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7月18日,華盛頓DC舉行法輪功反迫害20週年集會。(SOH /季雲)
7月18日,華盛頓DC舉行法輪功反迫害20週年集會。(SOH /季雲)

中共迫害法輪功轉地下更邪惡 法輪功積極反迫害是正邪交戰

【希望之聲2019年7月24日】(本台記者子涵採訪報導)今年7月20號是自從1999年7月20號中共前任黨魁江澤民及中共政權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20週年的日子。現在每年的“7·20”前後,全球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舉行一系列的反迫害遊行和集會活動。

上週7月18日在華盛頓DC有近2,000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國會大廈外舉行反迫害集會,同時華府也在召開第二屆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尤其關注中共對各宗教信仰團體的迫害;週末7月21號在香港的中環愛丁堡廣場也有一個大型集會,很多香港的名人和國際政要都去發言,如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和前立法會議員樑國雄。

法輪功反迫害20週年的活動在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歐洲很多國家和亞洲很多國家也都有舉行。

在海外看到有報導出來的數據說,在中國有幾百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勞教,甚至是“活摘器官”。可是在中國國內,現在幾乎沒有關於法輪功的報導,也好像是中共政府已經不管法輪功了。這是怎麼回事,我們請本臺時事評論員蕭恩先生來點評一下。

中共無法在短期內消滅法輪功後就把迫害轉入了地下

子涵:首先替一些華人朋友問一個問題,就是關於20年前江澤民發起的這場迫害,到今天還有嗎?爲什麼我們看不到?爲什麼這些法輪功學員還在講這個迫害?

蕭恩:很大的一個原因是大約在2002,2003年之後,中共看到它對法輪功的迫害不能夠成功,因爲原來江澤民當時在1999年啓動迫害的時候,他打算3個月之內就消滅法輪功的,但是後來發現沒有辦法進行下去,所以到了1999年10月份的時候,他就誣衊法輪功是“邪教”,在2001年又製造了“自焚”僞案,栽贓法輪功要人“自殺”。

但即使是這樣,他們雖然扭轉了一部分人對法輪功的看法,但是這個迫害仍然沒有能夠把法輪功鎮壓下去,因爲法輪功學員有自己堅定的信仰,很多法輪功學員仍然在非常殘酷的環境下,堅持他們自己的信仰,甚至進一步走出來,讓更多的民衆知道他們被迫害的真相,包括中共的邪惡等等。

這些法輪功學員的努力,讓中共的整個迫害政策無法達到目的。爲了維持下去,中共就改變了策略,在公衆場合、在媒體上面,儘量不提法輪功了。但是偶而會有,比如說某個地方有個人是精神病,殺了人或者做了其它邪惡的事情,中共就會借這樣的例子,把這種罪行扣到法輪功學員的身上,做進一步的污名化,就只有這樣少量的媒體報導了。但是中共整體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部轉入地下了,媒體上不談了。

法輪功持續20年反迫害是善惡較量、正邪交戰的過程

子涵:今年“7·20”已經是第20個反迫害的年頭了,全球法輪功學員還是舉辦了這麼多的活動,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蕭恩:意義是非常大的。如果從歷史上看,一個正信出現的時候,往往是出現在一個道德敗壞、人心腐化、政權非常邪惡的一個環境中。在這種情況下,善惡的力量會有種種的對抗、較量,正邪必然有一個交戰的過程。

法輪功學員經歷了20年的殘酷迫害,也可以說是血與火的洗禮了,這裏面就體現了非常了不起的堅韌。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規模超越古今

蕭恩:法輪功被迫害,有幾個特點。

一個是迫害的規模是非常大的,因爲被鎮壓之前法輪功學員有將近7千萬到1億的人,中共一下子要取締這麼大的一個團體,要迫使那麼多人放棄他們的信仰,所以這個邪惡的程度和規模是非常大的。

如果我們看歷史上即使是“三武一宗”對佛教的迫害、對佛教徒的殘害,也沒有達到這樣的規模。

比如說唐武宗(生卒年814到846)滅佛,他在全天下拆寺院才只有4千6百多所,然後逼迫僧尼還俗,也只有26萬左右,他也沒有達到中共這樣的規模。

即使現在國際社會很關注的關於中共對新疆的迫害問題,整個穆斯林團體在新疆大概被關押100萬到300萬人,這是在短期內關押的。但是在整箇中國範圍內,在過去十幾年、二十年下來,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關押規模是超過對新疆人的規模。

而且有那麼多人被迫在這種高壓的社會環境下放棄信仰,甚至還有一些人不得不被迫強制再去轉化其他的法輪功學員,所以這種邪惡是超出一般民衆想象的。

所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做法,其實規模是非常大的。

整個公檢法系統徹底黑化  成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工具

蕭恩:整個公檢法體系也成爲了迫害的工具,特別是中共成立了“610”辦公室,這個辦公室就相當於希特勒的蓋世太保組織,也相當於“文革”時候的“文革小組”等等。

中共迫害法輪功是超越公檢法之外的,同時,它又從公檢法中抽調人員,組成這個“610”辦公室;也是同時,整個公檢法系統也在整個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被黑化了。所以你會看到,在過去這些年,中共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都是利用了司法體系,而司法體系本身又成爲迫害的工具。

這一點,在歷史上也有這樣的,就象古羅馬迫害基督徒也是一樣。古羅馬已經有比較完善的司法體繫了,但是那麼多基督徒仍然是在古羅馬的所謂法庭中被審判、被處死。所以中共的這個公檢法體系也是被利用來成爲了搞迫害的工具。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對公檢法體系更全面、更徹底的一種黑化。

“活摘器官”是中共更邪惡的迫害 數據非常可怕

蕭恩:還有一個更邪惡的,就是現在被國際非常關注的“活摘器官”的問題。根據“中國器官強摘研究中心”最新的報告,在過去幾年裏面,每年都有6萬到9萬的中國人可能因爲被“強摘器官”而失去生命,如果把過去十幾年算起來的話,就有超過百萬人可能面臨這被“活摘”的狀況。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數據,中共還在想方設法抵賴。它們剛開始時全面否定,不承認存在“器官活摘”的事情;到後來卻推脫說,只是用死囚犯的;再到後面又推脫說現在中國有器官捐贈體繫了。但是,所有這些託辭都無法支撐這麼龐大的器官移植的數量。

中國現在號稱有幾十萬的捐贈器官的登記人數,但是這個人數其實每年能夠真正捐贈的可能只允許20-30例。說你有幾十萬人登記可以捐贈器官,但不是所有這些人都會在一年內死掉,此外還要有比較良好的配型等等,那麼,幾十萬人其實只能夠支撐每年有20幾個人可以捐贈的水平,所以你想一想,中國每年有6到9萬的器官移植數量,這已經是非常可怕的,應該是有大量的人牽扯到被“活摘”的。所以這個邪惡就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更加黑社會化 把它自己也整垮了

子涵:最近我們看到來自法輪功明慧網的消息,法輪功學員已經把一批迫害者的名單交給了美國的國務院,因爲在今年早些時候,國務院是告訴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可以向他們提交迫害者名單。國務院的官員也告訴了法輪功學員一些重要的信息,比如說,國務院不看重某個人蔘與迫害案件的數量,只要有一例的話,就可以把這個人劃入名單。所以這樣往下走的話,你覺得法輪功事件會怎麼發展?或者很多人腦中有一個問號是,法輪功會不會很快被平反呢?

蕭恩:法輪功學員20多年來,基本上沒有去奢望中共來“平反”,特別是《九評共產黨》這樣深入揭露中共邪惡本質的系列社論發表以後,中共的邪惡本質已經曝光了。這讓人看到,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也把它自己拖垮了,整箇中共更加的黑社會化,它在迫害法輪功時把自己也整垮了。

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動承受 而是在積極採取各種方法反迫害、制止迫害

蕭恩:其實法輪功學員並沒有對中共有所謂“平反”的奢望,而且法輪功在過去這麼多年的抗爭中,有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他們並不是完全被動的承受,不像其他的弱勢羣體那樣,法輪功學員除了承受這麼邪惡的迫害之外,他們也是很積極地採用不同的方法來反對這場迫害,來制止這種迫害。

就象剛纔提到的,向美國國務院提供迫害者名單,法輪功持續多年的努力,讓國際社會看到,懲罰惡人的做法,應該超越過去的狹隘做法,比如說,過去是一定要找到很明確的、具體實施的罪證才能懲罰這個人;而現在已經延展到,比如說對中共的國安部門、國保部分,如果誰是這個部門的領導人,在他下面發生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那麼這人也要承擔責任。就是不一定非要是直接實施迫害的人。

這是很重要的一點,還包括其他一些人,像司馬南這些人,他們到處幫助中共政府,教中共勞教所、監獄怎麼樣去轉化法輪功學員,這些從思想輿論上輔助迫害法輪功的人,他們也在懲罰之列。

從這一點,法輪功是比較積極的在想不同的辦法,敦促各國政府採用不同的辦法來制止這場迫害。

法輪功學員超越自我、胸懷博大 在被迫害中還在幫助國人擺脫中共精神束縛

蕭恩:法輪功學員自己在過去20多年裏,也是採用更博大的胸懷,他們在被迫害的過程中是超越自我的。

大家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全球各地都有推動“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行動。這本身就說明法輪功學員關注的不僅僅是自身所受到的傷害,他們還關心整體中國國人——在中共的體制之下心靈上受到摧殘,道德下滑,被中共誤導下的中國民衆——能夠擺脫中共在心靈、思想、精神上的束縛,這本身是功德無量的一個事情。

所以法輪功學員做了很多的努力,都超越了很多人們熟知的過去歷史上的迫害,以及現在正在進行的迫害。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