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年6月26日晚上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在中环举行集会要求政府回应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等诉求 AP
2019年6月26日晚上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在中环举行集会要求政府回应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等诉求 AP

“六月浪潮”席卷香港 港媒:北京缺乏情报大动肝火 港澳系统或被清洗(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7月19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

香港人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集会活动持续一个多月仍无法平息。此次的“六月浪潮”,不但香港政府深感无法控制局势,北京当局也因无法精准掌握港人的情报而恼火。港媒近日披露,北京当局将对港澳系统进行大力改造和整顿。

香港《南华早报》7月18日援引多位没有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的话说,负责香港事务的中共官员正在制定解决香港政治危机的政策,该计划将很快提交北京高层讨论研究,不包括武力解决香港问题。

消息人士说,当前需要进行风险评估的是,习近平是否应出席今年底在澳门举行的主权移交20周年纪念活动。

6月以来,港人爆发多次大规模“反送中”活动,包括6月9日的103万港人“反送中”游行;6月12日逾万人的“反送中”大集会;6月16日的200万人大游行,该游行人数创香港历史之最;7月1日的55万人大游行,并发生了部分示威者冲入了立法会的事件;7月7日的23万在九龙旅游区大游行;7月14日的11.5万人新界区大游行。

消息人士称,中共领导人对港人抗议活动的规模和强度感到吃惊,并恼火用传统情报管道无法精准掌握港人的想法。

报导说,香港6月初爆发前所未有的抗议活动以来,北京一直向香港派遣“创纪录的人数”,以收集不同部门的信息和意见。

“显然,该系统运作不顺畅,真正反映公众情绪的声音没有被听到”,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共官方顾问说,“在情况失控之前,中央领导层没有得到警告……之后肯定会对该系统进行改造和大力整顿(revamp and overhaul)。”

报导称,由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领导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是对港管理的最高权力机构,一直在收集和整合前线官员的报告和建议,现在必须制定计划供北京当局讨论、选择。

“(协调)小组一直在召开会议,整合最近的报告,并试图制定一项全面的战略来解决香港的情况。”一位知情的中共官员说,“(中共)最高领导层一直关注着香港。”

消息人士说,在目前情况下,北京高层认为,香港问题最好还是让香港政府自己来解决,北京不宜直接插手。北京当局的原则和方针依然是:避免流血,保持香港基本稳定。

消息人士表示,北京高层仍然认为,不会动用中共军队来插手香港事务,香港警方仍然是维持香港稳定的关键力量。

对于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去留问题,一名参与制定呈交北京报告的人士说,若此时让林郑月娥下台,只会造成混乱,并且伤害港府的权威和分裂亲政府阵营。

屡次收到假情报 当局对香港民意误判?派探子混入游行队伍

7月5日,《香港01》引述接近北京消息人士表示,“六月浪潮”发展到今日这个局面,令北京高层感到错愕,也对香港局势感到担心。

接近北京的消息说,因应本次港府“修例”大战败退,整个对港工作系统,都需展开大检讨。包括对港工作系统之内的中联办、港澳办甚至公安单位等,都需要进行大检讨,因为初期形势评估报告,都是他们呈上去的,这些报告都写得颇乐观,结果却完全不是那回事,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习近平对此要求彻查。

消息称,目前至少有三个方面急需作针对性调研,青年工作,所谓的“爱国爱港阵营”未够团结、传媒生态“助攻”。特别此次6‧12包围立法会、警总及7‧1攻占立法会,都是年轻人主导,因此年轻人角色举足轻重。

报导援引中联办内部消息称,已透过不同渠道,邀请政治光谱属“黄色”的年轻人见面,听取他们“心中的怨愤”,希望重新认识时下香港年轻人的想法;要求向北京提出缓解困局的建议。

香港《明报》日前报导,在6月9日的大游行中,有中共官员派“探子”混入游行队伍;6月12日,香港警方在立法会前暴力镇压示威者,现场也有人乔装示威者,与参加的年轻人沟通,然后向北京上报,并不会只听从中联办汇报。

不过,上述多家港媒都有亲中背景,比如《南华早报》是由中国富商、共产党员马云控制,背后也有某中共派系背景,这些消息在敏感时刻“放风”,背后用意耐人寻味。

有分析指,习当局跳过中联办,直接派人混入游行队伍打听消息,显示中南海已经对收到的情报、信息抱怀疑态度,想要通过其它方式了解真实情况。但香港局势该如何收场,对北京来说相当棘手。

时事评论人士唐浩认为,此次香港爆发的抗议事件,是对习近平的一场埋刀设伏。以王沪宁、韩正、杨洁箎为首的一批人,与仍实质掌握港澳影响力的曾庆红等人,有意通过激化香港的内部冲突,甚至制造流血事件,借此逼习近平下台。

唐浩表示,随着矛盾的频繁加剧,国内外困境已经逼得北京当局越来越无路可走、进退两难、里外不是人。

责任编辑:元明清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