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川普的前竞选助手帕帕多普勒斯。(AP Photo/Carolyn Kaster)
川普的前竞选助手帕帕多普勒斯。(AP Photo/Carolyn Kaster)

披露:有人给川普前竞选助手送钱 可能是反川普势力设套

【希望之声2019年7月29日】(本台记者季云综合编译)被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在“通俄门”调查过程中判罪的前川普竞选顾问帕帕多普勒斯(George Papadopoulos)7月28日在福克斯新闻的一个独家采访中披露,他将出发去希腊,取回他存在那里的1万美元。他怀疑这些钱是一个中情局(CIA)或是联邦调查局(FBI)的线人设套给他的。他说,现在FBI的人想看看这些躺在希腊保险箱里的做了记号的钞票。

在独家采访中帕帕多普勒斯告诉福克斯,2017年,他当时正在希腊跟他当时的女友、现在的太太度假,开始有一个人找到他,说要跟他做生意。“他说,你跟我去以色列吧,咱们商量一下怎么合作。我就跟他去了以色列,在特拉维夫的一个房间里,他给了我1万美元,我不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事情令人很不安。于是第二天我飞回了雅典,我把钱交给了我的律师,那个人告诉我说他不想把钱再收回来。我立刻感到有问题了。”

这个“叫塔维尔(Charles Tawil)的人在一个非常可疑的情况下给我了这些钱。只需一个简单的谷歌搜索,就能查到这个人在1990、2000年代、大约就是穆勒任FBI局长的时候,是CIA或者国务院在南非的线人”。

“我有自己对这件事的猜测。我把这些钱给了我在希腊的律师,因为我觉得给我钱的环境非常可疑。当我(那次旅行)回来的时候,有7、8个FBI的特工翻遍了我的行李找钱。”

帕帕多普勒斯认为这次可能是FBI 甚至是穆勒设陷他,其目的是要证明他违反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在穆勒通俄门”调查中起诉川普前助手如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和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时,违反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是他们的主要的罪名。

今年5月,帕帕多普勒斯曾告诉福克斯,他希望政府调查一下这笔钱的来源。“我其实希望国会、(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司法部总监察长)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和(联邦检察官)胡博(John Huber)检查一下那些钱,因为我还有那些钱,我觉得那些钱是做了标记的,”他们应该能追溯到司法部,到科米(James Comey)治下的FBI,甚至穆勒团队。”

“如果是穆勒团队给(川普)竞选团队的助手做圈套,就像他们给我做的那样,我肯定我不是唯一的。这将揭开更大量的问题,我觉得我们需要揭出这个故事的底:怎么开始的、接下来为什么他们要给我们做套?”

在去年的法庭文件中,穆勒的检察官写道:帕帕多普勒斯“提供了关于他从外国人那里收到1万美元现金的信息,他相信该人是外国(俄国除外)的情报人员。”“被告表示他把那笔钱存在一个保险箱里,被告的律师也已同意缴交相同数量的罚款。”

帕帕多普勒斯2017年就向联邦调查人员撒谎这一指控认罪,穆勒建议他服刑。最后 帕帕多普勒斯入狱12天并缴交9500元罚款。

同时,据福克斯报道,司法部内部对“通俄调查”的评估也发现,美国政府2016年至少有一个信息来源在海外见过帕帕多普勒斯,但为帕帕多普勒斯开脱责任的资料并未被包括在之后的监视令申请中。还有消息说该评估将仔细研究“通俄调查的实际开始时间,因为有怀疑该调查的实际时间比人们认为的早。目前这个评估由巴尔和康涅狄格州的联邦检察官杜冉(John Durham)负责。

福克斯说,消息人士说,巴尔和杜冉正在调查:为什么2016年政府线人在海外会见帕帕多普勒斯的交谈记录没有包括在监听川普竞选助手佩吉(Carter Page)的申请中。“这可是最关键的环境证据”,消息人士说。

消息人士告诉福克斯新闻,帕帕多普勒斯的一则“免责证据”就是他的对话记录,在其中他表示没有联络俄国人以获得希拉里的“脏东西”。

2016年之前,帕帕多普勒斯在伦敦会见了马耳他的教授米弗苏德(Joseph Mifsud),米弗苏德告诉帕帕多普勒斯,俄国人手里有希拉里的Email,能够对希拉里的选战造成伤害。帕帕多普勒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澳大利亚外交官道纳(Alexander Downer),道纳把这个消息报告了FBI。

帕帕多普勒斯在周日的专访中表示,就在他要加入川普竞选团队的时候,一位意大利的前外长邀请他结识米弗苏德,介绍他认识该外长的是他以前任职的公司,该公司与英国军情六处(MI6)有关系。“显然,全球的或者是欧洲的(侦察)雷达在我在伦敦生活期间瞄着我,就在我要加入川普选战,媒体还不知道的时候,有人在罗马的一个训练CIA和FBI的学校,介绍我认识了米弗苏德。”“为什么有人介绍我认识米弗苏德,为什么这家公司介绍我认识米弗苏德,现在我们知道他们与军情6处和FBI有关联,使整个事情更加可疑,更多该诅咒的(东西)。”帕帕多普勒斯说。

帕帕多普勒斯不仅结识了米弗苏德和道纳,还认识了剑桥大学教授、FBI长期线人哈尔珀(Stefan Harlper)的女助手,帕帕多普勒斯今年5月告诉福克斯,他见过该女助手3次。他总感觉自己的谈话被录了音。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人中的哪位录了音,但米弗苏德显然在穆勒调查中没有被指控。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