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穆勒7月24日在国会情报委员会就“通俄门”调查作证。(Andrew Harnik/AP)
穆勒7月24日在国会情报委员会就“通俄门”调查作证。(Andrew Harnik/AP)

穆勒国会听证表现慌张 前后矛盾 川普:此人自取其辱

【希望之声2019年7月24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7月24日(周三),曾负责调查“通俄门”的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在国会作证。在气氛紧张如战场的听证会上,穆勒表现的十分慌张,回答问题有时前后矛盾川普总统发推文说,穆勒此举只会自取其辱,因此他“感谢”民主党人举行了这次听证会。

虽然穆勒已在今年5月公开承认,他的团队在进行了2年的“通俄门调查”后,“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来指控川普竞选团队通俄。但他也拒绝对川普总统是否妨碍其调查下结论。在这种背景下,那些一直企图弹劾川普总统的民主党人传唤穆勒去国会作证。

在周三上午的听证会上,穆勒在接受各种盘问时,常常卡壳,因此总是要求议员重复刚才的问题。虽然穆勒似乎已经准备好不会回答任何超越其报告范畴的问题,但是,对于议员们一连串细致而深入的发问,穆勒表现出招架不住的姿态。他有时会去查阅他的调查报告,然后阅读其中的内容作为回答。

“这不是我的职权范围”

佛罗里达州众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问穆勒:“你能否自信地说明斯蒂尔卷宗(Steele dossier)不属于俄罗斯的虚假宣传活动?”穆勒回答:“关于斯蒂尔......这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 盖茨立即反驳道:“这正是你的职权范围!你们组织这次调查的原则就是全面调查俄罗斯的干涉!”

作为前独立检察官,穆勒甚至表示自己对制作“反川普” 斯蒂尔卷宗的Fusion GPS调查公司也并不熟悉。而该卷宗则是所谓“通俄门”调查的源头。

“调查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另外,当穆勒在被问到他的调查是否受到任何阻碍时,他回答说:没有。这意味着川普总统并没有阻碍他的调查。这也与他之前对此问题不置可否是矛盾的。对此,川普总统发推文说:“穆勒被问到调查是否受到任何阻碍,他说没有。换句话说,我没有妨碍他的调查!”

“ ‘合谋’与‘勾结’不是同义词”

乔治亚州众议员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问穆勒,“合谋”(conspiracy)和“勾结”(collusion)是否是同一个意思?穆勒回答说:不是。柯林斯随即阅读了穆勒自己的报告,里面的回答却是“正如法律词典中所定义的那样,‘勾结’在很大程度上与‘合谋’同义…”柯林斯说:“你说你的报告用词谨慎,现在你的回答与你的报告自相矛盾,你如何解释?你是否想改变你的回答?”

之后穆勒表现慌张,吞吞吐吐地说:“不,不,哦,那只是语言问题。”他最后还是推翻了刚才的回答,承认了那两个词是同义词。

“我没有申请过FBI局长职务”

穆勒曾否认他在被任命为独立检察官之前曾经申请过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的职位。川普总统对此发推文表示,穆勒在撒谎。川普总统说:“有报导说,罗伯特·穆勒说在他被错误任命为特别检察官的前一天,并没有申请FBI的工作,还接受了面试(并被拒绝)。我希望他不是在宣誓后说的这种话,(因为)我们有很多证人,包括美国副总统。”

我收回上午的不正确指控

穆勒下午在国会情报委员会作证时,一开始就发表声明,表示他上午对加州众议员泰德·列(Ted Lieu)提出问题的回答是不正确的。

列当时问他:“你没有起诉总统,是因为顾虑法律顾问办公室(OLC)的意见,认为你不能起诉现任总统,对吗?”穆勒当时的回答是:“对。”这个回答无疑是对川普总统扔了一枚重磅炸弹,因为其暗示是,如果不是因为OLC的意见,穆勒将会起诉川普总统。

对此,穆勒下午表示:“我想要首先纠正一个上午的陈述。我说我没有起诉总统是因为OLC的意见。但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回答。正如我在调查报告中说的那样,我们不能确定总统是否犯罪。”

对于穆勒在听证会上的表现,川普总统认为穆勒完全是在“自取其辱”。他说:““这(听证会)对民主党来说是一场灾难,对于罗伯特·穆勒声誉来说,也是一场灾难。”

责任编辑:楊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