直接損害中國人的。但是中共這邊不在乎,因爲它當年69年,61年、62年,那個時候,中共把它叫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歷史上查了沒有什麼自然災害這個概念,其實就是跟蘇聯當時外交上開始搞翻了,把很多錢等各方面收上來給蘇聯還債的過程,其實就是一個外交上的衝突,但是它當時硬是活生生餓死了幾千萬的中國人,使得它面子上沒有說軟話,硬生生的跟蘇聯割斷。換句話說,對中共來說,中國人比如物價上漲,你吃得有點不太好,它跟本就不關心的,它就是竭盡辦法想用貿易戰想打川普的痛處。

所以這次去的話,川普還真的想跟他談成。川普這個人最大的特點就是,他認準的理他幾乎不鬆手。當時競選的時候,他說我要在建牆,隔離美國和墨西哥。大家覺得是個玩笑,這怎麼可能呢,大家都以爲是競選中的一個玩笑。結果沒想到他最近這幾年不停的用各種辦法攢錢、湊錢、捐錢,一段一段的在建牆。本身來說他這個人,不管你認爲多荒謬的事,他只要認爲說他該做的事,他一直會堅持往下做。對於中國貿易政策,這是他年輕的時候,多少年前,幾十年前、競選總統之前,他就有覺得中國在佔美國便宜這樣的情況,這麼多年他怎麼可能改變他這個想法。

另一方面來看,他也不可能在中美貿易和談這個事有大的讓步。因爲國內他要面臨競選,競選的過程中其實美國左派右派的選民,唯一有共識的就是對中共的態度,兩邊對中共基本上都是持強態度。在這樣的情況下,川普其實也沒有退路,他想去有些地方給中共讓步都不可能,因爲本身來說,這個沒法跟他的選民交代。

這個過程中形成的態勢是啥呢?他如果堅決拒絕跟中共談判,使得貿易戰不斷的升級,會形成人們對他的一個口實,說川普這個人就是不顧經濟發展,不顧美國人潛在的物價上漲,他居然一直拒絕談判。他不想背這樣的罪名。他現在的做法就是我們可以談呀,但是我的條件就是這1,2,3,4,5,非常明確,你不完成我的條件這是不行的。我本來是要給你額外再加3000億商品的關稅,我現在沒加,就已經算是我擺出姿態了。過去那2000億關稅完全是因爲,第一500億是你偷了我的技術,第二2000億也是因爲你反向的倒打一耙,它跟未來的談判是沒有關係的。

川普認爲那2500億得在那,而且哪怕談成了,我還得看你說話算數不算數,是不是真的執行你談判的內容,如果沒執行內容,那還不行。換句話說,川普的意思是,哪怕談成籤成協議了,那2500億的關稅還要加一段時間,觀察一下你的實際行動,我才徹底去掉,這是川普在這個關稅問題的態度。

而中共那邊,基本上它的感覺是,川普提出那個要求,你要讓我實際按你的要求,那不可能的,那都是什麼讓我放棄對央企的補助,讓我開放中國的各種各樣的信息產業,好像有內部消息說,中共那邊擺出話來說,你要是讓Google、臉書這樣的公司隨便進我們互聯網,中共認爲那是它的生命攸關的事情,它對信息控制,對金融控制,對各方面其它的控制,對央企的補助,這些東西是它的利益根本,它不會鬆手的。它知道川普的要求它很難實現,與其說在這些不可實現的談判上不停的糾纏,不如我就給你也開一些高價,讓你承受不住,不可能讓步的高價,那就使得兩邊很難達成協議,很難達成協議就可以談下去。

其實目前中美雙方都是這種態度,這種態度就是現在根本談不成。但是中方也不想一下子談崩了,因爲中國的股市也在看中美和談,每次談崩結果中國股市都往下跌,它也不希望中國金融信心有很大的損失,它也覺得至少我們說我們在談,對各方面都有一個好像是利好的消息,至少是沒有一個恐慌感。

在我看來,現在各種信息很亂什麼的,我是覺得其實兩方都在一個特殊的狀態下。這個狀態就是雙方都願意擺出談的姿態,但是雙方都非常清楚談成的可能性非常小。川普的想法是隻要我在這跟中國強硬的談,我其實就有一定優勢。爲啥?將來潛在要跟他競選總統競爭的民主黨現在一堆人,但是很可能最後能勝初選的就是拜登。但是拜登在整個對華政策上是非常非常軟弱的,而且他有致命傷。拜登的兒子在對華商業中掙了幾十億,這個就是說中共是拜登的軟肋、死穴。換句話說,如果說有中國問題懸在這,那麼川普和拜登競爭,川普事實上是佔優勢的,因爲川普對中共是強硬的,所以說川普是希望有中國問題在這待着的,對他的競選各方面是有好處的。而中共這邊當然我剛纔也解釋,它覺得有談這個姿態的話,對它的金融穩定、市場信心可能有好處。

所以現在整體來說,雙方都擺出要談的姿態,然後這麼談着。但是我估計這個談會是馬拉松式的,而且幾乎是很難有一個雙方都滿意的結果。那麼傳出來的消息的話,就像真的是上回川普說的,中方立刻要答應買我們的農產品了,如果真的買農產品,中國那邊就失去了一個籌碼,所以它爲了毀棋,至少是把習近平當是答應的話在摘回來,它現在的說法是說,你理解錯了,我們條件是你得要把對我們2500億的商品的稅取掉以後,我再買你的農產品,你不取我不買。這其實是退掉了當時G20會議之前那個狀態,2500億稅接着徵,美國的農產品中共也不買,華爲問題也懸着。說要談,那好我們打電話,今天打個電話,明天打個電話談,具體沒有任何談攏的可能性。

記者:談判這樣拖下去的話,對誰更有利?

傑森:我感覺可能還是對美國這邊有利,爲啥呢?中國那邊最大的頭疼事是啥呢?製造鏈在往中國之外搬。只要貿易談判談不攏,一直談着,就對很多在中國製造對美出口企業產生一個不確定的因素。做生意最怕就是不確定因素,特別是製造業,因爲製造業投入週期很長,選場地,買設備,租人員,生產出第一個產品之前,你估計大半錢都仍進去了,好幾年都過去,你要是不確定未來到底能不能賣,怎麼辦?肯定不可能再投入了,那下面就是怎麼撤出來,在別的國家生產的問題。

其實在這次談判的過程中,很多企業已經決定,我真得受不了你們這種要談談不成這種,談成了又扯又掰的這種狀態,我心臟也受不了,經濟也受不了,我乾脆這樣吧,管你談成談不成,我現在開始琢磨往出撤了。最近好多企業,早期的那些鞋帽這些低端產業,後來現在這種計算機了,一些蘋果產品,Amazon高端的科技產品,他也開始把一定份額的開始往外移了,移到泰國,印度尼西亞,特別是越南的特別多。越南這些國家高興壞了,包括臺灣,據說計劃今年希望能讓資金迴流3000億臺幣,現在說早就過了,年底估計是7000千億臺幣,大量的產業也都流回臺灣了。所以從這點上來看,美國其實已經達到了它的目的,就是逼中國的製造業離開中國。

所以說哪怕談不成,談一年兩年談不成,如果製造業都離開中國了,中美貿易也就平衡了,因爲這邊出口的東西不賣到美國了,美國也不從中國本地買了,都從越南,印度尼西亞,臺灣買,最終不是也就貿易平衡就達到了。這其實也就等於說是拖下去的實際結果,其實是往美國這邊目的靠攏的。這就是我覺得整體來說信息不亂,就是要談但是談不成也要談的這種姿態,兩方各有算盤,都有利。但是拖下去對於美國其實實質上的效果比中國更多一些,因爲畢竟有這種產業鏈離開中國對中共不利的因素。

大概我想中美貿易戰其實就這麼種情況,近期不會有什麼具體再可談的東西。我看雙方達成可能性很小,下一次G20會議得到明年2020年的11月份,好像是在中東舉行。那個時候美國正在大選,川普根本沒心思再去跟習近平見面了。其它的時間我想中美關係不至於兩國還可以互訪。整體來說,如果高層習近平和川普沒有面對面的會談,靠底層人員談,談成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所以說中美貿易戰,貿易談判這個事情,我的感覺上它現在進入一種表面的休戰,談判狀態,其實只是擺個姿態,讓雙方都往下拖,但是拖下去對美國的有利的程度可能更多些。

記者:另外,國際社會也非常關注華爲與中共軍方、國安背景的這種特殊關係。最近有文章再次披露了華爲的員工有軍方和國安背景。有評論說目前美國放華爲一馬的做法令國際社會對華爲的擔憂有增無減。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傑森:兩個事。第一個是川普說我們有些東西可以賣給華爲,大家覺得這是給華爲放水了。這點其實有些人不知道背景,不是川普給華爲放水了,是美國這些高科技公司給華爲放水了。《華爾街日報》在G20之前就報道出來了,好多美國重要的芯片公司,比如高通,Intel,他們其實已經找機會開始給華爲賣產品了,他們繞過美國一些法律的漏洞。而美國因爲是法治國家,這個法律漏洞他堵不住,所以已經開始賣了,這個時候川普只是說他們賣就賣吧,就是等於說了這個話。當然川普明確說了,影響國家安全的東西我們堅決不賣,就是有一些關鍵技術他還是不會賣的,他會卡的很嚴的,但是那些公司推倒美國政策,或者鑽美國政策的漏洞,沒辦法。商業的跨國公司實際上是沒有祖國的,爲利益所圖。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是川普放水,我上回就講了,是那些美國公司在鑽法律空子,但是關鍵技術還是沒給,所以華爲好日子其實也不一定開始了。華爲其實現在從任正非不停的出來說話就證明,華爲並沒有恢復正常,整個生產情形各方面沒有恢復正常,這個是的一個。

第二個,最近報出來的數字,Christopher Balding,他是一個美國人在中國當教授,現在跑到越南當教授,中國那個環境越來越很難說話了。他前一段時間研究華爲所有權的時候,對華爲做了深入研究,其中發現了兩萬多個華爲員工的個人簡歷,後來他在個人簡歷研究了一下,工作量也是很大的,發現其中數以百計的員工,歷史上是要麼是軍事通訊院校畢業,要麼是以前在軍隊上或者國安工作過。主要的概念是啥?華爲需要這些人,爲啥呢?中國你也知道,招人無非是兩點,第一,這個人有技術,我需要的技術,第二這個人有我需要的關係。在這個事情上,我的感覺他招了很多來自軍方的人員,甚至有一、兩個人,簡歷上是一方面在給華爲做,另一方面同時兼職一些中國軍方院校的職位。整個來說基本上是明確的,第一,華爲的技術事實上和中國軍方需要的技術是非常耦合一致的,人員可以互換,這證明瞭兩邊的技術是非常靠近的,互通有無的。這個實際上早就知道,這個不是什麼新聞,因爲過去華爲起家的時候,當時軍隊的程控交換機框架就使得華爲被官方認可的一個標誌性的事件。

我的感覺上他都是在反覆佐證歷史上的一個說法,華爲到底是誰所有,這一直是迷,華爲到底在給誰服務?這個也一直是個迷。因爲美國這麼說,華爲那麼說,中共那麼說。整個來說,但是其實這些東西都是次要的,一方面是間接證據,另一方面也是屬於那種沒有更增加訊息量的證據。

基本上華爲對於中共的重要性,就從它拼了命的保華爲的生產,保孟晚舟的獲釋,它可以把加拿大人抓很多,逼迫加拿大,不買加拿大的產品等各方面,幾乎是撕破臉皮的對加拿大進行虐待,它其實就是爲了一個人,就是爲了孟晚舟。孟晚舟難道就是一個普通企業的高管嗎?爲一個企業高管可以跟另外一個國家開始進入敵對狀態?這個其實就是明確的從中共的反應,你就知道華爲其實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企業,只是現在又多了一個佐證而已,而且是個間接的佐證。在我看來這個只是更加確認大家已經認識到的一個無庸置疑的事實,就是華爲跟中共有千絲萬縷、萬縷千絲的聯繫,就是這麼一點。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