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7月7日,港人走上尖沙咀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李逸/大紀元)
7月7日,港人走上尖沙咀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李逸/大紀元)

中國觀察:香港正向內地輸出全民抗暴運動?

【希望之聲2019年7月15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香港民衆反對“送中惡法”(《逃犯條例》)修訂的運動熱潮持續高漲,對中國大陸的正面影響引起中共當局恐慌和外界關注。而當中的港人明確向內地“講真相”的舉動似乎成爲香港向內地輸出“全民抗暴”運動的轉折點。

反送中”新動向:遍地開花延展新戰場 不同階層不同羣體上陣

綜合媒體7月15日報導,6月9日以來,香港針對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相關遊行和示威活動不斷,其中主辦單位指9日和16日的規模各自高達100萬和200萬人。而香港警方在過程中的暴力行徑激化了事件。

在巨大的民意壓力下,原先修法立場堅定的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佈暫緩修法並公開道歉,日前更公開承認修法工作“完全失敗”,逃犯條例草案已“壽終正寢”,但許多港人仍堅持必須撤回草案,並要求林鄭月娥下臺。

香港近來幾乎每週都有“反送中”遊行,“反送中”運動目前已演變爲更廣泛的捍衛民主法治和傳達其它社會不滿的行動。參與者正式以各階層不同羣體出現,戰場更擴大至郊區。

7月13日(週六),一批示威者在上水發起反水貨客遊行。代表示威者通知警方遊行路線的樑金成稱,有3萬人蔘加遊行。警方說,按原計劃路線參與人數最高峯有4000人。

香港7個傳媒工會和組織14日(週日)上午發起新聞界靜默遊行,要求警方配合工作,尊重新聞自由。

另外,14日下午有數萬民衆參加沙田區遊行,不乏中老年人。組織者表示,當天的行動大約有11萬5000人蔘加。一名高齡抗議者說,一般人就算政治零分,政治還是會自己找上門。

“7.7”九龍大遊行“向大陸講真相”成向內地輸出“全民抗暴”轉折點

此前,在經歷了6月的一次100萬人,一次200萬人和“七.一”大遊行之後,在7月7日(週日)的時候,香港人沒有在傳統遊行地點,香港政府的總部香港島,而是換到了九龍,舉行了一個超過23萬人的遊行。這一次遊行的地點和目的尤其引人關注。

九龍是一個商業區,很多是大陸游客經常去那裏購物,香港人這次遊行的目的是想向大陸游客來講香港反送中”爭自由到底是怎麼回事。

7月7日,23萬港人再次上街,並特意來到有較多中國大陸旅客的尖沙咀和高鐵西九龍站,向大陸游客講“反送中”真相,希望大陸客將抗議訊息帶回內地。由於大陸當局在防火牆內有系統的刪除與香港示威抗爭有關的一切信息,很多大陸客看到香港民衆大遊行時,都面露迷惑不解之色。

爲了讓大陸民衆瞭解真相,香港的抗議者們使用蘋果的“隔空投送”(AirDrop)功能,向大陸同胞傳達信息。《美國之音》報導,大陸民衆的手機如果使用中國的電信運營商,即使人在海外,手機網絡卻仍受防火牆的限制。如今,港人以AirDrop的方式打破了中共的防火牆。

根據蘋果官方網站,AirDrop系統通過建立一個臨時的Wi-Fi或藍牙網絡,快速地將檔案由A點送到B點,甚至以廣播方式做到好多點。

《金融時報》駐深圳記者黃淑琳在推特表示,剛到九龍站,就連續收到了三條有關逃犯條例,武漢最近發生的抗議活動,以及人權律師、新疆民衆被關押迫害的消息。

有的AirDrop文件解釋了爲什麼香港的抗議活動背後沒有“外國勢力”。有的消息寫道,“你知道嗎?在過去的一個月裏,香港已經發生了三次大規模集會,有多達200萬人走上街頭。”

“不要坐等自由失去,後悔就晚了。自由不是天賜的,而是人民爭取來的。”

“你知道嗎?中共從沒告訴你已有成千上萬的中國公民生活因信用制度受到影響……至於道德的標準是什麼?它從來不告訴老百姓。”

“希望你的旅程愉快,並感受到集會自由。這個自由是我們爲之戰斗的原因。”

還有的信息揭露中共的其它作惡行爲,力圖爭取大陸人的支持,如毒奶粉事件等。

爲了讓大陸人更好的閱讀信息,香港人還貼心的用簡體中文來書寫信息,確認目標受衆是大陸游客。

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參與者妮珂介紹說,7月7日,她和其它抗議者已經在西九龍高鐵站向大陸游客講解抗議緣由,併發放簡體字傳單。

這些簡體字傳單上講了香港人爲什麼要反“送中條例”,爲什麼要示威遊行。也有香港人拿着標語並對大陸游客喊話說:“一起來遊吧!一起走!來加入我們吧!”

隨着“反送中”運動的持續發酵,越來越多的大陸民衆開始思考“反送中”背後的種種因素。在看了將近一個月的大陸官媒的報道後,一位北京大學生開始質疑,“人家(香港民衆)過得好好的,幹嘛要抗議?”他對中央社提出自己的疑問,“爲什麼報導完全沒有提及抗議的原因跟訴求?爲什麼沒來由的要辦個活動‘支持警察執法’?(官媒)報導完全沒說清楚呀!”

海外媒體報導說,“反送中”人士希望籍此突破大陸對“反送中”報導的封殺,並向大陸輸出全民抗暴運動。

或許是引發中共在中國大陸控制體系全面崩潰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

本臺特約評論員惠虎宇表示,在7月7日的“反送中”遊行中,香港民衆採取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舉動,那就是在街頭向大陸游客講述“反送中”遊行的真相,幫助那些由於信息封鎖而不能得到這場抗議行動真實消息的大陸民衆瞭解事情的真相。尚不清楚這種看似自發的行動是如何醞釀和發起的,但是這項行動的意義是非常深遠的,它已經開始將香港的這場抗議活動推向了一個新境界,意味着香港民衆或許已經找到了向中共反攻的最主要突破口,這個突破口可以跨越破香港與大陸的邊界,動搖中共的統治根基。香港民衆如果順着這個突破口一路反攻下去,我相信中共在香港的勢力會首先崩潰,這或許也會成爲引發中共在中國大陸控制體系全面崩潰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

著名人權活動家陳光誠在自由亞洲電臺刊文表示,香港的抗議遊行一次次不斷刷新曆史記錄,不斷創造出新的抗爭奇蹟。港人的訴求從開始的“反送中惡法”,到要求實現真正的雙普選;從向港府表達不滿、展示民意,到轉換陣地在內地遊客衆多的尖沙嘴和高鐵西九龍站,用普通話針對大陸的內地遊客講明“反惡法——逃犯條例”的必要性。可以說,每一次都是直擊問題的要害。從原來被動應對中共一步步侵蝕,演變到主動出擊,反對共產黨專制暴政。因爲港人迅速地認識到香港只有融入世界民主大潮,纔會最大可能地實現港人的民主訴求。其認識之深入、之飛躍,可謂一日千里。

文章指出,其實,面對香港的抗議浪潮,中共最擔心的是這種民權運動迅速從香港波及到黨民矛盾嚴重激化的內地。……相對於香港火熱的抗議運動,內地的寂靜較以往顯得十分異常,難道內地人民真的被中共的封鎖禁錮住了,對香港的遊行抗議一無所知嗎?事實上根本不是。有了中共多年沒有底線的無恥陪練,內地的網友一方面仍被恐怖陰影籠罩着,另一方面是因爲已經有了豐富的反監控經驗,他們知道對國內對網絡管控到了什麼程度,因此都在心照不宣的默默關注着事態的發展,等待着時機的出現。這是一種令獨裁者心驚膽戰的沉默,人民知道中共時刻監控着他們,中共也知道人民知道它在時刻監控着他們。官民雙方就這樣相互對視着,等待着。等待革命浪潮迅速佔據半壁江山,還是此起彼伏的遍地開花席捲全國,令獨裁者難以應對?目前難以定論。

但無論如何,毫無疑問的是這種沉默遲早會被人民的行動打破。就在發生過武昌起義的地方,湖北陽邏數萬人民率先開始行動了,他們白天上班,晚上便走上街頭抗議,中共最怕的人民行動已經開始了。事實上,民權運動的火種已經在內地點燃,能否席捲全國,就要看各地人民的反應速度了。無論他們採取何種迂迴戰術走上街頭,都是值得點贊和支持的,只要人民敢於行動起來,就有希望。

陳光誠說,渴望自由的人民心靈都是相通的,無論是香港與內地,還是東方與西方,中共都無法用防火牆把我們徹底隔絕。認清中共暴政真相的香港人、內地人,都不缺智慧與勇氣。爭取民主自由的民權運動之火,遲早會從香港燃遍大陸內地的每一個地方,這是歷史的潮流,誰也無法阻擋。

中共當局對香港事件嚴防死守草木皆兵

對於香港市民反對“送中條例”,爆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示威,大陸網友們紛紛轉發視頻、圖片和文字,並表達聲援和支持。

北京當局對港人“反送中”示威惶恐不安,並嚴防香港局勢蔓延大陸。很多人卻因而遭到警方傳喚或拘留,當局除了封殺這些消息之外,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在地鐵站檢查手機,嚴防“反送中”的消息傳播。

北京詩人王藏因爲發表一段香港歌手何韻詩的演講視頻與一張自己的家庭合照,7月11日被警方以涉嫌所謂“尋釁滋事”的罪名被從雲南楚雄的家帶走,直到傍晚才釋放。

另外,四川維權人士衛小兵因爲在網上支持香港遊行,遭到警方行政拘留15日,7月4號期滿獲釋。衛小兵透露,因發表支持香港遊行被拘留的不只他一位。

衛小兵對外媒表示:“中共當局它對於香港這種街頭抗爭運動,非常的忌諱,也非常的恐懼,害怕香港這種街頭抗爭蔓延到內地,而且內地大規模的這種羣體事件啊,偶而發生,它們這個方面比較恐懼吧,支持香港的異議人士公開的這種言論它進行打壓,也是出於這個方面的考慮嘛。”

獨裁者懼怕“顏色革命”  一有風吹草動就只想跑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香港民衆反“送中惡法”(逃犯條例)示威,港府及北京當局已多次定性爲“暴亂”、“暴力”。而早前有親共港媒更援引的香港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港府指“背後有人策劃”,已將這場抗爭定性爲“由外國策動的顏色革命”。

本臺評論員唐陣認爲,有關“顏色革命”的說法未經證實,但這一套腔調更象共產黨慣常表達,也符合了今年初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提出的中共要防範“顏色革命”的說法。按理中共在香港搞所謂“一國兩制”,香港本身是資本主義制度,何來“顏色革命”?這隻會是中共高層的說法,只是透過香港政府來說。

顏色革命”一詞是指前蘇聯一些加盟共和國所經歷的民衆推翻長期獨裁統治者的起義,例如像在烏克蘭。唐破陣表示,按此說法,就是中共和港府都承認了自己是獨裁統治者了。

趙克志在6月12日曾在一個“公安高官政治輪訓班開班式”上強調“嚴防、嚴打境內外敵對勢力各種滲透顛覆破壞活動,堅決捍衛政治安全。”說明這和港府的動作都不是單一的動作,而是相關的,是中共“維穩”的一個套路。

唐破陣認爲,2019年一直傳“逢九必亂”之說,中共最害怕香港反送中”這樣的公民運動,更害怕這樣的運動帶動內地民衆覺醒效仿,所以必然會歸罪於“外國勢力”,然後製造藉口開始鎮壓。他認爲,中國大陸在這期間會發生什麼呼應香港民衆的行動,可能即使一件小事也會引發政局大變動,在中國大陸真的發生“顏色革命”,這倒是可能的。而中共高層對此的應對卻是沒有任何把握的,他們因爲早已往海外轉移了鉅額財富,一有風吹草動就只想跑。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