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前特别检察官穆勒7月24日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Susan Walsh/AP)
前特别检察官穆勒7月24日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Susan Walsh/AP)

《华日》评论:穆勒调查旨在掩盖“通俄"骗局背后的真凶

【希望之声2019年7月26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编译)前特别检查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国会听证落幕后,《华尔街日报》于7月26日(周五)连发两篇评论员文章,抨击穆勒的所谓“通俄”调查实际上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制造这场骗局背后真正的凶手,并呼吁司法部长还美国民众真相。

《华日》评论员金伯利·斯特拉塞尔(Kimberley Strassel)在文中谈到,穆勒在听证会上的表现促使大家用新的角度去看他负责的调查穆勒反复强调的是俄罗斯对2016大选的干预以及妨碍司法。但现在更清晰地呈现给大众的是,他想要保护这场“通俄”骗局背后的真凶。

她提到,穆勒报告中最值得关注的地方就是这场闹剧的源头,但这却总是被省略。克里斯托夫·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的卷宗是FBI调查的中心,也是川普竞选团队被指控与俄罗斯合谋的基础。但是,穆勒在报告中却只用了极其敷衍的语句提到该卷宗。他的报告中完全没有提斯蒂尔的老板Fusion GPS调查公司极其与俄罗斯人之间的关联。该报告也丝毫没有触及Fusion GPS公司背后的金主——克林顿竞选团队以及该卷宗背后丑陋的政治背景。

穆勒在听证会一开始就声明,他不会回答任何关于FBI对俄罗斯的调查以及与其相关的斯蒂尔卷宗方面的问题,理由是那些发生在他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之前。穆勒此举很明显,他就是故意想要掩盖通俄调查源头。他忽略该源头的用意很明白,因为如果深入了解了这两个问题,人们就会明白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国家被强迫卷入这场勾结丑闻中的真正原因。”

斯特拉塞尔揭示,穆勒说通俄调查源头相关问题不在他的权限范围之内,这完全是“撒谎”。“事实上,穆勒调查的所有事情都发生在他被任命为独立检察官之前,司法部不会有任何理由阻止穆勒团队直截了当地去处理该卷宗。”

她分析,如果穆勒有义务去回答那两个问题,那他的调查一开始就失败了。“正如佛罗里达众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问穆勒的一个问题,如果引发这个调查的斯蒂尔卷宗本身就是来自莫斯科的错误信息,那你这个特别检察官的调查还有任何可信性吗?斯蒂尔承认,俄国高级官员是该卷宗的信息来源,那么,就算‘通俄’真实存在,你又怎么证实到底真是俄罗斯人将信息透露给斯蒂尔的?还是斯蒂尔自己杜撰出来、谎报给FBI的呢?”

听证会上,其他议员也对源头问题多次询问穆勒,对于这些针针见血的关键问题穆勒的回答很简单、很一致:“这不在我的权限范围内。”

对此,斯特拉塞尔质疑,“如果穆勒不能回答关于通俄调查的基本问题、源头问题,那他的整个所谓独立调查还有任何意义吗?该调查并没有对FBI的任何质疑,只是在其假想基础上再拼命涂抹而已。”

她最后总结到,整个故事的全貌就是:科米先生曾极力掩盖,不让国会知道其行动;前司法部和FBI负责人曾为了阻碍共和党领导的国会调查而加班加点地工作;穆勒先生和他的团队很明显地也在掩盖真相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穆勒的国会作证实际强调了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追究最终责任的重要性!

《华尔街日报》在7月26日的社论中也提到,现在司法部长巴尔工作中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调查出事实的真相。“美国人需要知道美国的情报和执法机构是如何以及为何要监视总统选举。他们需要知道真实的故事,而不仅仅是前FBI和奥巴马政府的官员泄露给‘好心’媒体的一点点蛛丝马迹而已。”

巴尔今年5月对媒体说:“对我来说,利用外国情报和反情报能力来对付美国人的政治行动是从未有过的事,它已经严重触及到我们的底线了。”

社论最后说,“好消息是巴尔先生似乎对找到真相很有决心。”

责任编辑:楊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